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曾经有媒体曝光的CIA的众多暗杀手段的确令人咂舌。如CIA在阴谋刺杀刚果民族解放运动领袖帕特里斯·卢蒙巴时,将一种慢性致命毒药放入他每天刷牙所用的牙刷中,若卢蒙巴每用一次,体内毒性就会增强一分,几周后就会死亡,但在计划实施前,卢蒙巴就被白人佣兵杀害。CIA还密谋通过毒手帕刺杀伊拉克前领袖卡希姆,也是因为后者提前遇害而终止。

今天跟网友们讲一段很有意思的事情,与美国有关。其实世界上不太喜欢美国的国家有不少,就在美国所谓的后院南美洲,就有很多。然而,如果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不喜欢美国,结果往往是——得癌症。

巴西总统:迪尔马·罗塞夫

这个被弹劾了的巴西女总统,曾为游击队员。1965年,时年17岁的罗塞夫就读于“中央州高中”,这所学校以学生公开反对巴西军政府独裁统治闻名。年少的罗塞夫正是自高中阶段开始了解国家政治。1967年,迪尔玛加入一个名为“工人政治”的组织。“工人政治”是巴西社会党一个分支。世界权力最大的女性之一:巴西总统罗塞夫阿波罗·黑林格自称曾在“中央州高中”教授迪尔玛马克思主义。他说,罗塞夫读过法国作家雷吉斯·德布雷的《革命中的革命》后,开始寻求武力反抗军政府统治,“这本书激励了每个人,包括迪尔玛”。2009年,巴西现任总统迪尔马·罗塞夫被盛传可能会成为时任总统卢拉的接班人。但罗塞夫却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自己患有淋巴癌,正在接受治疗,不得不戴假发亮相。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巴拉圭总统:费尔南多·卢戈

费尔南多·卢戈,1951年5月30日出生于距巴拉圭首都亚松森以南490公里的巴拉纳地区圣佩德罗镇。卢戈在恩卡纳西翁上中学。中学毕业后,违背父亲当一名律师的意愿,他进入了一所师范学校成为一名乡村教师。卢戈自称是个政治独立人士。但有评论认为他是激进的左派,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相近。2010年8月,巴拉圭总统费尔南多·卢戈在腹股沟的淋巴组织中发现了癌细胞。他随后在巴西的叙利亚-黎巴嫩医院接受治疗,当年底宣布身体中的癌细胞已经彻底消失。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巴西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

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是巴西左翼政治家,2003年到2010年任巴西总统。1945年10月27日生于巴西欠发达的伯南布哥州的一个贫穷农民家庭,在8个兄弟姐妹中排行倒数第二。由于在桑托斯容易找到就业机会,只受过小学教育的卢拉从孩提时候就开始了工作,比如擦鞋、做工等。他左手的小指缺失则是14岁进工厂后,一次事故造成的。1966年,在巴西共产党员哥哥的带领下,卢拉开始积极参加工会运动。25岁时,因拮据而目睹怀孕8个月的妻子撒手人寰后,卢拉彻底站到了军政府的对立面,成为工人领袖。2011年10月,巴西前总统卢拉刚过66岁生日就被确诊患有喉癌。当时他已接受了3个周期化疗,肿瘤减小了75%。他将在来年初接受放疗,整个治疗过程预计将在来年2月底前结束。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

1953年2月19日,克里斯蒂娜出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拉普拉塔河畔一普通家庭。 受父母热衷政治的影响,她从小就对政治感兴趣。在大学学习法律期间,克里斯蒂娜就爱与人激烈辩论政治问题,并因此受到同窗基什内尔的倾慕。两人结婚后,克里斯蒂娜随丈夫步入政坛。由于支持克里斯蒂娜的人主要是中下阶层,因此她的立场实际上比较偏左翼。克里斯蒂娜和委内瑞拉的左翼总统查韦斯关系不错,她的当选也将促进拉美地区的左翼潮流。阿根廷政府在2011年12月27日在一份声明中称,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被诊断患上了甲状腺癌,她则于2012年1月4日进行手术……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

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委内瑞拉政治家,曾任第52任委内瑞拉总统并创建“第五共和国运动”党,同年12月当选总统。2007年成功连任。1992年,因发动政变入狱。1994年被赦免出狱。1998年1月体内患有恶性肿瘤,2012年10月再次连任总统。2011年,查韦斯被查出身患癌症。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因癌症去世,享年58岁。查韦斯最为世人熟知的形象,便是“反美斗士”。他曾无数次地抨击美国。在委内瑞拉国内,查韦斯命令自2006年圣诞节起,所有公共场所禁止使用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因为那是“美国人的节日标志”。查韦斯不光自己反美,还集结了反美阵线,成为了全球著名的“反美领导人”。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嗯,为什么今天忽然想起来写这个了呢?原因很简单——我们在南海边上,有个邻居叫菲律宾,前些年这个国家的领导人跟美国人走的比较近,对我们不是很友好。后来换了个领导人是——

菲律宾第十六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1945年3月28日出生于菲律宾莱特省马阿辛市,1972年在马尼拉的圣贝达法学院取得律师资格后,跟随其父维森特踏上政坛。父亲维森特曾先后担任达沃省省长和达瑙市市长。在随后的几十年,杜特尔特扎根南部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市。

杜特尔特出国我国时表示,中国是伟大的国家,菲中悠久的友谊不可动摇。中国巨大发展成就令世人钦佩。当前,菲中两国发展战略高度契合,双方合作拥有广泛的增长空间。菲方致力于积极发展两国关系,加强同中方合作,这将造福两国人民。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格·杜特尔特曾被媒体问及与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举行会晤的展望时突然发飙,不惜以脏话辱骂奥巴马,警告美方不要对他主导的反毒风暴“指手画脚”,强调菲律宾“不再是殖民地”。

然后……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而前两天,俄罗斯倒是爆出过一个新闻——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月4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称,美国的生物实验是中俄永久的生化威胁。俄罗斯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表示,美国正在增加生物实验室的数量,并控制着俄中邻国的病原微生物的国家收集工作。

俄国防部称,美国很有可能正打着和平研究的幌子加紧发展其生化军事潜力。俄国防部还表示,国际社会不可能检查美国的生物武器研究实验室。今年9月,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吉奥尔加泽在莫斯科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他已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理查德卢加尔(Richard Lugar)实验室的活动进行调查。吉奥尔加泽声称,该实验室可能进行“致命试验”。下图是俄媒此前关于卢加尔实验室的报道截图……

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么?

那这些,到底和美国有没有关系?这个不能轻易下定论。

不过,曾经有媒体曝光的CIA的众多暗杀手段的确令人咂舌。如CIA在阴谋刺杀刚果民族解放运动领袖帕特里斯·卢蒙巴时,将一种慢性致命毒药放入他每天刷牙所用的牙刷中,若卢蒙巴每用一次,体内毒性就会增强一分,几周后就会死亡,但在计划实施前,卢蒙巴就被白人佣兵杀害。CIA还密谋通过毒手帕刺杀伊拉克前领袖卡希姆,也是因为后者提前遇害而终止。

除此之外,CIA曾想出种种方法试图暗杀古巴革命领导人卡斯特罗,如雇黑手党成员在卡斯特罗的食物中下毒;或是尝试用足分支菌污染他的潜水衣,一旦穿上,病菌就会从脚开始感染,逐渐向上蔓延;CIA还打算在其所抽的雪茄中藏匿炸药,或在他的钢笔中放进毒药。CIA还曾利用卡斯特罗的一个旧情人对他实施暗杀。该女子将药片藏在了面霜瓶中,不过最终,她选择了向卡斯特罗坦白。

所以……这里只能留一个疑问: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得癌症吗?

【崔紫剑,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崔紫剑先生”,原标题《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癌症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霸权

原标题:反美的外国领导人都会癌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