挟洋自重者哀

在历史上,凡的挟洋自重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知道台湾当局是否了解历史,是否知道这样的教训,当然,他们总是会充满各种幻想的。总幻想着历史会在他们的身上出现所谓奇迹。但是历史也是有规律的,而规律告诉我们,这样的奇迹是不会出现的。台独分子们要知道,他们的所谓希望,所谓台独的逆业,本来就是违背历史潮流的。逆潮流而动,只能被潮流所吞没。其实,相当一些台独分子不是完全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但是,那种极端的私利,那种企图乞求美日帝国主义来满足私欲的幻梦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所以,台独分子最终是会碰得粉身碎骨,这个结局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挟洋自重者哀

挟洋自重者,多是打算依傍上一个洋人的国家,而这个洋人的国家是比较横的,严格地说,挟这个字用的并不妥。不如说傍洋自重。因为所谓挟者,必定还是有一点实力的,所以还能去挟。《三国演义》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那是说曹操还是有点本事、有点能力的,能够挟持天子。而台湾民进党当局,蔡英文者流,有什么能力和本事去挟持美国与日本?他们顶多是被别人挟持。他们如同人质一般,被人挟持着用来向人质的家人索要利益。而台湾蔡当局所谓挟洋自重,更是一种不自量力。

或许可以说,挟洋自重者,是自以为可以挟持得住洋人洋国,为自己加权加重。而想要挟洋自重者,肯定是要对付一个比自己要大出不少的大块头。因为它很清楚,单靠自己的力量是顶不住的,所以一定要找一个洋势力来替自己顶一下。

可是,你要想挟洋自重,你的能力和本事在哪里?没有,完全没有。那你拿什么挟?没的拿,那是什么结果,只能为洋人所挟。特朗普刚当选,蔡英文给他打了个电话,特朗普似乎也接听得兴高采烈。中国表达了不满,老特还在推特上调侃了中国一番。后来呢?老特再也不提这事了。蔡英文也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这不是蔡英文在挟洋,而是特朗普在挟台湾而欺中国。

蔡英文做了人家的棋子而不自知,还说自己是棋手,意思是美国和中国大陆才是棋子。这种玩儿法也真是没谁了。可是,今年吴钊燮跑到美国去,说的那叫一个可怜,那叫一个悲催,低三下四,摇尾乞怜,哪有什么棋手的模样,整个就是一个哈巴狗的范儿。虽然说,现在用挟洋自重的说法来形容台湾当局未必就妥当,但是在没有更好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台当局的作为之前,暂时还是使用这个词汇吧。

自身无能,又想逞强,只能依赖于挟洋自重。但并不是任何弱的一方都必然去挟洋自重。只有在弱的一方不仅强不起来,而且还硬要对于另一个对它和善友好的一方逞强的时候,才会使用挟洋自重这一招。当然,在历史上,也有弱的一方面对强敌时,自身无能为力,便向强敌之敌乞求援手。以制当前的强敌,但最终却被强敌之敌所欺压,下场更为悲惨。

北宋时,因与契丹之辽国经常发生冲突,但又没能打过,订立了城下之盟,而割让了燕云十六州。北宋气不过,但也打不过契丹,便想借用女真的势力来打败辽。女真势力来了,倒是把辽打败了,可是北宋自身也被女真打败了,掳去徽钦二帝,遭受靖康之耻。后来,南宋不报这亡国之仇,便又想借助蒙古的力量来打败女真的金国,结果女真的金国被蒙古铁骑打败了,而南宋也被蒙古给灭亡了。所以像这类挟洋自重的,自身都没有好下场。

挟洋自重者,所想做的事多为不义的事。因为正义的事不需要这样做。他们多为不义的私利,多为侵害大多数人的利益。所以支持他们做这些丑事的人是很少的。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得到支持,所以他们以为那些有着虎狼野心的人是有力量的,他们愿意出卖人民的利益去讨好这些虎狼之人,虎狼之国。他们以为,向虎狼者提供如此丰厚的利益,肯定会得到虎狼们的支持,会满足他们企图的私利。但是,他们其实根本不知道,虎狼们是吃肉不吐骨头的。即使侵吞了这巨大的利益,也未必会满足这些私利者的私欲。因为这样的挟洋自重者是没有人格的,是得不到任何尊重的,是在用过之后,可以一脚踢开的。

如果希望台独势力放弃这种挟洋自重的想法,可能不太实际。对于这些一门心思要搞台独的人,他们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虎狼的洋人身上。他们肯定是会一条道走到黑的。幻想他们改弦更张是不切实际的。所以要准备和台独势力进行最坚决最彻底的斗争,是希望国家统一的人们的唯一选择。

在历史上,凡的挟洋自重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知道台湾当局是否了解历史,是否知道这样的教训,当然,他们总是会充满各种幻想的。总幻想着历史会在他们的身上出现所谓奇迹。但是历史也是有规律的,而规律告诉我们,这样的奇迹是不会出现的。台独分子们要知道,他们的所谓希望,所谓台独的逆业,本来就是违背历史潮流的。逆潮流而动,只能被潮流所吞没。其实,相当一些台独分子不是完全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但是,那种极端的私利,那种企图乞求美日帝国主义来满足私欲的幻梦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所以,台独分子最终是会碰得粉身碎骨,这个结局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挟洋自重者实在是很愚蠢的,当然他们自己并不这样看待自己。愚蠢在于,第一违背历史潮流,第二违背多数民意,第三看不清世界大势。第四,他们的一切行为都建立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上。他们这样的愚蠢也不是能靠什么劝说和教育就可以改变的。正如毛泽东说过,他们是长着花冈岩头脑的人,是一群死硬分子,他们的幻想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而我们作为旁观者也不需要对于改变他们的可能性抱有任何幻想。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