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还在流行的软骨病可以休矣

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人之可胜。不可胜在已,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是故,胜可知,而不可为。特朗普能否阻止中国的超越并不取决于他,而是取决于中国。只要中国自己不陷入金融危机导致发展停滞,仅仅凭借自己经济发展的惯性就自然而然地会实现超越。特朗普能做的并不是让美国永远做世界老大,而是使美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中不至于崩溃掉。清楚了这一点,就会知道他做事情最大极限点在哪里了。

中国还在流行的软骨病可以休矣

中美贸易战发展到现在,网上很多舆论不断增强地攻击胡鞍钢“超越论”的观点,以及“厉害了,我的国”这样的宣传。尤其是胡鞍钢的超越论观点受到很多人攻击。这个观点认为:中国现今的六大实力(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国防实力、国际影响力、文化软实力)发展,已进入全面赶超、主体超越美国时期——其中前三大实力早已分别于2013年(经济实力)、2015年(科技实力)、2012年(综合国力)超越美国。甚至有所谓“清华校友呼吁清华解聘胡鞍钢,维护清华学术清白”的极端言论。本不想介入这种明摆着有些是非的争论,刚看到李晓鹏博士一篇文章“不必担心贸易战,因为中国将取得胜利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情”。开篇也提到他本不太想写相关内容,但太多网友催他写些东西,以消除人们不必要的担心。我也深有同感,那就索性把事情彻底说破吧!

我再次强调一下,研究任何问题必须要以科学的方法来进行

所以,我们先来问一个问题:胡鞍钢的言论,以及“厉害了,我的国”这些宣传是否真对中美贸易战产生过任何影响?

要证明因果关系是否存在,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来看看时间上的先后。原因是在结果之前,并且要有足够的因果作用过程(此处免谈量子因果问题)。如果相应的言论和宣传是在美国贸易战的战略决定产生之后出现的,即可立即断定影响的因果关系不存在。如果是在此之前,有可能,但并不能仅以此确定,还必须要其他证据。我们先从《厉害了,我的国》说起。

《厉害了,我的国》与中美贸易战是否有因果关系

很多人根本就搞不清楚“厉害了,我的国”究竟是什么,就仅凭这个名字在那里乱放一气。事实上,这是一部电影,它是2018年3月2日上映。但是,作为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的重要标志,美国是3月22日也就是这个电影公映后仅仅20天公布301调查结果。而作为此次贸易战准备活动启动的标志,是2017年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布,美国正式对中国发起“301调查”。很显然,《厉害了,我的国》这部电影与中美贸易战仅从时间上就可判定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因果关系。但要注意一个问题,这部电影的内容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它是根据电视系列片《辉煌中国》精选改编而成。《辉煌中国》有六集:《圆梦工程》《创新活力》《协调发展》《绿色家园》《共享小康》《开放中国》。全片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脉络,全面反映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它是以2017年9月19日至24日每晚8点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的。这个时间点也是在美国发起301调查之后。显然,它至少与美国开始准备贸易战是不可能有因果关系的。

再从具体内容上分析,如果人们看过这个电视系列片就会明白,这个片子除了《圆梦工程》《创新活力》有与中国科技相关的内容外,其他几集是环保、人文、开放、脱贫等在任何国家都是无比政治正确,并且不可能会对美国有任何刺激性的内容。《圆梦工程》里,主要讲的是“港珠澳大桥,其他桥隧工程,高铁,无人化的智能港口,普遍服务的信息网络,南水北调,天燃气输送工程,特高压输电网络”等等工程建设的成就。显然,这是与“一带一路”理念相关的宣传内容。中国对于基础设施建设一向极为重视,早就有“要想富、先修路”“想发达,通电话”以及“铁公基”等说法。这种宣传口径都已经持续几十年了,怎么现在一下就把特朗普给惹毛了?这也太小看特朗普的心理素质了。

《创新活力》一集里,讲了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物流、机器人、超级计算机、柔性智能生产线、大飞机C919、重型制造设备、运20、歼20、无人机、航母、深海钻井平台、可燃冰、“彩虹鱼”深海探测器、远洋测控船、FAST射电望远镜、登月工程、量子通信、天宫2号空间站、科技人才......虽然说这里面的内容是比较有刺激性的,但基本上都是老掉牙的内容,并没有什么新东西。而且开篇重点强调的是科技创新给中国人生活带来的便捷,这个以人为本的核心理念也是走遍天下都政治正确。中国几十年来一直都在宣传自己重大科技领域的成就,几十年前就有航天等领域的成就宣传。现在不过是增加了一些内容。尤其是后面4集,纯属是一些人文化的内容,更加中规中矩、走遍天下都是政治正确的东西——绿色环保、脱贫帮困、协调发展、包容开放。毫无疑问,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宣传的基本口径、内容主题上,这个电视系列片根本不具备刺激美国发起对中国这么大规模贸易战的逻辑可能性。美国可能会因为中国搞污染治理、绿色发展、脱贫帮困、包容开放就要对中国搞贸易战吗?这实在是荒谬至极。

如果说有什么大众心理上的关联性的话,正是因为它在时间上与中美贸易战最没有关联性,所以其时间点正好撞上中国贸易战,就可能有人本能地把当下发生的两件事情简单关联起来。如果是普通人这么想可以理解,但作为写文章的人来说,建立这种关联就太low了。

胡鞍钢的言论是否刺激到了美国?

虽然我个人认为,中美贸易战最终有可能发展到极大化的5000亿规模也超出特朗普本人的意料之外,但是,与中国打一场大规模的贸易战的战略决策,很早就已经在特朗普脑子中扎下根了。如果真有什么言论与贸易战间有因果关系,只可能是美国决定进行贸易战之前,甚至之前很早,而绝不可能是同时,更不可能是其之后。如果把中美全面贸易战这么重大的事件,想象成在大街上两个人意外发生口角,然后很快就打起来的过程,那实在是太幼稚了。这更是对特朗普总统的侮辱。推动这个决策过程的原因是极为漫长的因素。特朗普在还没当总统的时候,一开始就把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作为其竞选纲领。显然,如果真有某种不当言论刺激了他产生这想法,一定是在他开始参加总统选举之前至少3、5年的时间点上。这个时间点是什么时候?至少是2013年之前。所以,要想去批评中国学者或媒体的言论不当,只有去找2013年及其之前的言论,而不要找此之后的,更不要把2017与2018年的一切言论与中美贸易战扯上任何关系。

胡鞍钢最被人诟病的超越论是什么时侯的事情?——2017年初。相关的文献是:胡鞍钢,高宇宁,郑云峰,王洪川. 大国兴衰与中国机遇:国家综合国力评估[J]. 经济导刊,2017,(03):14-25。仅从其时间点上就可以判定,这个言论与中美贸易战基本上没有因果关系。如果不是有人在贸易战之后“揭发批判”这个论文,除了专业圈子里的极少数人外,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他曾经写过这个论文。

当然,胡鞍钢在这个论文中的观点也不完全是第一次提出,而是在2015年在上海召开的世界中国学论坛上发表的。这个时间点上是不是会产生影响?就需要更多论据来分析了,并不能简单肯定或否定。

但是,胡鞍钢早就是中国知名的官方智库学者,他的言论和著述很早就对中国和世界有相当的影响力。那么在此之前、尤其是2013年之前的言论,至少是存在极大影响可能性的。尤其是2011年,他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正式出版的《中国2020:一个新型的超级大国》一书,在美国学术界、政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推荐给与中国有关的国务院官员和专家们研读。这本书还是先在美国出版的,而后在印度出了英文版,在韩国出了韩文版,2012年1月1日才“翻译”成中文,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真正对美国有实际影响的书,批评胡鞍钢的人却极少提到,这更证明这帮人是毫无科学头脑的乌合之众。太早的言论,比如说1980年之前的中国人的言论,如果说他们对特朗普这次贸易战有什么影响也有点太夸张了。2013年之后,尤其2017和2018年时间上太晚。胡鞍钢的这本书出版从时间点来说,的确是影响力相对最大化的点。

中国还在流行的软骨病可以休矣

胡鞍钢的书《2020:一个新型超级大国》

这本书的中心思想很简单明了,正如书名所提示的,胡鞍钢预测中国会在2020年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超级大国”这个名字原来可是专属于美国的。在宣传中简化成为一个词“超级中国,Super China”。但是,这本书可是让美国人最先看到,再等印度人、韩国人都看完后,才让中国人看到的。为什么要这样?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能也不相信。从以上证据看,这本书确实有刺激到了美国决策层和精英层的很大可能性。为什么不来批评这本有显著证据对美国产生影响的书,而要去批评显然基本不可能有因果关系的2017年初用中文发表的论文呢?——要么是这些人没脑子,要么就是不用心,要么就是毫无科学素养。很难理解,科学素养这么低下的人还要自称“清华校友”想来清理清华的学术门户?到底是谁更有损清华的名声?

因此,本文不仅丝毫不是为胡鞍钢作任何辩护,而且是科学地提示了胡鞍钢确实有影响美国决策的嫌疑,并且深入指出了他是“如何”和“在什么时间点上”影响到美国人的。相反,那些强烈指责胡鞍钢的人根本就没找对时间和地方。这充分证明他们是何等地缺乏科学的素养。

但是,即使我们认为胡鞍钢2011年的书观点的确对美国产生了影响,如果认为美国精英和特朗普仅仅因为这一本书,就作出与中国打贸易战的决策,这过于高看胡鞍钢,也太过看低美国决策者们了。

只是胡鞍钢的看法吗?

如此强烈地抨击胡鞍钢,好像中国会超越美国的预测只是胡鞍钢一个人的看法,这也太过于抬举了胡鞍钢先生。这不仅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甚至早就已经是全世界的一个共识。

2011年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研究预测称: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2016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后实际跟踪研究的结果是:2014年中国按PPP计算的GDP已经超过美国。

胡鞍钢所建立的数学模型和指标选择是否有问题,这个的确是可以讨论和商榷的。但就算他认为中国经济实力2013年超过美国的判断有问题,那也是与IMF用PPP指标评估认为2014年中国GDP已经超过美国可能有问题是同一个性质的事情。如果要去指责胡鞍钢,为什么不去同时对比评判一下IMF?如果说胡鞍钢的观点对特朗普有影响,至少不能抹杀人家IMF的功劳吧?

非常多的国际主流金融和智库机构,高盛、德意志银行、美国兰德公司、英国IISS(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等都预测过中国何时超越美国的问题,只是给出的时间点各不相同而已。而在研究这个问题本身就表明,全世界所有主流的研究机构都明白中国超过美国已经不是一个太遥远的事情。100年以后才能实现的事情是不需要谈太多的。大国崛起,中国崛起,和平崛起等早就是全球争论的话题。中国崛起有什么基本特点?当然是要成为世界第一嘛。

我个人在2008年2月20日发过一个博客文章:“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精确时间”,研究分析结果是2016年至2018年名义GDP总量有可能超过美国。这个文章不仅在中国点击和转载量极大,甚至被盗版,也被很多网友转载到美国的网站上,在美国都有几万的点击量。网上大V们没谈过这个预测的人是少数。比较多的人给出的预测是在2020年至2030年之间。这些预测都与胡鞍钢的看法没有本质差别,只是时间前后不同而已。所以,如果只把作出这个预测和判断的专利权完全授予胡鞍钢,不仅我是不答应的,全世界主流的研究机构和中国的大V们不会答应的人多了去了。

中国还在流行的软骨病可以休矣

这是2009年,英国人马丁.雅克出版的书。比胡鞍钢的书早两年,并且远远比胡鞍钢的观点劲爆得多。第一版就销售25万册,并被翻译成11国文字出版。把功劳都记到胡鞍钢头上,先问问人家英国人马丁.雅克同不同意。这本书的推荐者就有胡鞍钢,显然,胡的观点受到马丁.雅克的影响是逻辑上很自然的事情。不要仅仅认为中国人影响了别人,更多时侯还是欧洲和美国人影响了中国。

客观上说,胡鞍钢的“超越论”如果较真的话,的确有些方面是不合适的。无论如何,人们在谈经济实力对比的时侯,看得最多最重的还是名义GDP是多少,这个中国还是没有超过美国,还差临门一脚。在这种前提下,其他方面谈太多的确是有可能导致误解的。另外,单纯地谈中国会成为超级大国,和中国已经在什么方面超越美国,而没深入分析相应的影响和中国应当注意和解决什么问题,这也是不合适的。

当很多中国人讨论这类问题的时侯,思维方式总是谈“这样讲好不好,是否会引起美国的打压?”而不是首先问“这是不是科学的事实?面对这个事实我们应当做什么?”。我当年之所要研究这个事实,是因为要不断地告诫中国人,这个事实是全世界所有研究机构和智库眼睁睁看着的,不是说你中国人藏着掖着别人就看不到,以为别人是傻瓜吗?虽然我的文章是2008年初写的,但我也是看了更早期的很多国外的类似研究结论后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既然这是一个事实,中国迟早会面对相关国家的竞争,我们就必须早作准备。当时我就特别提出过房地产的问题。全世界的智库和金融机构都在盯着你的数据认真研究你的时候,你还要像傻瓜一样装着不知道,什么都不对自己的人民说,这是在骗别人还是在骗自己?我当时在文章中特别提醒到:“表面看来,以上数据分析似乎会给中国人一个非常乐观的前景。但我们所要得出的结论却是正好相反的。因为这个前景事实上全世界的人都眼睁睁看着的。......这种局面将使中国在未来9年内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因此,未来这9年将是中国最高危、最疑难重大风险此起彼伏的9年。......中国国歌中的歌词用在今天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侯”,同时也是到了实现中华文明复兴最光明的前夜”。因此,研究这个问题如果仅仅只是谈中国会超过美国是存在问题甚至严重问题的,但存在这个问题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研究这个问题。为什么这次贸易战打起来后,很多中国人感到太突然,难以接受,就是因为原来谈这个问题谈太少了,一谈就认为是大逆不道。到现在谈这个问题还认为是大逆不道。

这对今天的中国人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作为中国人需要顺应和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机遇。难道因为说出某个事实后,会带来不同人的不同心理反应就不去说出事实了吗?这不是科学的态度。

2004年左右我做欧洲市场,与欧洲客户交流时,他们对中国的看法远远超过中国人自己,让我们大为惊讶。后来深入交流和分析过欧洲的历史就明白了,欧洲国家近代经历过的大国兴衰太多了,早就看清楚中国会很快超过美国,只是中国人自己落后时间太长,对此难以置信而已。虽然早就把这当作理想,但真当理想要实现的时候,还是无法以平和的心态看待这个问题,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对等”

说了那么多各路人马的看法,这些可能有实际影响,也可能只是一个媒体上、专业界、学术界自弹自唱的热闹而已。最关键的问题是:中国和美国政府最高决策层作出的判断是什么?先别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们先讨论相关的事实是什么。

先来说中国。中国最高领导层最近有一个人们不太关注的说法,但却极为重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大变局”这个表达最早其实来源于李鸿章当年面对列强侵入中国而发的感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原来中国认为自己是中央之国,其他国家都是蛮夷之地。欧洲等更是些远在天边不入眼的茸尔小国。但是李鸿章们发现这个延续了几千年的格局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了——西方将成为世界的中心和主导。

2015年中国高层开始有“500年未有之大变局”,“300年未有之大变局”,后来逐渐演变成“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与前述我们讨论的超越论有关系,但也不完全一样。这个说法是判断西方、尤其是美国作为世界中心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但在此之后究竟是什么格局,并不明说。也并没有认为中国会有意愿照搬继承西方或美国的霸主地位。但的确是明白无误地表达了美国作为世界中心的历史即将结束这个判断。

另一个佐证该判断的官方说法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从未像今天这样离我们如此之近”。什么叫“如此之近”?说白了也就是“近几年之内的事情”嘛。

那么,这个判断美国人接受吗?当然不好接受,但是,希望人们清楚地明白一点:特朗普作出的战略判断,与中国最高层的战略判断本质上是完全一致的,只是政治表述的立场和方式不同而已。特朗普一再强调的是“对等”,这是他全部贸易战最基础的理论依据。很多人还没听明白,以为特朗普是在强调某种更有理的贸易原则,其实完全搞错了。原来为什么不说“对等”?美国原来是世界老大,有很多做老大的潜在好处,当然不说对等了。他能把最大利益的美元霸权好处“对等”地和大家平分吗?当然不会。在做老大的很多利益上占了好处,要让小兄弟们服气,当然就得在其他方面让一点了。并且,对外贸易逆差是获得美元霸权好处的前提条件之一,所以也不完全是给小兄弟们的让利,只是在这个格局下双方存在契合点罢了。但是,现在特朗普强调在所有贸易方面都要对等,认为有很大贸易逆差是美国吃亏了,为什么?说白了,就是美国已经不再寻求当老大,要和大家有一样的贸易地位。因为老大原来的货币霸权好处不太好使了,遇到了块头太大的中国和印度,羊毛薅不动,最多占点小便宜。因此,只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回到通过发展实业生存,当然就得在所有方面要求与大家一样。得不到老大的好处,却只承担老大的责任和义务,那美国怎么受得了?他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个口号清楚明了地表达了两层意识:一是美国在前任民主党的糟糕治理下已经不再是老大,否则怎么叫“再次”?二是就算在他当总统做成功以后,“再次伟大”的美国已经不可能是过去的老大了。

一个国家的最高层已经形成的判断,是基于长期、大量的数据和宏观形势分析之后产生的,虽然会随着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而发生一些调整,但基本的判断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中美贸易战发生之后,中国不断做出了调整,但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基本战略判断是否发生过动摇?丝毫没有!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发出让中国人很震惊的制裁令,但中印领导人4月27-28日在武汉会晤,官方新闻介绍的这次非正式会晤的主题就是如何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新形势下,就发展两国的关系等各种问题交换意见。无论中美贸易战如何进行,刚刚结束的南非金砖国家会议上,中国领导人的发言和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依然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离口。

人们的注意力只是关心在贸易战上,但两国最高领导层最大心思却并不完全在这里,而是双方都在研究“大变局”之后该做什么。贸易战只是其中一个阶段性的小小插曲而已。如果认识不到这一个当今世界上最重大的变化和事件,还有什么资格在学术上指责他人呢?

为什么有些人要强烈地批判胡鞍钢?——信仰垮塌

美国以前不仅是世界的军事、科技、经济、货币等等的老大,更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信仰。过去中情局是有经费支持这种信仰的。但是,特朗普上任后公开掀桌子把这些经费给砍了。虽然没有经费的支持,但信仰一旦形成,在这种信仰没有彻底破灭以前,自带干粮也会自我支撑这种信仰的。这就是当前大量出现“自干五美分”的原因所在。如此强烈和过份地选择攻击胡鞍钢,并且是选择显然不可能与贸易战有因果关系的论点攻击,却不敢去触碰其他,甚至不敢去触碰胡鞍钢的确对美国政界有实际影响的作品,只不过是信仰垮塌的反应。这个信仰是必然要垮塌的,因为支撑这个信仰的美国自己都不去维护他了,靠自干五美分们怎么可能长期维持下去?

大变局已经来临,因此,不正常选择性攻击胡鞍钢和“厉害了,我的国”这些与贸易战显然毫不相干的东西,只是自干五美分们的信仰最后绝唱而已。

无论未来如何发展,美国依然会长期是一个非常先进发达的国家,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英国失去世界霸主地位后快100年了,依然是一个很发达的国家。当然也有一些曾经的大国后来衰落得比较多,例如西班牙等。如果美国有什么最需要中国人学习的,那就是他们的历史使命感和历史责任感。但无论如何,作为信仰的美国即将成为历史,如同曾经作为信仰的英国早已成为历史一样。所以,外边的人依然要想自己去维持这种信仰是会很痛苦的,况且还不一定受特朗普待见。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没投票权,你对他怎么看待,对特朗普的实际意义为零。

从1994年直到1999年,中国经济总量全球排名基本上是第七位。1995年还被巴西短暂地超过一年。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一步步超越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几乎是平均每两年就跨一个新台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心态相对比较平和,几乎没什么感觉。到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不知不觉中都已经是日本的两倍多了。当年说中国根本不可能超过日本的人,也早就忘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了。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中国人没什么感觉,被超过的国家好像也没什么明显感觉。

但是,在中国超越美国的过程中,中国人的心态却会有极大的波动。不仅有些美国人受不了,很多中国人可能更加受不了。因为美国是一个信仰,而其他国家都不具备这个特性。信仰被超越了,就相当于信仰垮塌了。但是,真当中国超越美国一定时间之后,慢慢地人们也就适应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和超过法国、英国、德国、日本时实际区别也不是太大。中国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没因为这个事情就发生任何变化,天也没塌下来。

再次澄清一个似是而非的观点

可能会有网友继续追问一个问题:有观点认为过去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战略支持了过去几十年中国和平顺利地发展,为什么不继续韬光养晦呢?中国变得积极和进取真的不是此次贸易战的任何原因吗?

这个问题的确可以讨论。但正如我在回答一个网友类似问题时的回复。该网友问的问题是:当两军对垒时,能够隐藏得越久,让敌人走得更近一点,然后再开火不是更好吗?敌人走到70米再开火与走到30米再开火,哪个更好可以讨论。但是:

第一,既然这个交火是迟早的事情,在70米还是30米打响就不是原则问题。事实是已经打起来了,那其实问题反而变得很简单——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犹豫和争论的?一旦打起来,为什么打起来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行动一致、上下同心、全力以赴、用尽智谋地放开打就是了,先打出最佳效果。要有任何争论也是等打完了再说。都已经打起来了,自己内部却在那里无休止地争论为什么不藏好一点,这不是有毛病吗?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是在战场上应该如何处置?——全部、立即就地枪决,否则仗还怎么打?况且这不是中国要打的,并不是“等敌人走近了再开火更好”的问题。更况且,别人早就在离你7000米、甚至7万米以外就开始观察最终接近到70米时的问题了,你以为是你没藏好别人才发现,如果你藏好了别人就发现不了吗?

第二,我一再强调过,只要守住因攻击房地产等金融危机的底线,贸易战打成什么样都无所谓。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对房地产给出的策略是前所未有的“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充分证明了我在之前文章中分析的房地产是中美贸易战中最大的软肋的判断。我之所以一再强调单纯的贸易战无论打成什么样都无所谓,是因为就算美国把贸易战打到最大极限,最大不了就是一些生意做不成了,少赚一些钱而已。美国关税再高,最多只能不让中国产品在美国卖,不能说不让产品在中国卖,也不影响卖到欧洲、俄罗斯、日本、韩国、非洲、中东、南美、加拿大......中美贸易战打到最大极限对中国的影响是什么呢?中国货物贸易出口占GDP的比重已从2007年的32%降至2017年的18%。2006年,中国对美货物出口占总出口比重为29.7%,到2017年时已经下降为18.7%。况且,无论贸易战怎么打,不可能说把中美贸易直接归零。对中国来说最多不过是钱多赚点少赚点的问题,对特朗普来说是总统还能不能当下去的问题,对美国来说是会不会崩溃的问题。放开了打到底又能怎么滴?美国历史上几是与中国全面对抗不是“逢中必挫”,就是“逢中必出幺蛾子”,中国已经发展到今天了更不会例外。

第三,中国越是强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越是有更多人丢弃原来的幻想向中国靠近。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自干五美分对这类宣传焦虑万分的原因所在。因此,中国就是应当更大量地、坚定不移地宣传“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并且在现在贸易战已经打起来的情况下,更是要大力地宣传这些。一旦仗打起来,那就没太多道理可讲,所有士兵就是要杀声震天地与对手开干,而不是骂声震天地自己与自己人吵翻天。过几年回过头来看就会明白,有些人是多么地不可理喻。说清楚事实不仅是让其他国家的人明白,更是对中国自己的人清楚要做什么的行动号角。如何去成就未来的中国,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也是其机遇所在。我所写的书,尤其像《实验、测量与科学》这类研究科学最基础问题的书,就是顺应这样的机遇而做的工作。现在这是中国人唯一应该考虑的问题,到今天了居然还在争论中国是否会超过美国的问题,实在是太愚钝了。我在30多年前就开始考虑中国在经济上成为世界第一之后,如何在继承过去西方文明的基础上,建立一个远远比其更高层次科学文明的问题了,所以才能正好赶在现在做成功一点相关的工作。我们应当有当年古希腊智者们在古埃及文明基础上创立一个更理想文明的雄心。除了认真考虑如何远远超过西方文明之外,难道今天的中国人还有其他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吗?未来不是预测争论出来,而是主动努力创造出来的。

第四,我们这样说丝毫不是在中美之间拉仇恨,正相反,这是各自站在各自立场上的问题。中美两国之间是很有感情的,对特朗普本人我也非常喜欢,我也是商人,从他当上总统一开始我就很欣赏和喜欢他,到今天他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后我还是如此看法。人家是完全站在自己国家的立场上说话和做事,没办法,我们也只能站在自己国家立场上说话和做事。贸易战打完了,两国还是会很友好,所以打大点,打大了才能尽快打完。中国的确也需要考虑下在中国经济充分地成为世界第一后,如何逐步形成更协调地与美国的新型关系。这个本文不再展开。只是强调一点,逐步调整利益关系是可以的,但想借此机会狠狠地薅一把中国的羊毛那绝对不行,这个必须坚决打回去。胡鞍钢的学术观点有什么问题,可以用科学的方法讨论。但想借攻击胡鞍钢为配合金融战进行舆论战准备,这同样绝对不行,必须坚决打回去。

第五,为什么邓小平要说“韬光养晦”?有什么“光”和“晦”值得藏起来呢?当然就是今天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嘛。如果不是这种级别的光有什么好“韬”的?但到了这个已经在变成现实的时候,还有什么好继续韬的?这当然不是支持那种“吓尿体”“震惊体”的表达,但也不能在中国实力已经发展到今天的情况下,一遇到贸易战就自己吓尿、震惊自己。其实原来说震惊的,也只是自己心态有问题、受不了感到震惊而已。

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人之可胜。不可胜在已,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是故,胜可知,而不可为。特朗普能否阻止中国的超越并不取决于他,而是取决于中国。只要中国自己不陷入金融危机导致发展停滞,仅仅凭借自己经济发展的惯性就自然而然地会实现超越。特朗普能做的并不是让美国永远做世界老大,而是使美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中不至于崩溃掉。清楚了这一点,就会知道他做事情最大极限点在哪里了。

心态平和一点,对历史正常看待,时间久了就适应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