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萨米尔•阿明——要做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必须先做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

正因为是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阿明以八十多岁的高龄,奔波于世界各地,宣传马克思主义,为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呼喊,为革命呼喊。在今年的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阿明慷慨陈词,并语重心长的说:“我很热爱中国。中国朋友们,不要幼稚,就算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西方也不会放过中国的!”而一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在马克思主义大会上就是照本宣科,讲一些不痛不痒的话,然后拍照发朋友圈。现在阿明走了,我们不仅损失了一位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更损失了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阿明也留给了我们很多,不仅是他深刻的理论思考,还有他的不屈的斗争精神,以及他用一生所诠释的——要做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必须先做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只有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悼萨米尔•阿明——要做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必须先做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

萨米尔·阿明去世了,许多悼念文章称他为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思想家,以阿明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上卓越成就,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但我觉得阿明首先是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其次才是一个卓越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因为阿明用他的一生,孜孜不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奔波世界的革命呼喊,告诉我们,要做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必须先做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只有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

阿明是一个卓越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他对第三世界的经济问题有深入的研究,受到劳尔·普雷维什(Raul Prebisch)、安德烈·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等为代表的依附理论的影响,以“中心”与“外围”的层次概念对第三世界国家与发达国家在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的关系进行分析,力图全面论述不发达经济的实质。

阿明的著作涵盖主题广泛,包括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伊斯兰政治等,曾著有《世界规模的积累》(1970年)、《不平等的发展》(1973年)、《帝国主义的危机》(1975年)、《帝国主义和不平等的发展》(1976年)、《价值规律和历史唯物主义》(1977年)、《今日阿拉伯经济》(1980年)等。因此,他获得了许多头衔,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著名的全球化问题专家、国际政治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活跃的左翼社会活动家。但是对阿明来说,他首先是一个“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阿明语)。

阿明十分坦率的并且不无自豪的称“我是一名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从1948年起,我就是一名共产主义者,当时我17岁,现在我85岁了,但是我认为我不会改变。”与阿明的坦率与真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在许多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则唯恐别人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更是决口不谈共产主义。对于这些“马克思主义学者”,阿明直言不讳的说:“我认为我的观点经常被一些自认为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人——其实是马克思学的学者所误解。这些人研究马克思,但是从不将之与斗争,尤其是阶级斗争相联系。”

在这些“马克思主义学者”的文章中、讲课中,几乎绝口不提“阶级”“阶级斗争”和“革命”,即使偶有提到,也是不痛不痒,从来不敢跟现实的革命斗争相联系。

这些“马克思主义学者”把马克思奉为伟大的哲学家、政治经济学家,却绝口不提马克思的最重要的革命家的身份,他们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奉为深刻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却避而不谈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革命性。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马克思主义理论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的讲话中,引用了恩格斯的两句评语,即“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这两句话都出自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全文是:“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

这段话清楚地表明,马克思首先是为了揭露资本主义社会,进而指导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而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就是说,马克思主义首先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因此,我们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首先应当是为了革命,为了要进行无产阶级解放和共产主义的事业。而我们现在的许多“马克思主义学者”则只是把马克思主义单纯作为一种知识、一门学问,更不应当是为了装潢门面。

就像陈先达指出的:

【“我们这代人中,包括更年轻的一代人中,有些人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坚持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缺少内心的激情、冲动和追求,不明白马克思主义研究对国家和民族究竟有何意义。不少人甚至只把它作为一门专业、一种职业甚至谋生手段,对马克思主义这个专业的特殊性、重要性和当代的价值不太理解。当我们只是从自己的职业、专业、就业角度来看待马克思主义,而不是从本质、功能和当代价值来看待它时,视角就是倾斜的,无法超越自己个人利益的狭隘眼界,更不可能怀有对马克思主义的激情和热情,达不到一个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应有的信仰坚定性。”】

因为不是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根本无法理解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更无法深入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意识,不能真正面对理论和现实的问题,因此难有理论的创新更不能回答实践中的问题。他们所做的研究或是寻章摘句大搞“繁琐哲学”,或是跟在资产阶级学者的屁股后面,用西方经济学的理论来“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用西方哲学来“解读”马克思主义哲学。

与这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明坦言:

【“我一直是一位积极的共产主义者,因此,我将马克思主义视为斗争的武器,而不只是一种理论。用马克思那句著名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不仅要认识世界,更要改造世界。理解这个世界的目的是要使自己成为改造世界过程中一个有效的因素。”】

正因为是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阿明才能不拘泥学院式的教条,直面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现实的重大问题。他的具有世界影响的中心—依附理论即是在面对二战后,先前欧洲中心国家所殖民的广大亚非拉国家先后获得了政治上的独立,建立了拥有独立主权的民族国家。但在经济上,这些国家要么是不发达,要么是在经济上附属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现实情况,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以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民族利益,批判国际帝国主义政治经济强权,反对西方中心主义为目标,研究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时提出的。而不是像那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一样,闭门造成,寻章摘句,不敢直面现实问题,故纸堆中大搞“理论创新”。

正因为是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阿明才能理解列宁、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所做的重大贡献,并在他们的基础上结合时代的发展继续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阿明高度赞扬了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

【“1952年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被译为西方的语言,我当时读到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成为毛主义者。我觉得毛泽东的书比其他人的书更好地回答了我们自己的问题。毛泽东的观点有何不同呢?我不是说它比马克思的书、列宁的书更好,而是说马克思和列宁属于过去的时代,而毛泽东的书则是针对当时情况。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的学院派理论,而是斗争中的人民的理论。”】

而第二国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第三国际的教条主义者,还有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则跟着资产阶级学者的屁股后面无端指责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歪曲了马克思主义。殊不知只有恩格斯、列宁、毛泽东以及阿明这样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才是真正捍卫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和时代性。

正因为是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阿明以八十多岁的高龄,奔波于世界各地,宣传马克思主义,为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呼喊,为革命呼喊。在今年的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阿明慷慨陈词,并语重心长的说:“我很热爱中国。中国朋友们,不要幼稚,就算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西方也不会放过中国的!”而一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在马克思主义大会上就是照本宣科,讲一些不痛不痒的话,然后拍照发朋友圈。

当然,我们一直以来都有许多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写作《资本积累论》的卢森堡,写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的列宁,写作《狱中札记》的葛兰西,还有写作《矛盾论》《实践论》的毛泽东,写作《社会学大纲》的李达……当然还有刚刚离开我们的写作《不平等的发展》的阿明。以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发展,毋庸置疑他们都是优秀卓越的马克思主义学者,甚至他们中许多都是伟大的革命家,但是他们首先都是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

现在阿明走了,我们不仅损失了一位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更损失了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阿明也留给了我们很多,不仅是他深刻的理论思考,还有他的不屈的斗争精神,以及他用一生所诠释的——要做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必须先做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只有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学者。

【李达希,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萨米尔•阿明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8/43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