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战必亡”的现实版!——“新干涉主义”坑了无数国家,也坑了美国

新干涉主义,这个词在冷战后出现。这些年来,美国和西方国家,以人道主义和价值观为借口,用武力或者渗透的方式,干涉别国内,以推行霸权主义。美国所奉行的“新干涉主义”,核心意图还是在全球推行霸权主义,巩固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维护美元的地位。这其中包括了反恐为名的战争,也包括了形形色色的“颜色革命”。在奉行“新干涉主义”的这些年来,美国连年财政赤字,国债在急剧增加,同时“去工业化”也在加速,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获得的投资也越来越少。

充满智慧的中国先人,很早就用辩证法思考现实问题。比如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讲的就是福与祸的辩证法。比如说危机这个词,在中国人的说法里边,就是在危险中也蕴藏着机遇。

阅读中国的历史,这种辩证法的思维几乎无处不在。中国人不喜欢太极端的思维模式,主张包容并蓄,倡导不偏不倚中庸思维。而且这样的思维模式,让中国人更多了一份从容大气——即使遇到很糟糕的情况,也能从中看得出向好的一面。这种精神文化上的韧劲,让中国文化得以延绵久远。

中华文明是成熟很早的文明,对于战争的思考尤其深入。正是因为打仗打得太多,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战争案例,中国很早就具有了关于各种战争类型的“大数据”。得益于大量战争的教训经验总结,中国人对战争理解极其深刻。中国人对战争的理解,更多是为了和平的目的,以武止戈(武字的字源释义)换成今天的说法,就是“能战方能止战”。

《孙子兵法》作为中国兵家的圣典,但是在国外却褒贬不一,比如在日本,很多军事思想家对这本书不以为然。日本第一部兵书《斗战经》就说:“孙子十三篇,不免惧字也。”认为《孙子兵法》中的种种智谋和韬略,如“五事七计”、“奇正虚实”、“用间”等等,都产生于对强敌的畏惧。甚至批判中国兵法,认为重视谋略不是用兵的正道,“正攻战法”才是用兵的法则。(其实日本人在侵华战争中,也采用了非常多的奸诈手段)。

“好战必亡”的现实版!——“新干涉主义”坑了无数国家,也坑了美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我们阅读近代的历史,我们会看到,那些穷兵黩武的国家,衰亡起来其实非常快。我们中国老祖宗有八个字的战争辩证法,那就是“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战争的成本到底有多大?

“国虽大,好战必亡!”这句话出自战国初期田和所著的《司马法》一书。原文是这样的,“不违时,不历民病,所以爱吾民也;不加丧,不因凶,所以爱夫其民也;冬夏不兴师,所以兼爱其民也。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一个国家,无论再怎么强大,如果不断进行战争也会灭亡;天下即使安定,如果不能居安思危,陷入安逸享乐,不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很快就会出现危机。

战争的代价,到底有多大?以至于一些超级大国,都会深陷战争泥潭之中。有没有人能够通过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军事学多个跨界学科的融合,仔细计算一场大型战争的成本和收益?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美国的这些年的战争。特别是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因为这两场战争,美国在快速打败敌人推翻当地政权以后,后期的驻军和治安战让战争变成了“长期化”。这其中体现了“久战无赢家”的规律。

“好战必亡”的现实版!——“新干涉主义”坑了无数国家,也坑了美国

我的案头现在放着一本书,书名叫做《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伊拉克战争的真实成本》,这本书是两位美国学者所著。一位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Joseph E.Stiglitz),另外一位是美国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琳达.J.比尔米斯(Linda J.Bilmes),比尔米斯还担任过美国商务部助理秘书长兼财政总监。

这本书写于2008年,计算的是从2003年到2008年的战争成本。实际上,如果要计算到现在,战争成本还要加倍更多。在这本书里,作者指出:政府超支部分恰是军事承包商的利润;军事承包商和石油公司才是这场战争的真正赢家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公开的事实,但是通过两位知名的大学者说出来,这其中的分量还是够沉重的。

很巧合的是,如今美国巨额的国债,大部分都是在这个阶段积累下来的。在小布什以前的克林顿时代,美国的财政甚至是有盈余的。而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以后。美国财政连年赤字,累计到了如今的天文数字。

在这本书里,作者首先给出了直接军事费用,从2001年到2008年,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支付了6450多亿美元,在2008年又申请了2000亿美元,合计是8450亿美元。(其中四分之三是用在了伊拉克,因为伊拉克有石油,而阿富汗几乎是不毛之地。)

但是作者的计算方法,并没有停留在直接的战争支付费用上。还包括了未来的成本,战争结束后的抚养费用,军人的医疗和伤残补贴费用,更新军事设施和武器库存的费用,撤军费用,还有国防核心预算及扩军费用的提升,再加上其中的利息成本。

通过这一套数学模型体系。作者保守的估计,这笔费用在2万亿美元以上。按照一个比较中肯的算法,这笔费用达到了3万亿美元。——而这仅仅是2013-2008年,以后的费用只会高不会低。

那么这些钱是怎么花掉的呢?我们来看这其中的一段文字,由此可见美国军队的奢侈:

【这些美国军事基地都很大。
巴拉德/安康达营4.5英里宽、3英里长——道路可以允许两辆公共汽车并行。
阿萨德和艾泰利更大:接近20平方英里。甚至在巴格达周边,胜利自由大楼可以进行140英里的三项全能比赛。这些基地的中央是大型的、专业的军事飞机场,有10000~12000英尺的双跑道,可以容纳包括战斗机、无人机、直升机、大型运输机等多种飞机。
这些基地都是自给自足的,它们有很多设施,包括电力供给、电话系统、空调系统、医院等,有高度严密的安保措施。虽然伊拉克其他地方缺乏纯净水、电、可靠的医疗保障,但在基地里样样俱全,什么也不缺少。基地里有运动设施、便利店、快餐馆(包括汉堡王、必胜客、巴斯金·罗宾斯冰激凌外卖)、租车摊、影剧院、空调设施、卫星互联网连接、有线电视以及国际电话服务系统。
这些基地拥有加固的混凝土楼房、坚固的防卫地堡、大量的混凝土结构的兵营、庞大的内部道路系统和精密的电子系统,这些设施几乎是不会在临时基地出现的。很难准确地从国防部账户中知道修建这些基地到底花费了多少,但是上亿美元是至少的。很多工程都是由美国承包商承建的。
据2006年3月13日住宅拨款委员会的报道说,美国在伊拉克的基地的预算请求是很重要的,直接关系到永久基地的建设。议会投票以压倒性多数反对在2007年追加国防预算中的建设永久基地的专款;但是,工程还在继续,因为布什政府已经回避了这个问题。】

“好战必亡”的现实版!——“新干涉主义”坑了无数国家,也坑了美国

美国的伊拉克军事基地,顺便说一下,美国的军事基地还有170多个高尔夫球场.......

“新干涉主义”的由来

新干涉主义,这个词在冷战后出现。这些年来,美国和西方国家,以人道主义和价值观为借口,用武力或者渗透的方式,干涉别国内,以推行霸权主义。

美国所奉行的“新干涉主义”,核心意图还是在全球推行霸权主义,巩固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维护美元的地位。这其中包括了反恐为名的战争,也包括了形形色色的“颜色革命”。

顺便说一下,还有很多阴谋论,认为美国911事件是美国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因为911事件之后,美国军方和政府,利用这个事件,进行了全球的武力扩张。而这在和平时期,很难找到这样的理由,也很难为战争提供如此强大的国内凝聚力。——对于这个说法,我倾向于否定的态度,但是之前很多年,美国对“kongbu主义”是支持甚至扶植的态度,这一点倒是真的,本拉登和阿富汗游击队早些年都得到过美国的大力扶植。

打着人道主义等旗号粗暴干涉他国内政,带来的却是刺痛人心的人道主义灾难,不仅多个国家局面震荡,内战不息,而且还导致了欧洲严重的难民潮(当然,美国隔着两个大洋,对难民潮天然有免疫力)。

那么,这一系列对外的干涉中,美国到底是收获大,还是得不偿失?毫无疑问,对外干涉巩固了美国的霸权地位,强化了美元的国际金融地位,让美国的军工集团也收获匪浅,很多美国公司和个人,也借着机会大发战争横财,特别是战后的资源分配和工程承包,更是让一些公司和个人,赚得盆满钵满。

“好战必亡”的现实版!——“新干涉主义”坑了无数国家,也坑了美国

而在奉行“新干涉主义”的这些年来,美国连年财政赤字,国债在急剧增加,同时“去工业化”也在加速,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获得的投资也越来越少。

归根结底,打烂一个世界,而不是建设一个新世界,蛋糕整体是变小而不是变大,虽然有的人会在军事动武、重建和资源分配上获得利益,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获得这种“脏钱”,终究不比实业和基础设施,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发展的成果。

拔不出的泥潭

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两位作者给出了很多的改革建议——但是很令我意外的是,两位作者给出的建议,竟然只是在财务上增加审核和透明度,改变一些军事合同承包方式,对退役军人的抚恤救助进行改革,改变战争拨款的方式......

所有的改革建议,没有一条触及到问题的本质——改变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反思干涉他国内政的“不义战争”的不该,而是怎么花更少的钱,还能够把事情办好。

也就是说,这两位学者希望以美国军队内部改革的方式,提升战争的费效比。而回避了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美国不应该投入这些战争。

因此,这本书看到了问题,但是并没有提出真正的解决方案。当然,以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战争只要没有伤亡几万人以上,撤军是不太可能的,再理性的反思也不行。也就是说,即使是看到了泥潭,但是有人在泥潭里“浑水摸鱼”,美国也很难自己走出这个泥潭。

“好战必亡”的现实版!——“新干涉主义”坑了无数国家,也坑了美国

这些军车和物资,基本到期都直接报废,不会拉回去,

因为运输成本更高。

因为,战争造就了一个很强大的利益集团。那些在战争中获利的人,不仅获得了财富,更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可以让这些“反战”的思考完全闭嘴。我想这两位作者,即使心目中明白,也不可能把“停止战争”这样的想法写出来。

既然如此,那美国就只能在这样的财务泥潭里,越挣扎越陷进去。而在这本书出版后的8年,正好是奥巴马任期。每年美国的财政赤字都是一万多亿美元。8年任期,国债记录翻倍。 ——由此,也可见这本书作者计算模型,有一定的精确性。

特朗普显然很清楚问题所在,他是商人出身,财务问题自然容易看透,他在就职演说中,也提到了海外的战争:

【“......几十年来,我们以牺牲美国工业为代价,发展外国工业。以消耗美国军队为代价,援助外国军队。以破坏美国边境为代价,保护着外国边境.......我们在海外花倾尽所有,而我们的基础设施却年久失修,陈腐破败。我们助他国致富,而我国的财富,力量和信心已经渐渐消逝在地平线上。”】

只可惜,就算是特朗普,也不敢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相反,他还要加大军费,以安抚美国军人,支持他的变革想法。

以此而言,我并不看好特朗普能够扭转美国的国运。就算是“贸易战”能够征收的些许关税,根本无法填满战争带来的无底黑洞。再一次证明,“好战必亡”的这四个字的真谛。

【巨龙,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龙语天下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