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焱 | 如何挽救思想混乱、数典忘祖的潜在“洁洁良”与“东海道子”们

厦大的处理,暂时会让潜在的“洁洁良”与“东海道子”们闭嘴,但更重要的,是改变滋生这类“洁洁良”与“东海道子”的土壤,挽救更多在国家制度与民族自尊心上滑向自我否定、自我鄙视深渊的青年学子们。

聂焱 | 如何挽救思想混乱、数典忘祖的潜在“洁洁良”与“东海道子”们

看到这条消息,就想起十多年前在厦门大学的一件亲身经历。

与某教授同桌吃饭,当时桌上多为海外华侨华人,还有一位厦门大学的退休党支书。席间,这位退休党支书说起共产党、毛主席在建设新中国中的伟大功业,以及当时中国所面临的客观困难,我听后内心非常赞同。

这时,就听到这位教授面带不屑,与旁座海外客人说起了小话,控诉自己小时候在乡下的贫穷生活经历,我记得其中一句是:现在看到地瓜就要吐,因为小时候粮食不够吃,几乎顿顿地瓜粥。

这位教授当时五十多岁,生在新中国长在新中国,曾在部队服役过,没有正式留学海外的经历,共产党员身份,但他在话语中流露出对共产党的鄙视与仇恨,已经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

如果从他的人生经历来看,从贫穷的福建农村娃,到博士研究生导师,好像还是一个什么研究院院长,妥妥地屌丝逆袭到上层社会啊,这样一代而贵且富,完全是新中国制度下的产物,按常理不是应该“感谢毛主席、感谢党、感谢部队”或者“感谢共产党领导下的改革开放”吗?

可是,他的思维是不能用常理去解释的。他说自己的成功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是自己比常人更能吃苦耐劳、更有头脑的结果。

正是这位教授,在拿到一个出书项目时,拼命排斥系内一位有相关学术基础、经验与成果的副教授加入进来,并在后来的学术讨论会议上,充分展示其武断与霸道的作风,甚至将他人写的文章,署上自己带的研究生的名字。

现在回想起来,这位研究生背上“剽窃”他人文章的十字架,应该是被动的,无可奈何之举。因为她的导师对她的前途握有生杀大权,这次的“剽窃”,即是给她这个即将毕业的学术白丁的“恩典”,也可以说是一个“把柄”。

写下这一段,就是想说说,如果身为教授与研究院院长,平日里的言论都内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潜台词,对他的教师与学生会有何种影响?

聂焱 | 如何挽救思想混乱、数典忘祖的潜在“洁洁良”与“东海道子”们

更有甚者,如果像他这样的身为共产党员、并挂有博导教授头衔、占据研究院院长职位的人,平日里利用职权打压有学术竞争力的同行,拉拢与控制愿意站队的青年,排斥甚至踩踏不愿意站队的青年,大部分时间不是搞学术,而是搞权术,会给广大青年学子对共产党产生怎样的恶劣印象?因为他们会以为,这样的学术带头人,是共产党提拔并认可的。

在这样的土壤之下,出现个别“洁洁良”和“东海道子”不足为怪,个人猜测还有很多隐性的“洁洁良”与“东海道子”没有公开展示内心世界而已。

厦大的处理,暂时会让潜在的“洁洁良”与“东海道子”们闭嘴,但更重要的,是改变滋生这类“洁洁良”与“东海道子”的土壤,挽救更多在国家制度与民族自尊心上滑向自我否定、自我鄙视深渊的青年学子们。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峰锐观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