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希:原料药暴涨,谁干的?垄断资本干的!

这起扑尔敏价格疯涨的事件,暴露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垄断随时可能钻法律的空子,在任何领域生根发芽——事实上,从法律角度来看,生产扑尔敏的企业有多家,没有人违反反垄断法,但是,这些幕后操盘的经销商却利用包销合同等手段,实现了事实上的垄断。对于这种“看似没有垄断,实际上却有垄断”的现象,目前的法律很难直接有所作为。这就要求有关部门,想办法在实质层面上解决现实问题,同时补上法律的“空子”。除了警惕资本的垄断,我们还要警惕某些自由派经济学家枉顾常识、颠倒黑白,鼓吹的所谓资本垄断无害论、有益论,坚定不移的运用好《反垄断法》这把利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李达希:原料药暴涨,谁干的?垄断资本干的!

马来酸氯苯那敏,俗称扑尔敏,是一种十分简单、基础的化药原料药品。自从这种药品在20世纪中叶被首次合成以来,它帮助亿万鼻炎、皮肤黏膜过敏及感冒患者缓解过症状,同时也是诸多复方药品的组成成分,可谓药品合成界的“宿将”。

因为专利早已过期,合成又相对简单,这种药品的价格一直都不是很高。在药店里,只要一点零钱就可以买到盒装的扑尔敏,而在原料药大宗交易之中,这种药品的正常价格大概只有400元/kg。但是,最近,在国内市场上,这种药品的价格却在一个月内发生了令人震惊的“飞涨”,从400元/kg涨到了23300元/kg,涨幅高达58倍,一下子成了一种相当昂贵的药品。

这样的暴涨显然不是市场正常的供求关系调整导致的,其实稍加分析我们就不难发现药品暴涨的背后是垄断资本操纵的结果。

事实上,这次涉事的扑尔敏虽然是一种常见药品,但在国内却只有五六家药厂拥有生产批文。与此同时,因为利润空间不大,拥有批文的厂家中,又只有一两家在实际生产。在这种情况下,一家所谓的“总经销”商看中了蕴藏在扑尔敏市场中的垄断机会,通过包销方式,获取市场上全部扑尔敏的经销权。在此之后,他们开始肆无忌惮地涨价,而不得不采购这种药品的厂家,和最终承担后果的消费者,则只能束手无策,叫苦连连。

其实,这早已不是国内制药市场第一次出现垄断现象。不少原料药的价格已经较前几年提高了二三十倍。自从肌苷被“总经销”后,首先迎来的就是涨价,2015年7月肌苷价格从92~95元/kg一下子涨到200元/kg,今年7月又涨到600元/kg,3年涨了5倍;尿酸原料药价格几年前为30~40元/kg,近两年一度上涨到900元/kg等。目前被刷新的涨幅纪录是苯酚:从230元/kg涨到23000元/kg,高达99倍。而如今,垄断者的胃口越来越大,被垄断的药品种数也越来越多,已经发展到不容轻忽的地步。

垄断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少部分人对价格的任意操纵。如果原料药坐地起价,下游的药品生产也会随之涨价或者药厂只能选择停产,但是最终的受到损害的肯定是消费者和整个药品市场的秩序。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商品价格主要由供求关系决定,如果生产成本并未发生改变,在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价格出现一定上浮实属正常,这也是价值规律发挥指挥棒作用的体现。问题是,眼下的原料药涨价现象并没有多少市场因素,所谓的“全国总经销”不过是一张不甚高明的幌子,行的是恶性垄断之实。

其实对于资本垄断的产生及其危害,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早就有过深刻的分析。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造成的垄断”,具体说来,资本生产的目的就是追求利润,实现价值增值是资本的本质要求,这决定了资本要不断加强积累,也决定了资本在市场中会互相排斥和互相竞争。马克思恩格斯从资本竞争规律和资本积累规律的交互作用中,论述了资本主义方式必然会造成垄断,资本家总是在不断进行着大规模的资本积累,并把大量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以加强自己的实力。因为如果不扩大自己的资本实力,资本家就不能在竞争中取得优势,就会被竞争对手打败和吞并。因而,激烈的竞争必然推动资本家不断扩大资本积累的规模,从而越来越向垄断趋势发展。列宁也认为,生产和资本集中会导致垄断,列宁指出:

【“集中发展到一定阶段,可以说就自然而然地走到垄断。因为几十个大型企业彼此之间容易达成协议;另一方面,正是企业的规模巨大造成了竞争的困难,产生了垄断的趋势。这种从竞争到垄断的转变,不说是最新资本主义经济中最重要的现象,也是最重要的现象之一。”】

而垄断的实质是获取垄断利润,垄断利润是垄断组织凭借在生产和流通中的垄断地位获得的超过平均利润的那一部分利润。垄断利润是在流通过程中掠夺已有价值和收入而产生的,垄断资本通过垄断价格来获取垄断利润。马克思分析了垄断价格与垄断利润之间的关系,指出:

【“某些商品的垄断价格,不过是把其它商品生产者的一部分利润,转移到具有垄断价格的商品上。”】

马克思主义虽然承认垄断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本主义矛盾,增强了资本主义的计划性,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但是,垄断在资本主义的发展,主要是其负面作用,它增强了对无产阶级的控制和剥削,阻碍了技术进步,降低了经济效率,进一步激化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

为了保证垄断利润的稳定性,少数资本主义大企业就会相互协议或联合,对一个或几个部门商品的生产、销售和价格进行操纵和控制。由此形成了典型的垄断组织如卡特尔、辛迪加和托拉斯等。而这一次导致扑尔敏暴涨的所谓“总经销”实质就是卡特尔式的垄断组织。

随着这些垄断组织的出现,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在19世纪末相继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垄断组织控制了社会生产和市场销售,减少了市场竞争,阻碍了企业技术进步和新兴企业的发展,抬高价格,增加消费者的负担。在这种背景下,为了维护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原则,美国于1890年率先颁布了《反托拉斯法》,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也陆续出台反垄断法规。

因此就连主流的西方经济学也承认垄断的危害。

亚当·斯密(1776)就认为垄断有着这样一些不利影响:(1)使市场供给数量减少——“垄断者使市场存货经常不足,从而使有效需求不能得到充分供给。”(2)使市场价格上升——“垄断价格,在各个时期都是可能得到的最高价格。反之,自然价格或自由竞争的价格虽然不是在各个时期,但在长期内却是可能有的最低价格。”(3)使社会福利减少——“独占提高了利润率,但使利润总额不能提高到和没有独占的时候一样。”(4)不利于企业良好经营——“独占乃是良好经营的大敌。良好经营,只有靠自由和普遍的竞争才能得到普遍确立。自由和普遍的竞争,势必使各人为了自卫而采取良好经营法。”

Harberger(1954)证明与完全竞争相比垄断导致产量减少,价格上升,存在资源配置低效率。这是垄断的与定价行为相联系的扭曲。Leibenstein(1966)证明由于缺乏竞争,垄断企业平均成本比完全竞争企业要高,存在“X效率”损失。这是垄断的成本扭曲。Tullock(1967)证明企业争取垄断利润的寻租行为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这是垄断的与寻租行为相联系的扭曲。CowlingandMueller(1978)、JennyandWeber(1983)等更是估算出了垄断的总福利损失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7%!

然而国内的一些自由派经济学家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枉顾事实,鼓吹资本垄断无害论、有益论。

在2008年中国的《反垄断法》出台之前,经济学家张维迎“感到很大的担忧”。他认为:

【反垄断法就是反对大企业及其成长的法案。但在现实中,我们看到,标志经济发展的很多现象,如新产品的出现、劳动收入的提高、社会财富的增长等,很大程度上是靠大企业来实现的。可以说,反垄断法的理念跟现实经济的状况并不相符,特别跟经济发展中不断涌现的企业成长形成一个明显的矛盾。】

在2002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张维迎谈到基金市场的发展时表示:

【有些人认为消灭了一股独大,便什么都好了,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张五常则声称反垄断是谬误,并且公开反对出台《反垄断法》。

李达希:原料药暴涨,谁干的?垄断资本干的!

这些“著名经济学家”著书立说、洋洋洒洒,妄图颠倒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他们甚至认为私营企业获得垄断地位将会降低售价,有利于消费者。

而这一次原料药由于资本垄断而导致的暴涨无疑是用事实狠狠打了他们的脸。

理论和事实无不证明,资本的垄断将带来很大的危害。正因如此,全球各国才都先后出台了严厉的反垄断法,严惩各领域内的垄断企业,必要时甚至会采取拆分行业巨头的激烈手段。而在事关国计民生的制药领域,垄断的危害更是不可估量,因此必须严格防止。

这起扑尔敏价格疯涨的事件,暴露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垄断随时可能钻法律的空子,在任何领域生根发芽——事实上,从法律角度来看,生产扑尔敏的企业有多家,没有人违反反垄断法,但是,这些幕后操盘的经销商却利用包销合同等手段,实现了事实上的垄断。对于这种“看似没有垄断,实际上却有垄断”的现象,目前的法律很难直接有所作为。这就要求有关部门,想办法在实质层面上解决现实问题,同时补上法律的“空子”。

除了警惕资本的垄断,我们还要警惕某些自由派经济学家枉顾常识、颠倒黑白,鼓吹的所谓资本垄断无害论、有益论,坚定不移的运用好《反垄断法》这把利剑。

【李达希,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资本 垄断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8/43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