鹿野:某些媒体的屁股是一个大问题

近年来对于媒体行业整顿主要停留在舆论引导层面,并没有进行多少组织人事的处理。那些亲西方的公知以及和他们观点类似的某些主流媒体管理者大都仍然占据着原来的位子,话语权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这当然不可能在根本上解决媒体舆论的导向问题。因此,要根本改变中国的某些主流媒体屁股坐在西方反共反华势力一边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必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大胆的进行人事调整。过去常说一句话“不换思想就换人”,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换了这些有问题的人才能改变媒体平台上的思想导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一、《民主的细节》进阅读书目是谁之过?

近期,各种给学生们的暑假阅读的诸多推荐书目中,有一份曾被某些媒体郑重推荐的“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很有影响力。其中人文类的9种图书中,著名公知学者、清华大学副教授刘瑜鼓吹美国民主的著作《民主的细节》赫然在列。

鹿野:某些媒体的屁股是一个大问题

当这一消息曝光以后,不少网友纷纷谴责中国教育部门的西化。然而,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教育确实存在不少问题,西化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这个包括《民主的细节》在内的“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还真不是教育部门的责任。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因为这个“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是香港的陈一心家族基金会资助一个所谓公益机构“新阅读研究所”制定的,教育部门从来没有承认过其权威性。更重要的是,教育部门在《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当中也制定了一个供高中学生学习和高考时参考的有权威性的“高中课外阅读推荐书目”,其中根本没有这本书:

【文化经典作,如《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史记》等。
诗歌,如毛泽东诗词,郭沐若、舒、艾育、克家、贺敬之、郭小川降的作品;海涅、普希金、惠特曼、泰戈尔等的作品。
小说,如罗贯中《三国演义》、曹雪芹《红楼梦》、吴敬梓《儒林外史》、鲁迅《呐喊》和《仿徨》、茅盾く子夜)、巴金《家》、老舍《四世同觉》、沈从文《边城》、周立波《暴风聚雨》、路遥《平凡的世界》;万斯《堂古词德》入、雨果《悲世界》、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海明成《老人与海》、莫泊桑短篇小说、契诃夫短篇小说、欧・亨利短篇小说等。
散文,如鲁迅杂文、朱自清散文、叶圣陶散文等。
剧本,如关汉卿《窦娥冤》、王实甫《西厢记》、汤显祖《牡丹亭》、郭沫若《屈原》、曹禺《雷雨》、老舍《茶馆》、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等。
语言文学理论著作,如吕叔相《语文常谈》、朱光《谈美书简》、爱克曼《德谈话录》等。】

当然,教育部门制定的这个推荐书目也并不是尽善尽美的。笔者以前的文章当中谈到这个书目时,就一方面高度肯定了其把毛泽东诗词与贺敬之、郭小川、周立波等人的红色经典列入推荐书目的做法,另一方面也对其不足之处进行了有分寸的批评:

【其在红色经典的推荐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缺陷的。比如说,在新中国的五六十年代出现了以“三红一创,保林青山”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的长篇小说,甚至今天很多人口中狭义的“红色经典”就是单纯指这些小说,但是这个推荐目录中却一本也没有。这恐怕不能不说是一个缺陷。笔者个人建议,可以推荐习近平总书记曾经盛赞过的作家——柳青的代表作《创业史》。
在外国文学方面就更加明显了,苏联的社会主义文学在推荐目录上仍然是一个空白。其实,苏联的红色文学成就是举世公认的,鲁迅就曾指出其比中国现代文学水平高得多。甚至即使是苏联末期到俄罗斯反共势力最活跃的年代,也没有人敢全盘否定高尔基、马雅可夫斯基和肖洛霍夫等人的成就。因此笔者个人认为,在诗歌方面可以增加马雅可夫斯基的诗,小说方面应该增加高尔基的《母亲》和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名单里边大都是真正的名著,而且既没有林语堂为代表的逃台反共文人的作品,也没有《民主的细节》这样当代公知吹捧美国体制的作品,比那个香港基金会资助下制定的“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不知道强出多少倍。

可是在现实当中,这个包括毛泽东诗词在内的教育部门制定的正版“高中课外阅读推荐书目”所知者并不多,影响力更是微乎其微,而包括《民主的细节》在内的那个并未得到教育部门承认的“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却影响极大。这显然不能说是教育部门的责任,而是推荐它却不推荐教育部门正规书目的某些主流媒体的责任。

二、从疫苗与奶粉等事件看某些媒体的屁股

无独有偶,在很多热点问题上,某些媒体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展示着自己的屁股问题。比如说,近日来长生公司的疫苗出了质量问题时,就有无数公知乃至一部分主流媒体极力带节奏,宣称西方国家的疫苗质量很高,应该从西方国家进口疫苗。

鹿野:某些媒体的屁股是一个大问题

然而事实上,中国的医药行业固然有着不容忽视的质量问题,但是西方国家的医药行业质量问题较之中国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以疫苗为例,有的网友就指出,进口西方国家的疫苗要比国产疫苗质量问题更加严重,包括号称西方世界最先进的赛诺菲巴斯德这样的知名公司也一样出了质量问题:

【根据2018年5月27日@南方都市报《“探班”疫苗批签发:为何国产疫苗不比进口疫苗差?》一文的报道,从签发的情况看,2017年进口疫苗比国产疫苗的问题要多。2017年有2批国产疫苗和14批进口疫苗不符合规定,不合格批次多于2016年,主要是进口疫苗不合格批次增多所致。
《“探班”疫苗批签发:为何国产疫苗不比进口疫苗差?》一文中还特别提到,就在2017年,中检院在对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生产的36批吸附无细胞百白破灭活脊髓灰质炎和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联合疫苗(五连苗)进行批签发检验中,发现8批(约计71.50万人份)疫苗的破伤风效力不符合规定,存在较高质量风险。
转自《进口疫苗比国产疫苗更靠谱?来,了解一下!》】

其实,这种情况也是必然的。说到底,疫苗的质量问题还是由于中国的医药行业模仿西方国家进行的私有化和以利润为中心的改制。像改制以前的中国和今天的古巴就不存在什么疫苗的质量问题。但是,中国的改制毕竟还是进行时而非完成时。作为中国改制的母板,西方国家医药行业较之中国更加推崇私有化和利润为中心,自然质量问题也就会比中国更加严重。只不过这一切都被中国的某些主流媒体选择性屏蔽了,还编造出“西方监管严,质量高”的神话刻意误导。

而这种选择性失明也并非个案,像前几年的奶粉出了质量问题之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某些媒体就极力带节奏鼓吹进口奶粉,导致现在的奶粉市场,特别是高端奶粉市场几乎被洋品牌所垄断:

【根据中国国际乳制品交易会公布的数据:2008年“洋奶粉”进口14万吨,2009年进口猛增至31万吨,2010年48万吨,2011年飙升至65万吨。
洋品牌在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占据60%-65%的份额,在中国高端奶粉场所占份额已达90%以上。】

可事实上,这些进口奶粉的质量问题较之中国的国产奶粉更加严重,只不过主流媒体很少报道,更没有像国产奶粉那样出了质量问题便集体高潮,导致大多数人不知道而已。有网友指出,现在那些垄断了国内市场的不合格洋奶粉正在不断的毒害下一代:

【2016年5月,央视财经《消费主张》栏目记者先后通过京东、天猫、淘宝、麦乐购等网站购买了7个国家19个品牌的海淘“洋奶粉”,并将这些海淘奶粉样品送到了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进行检测,检测的项目是13项维生素指标和13项矿物质指标,它们都是婴幼儿配方奶粉中重要的营养元素。此外,还要求对这19款海淘奶粉的安全性进行检测,主要是包括菌落总数在内的5项微生物限量指标。
一个月后,检测结果出来了,19种海淘“洋奶粉”,竟然有8个样品的实测值不符合我国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强制标准,样品的不合格率达到了42%。
与此同时,《消费主张》栏目的记者在北京的物美超市中采购了3款中国品牌的1段婴儿配方奶粉,它们分别是飞鹤、三元和完达山。
检测结果是所有指标的实测值都符合国家标准。
迷信“洋奶粉”的家长是不是有一点悲催?忍受了更高的价格,带着欣慰和若有如无的优越感,却给孩子吃了不合格的奶粉——这很可能成为他成年之后的健康隐患。
转自《疫苗事件:要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

也就是说,某些主流媒体先是把西方国家的药品和食品等行业当作理想的模版,鼓吹中国相关行业进行私有化和利润为中心的改制,等到出了质量问题以后那些媒体便鼓吹因为国产商品不可靠,所以就应该进口质量更差的西方产品。最终,垃圾洋货既垄断市场赚了中国人的钱,又毒害着中国人的性命。这种戏码的一再上演,除了它们屁股坐在西方一边,难道还有别的解释吗?

三、“换掉有问题的人”才能解决某些媒体的屁股问题

中国现在面临着很多问题,像教育问题、医疗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等都很严重,但是这些问题比起某些媒体的屁股问题来,还是要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至少可以说,某些媒体的屁股问题是当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如果不是说其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的话。因为无论是教育问题、医疗问题还是食品安全问题,人们最终的解决方案都只能从自身所接受的信息中选择,而某些屁股坐歪了的主流媒体有意进行选择性报道,就会导致针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出现方向性错误,最终让问题更加严重。

鹿野:某些媒体的屁股是一个大问题

而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也是带有必然性的,因为媒体舆论领域带有一定的先导性。随着亲西方的资本势力抬头,其首先占领的第一个领域就是媒体界,后来媒体界也要比社会其他领域在亲西方与亲资本方面走得远得多,渐渐地形成了“推墙”的声势。正如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十八大以来,中央非常重视媒体舆论领域的导向性问题,并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一方面,亲西方的公知们的确较之前些年有了很大的收敛,公开鼓吹历史虚无主义的现象明显减少,社会上对于西方的观感也不像前些年那么盲目崇拜了。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媒体生态的改善。

但另一方面,那些支持西化的媒体人虽然不再公开攻击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但是却不断通过推荐包括《民主的细节》在内的“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而屏蔽包括毛泽东诗词在内的“高中课外阅读推荐书目”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来默默地进行舆论引导,特别是一旦出现疫苗问题这种社会广泛关注的舆论热点,其更是疯狂的通过谣言来推崇西方体制。这一切都表明,某些主流媒体根本的导向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一旦出现危机,几乎可以确定其必然会站在西方一边反共反华。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说白了也很简单,因为近年来对于媒体行业整顿主要停留在舆论引导层面,而并没有进行多少组织人事的处理。那些亲西方的公知以及和他们观点类似的某些主流媒体管理者大都仍然占据着原来的位子,话语权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这当然不可能在根本上解决媒体舆论的导向问题。

因此,要根本改变中国的某些主流媒体屁股坐在西方反共反华势力一边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必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大胆的进行人事调整。过去常说一句话“不换思想就换人”,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换了这些有问题的人才能改变媒体平台上的思想导向。只有一方面把那些亲西方的公知们从其把持的主流媒体平台上调离开,另一方面从爱国人士中吸取新鲜血液,才能解决当前那些仍然存在问题的主流媒体的屁股问题。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7/43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