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丹: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都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有一个概括,四句话,我是接受的。表象是贸易之争,背后是产业之争,核心是利益之争(对于这个利益之争,我们希望互利共赢,美国就要搞丛林原则,就要零和博弈。大家基本利益是冲突的。),实质是道义之争。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对我的攻击最后归结到包括不尊重知识产权,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等等,最后归结到,说我们中国的国家干预,以及国有企业,等等。他认为这是不公平竞争。

孔丹: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都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莫干山研究院名誉院长孔丹

在2018年9月21日举办的莫干山论坛上,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莫干山研究院名誉院长孔丹就如何提高我国的核心技术实力,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孔丹: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有一个概括,四句话,我是接受的。表象是贸易之争,背后是产业之争,核心是利益之争(对于这个利益之争,我们希望互利共赢,美国就要搞丛林原则,就要零和博弈。大家基本利益是冲突的。),实质是道义之争。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对我的攻击最后归结到包括不尊重知识产权,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等等,最后归结到,说我们中国的国家干预,以及国有企业,等等。他认为这是不公平竞争。

这个事情怎么看?要从长远的历史来看,本来是不公平,原来我们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他们是帝国主义。现在他们站在新的立脚点,说不公平,因为“我们是纯粹的市场经济,你们是国家干预的,参与的,所以这个竞争是不公平的。”这句话本身也是个伪命题。因为美国也搞大量的国家干预。只不过方式,方法不一样。

像曼哈顿计划就是美国的国家战略,现在美国的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用军事采购来支持高技术发展,这都是国家干预。现在特朗普直接用加关税的方式,这就是最典型的直接干预。完全不是遵循自然形成的中美贸易现状。所以这四句话,我是接受的,认同的。

这种情况下怎么应对?应该说我们现在跟美国的博弈中,真正的制高点是关键的核心技术。如果做一个评估,我听到的,总体来说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都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巨大差距,不是小的差距。

孔丹: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都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

大家众所周知的中兴事件,打到了我们的命门,这是很好的。有人说美国这次发起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是良药苦口,我也接受。我认为是很好的老师,很好的教员。没有它们,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可能深刻的。刚才说的四句话,就是美国的老师教给我们的,告诉我们的。

我的一个想法,我也表达过,就是我么要去催生,建立新型的举国体制。举国体制1.0版就是计划经济时期,建立了独立的工业体系,两弹一星,给我们真正地创造了今天的非对称性均衡的环境。大家批评计划经济,把它当成一种原罪来看待。其实都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国家的决策。

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我认为是2.0版的举国体制。这个举国体制,给我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用举国体制处理好了这个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大家对4万亿有点概念,实际上,我们中国率先用国家的调整能力处理好了这次危机。

十年一次,今年是2018年,又发生了这样一个极其严重的挑战。在我看来可能是我们国家民族遇到的一个很关键的时期。就是总书记说的,不可能敲锣打鼓,抬着轿子,就进入了复兴的大门。还有人说,这是对中国复兴大业的一次半渡而击,认为如果现在不对我们进行遏制,中国的发展将对他们产生威胁。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大佬时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