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射杀流浪猫的行为是恶劣的,的确应该受到教育和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但某些人的动物保护意识如果过了头,干涉了别人的合法权益该怎么办?我们可以从积极的方面理解他们的动机。然而,如果一所大学因为某学生曾经杀死一个流浪猫,就在没有经过必要的批评教育并且给予改正的机会之前就剥夺一名青年的受教育的权利,说破大天,都不算什么“正能量”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最近,湖北经济学院一大一新生用弓箭射杀流浪猫一事在微博持续发酵。 9月20日下午,湖北经济学院发布通告:已予退学处理。

“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这件事据说还惊动了当地的公安。

湖北经济学院动物保护协会(学生团体)18日接受媒体采访,证实上述事件。相关人员表示,是在10日早上发现这只受伤的小猫,赶紧将它送到医院救治,花费近千元人民币,但还是没救回来。

又是一起大学开除学生的消息,不能不让人们与之前发生的大生被开除的事件进行对比。

9月1日晚,厦门大学新闻网发布一则通报。此前“洁洁良”事件的当事人田佳良被开除党籍、退学。

通报称,今年4月,“田佳良事件”发生后,学校坚持教育转化和严肃处理并行,依法依规、分段处置。4月23日,就田佳良发表错误言论行为,学校有关单位依据党纪校规给予其留党察看一年、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在辽宁师范大学认定田佳良本科学习期间发表论文存在学术不端行为后,学校启动进一步的党纪、学籍处理。鉴于田佳良在留党察看期间又被发现有学术不端行为,8月15日,环境与生态学院党委依纪给予田佳良开除党籍处分。同时,学院提出中止田佳良博士培养、给予退学处理的意见,学校研究同意田佳良退学。

请注意两者的对比:

1.从两者的身份和受教育的程度对比:

田佳良是共产党员,曾经担任党支部书记,是博士生。

射杀流浪猫者是大一新生,刚刚入学。

2.从两者的情节的恶劣程度以及对其进行处分的法规依据对比:

田佳良的做法违反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甚至是由于其的使用当年日本侵略军污辱中国人的语言侮辱自己的祖国的行为而涉嫌触犯了《英雄烈士保护法》的有关条款。

而湖北经济学院开除这位新生不知具体依据的条款是什么?不知道校方是否能够公布作为处分这位大学生的法规依据的有关具体的校规之类?

3.从两所学校分别对两者的处理的过程对比

田佳良事件在今年4月发生,4月23日,就田佳良发表错误言论行为,学校有关单位依据党纪校规给予其留党察看一年、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鉴于田佳良在留党察看期间又被发现有学术不端行为,8月15日,环境与生态学院党委依纪给予田佳良开除党籍处分。同时,学院提出中止田佳良博士培养、给予退学处理的意见,学校经历了较长的时间进行研究最终同意田佳良退学。

而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湖北经济学院的相关人员9月10日发现受伤的小猫并且送治,救治无效死亡,10天后,学校就仓促对涉事新生进行了退学处理。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田佳良的思想觉悟和认识水平应该比射杀小猫的大一新生高得多,而前者的错误的程度却严重得多,厦门大学的处理有党纪国法的依据,而且比较慎重,一开始是出于为了挽救田佳良,给予她改正的机会考虑的。

湖北经济学院为了一只并不受法律保护的流浪猫的生命而在短短几天内仓促剥夺一个青年的受教育的权利,在价值衡量的天平上进行这种倾斜和作出这种处理时,不知道校方是否考虑过有否欠妥之处?

在学校处理这个学生的通告上还有“这个世界需要正能量”的字样,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这种倾斜究竟属于哪门子“正能量”?

说到这里,有必要首先声明一下。

从养小动物方面来说,本人并比较喜欢猫,本人十来岁的时候,也曾经是现在网络上所说的“铲屎官”,有一年我们一家子出门很长时间,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养的一只没有尾巴的黄色的也就是网络上所说的橘猫从一百多米以外的地方一边喊一边远远飞跑过来,围着我转,当时我几乎流泪了。因此,我非常能够理解一些家里养过宠物的人对小动物的这份感情。

从动物保护方面来说,动物保护人士在保护生态平衡方面功不可没,他们在保护小动物的同时也是在挽救人类本身的真善美和生存环境。

从湖北经济学院的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士的反应方面来说,我也能够理解,先别说我们应该尊重生命包括小动物的生命,对于那些自己养的或者喜欢的动物被别人虐杀而产生的那种愤怒我感同身受,我上面所说的那只黄色的橘猫后来失踪了,在失踪前两天还见到它在家里舔腹部的一道二三厘米长的创伤,我怀疑它曾经被别人用飞刀袭击。

如果撇开其他事物单独评价射杀流浪猫这件事情,我是绝对站在湖北经济学院的动物保护协会人士和作出如此处理的校方一边的,但是当与一个青年的受教育的权利因此被剥夺相比较,这种倾斜就有失偏颇了。

我不知道这个大学生的家庭状况及其成长过程如何,更加不会像某些媒体和公知大V那样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在有人行凶杀人以后去刻意渲染凶手在家里如何如何听话、懂事,家里如何如何困难,家里又有谁谁在住院等等,因为这些都不应该也不能够成为他非法剥夺别人的生命和剥夺无辜的小动物生命的理由。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学校的处理也许会改变这个学生的命运,搞不好会毁了他的一生。如果他是违法犯罪和有其他严重违纪行为,那么这属于咎由自取,但是如果因为一只并不受法律保护的流浪猫的生命而未经教育挽救就剥夺一个大学生的受教育的权利,不合情理,于法规无据。

那些鼓动和支持开除这位学生的人几乎是众口一词,认为他现在可以杀猫,将来就会杀人。如果是无知的人用这种“预期理由”的诡辩术施加压力要求校方开除他,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校方以这种理由开除他,就值得商榷了。打个比方,之前那个用锤子砸死几位室友的马加爵,说不定他在家乡的时候曾经有过用锤子帮助家人或者长辈砸死狗和牛之类的行动,虽然残忍,但是能够成为录取他的大学拒绝他入学或者在他还没有犯事之前就开除他的理由吗?

即使是这位杀猫学生的行为再恶劣,在其行为没有违法犯罪,也没有违反具体的校规的情况下,应该首先进行教育,哪怕是首先来一个记大过或者开除学籍留校察看都说得过去,而仓促地直接开除学籍给别人的印象就是“猫权”高于“人权”。

或许在这件事背后就有所谓的“普世价值”长期造成的影响。

这些年来,随着西风东渐,国内一些人发现自己的爱好与西方人的某些爱好接轨,就把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观念强加于其他同胞的身上,经常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干涉甚至是粗暴干预别人的正常生活和合法的经营活动,结果引起很多人的极端反感,反过来害了这些动物。爱护动物本身没有错,但是过犹不及,一旦形成极端的思潮和行为,实际上害了这些小动物不说,还会造成人群之间的对立。不知道校方在作出开除这位学生的决定的时候是否受到这种思潮裹挟,或者校领导本身是否有这种观念?

无论何时,作为环境保护的重要措施之一的保护动物都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在具体的处理上一个小动物的生命权高于一个人的人权,那么最起码是有失偏颇的。

说到这里,不能不涉及到一些西方国家对待动物的双重标准。

美国佬常常以“动物保护”为借口粗暴干涉我国某些地方吃狗肉的风俗习惯,却让火鸡成群结队自己进入屠宰场接受屠宰。

“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在据说比较文明的北欧国家丹麦,听说有一本书还是一篇文章叫《爱管闲事的丹麦人》,说的是丹麦人如何爱护和保护动物,但是丹麦人却大规模捕杀鲸鱼,让海滩变成了血海。这时候,不知道那些“爱管闲事的丹麦人”都到哪去了?

“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日本人的爱猫是出了名的,还专门设立一个日本的“猫の日” 在每年2月22日,但是日本人屠杀起鲸鱼来,跟丹麦人相比,毫不逊色。

“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看到下面图中那被爱猫的日本人捕杀的一头头鲸鱼,不知道某些人士有何感想和说法?

杀死一只流浪猫的行为虽然恶劣,但是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看,其危害性绝对远远比不上大规模屠杀鲸鱼大,而且很难预料如此大规模捕杀鲸鱼会不会带来什么破坏生态平衡方面的全球性的灾难性后果。

“猫权”高于人的受教育权能算是“正能量”么?

尽管国内某些人言必称西方如何如何,把西方国家的东西奉为金科玉律,但是我们虽然反感也不会走极端,用西方国家做不对的事情为发生在我们国内的做不对的事情辩护,但是这种反差岂不是太强烈了吗?一只流浪猫的生命居然高于一个大学生的受教育权?假如湖北经济学院带领学生到丹麦和日本进行学术交流活动的时候遇到上面这些大规模捕杀鲸鱼的情况,又将如何对学生进行解释呢?

综上所述,我认为,射杀流浪猫的行为是恶劣的,的确应该受到教育和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但某些人的动物保护意识如果过了头,干涉别人的合法权益该怎么办?我们可以从积极的方面理解他们的动机。然而,如果一所大学因为某学生曾经杀死一个流浪猫,就在没有经过必要的批评教育并且给予改正的机会之前就剥夺一名青年的受教育的权利,说破大天,都不算什么“正能量”吧?!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