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资本主义国家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住宅缺乏现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是怎样发生的呢?善良的资产者扎克斯先生当然不会知道,这种现象是资产阶级社会形式的必然产物;这样一种社会没有住宅缺乏现象就不可能存在,在这种社会中,绝大多数劳动群众不得不专靠工资来过活,也就是靠为维持生命和延续后代所必需的那些生活资料来过活;在这种社会中,机器技术等等的不断改善经常使大量工人失业;在这种社会中,工业的剧烈的周期波动一方面决定着大量失业工人后备军的存在,另一方面又时而把大批失业工人抛上街头;在这种社会中,工人大批地拥塞在大城市里,而且拥塞的速度比在当时条件下给他们修造住房的速度更快,所以,在这种社会中,最污秽的猪圈也经常能找到租赁者;最后,在这种社会中,作为资本家的房主总是不仅有权,而且由于竞争,在某种程度上还应该从自己的房产中无情地榨取最高的房租。在这样的社会中,住宅缺乏现象并不是偶然事件,它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还存在的时候,企图单独解决住宅问题或其他任何同工人命运有关的社会问题都是愚蠢的。真正的解决办法在于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由工人阶级自己占有全部生活资料和劳动资料。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不久之前,一线城市房租上涨问题在网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重视高房租问题当然是必要的,但是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些人宣称只有中国才存在高房租问题,其他国家房租所占收入的比例都很低,这就是有些不顾事实的带节奏了。笔者在这里就想简单谈一下,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方案一:搬到农村去

这种情况在发达国家比较常见。比如说,今天很多人宣称美国的房租只占收入比的20%,但这种算法其实是把边远的农村也都算进去了。如果要是单看美国一线城市中心区的房租情况,那么较之中国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美国很多大城市居民就由于交不起房租,而不得不搬到边远的郊区。《国际金融报》曾披露过相关情况:

【“今年,北区的租客们都过得很不好,因为一年的房租开销,竟占了收入的68%。”在纽约房地产经纪人Frank看来,2015年的布朗克斯让很多租客们都动了搬家的心思。
根据最新统计,当地平均月租高达1904美元(约合人民币11895元),很多居民半数以上的年收入都被拿去缴房租。与此同时,佛州布劳沃郡、维州诺福克市、加州的旧金山、汉保德及洛杉矶的房租也占到总收入四成以上。
Frank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今,布朗克斯区一室户的住房价格约在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2万元)左右,这对于当地的居民来说,是个非常高昂的价格。所以很多居民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租房。
“但是随着房价的攀升,布朗克斯区的租金也在不断上升,甚至已经超过了曼哈顿地区,成为纽约甚至全美国租金最贵的地方。”在Frank看来,这样的租金对于居民来说,压力很大,“很多家庭已经开始考虑搬到别的区,比如纽约郊区”。
纽约高房价逼走IT工作者:高额租金让人身心疲惫|纽约|房价|曼哈顿_新浪财经_新浪网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50202/005921448341.shtml】

这种情况当然不只是发生在美国,在人口稠密而且比较重视住房的东亚地区,这种现象较之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韩国近年来首尔的人口不断下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房价和房租急剧上涨,年轻人不但买不起房,甚至租不起房,只好搬出首尔:

【韩国统计厅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首尔市的居民登记人口约为1000.96万,除去在国外生活的韩国人,实际居住人口约999.91万。韩国统计厅预计,照此趋势下去,首尔市今年的居民登记人口将跌破千万。
一方面,首尔市人口的减少得益于“首都圈整治规划”的成功实施,另一方面,人口的减少却多以青年人为主,他们的离开是高房价重负下的不得已选择。如此一来,城市人口老龄化加剧、人口出生率降低反而成了城市未来发展不得不应对的一个新问题。
“20至39岁年龄段的人群离开首尔,多是因为新组建了家庭后,考虑到房价及租金的问题,进而选择搬离首尔到周边性价比更高的地区。我们的问卷调查显示,有半数以上的人搬离首尔后可以有能力购买属于自己的住房,居住面积和住房条件都有较大改观。”金相一表示。
首尔人口跌破千万的喜与忧-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05/13/c_128979286.htm】

当然,这种迁出在大多数情况下仅仅是指迁出了首尔的中心市区,并不是说搬到外地。事实上,韩国包括卫星城镇在内的整个首尔都会圈的总人口已经达2500万以上,占了韩国全国人口的一半,要比90年代初首尔市区人口达到峰值时多了近千万。

有的朋友看到这种现象可能感到有点眼熟。没错,这就是我们中学地理课本上学过的“逆城市化”现象。只不过地理课本宣称是由于城市交通拥挤,农村风景宜人,所以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以后,人们为了享受生活,就主动从大城市中心区迁到郊区的农村,回避了交不起房租这个最重要的原因罢了。

行文至此,笔者真的是非常佩服中国的某些专家,连西方普通民众交不起房租向边远地段搬家都说的那么高大上。朋友们,你是不是也被教科书骗了呢?

方案二:住进贫民窟

所谓贫民窟,主要指的是私自搭建的棚户区或者其他低质量建筑。由于这些建筑往往居住面积很小,居住条件更是极差,所以租金都很便宜。大多数发展中资本主义国家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住房问题的。

我们的邻国印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据联合国统计数字显示,印度的贫民窟人口达到了1.7亿,其中孟买最多,为1100万,占到该城市总人口的2/3。达拉维被认为是亚洲最大的贫民窟,不到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栖身了一百多万人,平均一千人共用一个厕所。多数房屋分为上下两层,用粗糙的木板隔开,没有门,所谓的门就是被风吹起的一块布而已,或是晚上挡风的一块木板,无论是底层还是阁楼都不到1.5米。房间里也几乎没有什么可被称做是家具的东西,唯一通风处就是通向二层的门。

鹿野:资本主义国家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在这种地方生活当然不会多愉快。2006年的时候,《环球时报》的记者就曾经走进印度贫民窟体验生活,并且留下了以下直观的记录:

【2006年,《环球时报》记者探访了新德里的一个贫民窟。它在新德里东郊城乡结合部,占地约1平方公里。这个贫民窟比附近的公路低50米左右,站在公路上望下去,看到的是连成一片的黑色和蓝色塑料布,以及塑料布周围大片大片五颜六色的垃圾堆。记者踩着泥泞的小路进入贫民窟后,感到那里散发的酸臭味让人喘不过气来。
看到记者,一群孩子围了上来,纷纷要求记者给他们拍照。这些孩子好多都是赤身裸体,身体被汗水划出一道道印。他们用手比划着想让记者到他们的家里看看。其实,他们的家无非是几根木棍支着一块破烂的塑料布。记者看了几家,大都是一贫如洗。潮湿的地面上放着一块脏兮兮的破布,屋角杂乱地堆放着一些没有洗干净的盘子和一个黑乎乎的锅。据同行的一位印度朋友介绍,那块破布就是一家几口人的床。孩子大了,家里实在睡不下,就睡在附近的公路边上。每年都有很多人在睡梦中被过往车辆轧死。】

但是我们可千万不要认为,贫民窟只存在于印度这种发展水平比较低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便会自然解决。比如说,巴西算是发展中国家当中发展水平比较高的,但是其贫民窟问题仍然非常严重。仅里约热内卢就有超过1000个贫民窟,23%的人口都住那里。除了一些高楼外,漫山遍野都是破旧漏风的小砖房。

鹿野:资本主义国家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而且,这些长期存在的贫民窟中,黑恶势力逐渐成为了割据一方的独立王国。巴西贫民窟中的黑帮大规模的与政府军警枪战已经不是个别的现象。像2006年时,巴西黑社会组织“首都第一司令部”就在圣保罗州连续发动了三次袭击警察、平民和州政府办公地的“武装行动”,规模之大、气焰之嚣张令人震惊。而警方却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行踪,因为他们全都以贫民窟为“基地”。

方案三:把房间隔小点

房租太贵交不起怎么办?把房间弄小一点不就相对便宜了吗?于是在高房租的挤压之下,不少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的大城市出现了大批平民涌进连猪窝都不如的的隔断间居住,以“解决”住房问题的现象。

这种模式以我国的香港地区为典型,涌现出了劏房、棺材房和笼屋等一系列形形色色的“小面积居住模式”。

劏,粤语方言字,意思是“剖开”,劏房即把一间本身就不是很大的住宅分隔成两个或以上的小单位,类似我们的“隔断间”,用来出租或出售。

鹿野:资本主义国家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劏房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就是“棺材房”。这在原有的板间房的基础上,以“井”字形上下分割,改装成六间小房,每间房约1.5平方米,租金约每月1500-2000港币。

鹿野:资本主义国家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与之相并行的一种模式叫笼屋。所谓笼屋就是用铁丝网圈出的一块卧榻之地,因为像极了饲养家畜的笼子而得名,主要住户是老年人。低收入的年轻人若是老来没攒够足够的存款,领着杯水车薪的补助金,能住的便只有每月2800港币的笼屋了。

鹿野:资本主义国家是怎样解决高房租问题的?

结语

看了以上这几种资本主义社会下高房租的解决方案,中国一些普通城市工人和居民的住房状况似乎要好些。其根本原因,在1998年住房市场化改革之前,不少城市的国有企业职工通过福利分房获得了住房。当前比较困难的是,由于新自由主义势力对住房、教育、医疗改革的干扰破坏,2003年以来中国城市住房的价格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工人工资增长速度,这使工薪阶层年轻一代的住房成为巨大问题。另外,近期抑制房价的政策多少发挥了一些作用。如果要是完全放任自流,一线城市像香港那样房租房价再涨个十几倍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尽管整个中国的平均收入水平不如香港,但是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的房地产资本可不比香港差。

这当然不是说,高房租与高房价问题就不应该解决。而是说这个问题根本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相反具有极为深刻的社会根源。在一百多年之前,革命导师恩格斯曾经写过一本专门谈如何解决住房问题的名著《论住宅问题》。笔者在这里就简单的摘录几句,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住宅缺乏现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是怎样发生的呢?善良的资产者扎克斯先生当然不会知道,这种现象是资产阶级社会形式的必然产物;这样一种社会没有住宅缺乏现象就不可能存在,在这种社会中,绝大多数劳动群众不得不专靠工资来过活,也就是靠为维持生命和延续后代所必需的那些生活资料来过活;在这种社会中,机器技术等等的不断改善经常使大量工人失业;在这种社会中,工业的剧烈的周期波动一方面决定着大量失业工人后备军的存在,另一方面又时而把大批失业工人抛上街头;在这种社会中,工人大批地拥塞在大城市里,而且拥塞的速度比在当时条件下给他们修造住房的速度更快,所以,在这种社会中,最污秽的猪圈也经常能找到租赁者;最后,在这种社会中,作为资本家的房主总是不仅有权,而且由于竞争,在某种程度上还应该从自己的房产中无情地榨取最高的房租。在这样的社会中,住宅缺乏现象并不是偶然事件,它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还存在的时候,企图单独解决住宅问题或其他任何同工人命运有关的社会问题都是愚蠢的。真正的解决办法在于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由工人阶级自己占有全部生活资料和劳动资料。】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8/44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