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文艺领域资本的掌控力仍然很强大

现阶段的中国,还不能完全离开资本。但我们利用资本是为了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科技发展,不是单纯为了盈利。盈利是一方面,也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如果缺乏更加宏大现实目标的盈利,那就成了被资本把控的工具。其负面作用会急剧膨胀。这不是我们所想要的最终的结果。所以,在我们当前的文艺作品中,如何处理后资本与科技、资本与创新等方面的关系,是一个较大且较为复杂的课题。这里既不能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唱反调,也不能脱离实际搞乌托邦式的闹剧。

当前文艺领域资本的掌控力仍然很强大

2014年,中央召开文艺工作的座谈会,已经过去四年了。这四年来,文艺工作在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在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方面,也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付出了不少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还有不少不如人意的地方。对于宣传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对于宣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习近平新时代社会主义理论方面,文艺工作做得还远远不够,对于党的方针政策的宣传,也有很多方面没有到位。文艺领域里的一些混乱现象依旧比较严重。有的文艺作品并没有接受党的方针政策的指引,而是依然受着资本的掌控。

文艺工作中的市场化,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资本的作用。资本是追求利润的,而不是专门为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所以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导致我们文艺界现在的混乱现象依然层出不穷。不少作品不知所云。他们所实际要宣扬的东西与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不相合,但又不太敢公开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唱对台戏,所以最终就产生出一些不伦不类的东西。最近刚播完的电视剧《合伙人》,就是这样一出不知所云的作品。三个青年学生,因为各种因素,开始合伙闯荡市场。表面上是在宣扬,这三位学生,在创业过程中,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其实就是所谓哥们儿义气,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表面上看,现行的资本的力量,没有能够破坏他们的兄弟之情。但这在现实中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估计是不太能够存在的。

兄弟之情,即所谓哥们儿义气,严格地说,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在资本掌控的时代,这样的兄弟之情,往往是不堪一击的。这三位的兄弟之情,是因为有共同的志向吗?至少开始时不是。是因为有着共同的理想吗?似乎也不是。他们兄弟之情的建立,最初是因为男女情事而发生的一场斗殴。这样的兄弟之情有多少稳固的基础?似乎也很难看得出来。现实中这样的实例实在太多了。再好的朋友哥们儿,如果没有生意往来,那朋友是可以继续做下去的。如果一说合伙做生意。估计十之八九最后是生意没做好,兄弟之情也搞光了。资本在这方面的力量之强大,是人们很难想象的。《共产党宣言》对资本强大的摧毁所谓温情脉脉的面纱方面有着清楚的论述。《合伙人》的主创人员生硬地捏造出这样的幻觉,在现实中又有多少意义?表面上看,他们是在抗拒着资本的侵蚀,但由于背离了现实,所以该剧所宣扬的东西既没有现实的基础,也让人感觉空洞乏力。

创业者的故事也不是不可以写。但创业是为了什么?这是要弄清楚的。固然为了盈利,这无可厚非。但这种盈利不能只限于为了盈利而盈利,至少要与科技创新,填补技术空白等有意义的事情联系起来。如果只是如《合伙人》中所描写的,总是在搞资本整合、并购,要争当行业老大这样比较无聊的目标,而与科技创新相脱离,与更多的有意义的目标相脱离,那么这种资本的整合意义又在哪里?我们到底应当怎样看待资本?现在有很多作品并没有弄清楚这个问题。

当前文艺领域资本的掌控力仍然很强大

现阶段的中国,还不能完全离开资本。但我们利用资本是为了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科技发展,不是单纯为了盈利。盈利是一方面,也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如果缺乏更加宏大现实目标的盈利,那就成了被资本把控的工具。其负面作用会急剧膨胀。这不是我们所想要的最终的结果。所以,在我们当前的文艺作品中,如何处理后资本与科技、资本与创新等方面的关系,是一个较大且较为复杂的课题。这里既不能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唱反调,也不能脱离实际搞乌托邦式的闹剧。

歌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歌颂老一代人艰苦创业的历史,确实是我们当前文艺工作所极待要加强的内容。昨天,北京卫视开始播放的《那时,我们正年轻》应该就是这样一部电视剧。主创人员的立意是好的。出发点也是充满着正能量的。但是,只看了一集,就发现,主创人员来很多细节上是十分粗糙的。这种在细节上的粗糙,不仅大大降低了时代的真实性,也对当年做出伟大奉献的前辈们表达出某种不敬。

例如,在六十年代初,剧中台词居然就出现了“两弹一星”的说法,这就是不大不小的穿帮。那时导弹刚开始研制,而人造卫星还没见到一点影儿。这个词汇是后来才出现在媒体之上的,当时是不可能出现在人们的嘴上的。还有一个人物,在文革前就说出了“向毛主席保证”的口头禅,更是不着边际。这种脱离时代的穿帮固然看上去不是多大的问题。但创作者的漫不经心确实让人心里多少有点添堵。

另外,剧中有些人物是干部子弟。但主创人员显然不了解这个特殊群体的基本状态。当时的干部子弟是有不同的特质,但都与那个年代相关联。剧中两个大学毕业的男生,居然人人都知道他们是情敌。而且借剧中人物的台词说,如果有其他男生与他们心中的女神说过话,这两位情敌是一定要把那人打一顿的。这种情况在当时那个年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这是编导人员根本不了解那个年代的具体情况。别说情敌了。就是公开表达对异性的好感,都是一件能惹来不少麻烦的事。而且当时的干部子弟,在这方面都是多少有一点傲气的。他们不可能轻易让别人抓住这样的小辫子,更不可能让人抓住什么把柄,授人以饭后谈资的口实。

好的作品,特别是涉及历史的作品,在细节上如果不下功夫,就会严重的减少艺术的魅力。我们现在大多数反映六七十年代的作品,这类在细节上的硬伤实在太多了。如果我们的编导和主创人员不在这方面下大功夫,花大力气,那是永远创作不出经典作品来的。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文艺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