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场舆论战的实质,是在世界格局大发展、大动荡、大调整的背景下,中国社会特别是知识分子群体一种情绪的反映,其实质是以学术探讨为借口,打击中国人正在上升的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瓦解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意志。这值得关心中国命运的人们注意。这次围攻胡鞍钢教授,异曲同工。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取得胜利,理论界的自信也在增强。然而,由于长期迷信西方、依附西方的观点还有很大影响,他们接受不了中国崛起的现实,于是便要发泄出来。胡教授只是他们选择的一个靶子。林毅夫教授并没有说中国全面超过美国,只是小心翼翼地对国内极端迷信西方的思潮做了友善的提醒,也受到了同样的围攻。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关于“中国综合国力超过美国”的观点在网络上遭遇了大鸣、大放、大批判、大字报。其中,理性批评和学术探讨不多,很多是嘲讽、骂街、人身攻击。因此,我们称其为“围攻”。一些言论已经远远突破“学术讨论”的底线,必欲置胡教授于绝地而后快,典型代表就是署名“清华校友”的要求开除胡教授的公开信。

尽管笔者也不完全赞成胡教授的观点,但我认为这是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的。可是,那些“围攻”的言论,显然不愿进行心平气和地讨论,而是扣帽子、打棍子、抓辫子。这就从学术观点之争,变成了一场舆论战。

这场舆论战的实质,是在世界格局大发展、大动荡、大调整的背景下,中国社会特别是知识分子群体一种情绪的反映,其实质是以学术探讨为借口,打击中国人正在上升的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瓦解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意志。这值得关心中国命运的人们注意。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丝毫不是学术观点之争

为什么说对胡教授的攻击不是真正的学术讨论呢?做三个换位思考就明白了。

换位思考一:假如一位中国学者写了《中国的综合国力远远落后于美国》甚至《中国应该做美国300年殖民地》这样的论文,即使文章在学术上一文不值,他会受到围攻吗?不会,反而可能受到众星捧月,成为“xx学界的良心”,甚至获得诺贝尔奖。我们不是经常在网络上看到这样的文字吗。可见,这些人针对胡鞍钢的不是他的具体学术方法,而是“中国可以超过美国”这个价值取向。

换位思考二:假如将来有一天,一位美国学者写了一篇《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过美国》,即使方法完全合理,他会不会被围攻?很可能会。因为历史上有这样的事。埃德加斯诺为代表的一批记者和学者,就是因为对共产主义中国说了几句客观的好话,表示了一下同情,就在美国受到了长期的迫害。这不是出于学术,而是立场。

换位思考三:假如一位学者写了一篇《新加坡综合国力超过美国》,他会被批判一番吗?不会。人们只会把它当成一句玩笑,因为这确实是玩笑,不值花时间一驳,谁认真谁就输了。胡鞍钢教授之所以受到这样的重视和围攻,恰恰反过来说明“中国有没有超过美国”、“中国能不能超过美国”已经是一个不那么确定的问题,是一个需要严肃对待的问题。搞这样的围攻,反过来说明有人很担心胡鞍钢教授的观点被人们接受。

说白了,就是不肯或不愿接受“中国可以超过美国”这种观点。他们说胡教授是预设观点,其实他们自己才是预设观点。其潜台词是,中国超过美国在任何意义上都是不可能的,那么你说中国超过美国,可不就是“学术不端”、“别有用心”吗?这反映了一些人内心深处极度的不自信,并且要把这种不自信强加给整个中国。连“中国超过美国”这种话题都不允许研讨,谁说了谁就是大逆不道,触犯了天条。上世纪60年代有句“狠斗私字一闪念”,今天这情况也差不多,哪怕是心里闪一下“中国超过美国”的念头,也会被批判的。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2016年经济学界也对林毅夫教授进行过一次围攻,起因是林毅夫在《求是》上发表了《照搬西方主流经济理论是行不通的》一文,而围攻他的恰恰是国内那些照搬西方经济学理论,特别是迷信自由化、私有化、小政府的那些经济学从业人员。林毅夫教授曾经是西方经济学在中国最早的传播者,他站出来批判西方经济学,最有说服力,以致于让这些西方经济学的迷信者们感到了威胁,所以群起而攻之,类似于武侠小说的清理门户,是做给林毅夫看的,更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毅夫

这次围攻胡鞍钢教授,异曲同工。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取得胜利,理论界的自信也在增强。然而,由于长期迷信西方、依附西方的观点还有很大影响,他们接受不了中国崛起的现实,于是便要发泄出来。胡教授只是他们选择的一个靶子。林毅夫教授并没有说中国全面超过美国,只是小心翼翼地对国内极端迷信西方的思潮做了友善的提醒,也受到了同样的围攻。

胡教授的研究从学术上可以商榷,但目前的批评已经远远突破了正常学术讨论的底线,体现了目前中国学术界和舆论场不正常、不健康的心态。这种心态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说也是必然的,是中华民族走向全面复兴的道路上必然要遇到的问题,也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对胡教授论文细节的批评站不住脚

胡教授的研究属于构建指标体系,这类研究本身有其局限性,任何指标体系都不可能完全反映现实,而只能够根据数据可及性、可测量性、可比性来确定。笔者是经济学博士,了解几乎所有定量研究都存在这种局限性,理论模型的完备性要让位于数据的可及性。

同时,一切学术研究都是从无到有、从粗到精的过程。在没有相对论的时候,牛顿力学最先进,在没有元素学说的时候,燃素学说就是最先进。社会科学也是如此。胡教授是较早研究中美综合国力对比指标体系的专家。这个指标体系固然和实际有一定的距离,但这是科学研究所必然经历的过程。你认为你比胡鞍钢牛,你也可以提出一个新的体系,找到相应的数据,来证明中国排第几。但是总不能信口开河,不去做这些研究,而仅凭自己的印象和偏见就下结论。胡教授有文献、有数据、有指标,你们的论证比胡教授粗糙得多,却倒打一耙,说胡教授学风浮躁,这岂不是恶人先告状吗?

讲中国超越美国,真的大逆不道吗?至少从一些具体领域来看,是完全成立的。比如,美国花了80多年还没有建立全民医保制度,中国十多年就实现了,医疗体系的效率和公平性都超过了美国,这是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卫生经济学大师肯尼斯阿罗在中国亲身得出的结论。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肯尼斯·阿罗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至于说胡鞍钢教授的研究让邻国恐惧,照这么说,中国只能憋着不发展,才能实现睦邻友好了?看看历史就会明白,当中国积贫积弱的年代,中国的邻居们获得过和平吗?那时候是哪个超级大国把军事基地建到从朝鲜半岛到东南亚?说中国综合国力增强就会让邻居恐惧,潜台词就是“国强必霸”,这恐怕是用某个超级大国的逻辑来推导中国了吧?事实上,恰恰是中国的崛起,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亚洲和平的力量。

还有一位官员在批评胡鞍钢教授的采访中说,“我们应该要以一种双赢的理念来处理和西方的关系,而不是老抱着一种批判西方的冷战思维”。他认为胡教授“在国内起误导作用,在国外起更大的误导作用”。“如果我们认为中国已经超越了美国而沾沾自喜,就会抹平我们整个国家艰苦奋斗的斗志。”

这位官员的批评也有逻辑上的矛盾。首先,为什么说“中国超过美国”就是“冷战思维”了呢?市场经济不是最讲竞争吗,为什么中国和美国竞争一下,就变成冷战思维了呢?这岂不是只准你放火不准我点灯的强盗逻辑?中美到底是谁在搞冷战思维,二十年前看不清楚,现在还看不清楚吗?他这些话,应该向美国人去说才对。

至于说“中国超过美国”的观点会导致抹平斗志,那么按照这个观点,美国1894年就是第一经济大国了,是不是那时起就没有斗志了?中国人民的斗志,不是取决于我们是不是第一大国,即使中国综合国力超过美国,人均的水平还不是第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望还要不断满足,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还没有实现,你怎么认为中国人民就会没有斗志了呢?

今天阻碍中国发展的并不是中国人没有斗志,恰恰是缺乏自信,不敢相信通过斗争能够打破西方的理论和制度一统天下的局面。胡鞍钢教授之所以受到围攻,就很好的反映了这种缺乏自信的局面。真正要鼓舞斗志,首先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像毛主席说的贾桂那样,跪久了不敢站起来,那怎么可能有斗志?如果一篇论文就能让中国人民丧失斗志,那中国人民也太脆弱了。

不要做被历史抛弃者

最后,对联名上书的所谓“清华校友”们说几句话。清华大学是庚子赔款建校的,庚子赔款是中华民族历史上耻辱的烙印,这个耻辱应该永远记住。今天的中国,已经暂时告别了任人宰割的命运,但脱胎的那个旧社会的很多痕迹,仍然影响着人们的头脑。人不自信,谁人信之。要真正从思想上自立、自信、自强,还需要经过艰苦的努力。签署《公开信》的,大部分是80年代上大学的校友,这个年代是对西方的迷信最严重、历史虚无主义最突出的一个阶段,或许这也影响到了你们。

江小白: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些“清华校友”,建议你们认真学习一下清华大学另一位杰出校友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讲的这句话——“历史总是要前进的,历史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只有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的人,才能赢得光明的未来”。

希望你们与历史同步伐,与祖国同命运,而不要做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被历史所抛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