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行为标准

当某人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自己侵害他人的利益,是为他人好的时候,有可能真的是为他人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为了某人自己好!你眼下都在忽视、侵犯我的利益,从长远看,还会照顾我的利益?!滴滴的行为毫无疑问触犯了公众的行为标准,在公众的舆论压力下,滴滴柳青道歉——为了资本增殖不仅要无下限,关键时刻能屈能伸也是资本要求的行为标准之一。声援柳青的资本代理人,并不认为柳青做错了什么。希望大家记住这些人,他们都是资本的代理人,他们的利益与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不是一回事。他们的行为标准,与多数人不一样。他们逐利,我们逐义。他们的利,不是我们的利,更不是社会的大义。

各种尖锐对立的社会观点,其实就是道德标准的冲突。

行为标准是建立行为规范的基础,今天的社会有两套行为标准:

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为了让多数人更有尊严、更享福的活下去,这是人类社会进化出来的标准,是人类社会能够存在并繁衍壮大的基础。助人为乐、与人为善、舍己救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些行为都来自这个标准。

对资本的代理人来说,就是让资本尽快增殖,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基础。唯利是图、义不行贾、见利忘义,为了100%的利润践踏一切法律,为了300%的利润冒绞刑的风险,这些行为来自这个标准。

对多数人来说,追求的是义,对资本的代理人来说,追求的是利。

我在《世间只有一种病》之中分析过,之所以多数人看完电影《我不是药神》之后,质疑究竟谁有罪,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资本的标准和多数人的标准,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世间只有一种病https://zhuanlan.zhihu.com/p/39279642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行为标准

【我们这个社会的运转目的,不是为了让多数人更有尊严、更享福的活下去,而是为了让资本尽快增殖。

近几十年来,资本控制媒体,不遗余力地混淆利与义的关系,把资本的利与全民的义划等号。我们接受的宣传,是资本主义促进经济发展,增加社会多数人的普遍幸福——资本逐利,是为了社会的利,社会的利,是追求大义。

然而,谎言总是不攻自破。每次关键时刻,我们都能看到资本为了利润,冲破一切障碍,牺牲其他一切可以牺牲的代价。

少数人的私利与多数人的大义,是不兼容的!

比如,滴滴拒不提供驾驶员的信息,究竟是为了驾驶员的隐私权,还是为了更大的利润?

滴滴真的那么看重隐私权吗?显然不是。

如果滴滴真的那么看重客户的隐私的话,为什么会为车主提供交流乘客特点的平台?很简单,滴滴为了利润,要营造一个SEXY的环境。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行为标准

反过来,这样的交流,显然很利于心怀不轨的司机选择猎物。滴滴为了利润,放松监管,司机群泥沙俱下,这一点,滴滴自己也清楚。

不仅如此,滴滴一直拒绝向监管部门提供数据接口。

重庆滴滴司机死缓 监管部门:滴滴拒不接入数据 利益重于安全?——上海热线新闻频道

http://news.online.sh.cn/news/gb/content/2018-08/29/content_9025358.htm

至于为什么并不注重保护隐私的滴滴,不向监管部门提供数据。

毕业于北大计算机系的柳青,应该很清楚大数据时代数据的价值。不出意外的话,滴滴的行为与数据的价值有关。

顺风车、大数据、滴滴的利润和你的自由https://zhuanlan.zhihu.com/p/42998472

大数据的时代,数据是隐私,是秘密,是权力,也是钱。谁控制数据,谁控制社会运转的细节。
数据越多,越丰富,越有价值。我可以什么也不问你,知道你的一切。我可以为你量身定做商品和服务,也可以让你在关键时刻闭嘴,听我的摆布,我甚至可以分析你的行为规律,预测你下一步要干什么。
集齐七龙珠,能召唤神龙。我只要垄断一个龙珠,你手里的六个龙珠的功能就会打折扣。你想要我手里的龙珠,拿钱来。其他人想获得数据,就要出钱。你出钱,我都未必给你。
作为公司来说,把数据视为私有财产,自然不能无偿提供数据。当然,即使有偿也未必愿意提供。拒不提供数据,其实是公司的意志。
警方(政府)如果能及时获得相关情况,无疑能极大地增加受害人幸存的概率。警方(政府)无偿获得涉及公民安全的数据,在大众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在公司看来是岂有此理的。无偿提供数据的口子一开,无形资产损失多少?
至于乘客的安全,那是可以用钱来解决的。当年,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廉价的平托车的设计之中有致命缺陷,油箱与后座之间缺少安全防护,一旦发生事故,油箱碎裂,乘客就可能葬身火海。如果增加一块防护钢板,可以大大减少油箱碎裂,乘客遇难的概率。但是,福特汽车公司的选择不是增加一块防护钢板,而是精确计算了乘客葬身火海的概率和赔偿金额,与修改设计的成本相比较。最终,福特公司没有增加钢板。
不出意外的话,滴滴也是精确衡量了风险和收益以后,采取了相应的选择。两三个月死一个乘客,承担的经济损失,远远不如数据的潜在市场价格大,所以,滴滴以充分保护顺风车主隐私为名,拒绝无偿提供数据。

毫无疑问,泄露乘客SEX方面的信息,放松对司机的监管,拒绝向监管部门提供数据接口,这三者都与利润有关。

从乘客的角度考虑,这三者结合,会出现什么后果?

国外有统计,发生暴力案件最高的地方,如果不是陌生人的家里,就是陌生人的车上。可以讲,滴滴做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意。

滴滴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做,因为随便哪一点,无论是保护乘客SEX信息,还是加强对司机的监管提高司机门槛,或者向监管部门提供数据接口,都会危害滴滴的利润。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行为标准

乘客的生命对滴滴来说,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滴滴的决策,取决于赔偿金和商业利润之间风险收益的权衡。

当然,这时总会有精神资本家站出来,教育我们“没有资本推动,你过去打车多困难”。在这些人看来,没了资本这个“张屠户”,其他社会成员就要吃带毛猪。资本为了增殖,不惜牺牲社会成员的公益,其实是为了社会成员的更大公益。

不过,幸好大多数人还没那么蠢,也不那么好骗。所以,大多数人陷入了沉思,开始质疑滴滴。毕竟,多数人清楚,当某人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自己侵害他人的利益,是为他人好的时候,有可能真的是为他人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为了某人自己好!你眼下都在忽视、侵犯我的利益,从长远看,还会照顾我的利益?!

滴滴的行为毫无疑问触犯了公众的行为标准,在公众的舆论压力下,滴滴柳青道歉——为了资本增殖不仅要无下限,关键时刻能屈能伸也是资本要求的行为标准之一。

但是,从另一个标准看,在以利润、资本增殖速度和总量论英雄的资本代理人的圈子之中,柳青是一个合格的资本代理人。这样的人,在资本代理人的圈子之中,自然容易获得极高的评价。

“柳青,加油”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声援柳青的资本代理人,并不认为柳青做错了什么。

或许,在他们看来,如果有错的话,那就是截至目前柳青的资本量还不够大,既不能彻底垄断交通方式,也不能彻底控制舆论媒体,既不能让多数人不得不选择滴滴,也不能让多数人彻底接受滴滴逐利是为了多数人的大义的逻辑,因此柳青不得不暂时低头。

希望大家记住这些人,他们都是资本的代理人,他们的利益与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不是一回事。他们的行为标准,与多数人不一样。

他们逐利,我们逐义。他们的利,不是我们的利,更不是社会的大义。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行为标准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行为标准

【安生,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著有作品《纸牌大厦》《卢瑟经济学》等。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