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美国要偏袒以色列,自己也要控制全球能源,就必须要搞伊朗,最快的办法是鼓动库尔德人独立,而这必然损害土耳其的利益,这是土耳其跟美国之间最本质的矛盾。美国在2015、2016年刚开始露出这个企图的时候,土耳其就已经比较警惕了,到现在他看得更明白了。如果美国要这么干,他就会反其道而行之,那双方就会发生尖锐的矛盾。有人认为埃尔多安太强硬,想把它搞下去好,于是就有了2016年未遂的军事政变。但是你发动政变还没有成功的情况之下,就会让埃尔多安更加强硬,更加激烈对抗美国的这种战略,他就会采取靠近俄罗斯的手段,来对美国进行报复。所以我们看到了后来土耳其跟伊朗和俄罗斯靠的越来越近,才有了土耳其想去进口俄罗斯S400导弹防御体系,包括其它的军事合作,这就又激怒了美国,双方就进入了恶性循环。

我认为土耳其现在的乱象,从本质来看,是地缘政治上出了大问题。归根结底,是因为美国内部存在两种互相矛盾、无法调和的战略。

一种是以以色列的战略利益为中心的中东战略,还有一种是以美国国家利益为中心的新罗马帝国的统治战略。这两种战略在土耳其问题上发生了尖锐而无法调和的冲突,所以出现了一系列军事、政治、外交上的混乱。

大家可能会问,以色列在美国内部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为什么他能干扰国家利益派的战略制定呢?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自从二次大战结束以来这70年,历史上有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参议员、众议员或者政治家,敢于公开站出来反对以色列?我没有见过。还有美国的学术界,不管是智库还是大学,没有任何人敢于挑战美国对以色列的国家战略。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美国的政治家和学术圈这帮人都是精英,脑子很明白美国过于偏袒以色列,而不顾阿拉伯国家的很多利益,这对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其实是不利的。那为什么美国要这么去做?当然只能说明以色列对美国的游说力极其强大。为什么没有人敢于公开反对这种战略呢?注意,美国历来以学术自由著称,所有事情都会大辩论,但是在以色列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公开的讨论、质疑。

明明知道这个战略对美国不利而不反对,大家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没人敢反对呢?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特朗普,你听过他骂以色列吗?美国任何一个政治家也不敢。

在美国有一个基本趋势:谁要是亲近俄罗斯,这叫“罪大恶极”;而谁要是敢对反以色列,我认为这叫“满门抄斩”。这说明一个道理,真正的权力是无声无息的,表面有声的权力,在很多情况下是没有办法跟这个无声的权力相较量的。美国现在的情况特别鲜明地说明了这一点。

以色列在美国国会内部,和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有着遍及一切角落的巨大影响力。已经到了让美国的政治家、学者教授们噤若寒蝉的程度。这种思想控制、舆论控制,达到了“大音希声”的程度。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做了很多看起来莫名其妙自相矛盾的战略决策。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自相矛盾,说明另有其因。美国执行的所有战略,并不是按照他自己的利益来设计的。如果完全按照自己的利益来设计战略,那就容易理解。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矛盾,就是因为还有另外一个战略,在跟国家利益战略之间相互PK。有时候这边占上风,有时候那边占上风,有时候双方有交集,所以才会把很多问题搞得很混乱。

所以我们需要从以色列的战略利益来看中东,来看全球。我们设身处地想想,以色列从1948年建国以来,有30年时间长期处在亡国灭种的边缘。历次中东战争,虽然他每次最后都取胜了,但是胜利中间存在着极大的侥幸成分,以色列可以说是心理上留下了巨大阴影。如果有一次失手,他这个国家就没了。以色列有一种高度的危机感,这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如果穆斯林世界高度团结,是铁板一块的话,以色列将寝食难安。这是他最大的心腹大患。所以如果我是以色列的战略规划者,第一步战略首先就要瓦解穆斯林世界内部的团结。逊尼派和什叶派天然就有矛盾,已经上千年了,不需要怎么太挑动,这两派就会掐起来。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呢?所以当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新月型的这几个国家发生恶斗的时候,以色列就已经安全一大半了。80年代两伊战争苦战八年,伤亡无数,非常的惨烈和血腥。那个时候以色列相对来说就非常安全。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第二步战略就是要瓦解阿拉伯世界中那些最顽固和最危险的大国。比如历次中东战争中打头阵的核心的这些阿拉伯大国:利比亚、埃及、叙利亚、伊拉克,现在全都被推翻或削弱了。伊拉克的萨达姆首先被干掉,然后利比亚的卡扎菲被乱枪打死,然后埃及军事政变,然后叙利亚被肢解。

2011年出现的阿拉伯之春是一场民主的春风,但是民主的春风可不是乱刮的旋风,而是定向的风暴,只针对以前跟以色列打过仗的这四个共和制的大国,海湾地区的这些君主制国家反倒是一个都没倒下。沙特这些国家都是君主制,你要是民主运动的话,那应该首先斗垮国王。共和国的总统都被干掉了,国王待的还非常滋润呢,这怎么搞的?不合情理呀。不合情理就对了,本来就是这么设计的。

所以我们会看到在肢解叙利亚的过程中,这步棋走得不是太顺,所以突然冒出了伊斯兰国。伊斯兰国的来历非常可疑。这帮人非常凶悍,在全世界各地制造恐怖袭击,欧洲和中东尤其多。但是它偏偏绕过了以色列,以色列没有发生过一起伊斯兰国制造的恐怖袭击,这难道又是偶然吗?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当伊斯兰国不断扩张,这个时候给了库尔德人崛起的一个大好的时机,就会刺激起库尔德人的反叛。

应该说在第二步战略执行完之后,在中东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健全的大国能够挑战以色列的权威了,他已经在中东获得了一种绝对的优势。虽然第二步战略走的并不是尽善尽美,主要就是因为出现了伊朗和俄罗斯搅局的局面。分析来分析去,问题的核心是在伊朗上,所以这就是第三步战略。

如果我来制定以色列的战略,第三步战略必须要干掉伊朗,颠覆这个国家。但是在颠覆伊朗的过程中,怎么来做?在手段和策略上,美国国家利益派坚持不能军事打击,我们最好用经济制裁,颠覆伊朗核协议,慢慢进行制裁。

但是现在以色列等不及了,因为伊朗这个国家越来越危险,应该马上动手,采取军事手段。

除了军事打击之外,还有一个更高效的手段,就是策动库尔德人独立。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内部都有库尔德人。如果库尔德人从内部颠覆或者搞分裂运动的话,将会使伊朗内部大乱。这个时候再颠覆伊朗就简单多了。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你这么干其实跟美国的国家利益派在中东的战略是背道而驰的。尤其是在土耳其问题上,双方的策略一定存在尖锐的矛盾。

我们再从美国的视角来看一下中东战略应该怎么搞。假如你坐在美国战略制定者的位置上,思考美国应该怎么来统治世界,美国当然是把自己定义成新罗马帝国,他的战略思想应该是牢牢控制全球的石油资源,迫使每个地区蠢蠢欲动的这些诸侯们听命于他。由于石油命脉掌握在美国手上,同时有石油美元的金融机制,你就不得不老老实实臣服于美国,按时纳贡称臣。

这是美国要追求的一个最高战略,是国家利益派所追求的梦寐以求的理想世界,这个新世界在美国的治理下,实现所谓的“美利坚治下的和平”。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如果是这样的话,石油天然气其实卡住了所有国家的脖子,如果美国能够控制能源供应,就不怕任何国家挑战,任何国家也不可能真正崛起。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家利益派这帮人特别讨厌气候变暖、二氧化碳排放,太阳能新能源这些东西。因为这些概念是源于欧洲的。

欧洲跟中国一样,能源上不能自立,必须依赖中东,所以要想获得政治和经济的独立,欧洲必须首先获得能源的独立,自己能够牢牢控制能源供应,或者通过新能源降低对石油天然气的依赖,两者必居其一。否则欧盟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经济独立、政治独立、军事独立。经济最重要的来源卡在别人手上,你怎么可能谈独立呢?这做不到。

所以在美国看来,二氧化碳排放、全球气候变暖这些概念的炒作,都是欧洲人想闹独立的危险意识。美国不参与这个事,特别是共和党为代表的这帮人尤其反对。特朗普上台之后,首先废除了全球气候协定,然后大力鼓励石油天然气页岩气这些东西。为什么?他只有通过这个才能牢牢地卡住全世界各个国家的脖子。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现在谁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储备国和生产国?俄罗斯、伊朗、美国、沙特等海湾国家,还有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现在已经摇摇欲坠,即将落入美国的控制之中。沙特等海湾国家完全被美国牢牢掌控着,他们永远不会也不敢反抗美国。

唯一逍遥法外的只有俄罗斯和伊朗。所以国家利益派这帮人对普京深恶痛绝,就是因为普京是以俄罗斯的战略利益为中心来进行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包括能源管线的战略设置。

这与美国国家利益派以美国为中心来考虑所有问题是背道而驰的,有天然的矛盾,所以必须要除掉普京。否则的话,国家利益派所设计的全球统治大业,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因为俄罗斯的能源供应量太大,是第一大石油生产国。你不堵住他控制住他,那还能管住其他人吗?很困难。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还有就是伊朗的石油天然气。他仅次于俄罗斯,天然气远远超过沙特。在全球能源领域中,如果把俄罗斯跟伊朗加在一起,石油天然气的潜在资源可以顶上半边天。如果俄罗斯搞不定的话,那就必须要搞定伊朗。

怎么搞定伊朗?以色列利益派和美国国家利益派,在这个问题上它们产生了激烈的分歧。如果要通过军事打击推翻伊朗,以色列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而美国又不愿意冒巨大的军事冲突的风险去颠覆伊朗。伊拉克战争已经证明军事颠覆这套东西是失败的,如果连比伊朗更弱的伊拉克、阿富汗都搞不定,你如何能颠覆伊朗呢?这个太不靠谱,而且伤亡巨大,压力也巨大,不好做。

所以美国国家利益派认为只有通过经济制裁手段,才有可能达到颠覆伊朗的目的。

双方的矛盾之处就在于以色列认为这样太慢,他们想要来个短平快的。如果采取更快的办法,那就必须得鼓动库尔德人独立。但这么一来,就会影响土耳其,土耳其内部的库尔德人也会要闹独立。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美国要偏袒以色列,自己也要控制全球能源,就必须要搞伊朗,最快的办法是鼓动库尔德人独立,而这必然损害土耳其的利益,这是土耳其跟美国之间最本质的矛盾。

美国在2015、2016年刚开始露出这个企图的时候,土耳其就已经比较警惕了,到现在他看得更明白了。如果美国要这么干,他就会反其道而行之,那双方就会发生尖锐的矛盾。有人认为埃尔多安太强硬,想把它搞下去好,于是就有了2016年未遂的军事政变。

但是你发动政变还没有成功的情况之下,就会让埃尔多安更加强硬,更加激烈对抗美国的这种战略,他就会采取靠近俄罗斯的手段,来对美国进行报复。所以我们看到了后来土耳其跟伊朗和俄罗斯靠的越来越近,才有了土耳其想去进口俄罗斯S400导弹防御体系,包括其它的军事合作,这就又激怒了美国,双方就进入了恶性循环。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那么土耳其会彻底倒向俄罗斯吗?我认为也不尽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