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张灵甫、孙立人等算不算是英雄烈士?

抛弃了新民主主义理论单纯纪念抗战同样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其危害未必亚于“精日”。我们必须要按照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和《英雄烈士保护法》的相关说明,明确英雄烈士所包含的范围,重点捍卫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英雄烈士,坚决打击借纪念张灵甫、孙立人为代表的所谓“国民党抗战名将”和“国民党抗战老兵”来进行反共“推墙”的行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今天是烈士纪念日,笔者个人认为,纪念英雄烈士要先搞清谁是英雄烈士。近几年来,吹捧张灵甫和孙立人一类的所谓“国民党抗战名将”的风潮始终不停。像不久之前就有不少所谓“国民党抗战老兵”捧着在孟良崮被解放军击毙的张灵甫的遗照受到了某些媒体的吹捧。为逃往台湾顽抗到底的国民党将军们歌功颂德的作品,更是被某些人视为“红色主题”。

鹿野:张灵甫、孙立人等算不算是英雄烈士?

笔者估计,在这个烈士纪念日里,恐怕又会有不少人追捧这些“国民党抗战名将”和“国民党抗战老兵”。将这些人视之为英雄烈士,似乎成了某些主流媒体眼中不容置疑的真理。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显然不是,我们之所以把烈士纪念日设在9月30日,就是强调我们纪念的英雄烈士是和毛泽东主席亲自起草,周恩来总理亲笔书写上面的那些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纪念的英雄烈士一致的。想必有点常识的人应该还知道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碑文: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单从这个碑文上来看,所纪念的英雄烈士范围仅仅限于1840年以来在历次斗争中所牺牲的人民英雄,首先是在1946年到1949年的解放战争中所牺牲的人民英雄。试问,被解放军击毙的张灵甫,难道也算是“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这个范畴吗?如果要是被解放军击毙也算的话,那么被八路军和新四军击毙的日本鬼子和汉奸是不是也应该算是我们纪念的英雄烈士呢?

当然,这个标准是在1949年的时候制定的,还没有发生抗美援朝等战争。这之后在抗美援朝等一系列保卫新中国的战争当中献出生命的革命烈士,毫无疑问也应该算是我们要纪念的英雄烈士范畴。

不过,即使我们把纪念的范畴再放大一点,包括了那些活到新中国以后的,在历史上立下过一定功绩的人们,那么前提至少也是这些人是认同人民革命和人民解放,认同新中国的。否则,明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去大张旗鼓的纪念反对中国革命和新中国成立的人,把这些人称之为“英雄烈士”,从哪个角度看也是说不过去的。不少网友把这种行为称之为“哭错坟头认错爹”,可谓话糙理不糙。

其实早在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时,相关说明中就已经指出,虽然近代以来的英雄烈士都在法案保护的范围,但重点还是“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英雄烈士”:

【起草工作中注意把握以下几点:一是突出重点,旗帜鲜明讲政治。坚决维护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英雄烈士代表性人物和集体形象。近些年,一些人丑化、诋毁、贬损、质疑我党我军历史上的英雄烈士,其实质是动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根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对这些行为必须在法律上明确予以禁止。二是弘扬英烈精神,传承红色基因。无论时间过去多么久远,先烈的英名和功绩都将永世长存。突出加强宣传教育,在全社会营造缅怀、崇尚、学习英雄烈士的正气和浓厚氛围,弘扬传承英雄烈士精神。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的说明
http://www.npc.gov.cn/COBRS_LFYJNEW/user/LawExplanationnew.jsp?casm=8543463&lawid=8543461&pageurl=LawContent.jsp?lawid=】

应该说,这种定位是非常必要的。正如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文字所写的一样,我们要纪念的是为新中国成立有贡献的人们,之所以把1840年以来那些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献出生命的人们也划入英雄烈士的纪念范畴,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探索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共产党创建新中国提供了一定的历史经验,是一种“追溯”。因此,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张灵甫、孙立人之流理所当然的不属于英雄烈士的范畴。

有的朋友可能会问,这种定性是不是太政治化了?这些人毕竟在抗日战争中做过一定的贡献,所以纪念一下也没有什么错误。然而事实上,很多历史人物都具有多重的身份。我们看待一个历史人物,应该是看他主要的身份,特别是其最后的身份,即所谓“盖棺论定”。

像汪精卫早在青年时代就开始参加革命活动,后来从辛亥革命到北伐战争里的诸多革命活动当中都有一定的贡献,只是到715政变之后才转向反共,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才当了汉奸。我们能否因为他早年的贡献就把他作为“英雄烈士”来进行纪念呢?显然是不可以的。

同样的道理,这些“国民党抗战名将”虽然参加过抗战,但是,其总的来看是坚决与广大人民群众为敌,反对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像被热炒的张灵甫就支持还乡团对人民群众犯下了滔天罪行,其铡刀铡、活埋、割碎皮肉、开水烫、用油活烧、轮奸等虐杀穷苦百姓的手段,残暴程度不下于侵华日军。(可参考杨东雄著,许世友兵团战事报告,黄河出版社,2013.09)如果要是因为这些人参加过抗战就把他们也当作英雄烈士来纪念,无疑就好像因为汪精卫参加过革命活动就把他当成英雄烈士来纪念一样荒唐。

而且,即使单纯从民族独立的角度来看,让中国摆脱列强压迫的也不是抗日战争而是人民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最能够说明中国抗战之后国际地位的是蒋介石集团在1946年和美国签订的《中美商约》。正如中国共产党于1946年11月26日在《解放日报》社论所指出的,其规定的美国在华享有的特权远远超过了近代以来的一切不平等条约,是抗战时的汪伪政府也不敢同意的:

【这是历史上最可耻的卖国条约,是蒋政府把中国作为美国附属国(殖民地)的重大标志之一,是中华民族又一次新的大国耻。在内容上包括了中国人在本国领土上都万难享受的各种权利。为袁世凯、汪精卫所不敢作的,蒋介石为取得内战资本,现在悍然地做了。……蒋介石——这个出卖国家利益的无耻战争贩子——签订了这张卖身契,就把中国一切经济命脉双手献给美国金融财阀!把中国变成美国商品倾销的殖民地市场!把从水上到陆上,海洋到内河的全部中国领土、中华民族的生存权利,拍卖得干干净净了!】

需要指出的是,这并非中国共产党的一家之言。在当时被视为第三方势力的民主人士与国民党左派同样认为蒋介石签订的《中美商约》要比汪精卫对国家主权的危害更大,让国统区彻底变成了殖民地。像国民党元老柳亚子就在一次和民主人士的座谈会上公开表示:

【独裁者把中国领土领海出卖给美国,使中国永久沦为美国殖民地来换取他变相帝皇的地位,这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汪兆铭的卖国条约,还要无耻地超过他们一千倍、一万倍呢!
中国革命博物馆,上海人民出版社编,磨剑室文录  下,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12,第1543页】

准确的说,抗日战争只不过是近代以来,特别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中国人民谋求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众多探索当中的一个阶段,它的主要历史意义在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通过英勇抗战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为新中国的成立奠定了一定的基础。过分拔高其历史功绩本身就是不合适的,将其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当中抽离出来单独鼓吹所谓“国民党的抗战功绩”就更不合适了。

其实,如果要是按照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的观点,把抗日战争定性为“三十年以来”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当中的一个阶段,那么便已经包含了绝大多数参加过抗战的国民党官兵。

例如,张自忠为代表的在抗战中牺牲的国民党官兵当然属于英雄烈士范畴,因为这已经是“盖棺论定”。同样,要是在解放战争中起义,甚至投降被俘后被编入人民解放军改造的“解放战士”也都属于纪念的范畴。所剩下的仅仅是一些顽抗到底,或者如张灵普这样被人民解放军击毙,或者如孙立人这样逃往台湾继续从事反对新中国活动的死硬分子而已。

因此,今天的人之所以吹捧张灵甫和孙立人为代表的所谓“国民党抗战名将”和“国民党抗战老兵”,其实并不是真的对抗战有多少深刻的感情,更大程度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着民族主义的招牌来贩卖反对新中国的私货而已。其目的无非是像蒋介石集团一样把中国变为美国殖民地。在苏联和东欧的历史上,公知们便通过这种手段赢得了很大程度上的成功。

比如说,很多人弄不明白苏联为什么年年纪念卫国战争,甚至到1991年6月份的时候还大举纪念德军入侵50周年,却仍然在舆论战线上一败涂地。其实答案很简单,从赫鲁晓夫时代开始,纪念卫国战争本身就已经变了味儿。

苏联后期的文艺界和舆论界对卫国战争的纪念主要有两类。一是打着纪念卫国战争牺牲者的旗号攻击斯大林的“严重失误”。像西蒙诺夫的《生者与死者》就是典型。二是借吹捧卫国战争是沙皇在一战期间“保卫祖国”精神的继承,来含沙射影的反对列宁与十月革命中“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做法。像被苏联作协第一书记马尔科夫肯定为1977年的最好作品之一的中篇小说,叶•诺索夫的《乌斯维亚特的戴盔人》就是代表。这种“纪念”搞的越多,苏联垮的就会越快。

东欧国家则更加明显,当波兰等国打着“不应该因为政治分歧反对有爱国功绩的人”为历史上参加过二战的反共流亡政府人士“平反”之后,接踵而至的就是亡党亡国。这无疑是对抛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去拥抱“普世价值”的雅鲁泽尔斯基等人最绝妙的讽刺:

【新华社华沙3月19日电(记者董福生)波兰政府今天宣布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波兰资产阶级政府和军队的5名领导人恢复波兰国籍。
今天,被波兰政府宣布恢复国籍的有:斯坦尼斯瓦夫·米科瓦伊奇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担任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的总理,战后回国任波兰民族团结临时政府副总理、波兰农民党主席。1947年他逃亡国外,随后被取消波兰国籍;瓦迪斯瓦夫·安德尔斯将军,他是波兰流亡政府的主要军事将领之一,1946年9月被波兰民族团结临时政府宣布取消波兰国籍。此外,还有1949年被取消波兰国籍的3名当时的右翼党派的活动家。
波兰部长会议今天在宣布为上述5人恢复国籍时强调,40年前波兰政府是因为“尖锐的政治分歧”取消他们国籍的,而政治分歧是不应该把他们开除“公民大家庭”的,尤其是那些“有着爱国功绩的人”更不应被开除。
原载1989年3月21日《人民日报》】

总之,抛弃了新民主主义理论单纯纪念抗战同样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其危害未必亚于“精日”。我们必须要按照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和《英雄烈士保护法》的相关说明,明确英雄烈士所包含的范围,重点捍卫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英雄烈士,坚决打击借纪念张灵甫、孙立人为代表的所谓“国民党抗战名将”和“国民党抗战老兵”来进行反共“推墙”的行为。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9/44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