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事:危机正在逐个引爆,都是因为它!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随着美元强势大周期的延续,随着美联储开启加息缩表使得国际资本流向开始大逆转,很多新兴经济体从过去十年的资本不断流入、流动性超级大宽松的环境下,转变为资本持续流出、流动性不断趋紧的过程,而过去宽松环境下催生膨胀的泡沫、积累的债务泡沫,就开始了破灭的过程。

股事:危机正在逐个引爆,都是因为它!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昨天,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再次遭遇了一场惨烈的“血雨腥风”。彭博社追踪的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摩根大通EM货币指数跌1%,至纪录新低。

周三,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收跌7.25%,报33.80,创历史收盘新低。周四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低开近5%,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宣布加息,幅度高达1500基点,加息至惊人的60%。但此举使得比索遭遇疯狂抛售,盘中跌超22%,跌破41,不断刷新历史最低位。阿根廷目前经济增长处于九年最差,失业率升至近双位数,通胀率高达31.2%,诸多中产阶层重回官方贫困线水平。

阿根廷的外汇储备只有600亿美元左右,可外债却高达1350亿美元(后都违约了,不得不向IMF求助)。英国《金融时报》推测,今明两年阿根廷共需偿付到期的500亿比索与美元计价债券,今明两年的融资需求高达820亿美元。

截至周四,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连跌八日,最近两天加速下跌,累跌近20%,令8月至今跌幅高达37%,今年以来累跌超50%,重新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穆迪预计,今年阿根廷GDP增长将收缩1%,通胀率今年可能达到32%。

土耳其的问题同样严重。去年底,该国外币债务占GDP比重高达53%;通胀涨至十四年新高,接近16%,是官方通胀目标5%的三倍。土耳其里拉又扛不住了,周三里拉汇率再度下跌3.1%,周四最深跌5%,接近8月初触及的历史新低7.1326,一度跌超6.83。本币里拉兑美元年内跌超40%

更令人头疼的是,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等国的银行向土耳其提供了大量贷款。当土耳其违约风险增大时,这些提供贷款的银行及其背后的政府将暴露在巨大风险下。

南非兰特一度跌超3%,创两周来新低。巴西雷亚尔跌逾1%,最低跌超4.21,接近两年最低。印度卢比刷新历史最低。印尼盾兑美元跌至14750,下跌7.8%,跌至20年新低,印尼央行紧急出手干预汇市和债市,买入3万亿印尼盾的国债。离岸人民币周四盘中大跌约500点,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从今年的最低点6.2409已经下跌了9.4%。

而委内瑞拉更是“奇葩”,面对国内40000%的历史罕见恶性通胀,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放出了一系列惊世骇俗的大招:最低工资上调3500%;货币暴贬95%、从28500:1贬至6000000:1,和黑市价对接;发行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1主权玻利瓦尔等于100000现行的强势玻利瓦尔。直接把就货币面值抹去5个0。

IMF预测委内瑞拉通胀率将在今年突破1000000%,类似于1923年的德国及世纪之交的津巴布韦,还预计该国经济今年将萎缩18%,明年进一步萎缩至少5%。

股事:危机正在逐个引爆,都是因为它!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整个新兴市场国家一片哀鸿。彭博社追踪的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摩根大通EM货币指数跌1%,至纪录新低。摩根大通EM主权债的风险溢价涨5个基点,至363个基点。中银国际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甚至认为,随着美元的升值,新兴市场的外债飙升,再加之资本外流和外汇收入减少,外汇储备不再能完全偿还到期外债,新兴国家将爆发债务危机。

随着美元强势大周期的延续,随着美联储开启加息缩表使得国际资本流向开始大逆转,很多新兴经济体从过去十年的资本不断流入、流动性超级大宽松的环境下,转变为资本持续流出、流动性不断趋紧的过程,而过去宽松环境下催生膨胀的泡沫、积累的债务泡沫,就开始了破灭的过程。

目前新兴经济体少数国家开始的危机,这也仅仅是开始,仅仅是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前戏”而已。

我们可以看出,造成危机的原因很多,有长期积累的泡沫、在全球超级大宽松环境下的印钞放水的过程中债务的不断积累和叠加。而危机的爆发却都是以债务大面积违约、债务泡沫破灭开始的。

我们还能够看出,金融危机发生时,任何国家应对危机的唯一最有效手段、或者说阻挡危机的防火墙就是外汇储备。

也就是说,外汇储备的状况是是否爆发金融危机、能否有效应对金融危机最主要因素,虽然经济状况是最基础的因素,但是对于处于危机风险中的国家,中短期来说,外汇储备则是具有决定性的因素。至于其他的各种资本、外汇馆至措施、加息等货币政策都只能算作辅助而已,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外汇储备流动性是否充足,是否吃紧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其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当然,外础流动性要相对与债务泡沫来对比看的。

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的流动性相对来说还处于正常状态,要比目前陷入危机中的国家好得多,更何况中国经济体量巨大,腾挪余地也大。可是,一旦大国外础流动性出现问题,哪怕是出现一点点趋势性征兆,就会引起轩然大波,就会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

虽然目前大国外础一年多来基本稳定,但我们做投资、做趋势分析要从动态角度来看问题,要从全面角度来衡量。

截止到今年一季度,中国外汇储备为31179亿美元,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8435亿美元,二者相减剩下12744亿美元了。有人说:“一旦外资大规模撤离,还将要减去近八千亿,所以中国真正能够动用的外汇储备只有约四千亿”。对此种说法股事不做评论。

我们知道的是,分析外汇储备,其实最有效的内容是外汇储备流动性是否充足,这个才是最有意义的。因为外础净值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短期内很难变现的。

我们还知道,我们目前处于资本外流的的趋势下,所以才会有不断严格的资本馆至措施出台。我们还知道,大国目前持有大约1.18万亿美元的美债,而这些美债是无法在短期内大规模抛售的,因为那将导致美债的崩盘,美国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的。股事在前面的《股事:一剑封喉!打贸易战,为什么不抛美债?》中做过分析,短时间内大规模抛售美债,对于持有量小的国家可以,但对于向中国日本这样的大债主,是绝不可行的,那将招致美国的资产冻结,美国会说你这是金融侵略,会冻结你的在美资产、美债,冻结你的美债交易。

美债在大国外础中占比是近40%,美债算是最好变现的资产了,但也只能适度、有序减持而已。

另外,从外债期限结构来看,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中长期外债余额6563亿美元,占36%;短期外债余额1.19万亿美元,占64%。

值得注意的是,在外债方面,房地产企业和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境外债券并未纳入外汇局和央行的全口径外债统计。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末,企业境外发债共计992亿美元。财新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今年上半年,发改委至少批复了23家房地产企业和21家城投企业境外发债,两项合计共占同期发改委公开批复境内企业境外发债总数的近37.5%。

更为值得我们重视的是,2015年至2017年,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分别为3042、2022与1649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分别为5762、4889 与4761亿美元,而服务贸易逆差则分别为2183、2331与2654亿美元。而在2018年上半年,中国的经常账户出现了283亿美元的逆差,其中货物贸易顺差仅为1559亿美元(仅为2017年上半年的73%),而服务贸易逆差却高达1473亿美元 (创出历史新高)。

股事:危机正在逐个引爆,都是因为它!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时隔17年,中国经常账户2018年一季度再次出现了341亿美元逆差,在趋势上这意味着什么?

中国2017年仅进口石油就花费1623.3亿美元,芯片进口花费2601亿美元。贸易战如火如荼,美国在不断加码对华贸易战,不断扩大对中国商品的加征关税的范围。

彭博社8月30日援引六位消息人士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迅速扩大与中国的贸易战。待公众意见征询期按计划在下周结束,他就准备马上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美国企业及公众必须在9月6日之前就美国拟征收关税的议案提出意见,美国此次拟征收关税的范围几乎覆盖了从自拍杆到半导体器件的所有商品。这意味着将对超过一半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如果美国一旦真的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则中对美贸易顺差将会出现巨大变化,中国一年几千亿的对美货物贸易顺差就会出现大幅度的缩减。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贸易战的持续,贸易战无论是否达成协议,还是继续扩大,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额必将大幅度缩减,国际收支的平衡将会继续被打破,外汇储备流动性将会逐步趋于吃紧。

外汇流动性吃紧的趋势一旦开始显现,汇率就会承受巨大的贬值压力,而吃紧的外础流动性将很难有效的阻击国际资本的做空。保汇率就成了心有余力不足的事情了。

大国这些年早就应该主动贬值汇率,既可以阻滞资本外逃,也可以促进出口,尤其是应对贸易战,完全可以通过幅度贬值汇率来应对,同时通过一定量的持续适度抛售美债来因对美国的贸易战。

可是呢,我们目前仍在保汇率,仍没有任何抛售减持美债的迹象。

美国这些年通过各种方式来威胁中国,要求中国保持人民币强势汇率,不要搞竞争性贬值。美国目前最担心的就是中国大幅度贬值人民币、持续减持美债。

股事:危机正在逐个引爆,都是因为它!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结果呢?股事再给赞赏微友的短信这样写道:

央妈在前不久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20%,这几天又启动了逆周期因子,这些措施都是明白无误的保汇率措施。与此相对应的是特朗普声称美元太强,甚至不惜破坏美国一贯的传统和禁忌直接向美联储喊话,要求美联储节制加息,遏制美元的上涨。

美国的风险在于债务泡沫和美股泡沫。次贷危机后导致美联储负债表暴涨,现在必须缩表才不至于信用违约,只有加息才能使利率正常化,才能在其他国家利率处于低位时,美元已经利率正常化,在全球性危机到来之时,美联储才可以通过降息和再次放水印钞应对危机,才可以用美钞收购全世界廉价资产。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在此之前美债泡沫不能出现问题,要想美债泡沫不出问题,就必须使得美国经济增长保持至少目前的增速。

特朗普为了保经济增速,必然会加大贸易战力度,促使美国国内产能的充分释放,特朗普的商人秉性必然会打压汇率,压低美元、至少是遏制美国过快上涨,以促进出口。

美国目前也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既想利率正常化、又想刺破他国泡沫引发危机、还想保经济增速、还要确保债务泡沫和美股泡沫不出事儿,何其难也,没有外部条件何其难也。美国目前最担心的就是美债利率走高,那将和美联储加息一样会增加债务成本,抑制消费,打压经济。抛售美债,将直接推升美债收益率,更重要的是有可能刺破美债泡沫。

美国怕美债收益率走高,俄罗斯就清仓美债。而大国却在增持美债或持有美债。美国最怕美元大幅度走强,尤其是相对于贸易最大对手国人民币大幅贬值,人民币虽然刚刚有了一定幅度的贬值,但我们却又开始保汇率了。

8月28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对中国政府支撑人民币汇率表示赞赏。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中国政府支撑人民币汇率,那不是操纵货币,“如果他们(中国)让人民币贬值,不管是出于结构性原因,还是出于实际操作,都是操纵行为”。

对手最担心什么,就是我们最应该去做的,而不是相反。

危机在扩散,危机在逼近,一切都是源于大宽松后的大紧缩,源于流动性趋势的大逆转,无论是超级宽松逆转为大紧缩,还是资本流向的逆转。这些都在考验着各国外汇储备的流动性。

而对于大国来说,贸易战考验着外储流动性的同时,持续上行的通胀趋势将考验央妈的货币政策和大国债务泡沫的承受力。

(2018-09-01)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股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