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公开的秘密:国会议员靠投机牟利

施魏策尔表示,现在投资政治比投资自由开放市场更有利可图。对于美国金融家来说,政治上可赚的钱比自由市场上的要多。他们没有实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取而代之的是利用裙带资本主义“搭上了政府资金的便车”。

【导读:《把他们都扔出去》是彼得·施魏策尔在2011年出版的一本书。在这本书中,施魏策尔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政客们刚就职时两手空空,离职时却家财万贯?”他认为这些钱并非是政客们的合法收入,而是用“裙带资本主义”,内幕交易,土地交易,和大公司的行为等非法获取的。施魏策尔在书中根据具体情况对此进行了阐述,揭示了政治精英是如何操纵体系来获取非法收入的。

写这本书时施魏策尔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员。书中的数据是施魏策尔雇的八个学生,用几个月的时间从公共资料库调查搜集而来。主要调查对象为国会两党的领袖和几个主要委员会的成员,调查内容为这些议员们自2000年以来的财产申报表,以及从中整理出的股票交易记录。】

本文是对《把他们都扔出去》(Throw Them All Out)一书的简要介绍,提要制作者为CHS

华盛顿公开的秘密:国会议员靠投机牟利

书名:把他们都扔出去(Throw Them All Out)

作者:彼得·施魏策尔(PeterSchweizer)

出版社: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Trade

出版时间: 2011年11月

提要制作者:CHS

作者简介:彼得·施魏策尔(PeterSchweizer,个人网站http://peterschweizer.com/),美国畅销书作家,致力于揭露美国政界的软性腐败。1964年生,牛津大学硕士毕业。现为“政府问责研究所”(GovernmentAccountability Institute,一家美国保守派智库,http://www.g-a-i.org/)所长,三十年来已出版了十几本书。他的书多次在美国政坛引起震动,被主流媒体竞相报道(如60分钟,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福布斯,新闻周刊,和福克斯新闻等),已被翻译成11种语言出版(日语,德语,阿拉伯语等)。施魏策尔曾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任研究员,还是布赖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的资深特约编辑。

他的代表性著作有:

1999《迪士尼》(Disney: The Mouse Betrayed)

2004《布什王朝》(The Bushes: Portrait of aDynasty)

2005《依吾言而行(勿观吾行)》(Do As I Say (Not AsI do))

2011《把他们都扔出去》(Throw Them All Out)

2013《勒索》(Extortion: How PoliticiansExtract Your Money, Buy Votes, and Line Their Own Pockets)

2015《克林顿现金》(Clinton Cash)。

第一章 药物交易 (The Drug Trade,译注:Drug在此处应代指医保公司和药企,也暗指这种交易就像毒品交易一样,是不道德的和非法的)

在本章中,施魏策尔详细介绍了政府官员如何通过使用内幕信息进行股票交易,从而获取利益。施魏策尔首先用平价医疗法案(也称为奥巴马医疗法案)的案例开始展开论述。2009年,平价医疗法案激起广泛热议,新添加的和被删减的项目条款都将导致股价波动。这一法案在当时所引发的众多激烈争论在历史上也是为数不多的。因此,施魏策尔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为了个人获利在账单上使用了他们的内幕信息。

施魏策尔首先引用约翰·克里(John Kerry,译注:民主党政客,1985-2013年间任参议员[马萨诸塞州],2013-2017年间任国务卿,2004年曾竞选总统,败给了小布什)的例子,称他是医疗改革的忠实拥护者。2009年,奥巴马医疗法案不断引发争论,克里在当时购买了多种医保股,同时又积极拥护奥巴马医改。当奥巴马医疗法案通过时,克里所购买的梯瓦制药(Teva,译注: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公司,总部位于以色列佩塔提克瓦)股票从每股50美元涨到了每股62美元,他也因此赚了数百万美元。此外,他还购买了“瑞思迈(ResMed,译注:医疗器械公司,主打产品为呼吸机,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股票,该股票在法案通过后从每股20到25美元涨到了每股34美元。他购买的股票还有赛默飞世尔(Thermo Fisher),股价短期内也上涨了40%。克里还卖出了会因法案而遭受损失的股票。他出售了所拥有的联合健康(United Health,译注:美国最大的医保公司)和维朋公司(Wellpoint,译注:美国第二大医保公司,2014年改名为Anthem.联合健康和维朋的股票价格在2009年初均遭腰斩)的股票,它们都遭受了新医保法规的冲击。

有些反对奥巴马医改的政府官员也购买了医保股。虽然国会女议员梅丽莎·比恩(Melissa Bean)对是否要投票支持奥巴马医改仍举棋不定,但她已经开始购买医保股。她购买了与约翰·克里相同的“梯瓦制药”股票,以及在法案通过后从每股14美元涨到每股23美元的迈兰公司(Mylan,译注:世界第三大仿制药公司,注册地为荷兰,总部位于美国)的股票。

在本章的最后,施魏策尔向读者发出请求,希望读者们以更高标准严格要求和监督这些政客。他将这些政客和那些被公众所憎恨、只对自己的圈子下赌注的“专业人士”进行了比较。 他表示,如果这是在商界,他们所做的这些可疑的定时交易肯定会受到调查。但是在国会,施魏策尔说,这种行为却突然被人们所接受,但其实本不该如此。

第二章 大家的危机,有些人的机遇(Crisis for All, Opportunityfor Some)

在本章中,施魏策尔探讨了政客们如何利用2008年经济衰退来获取利益。2008年,全球经济陷入了“自由落体”,美国经济不断衰退。数百万美国人受此牵连,失去了工作,房屋和金钱。然而正当经济不断衰退,人们生活痛苦不堪时,施魏策尔认为,那些政客们却利用内幕信息交易股票从而获利,避免了经济衰退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巨大损失。

施魏策尔首先说明了国会议员斯宾塞·巴克斯(Spencer Bachus,译注:共和党政客,1993-2015任美众议院议员[阿拉巴马州第六国会选区],2007-2011任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2011-2013为该委员会主席)的案例。他有长期内幕交易的历史,在2007-2009经济衰退期间靠大量的期权交易获取暴利。2007年一年,他期权交易获利超过他当参议员的年薪(约16万美元)。从2008年7月到11月,巴克斯进行了40次期权交易,赚了5万多美元。2009年初他也净赚了数万美元。一般情况下,80%的期权交易都会赔钱,而巴克斯的成功率却高达65%,靠期权交易谋得了如此巨大的利润,堪称赌神。

巴克斯在进行这些交易的同时,也参与到了“最高级别的关键财务决策”之中。他在私下与其他参议员进行会谈,讨论如何拯救美国银行系统。他和其他政府官员一起制定了一项计划,允许政府购买银行积累的巨额债务。然而,巴克斯在做出这些高层决策的同时,他仍然以远高于其他大多数交易者的惊人成功率进行期权交易。施魏策尔认为,仅仅根据公共信息巴克斯是不可能成功完成这么多交易的;在他做出这些高层决断的同时他肯定掌握了其他被泄露的信息,引导他进行投资。

施魏策尔随后指出,政客们在知道自己所做的决策会对他们所投公司造成影响的情况下依然和这些公司进行交易。为此,他以房地美(Freddie Mac)和房利美(Fannie Mae)为例,说明了政府支持实体分发贷款和抵押贷款。施魏策尔引用了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译注:民主党政客,时任美众议院议员[伊利诺伊州第五国会选区],2009年任奥巴马的白宫幕僚长,现任芝加哥市长)的例子。这位国会议员在股票下跌10%之前卖掉了他在房地美所购的所有股份,出售时机的把握堪称精准。直到后来人们才发现房地美的管理层受到了刑事调查,而伊曼纽尔所在的众院委员会正是负责监管该公司的。施魏策尔认为这个交易的时机非常可疑,如果拉姆·伊曼纽尔是一名企业高管,他肯定会接受调查。然而,正因为他是国会议员,他才幸免于难躲过了审查。

第三章 首次公开募股—总是投资政客(IPOs: Invest in Politicians Often)

本章主要关注时任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译注:民主党政客,1987-今任美众议院议员[加利福尼亚州];2007-2011任众议院议长;2003-2007和2011-今任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如何利用自己的政治力量帮助那些她具有大量财政股份的公司。

2008年,南希·佩洛西和她的丈夫(译注:南希·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是一名投资银行家、商人,金融租赁服务公司[Financial Leasing Services, Inc.,总部位于旧金山,以房地产、风险投资和咨询为主要业务]的拥有者和运营者)在购买了三笔维萨卡(Visa)股票,总金额约100万至500万美元。然而,这次购买的特别之处在于,佩洛西成功获得了美国历史上最受欢迎的IPO之一的股份。大多数人要等到2008年3月19日才能买到维萨卡股票,但佩洛西在此之前就已经将其收入囊中。无论如何,任何个人投资者都无法获得维萨卡IPO的股份,只有“特殊客户”和经过精心挑选的投资者才能获得股份。随着公共交易的开始,股票从每股44美元跃升至每股65美元,这意味着佩洛西在短短几天内就赚得了50%的利润。更加特别的是,这一单笔投资占佩洛西股票投资组合的10%左右,他们在这之前只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

同年晚些时候,众议院提出两项对于维萨卡股票都十分不利的立法。如果立法通过,商家将被允许和大型信用卡公司谈判交易费。这些法案得到了两党和大型游说团体的支持,并且深受公众喜爱。一项民意调查发现77%的选民表示支持。施魏策尔提到,最重要的问题是南希·佩洛西在多家公司公开抨击反垄断问题,她似乎对这项法案很感兴趣。然而,在法案通过司法委员会后,佩洛西十分肯定这项法案绝不会被拿到众议院予以通过。她反而借机开始拥护自己的信用卡改革法案,但其关注的重点在于银行收取的利率,对维萨卡股票毫无影响。该法案通过后,维萨卡股价大幅上涨,与IPO价格相比上涨了200%以上。

施魏策尔接着引用了另一个名为清洁能源燃料(Clean Energy Fuels)IPO的例子。佩洛西购买了价值约10万美元的这支股票。该公司的目的是推动使用天然气,并降低美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佩洛西买入这家公司的股票后,她便推行有利于该公司的法案。随后,股价从每股12美元涨至20美元。后来,清洁能源燃料支持加州10号提案,该提案将对购买用“替代燃料”的汽车给予补贴。清洁能源燃料捐出约320万美元来力推该提案,而南希·佩洛西为该提案背书。

在本章最后,施魏策尔表示南希·佩洛西的所作所为很明显是一场利益冲突。她说服政府出资为的是自己从中获利。佩洛西正在努力通过立法帮助那些她拥有巨额财政股份的公司,从而获得更多利益。

第四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This Land Is My Land)

在本章中,施魏策尔阐述了他对政客使用特殊专款(earmark)来提高其土地资产价值的看法。正如他所解释的那样,特殊专款就是国会议员如何为特定的、通常是本地的项目筹得资金。施魏策尔说,有很多种方法可以使用特殊专款,但最常见的方法是为直接提高土地资产价值的项目提供资金。

施魏策尔首先引用了南希·佩洛西的例子。佩洛西已经将专项基金用于建设和扩建旧金山的第三街轻轨项目。这条铁路耗资6.6亿美元建造而成,是美国最昂贵的铁路线之一。施魏策尔指出,这条铁路线位于佩洛西的一处房产附近。佩洛西拥有一幢4层高的办公楼,距轻轨仅有两到三个街区的距离。施魏策尔认为,这些铁路线很可能会给佩洛西的房产带有150%的升值空间,而房地产经纪人称之为“交通溢价”。

施魏策尔接着用了共和党参议员贾德·格雷格(Judd Gregg,译注:格雷格1981-1989任众议院议员[新罕布什尔州第二国会选区],1989-1993任新罕布什尔州州长,1993-2011连任三届参议员[新罕布什尔州],2005-2007任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出身新罕布什尔州政治世家,父亲休·格雷格曾任该州州长。本丑闻的一则报道:https://www.cbsnews.com/news/gregg-won-aid-for-base-where-he-had-deal/)的例子。他争取到约6600万美元的特殊专款来把新罕布什尔州废弃的皮斯空军基地(Pease Air Force Base)打造成商业园。其中2480万美元用于建造一座新联邦大楼;2450万美元用于新罕布什尔州国民警卫队项目;900万美元用于新的总部机构;800万美元用于军事基地转为民用建筑。大多数人会将这一举动视为政府官员在为社区和社会做贡献,但施魏策尔揭示了一些显而易见的利益冲突。他告诉我们,基地的开发商就是贾德·格雷格的兄弟,而且格雷格本人也投入高达100万美元用于基地建设,所获股息已达65万美元。

施魏策尔引用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亨利·里德(Harry Reid,译注:民主党政客,1987-2017任参议员[内华达州],1999-2005任参议院多/少数党党鞭,2005-2017任参议院多/少数党领袖)的案例作为第三个例子。2005年,里德支持了一项高达1800万美元的特殊专款用于连通内华达州劳克林(Laughlin,译注:位于内华达州东南角,东面与亚利桑那州仅相隔一条科罗拉多河,南与加利福尼亚州相邻)与亚利桑那州布尔海德市(Bullhead)的桥梁建设工作,但在这之前已经有一座桥可以使用。当得知这笔特殊专款时,邻近的亚利桑那州参议员评论道,这笔专项基金是完全不必要的一笔开支。那么为什么里德一定要获得这看似不必要的专款呢?施魏策尔随后透露,里德在距离桥梁几英里以外拥有160英亩土地,而这座桥必定会提升周边地区的土地价值。在专款获批后,里德以110万的价格将这片土地卖给了一家购物中心的开发商。

在本章的最后,施魏策尔解释了土地交易是如何成为政客赚钱的最佳方式之一的。很难确定一个政客在对他们财产的周围环境改良后会从中获得多少收益。但毋庸置疑的是,即便他们声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但实际上还是为了自身获利。

第五章 仗“义”疏财给……亿万富翁(Spreading the Wealth...to Billionaires,译注:Spreading the Wealth,损有余以补不足之义,原是奥巴马政府的一个施政纲领)

在本章中,施魏策尔告诉读者他是如何确认商人和投资者利用奥巴马政府赚了不少钱的。他认为,在选择公司接受替代能源项目的拨款和贷款时,奥巴马政府特别为奥巴马的支持者们开了“绿灯”。

施魏策尔列出,在奥巴马政府提供的205亿美元替代能源贷款中,与奥巴马有关的公司获得了164亿美元。此外,对贷款的接收对象做出决策的人并非科学家或工程师,而是在奥巴马竞选中的募集资金者。其中包括曾参加奥巴马竞选国家财政委员会的史蒂夫·斯宾纳(Steve Spinner);还有一位铁杆民主党人桑杰·威格尔(Sanjay Wagle,译注:有二十年经验的风险投资家,奥巴马第一届政府能源部的高级官员,负责监督150亿美元的清洁能源和气候项目的实施https://lightsmithgp.com/team/sanjay-wagle/),他为奥巴马和史蒂夫·斯宾纳筹集了数百万美元并为奥巴马竞选提供了大量资金。

施魏策尔随后指出,虽然这些贷款和贴是为了创造替代能源行业的就业岗位,但其实就业机会并不多。事实上,很多贷款都被分给了那些收入不足100万美元的小公司(注:暗示它们无力做出重大研发项目)。为了证明这一点,施魏策尔随后列出了所有获得贷款的公司、它们与奥巴马的关系、以及它们创造(或没有创造)的工作岗位:

·第一家获得贷款的是索林卓公司(Solyndra,译注:2005年成立的一家生产太阳能电池的新能源公司,2011年破产,1000多名员工被解雇),所获贷款额高达5.73亿美元。索林卓公司35%的股份由俄克拉荷马州亿万富翁乔治凯撒(GeorgeKaiser)所有,他曾为奥巴马竞选筹集了超过10万美元。然而不幸的是,自接收贷款以来,索林卓公司陆续宣布破产,解雇工人,并关闭了工厂。

·另一家获得大额贷款的是卢卡迪亚能源公司(Leucadia Energy),该公司获得了2.6亿美元。卢卡迪亚公司的所有者是伊恩·卡明(IanCumming,译注:生于1940年,2018年去世)。卡明曾是奥巴马2008年国家财政委员会(Obama for America NationalFinance Committee,译注:是一个支持奥巴当选总统的“受人尊敬的”个人群体,为奥巴马竞选筹款。委员会成员名单:http://p2008.org/obama/obamafinancecomm.html,这个名单中的十个人,以及另外十几个此类筹款团体都获得了索林卓式的私下达成的贷款[sweetheart loan]。委员会说明:

https://www.cbsnews.com/htdocs/pdf/DNC1_102809.pdf)的成员。接受贷款后近两年,卢卡迪亚公司只创造了三个工作岗位。

·一亿美元的贷款流入盆地电力合作公司(Basin Electric Power Cooperative),其最大的投资者们都是奥巴马的支持者,并曾为他的竞选提供了巨额资金。该公司共创造了八个就业机会。

·加州氢能公司(Hydrogen Energy California)获得了3.08亿美元的贷款金额,该公司部分归英国石油公司所有。在过去的二十年,跟其他竞选人相比,该公司为奥巴马的各种政治竞选投入的资金援助最多。迄今创造了23个就业机会。

·高峰德克萨斯清洁能源(Summit Texas Clean Energy,2017年10月提交破产申请)获得了15亿美元,其首席执行官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要捐助者埃里克·雷德曼(Eric Redman,译注:美国作家和商人,2012-2014任高峰电力总裁,现任高峰电力共同主席,1970曾任前民主党参议员沃伦·马格努森的立法助理)。高峰德克萨斯州清洁能源创造了八个就业岗位。

施魏策尔表示,上面列举出来的公司其实还不及冰山一角,要想对数据进行筛选并找到裙带资本主义的所有案例则需要调动一大批记者才能完成调查。他再一次提到,如果这是在商界,肯定会对此展开调查。然而,正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在政府,它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变得既合法又合情。

第六章 沃伦·巴菲特--浸信会教徒和贩卖私酒者 (Warren Buffett: Baptist and Bootlegger)

在本章中,施魏策尔着眼于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介绍了他如何相信巴菲特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来获取利益。

施魏策尔首先用浸信会教徒和造私酒者的类比来描述沃伦·巴菲特。19世纪曾兴起过一场在周日禁止售卖酒的运动,而这一运动是由浸信会和造私酒者两个派别的人推动的。浸礼会教徒出于道德推动这一运动,造私酒者则是为了赚取更多非法销售私酒的利润。同样,施魏策尔认为沃伦·巴菲特是浸信会教徒又是贩卖私酒者,同时又被称为诚实、有道德的投资者,一边又赚了很多钱。

在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国会试图通过一项700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巴菲特最初佯装对此毫不关心,最终却还是努力推行这项计划以求批准通过。如果这项救助计划未能通过,巴菲特所投资的众多银行将面临灾难性的打击。计划通过后,巴菲特通过与高盛和其他公司达成的有利协议,成功赚取了巨额资金。

法案通过后,巴菲特给财政部长写了一封四页的信,提出了更多解决金融危机的方案。他提出了一种准私募基金,可以购买不良贷款和其他不良投资。他还建议私营部门每投入100亿美元,政府就应投入400亿美元。虽然巴菲特的想法并没有错,但这项基金一旦获批他确实会获得既得的经济利益。基金获批后对大型银行将是非常有利的,而巴菲特在大型银行中有着巨额的财政股份。不出所料,巴菲特的提案获批通过后,银行股价上升,巴菲特的投资也大幅增加。

本章最后,施魏策尔对巴菲特的财富做出了这样的评论:“沃伦·巴菲特是一位金融天才;但对他的投资组合来说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政治天才。”

第七章 裙带大游行——对冲基金,国防承包商,大学,石油大亨……和乔治·索罗斯 (Cronies on Parade: Hedge Funds, Defense Contractors,Colleges, Big Oil…..and George Soros)

在本章中,施魏策尔讨论了几种裙带资本家利用政府信息赚钱的不同方式。

本章开头,施魏策尔谈论了他是如何相信在当今时代投资基金需要强大的政治关系来赚钱的。然后,他引用了一些数据对政治关联性对冲基金和非政治关联性对冲基金进行了比较,并且说明了政治关联性对冲基金更好的原因。事实上,研究表明,对冲基金的政治关系造成了每月1.4%至1.6%的非正常回报率,而从非政治性转向政治性的对冲基金的回报率提高了2%到2.9%。

接着,施魏策尔对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案例进行了说明。施魏策尔认为乔治·索罗斯是一位利用其政治关系加强投资的亿万富翁投资人。索罗斯因其货币交易而闻名,最著名的是他在1992年对英镑进行了投注。然而,施魏策尔表示,对于那笔交易,索罗斯很有可能是在其他公司透露给他的内幕消息指引下才对英镑下的赌注。

施魏策尔还关注了索罗斯的其他交易,特别是与2009年经济刺激法案有关的交易。索罗斯一直都是民主党派的支持者,并且持续作为民主党派候选人的最大捐助者之一。奥巴马在大选中获胜时,索罗斯就在那里,在制定经济刺激法案的同时与奥巴马政府高层管理人员会面。经济刺激法案最终在索罗斯的鼎力支持下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该法案获得通过之前,索罗斯购买了豪洛捷、伊美莱斯、易安信、天睿资讯、思科、渥肯建材、极进网络、瑞德韦尔、高知特、星座能源集团和卡万塔(Hologic, Emulex, EMC, Teradata, Cisco, VulcanMaterials, Extreme Networks, Radware, Cognizant Technology Solutions,Constellation Energy Group, Covanta)等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大多数都从经济刺激法案中获了利,这也说明索罗斯确实赚了不少钱。

在本章的最后,施魏策尔表示,现在投资政治比投资自由开放市场更有利可图。对于美国金融家来说,政治上可赚的钱比自由市场上的要多。他们没有实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取而代之的是利用裙带资本主义“搭上了政府资金的便车”。

第八章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译注:此处借用了奥威尔《动物农场》中的名言“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是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施魏策尔在本章开始时指出利益冲突法则无处不在。无论是企业,公司,学校,报社还是政府机关都有防止发生利益冲突的法规。例如,如果法官持有案子相关公司三十美元及以上的股票,那么他们就会主动要求从这一案件中撤出。但施魏策尔提到,不知何故,这些法律法规却对国会议员不适用,他们独立于统治其他所有人的利益冲突法规之外,不受约束。

事实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国会内幕交易是“不道德的,不适宜的,但并非违法的。”国会议员可以直接给会对他们所持股票价格产生影响的法案进行投票。现在普遍达成的共识是,国会内幕交易与普通内幕交易处于同一水平,甚至更糟,但它仍然是合法的。

国会议员也可以有效利用纳税人的钱来做他们想做的事。如果国会议员可以证明他们的费用支出至少可以使一个人受益,一般情况下他们就可以使用纳税人的钱来增强他们自己的财务状况。他们可以用它来提升自己的企业或财产价值。在美国,检举者保护法可以保护告发他人经济犯罪的民众免受被检举人的起诉。但这对国会议员来说并不适用。在美国,只有国会议员可以报复那些将他们所犯罪行公之于众的人。最后,施魏策尔提到,国会议员可以勒索人民。 勒索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是违法的,而在国会却是合法的。国会议员可以立法通过对公司发展极其不利的法案,从而威胁那些不支持他们的企业和公司,而施魏策尔认为这些立法就是所谓的政治勒索。

第九章 为什么兹事体大?(Why This Matters)

施魏策尔在本章开头说道我们对于政客的要求标准已经有所下降。对于他们的罪行我们忍气吞声,对他们的期望越来越低。施魏策尔认为,正因为如此,这些政客开始相信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变得非常傲慢自大。施魏策尔说,这些政客告诉我们,我们需要他们,所以我们就要容忍他们那些不道德的所作所为。

然后施魏策尔继续指出,这些政客都是极其虚伪的“伪君子”。他们一边制定规章标准让他人去遵守,自己却不断违背规则。他们认为,做内幕交易的公司应该受到惩罚,利益冲突是错误的,是不道德的。但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他们就不这样想了。在本章中,施魏策尔引用了许多不同的例子来说明立法者如何自己独立于法律之外。

最后,施魏策尔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国会的不端行为影响重大?”他回答道,“如果我们耸耸肩,翻个白眼就随意接受了裙带资本主义,我们就等于接受了一个充满贿赂、贿选的世界,一个彻头彻尾的虚伪世界。裙带资本主义对我们的政治,经济和品格都会产生腐蚀性的恶劣影响。我们不必非要接受它。”

第十章 应该做些什么(What Needs to Be Done)

在本书的最后一章中,施魏策尔针对我们应该采取的一些措施和行动给出了他的一些建议,并将其分为几类。

·内幕交易。施魏策尔建议美国应该向英国和欧盟学习,将利用政府内部信息进行股票交易视为违法行为。此外,如果对冲基金从政府官员那里获取信息并进行交易,他们也将为此承担相应责任。

·利益冲突。施魏策尔认为,国会有必要像地方和州一级一样制定利益冲突法,可以用于惩戒存在利益冲突的国会议员。

·土地交易。施魏策尔提议国会也应遵循大多数州所制定的规章标准。如果国会议员直接给有利于自身利益的交易投票,他们将对其进行披露。此外,施魏策尔建议政客不应该和竞选运动捐助人一起参与到土地交易中。如果有人在竞选中给当选官员超过1000美元的利益,那么该官员应当被禁止与捐赠者进行土地交易。

·事实披露。施魏策尔提议众议院和参议院应当受制于信息自由法案;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也要遵守该法案。

·特殊专款,贷款和内幕交易。施魏策尔建议提高透明度。例如,他建议薪酬委员会成员与公司首席执行官之间不该存在直接财务关系,并且委员会必须保留其投票和决策记录。

·打破裙带资本主义的循环。施魏策尔提出了一些他认为会打破裙带资本主义循环的举措。其中包括制定法律条款,使利用非公开政府信息进行交易成为非法行为;国会议员要及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详细交易记录;禁止国会议员交易其委员会监管的公司股票以及对国会实行检举人保护法。

施魏策尔在本书结尾说道,出现了这些问题,并非是个别领导人的失败,败就败在这个让所有美国人民都感到失望的错误体系。他提到,“是时候解决这些问题了。让我们把‘政府的富人们’丢进历史的垃圾箱。如果你想发家致富,那就走出去,为别人提供你有权出售的商品或服务,在你能力和权力范围内用合法的方式赚钱致富。”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CHS为理科博士,科技从业者,专长为计算机技术,有多年海外生活经历,对国外社会有独特的观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资本 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