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公正的说,新教材比旧教材也还是有不少进步的地方的。比如说,《马克思主义诞生和国际工人运动的兴起》一课当中,新教材就重新把《共产党宣言》的发表从短短的一段话恢复成为了专目,同时也恢复了上次课改中被删除的第一国际等内容。这些显然和十八大以来国家高度重视教材“去马克思主义化”等不正常现象是分不开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新世纪课程改革以来,文科的语文历史政治三科教材存在不少历史虚无主义等方面的问题,引发了广泛的争议。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国家才成立了教材委员会,并实行了统编教材的政策。这种做法是非常必要的,是教材改进的前提和基础。

但问题在于,由于长期以来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等原因,教材编写中的问题不可能一下子解决,甚至个别地方还愈演愈烈。像这几天张衡及地动仪被移出初中历史课本就引发了广泛关注(虽然面对公众质疑,有关方面以小学德育课本还有作辩解,认为只是“在教材编排顺序上做了调整”,但是无法回避的是:小学德育课本与中学历史课本,在教学重视程度、考核标准、对学生的影响等方面,都不可同日而语。归根到底,还是从中学教材中删除了。)。近来笔者看到了最新出版的初中历史九年级上册,发现其中也有过分推崇西方文明的所谓“先进性”的明显问题,在此就简单的和大家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一、把西方“步入近代”的时限进一步提前

就整体结构上来看,新教材专门设立了“步入近代”这样一个单元,不仅沿袭了新世纪课程改革当中把文艺复兴和新航路开辟等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前的西方国家的历史通通划入近代史的做法,甚至在前边又加了一课“西欧社会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进一步延长了西方文明“进入先进的近代文明”的历史上限: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再看课文内容更不得了,这一课的导言就明确强调欧洲中世纪晚期就进入了社会转型时期,正文当中更是干脆从11世纪就开始论述这一“转型”: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于是,教材便出现了“西方文明在中世纪晚期已经开始步入近代”这种自相矛盾的笑话。虽然说自打世纪之交的课程改革开始,九年级世界史部分就不断把西方文明进入近代的历史上限向前推移,但是这种做法也是史无前例的。

顺便补充一点,在90年代之前,九年级世界史课本一般是把17世纪中期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作为世界近代史的开端,而在世纪之交的课程改革当中,则是把1500年前后的新航路开辟和文艺复兴作为世界近代史的开端,把西方文明步入近代的历程提前了一个半世纪。

然而事实上,把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作为世界近代史的开端并不是太晚了,而是太早了。一般认为,近代史主要指的是资本主义时代的历史。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当中已经明确指出,资产阶级统治的年限只不过“不到100年”而已:

【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也就是说,《共产党宣言》其实是把18世纪晚期的工业革命作为资本主义时代的开始,或曰近代史开端的。虽然其也回顾了中世纪时早期资产阶级分子产生以及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些情况,但是这只不过是一种“追溯”,并不能说那时西方就在真正意义上进入了资产阶级统治的近代史。

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西方进步学者的研究也证明了把工业革命作为近代史开端的合理性。像弗兰克的《白银资本》和彭慕兰的《大分流》就以详实的历史材料论证了工业革命之前15到18世纪的亚洲特别是中国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较之西方并不落后甚至更胜一筹,彻底批判了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为代表的西方反共人士鼓吹的西方从1500年前后就领先世界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价值观。

笔者个人认为,编写教材的专家们有意无意的混淆了“阶级出现”与“阶级统治”这两个概念。只有新的阶级占据了统治地位之后,才能算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例如,原始社会末期就出现了阶级分化,但是这时的社会仍然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后期就出现了奴隶制瓦解和封建制兴起的状况,但是这时的社会仍然是奴隶社会。在工业革命之前,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封建生产关系是很难画出一道明确的界限的。像中国在唐朝时,有的地方就已经有“织机500张”的大型私人手工业了,难道能说中国唐朝就已经“步入近代”了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西方“步入近代”的时限显然不是旧教材和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中鼓吹的1500年前后的新航路开辟,更不是新教材进一步提前到中世纪晚期的所谓“社会转型”,而是距离《共产党宣言》发表还不到100年的工业革命。

二、吹捧西方中世纪的“自由”和“法治”

更令人不舒服的是,最新的历史教材当中居然大力吹捧西方中世纪的“自由”和“法治”,宣称西方文明在中世纪也要比中国先进。这种做法同样是在历史教科书当中没有先例的。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第9课《中世纪城市和大学的兴起》,其中大部分篇幅是在浓墨重彩地描绘西欧中世纪城市的自由是资本主义兴起的基础,并且高度称赞了西方中世纪大学的自主权: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教材的课后习题当中,还专门把中国宋代的城市和西欧的城市做了对比,根据课文的引导,不难得出西方在中世纪时城市规模虽然远不如中国,但是仍然远远比中国先进的答案: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然而事实上,这种说法是很难站得住脚的。西欧中世纪的城市自治本质上是一种封建割据,体现的是社会政治经济的不发达而并非发达,也很难说对于资本主义工商业有多少好处。其先进性仅仅是基于西欧中世纪时期农村封建庄园割据的极度落后性,很难说比之同一时期中国的中央集权制度更先进。否则,为什么后来手工工场大发展的国家是伊丽莎白专制统治下的英国,而四分五裂,拥有大量自治城市的德意志和意大利却衰败了呢?

至于西欧中世纪的所谓大学自治更是没有什么可吹的。稍微了解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同一时期中国也有大量的书院,这些书院同样是有很大自主权利的。两者的区别仅仅在于,西欧中世纪的大学主要在宗教神学的控制之下,而中国的书院则是完全世俗化的。两者究竟谁更先进,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更有甚者,在第八课介绍《西欧庄园》的时候,也把反映西欧中世纪农奴制残酷性的内容几乎全部删除了。新教材甚至还增加了“农民的土地权益受法庭保护”,“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领主的特权”等等内容,给人感觉中世纪的封建庄园也是较之中国同时期远为先进的法治文明: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课后的习题也是大讲西方中世纪农奴制庄园的“法治”并与中国对比,以引导学生接受中华文明不如西方文明: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然而,这些说法是严重违背历史事实的。像恩格斯在其名著《德国农民战争》当中,就生动的描述了欧洲中世纪农奴制庄园的所谓“法治”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主人象处理财产一样任意处理农民的人身,任意处理农民的妻女。主人有初夜权。主人一时高兴,就可把农民投入监牢;在监牢中,正如今天一定有预审推事等着一样,当日一定有刑具等着农民。主人可任意把农民打死,或者把农民斩首。加洛林纳法典中的各章论到“割耳”,“割鼻”,“挖眼”,“断指断手”,“斩首”,“车裂”,“火焚”,“夹火钳”,“四马分尸”等等,其中没有一项没有被这些尊贵的老爷和保护人随一时高兴就用在农民身上。谁来保护农民呢?法庭上坐着的都是贵族,僧侣,城市贵族,律师,他们深知拿了钱就该办什么事。】

附带说一句,世纪之交的上一轮课程改革当中,除了把西方文明步入近代的上限提前到1500年前后,也大力歌颂希腊罗马的所谓“民主法治”,并和中国古代的所谓“专制集权”进行对比来论证中华文明的落后。这在高中教材中尤其明显。

但是,旧教材还不敢公开歌颂中世纪。最新的教材把中世纪也变成了所谓自由与法治的先进文明,这使人难免联想到曾经流行的那种西方文明从古至今一贯领先的“河殇”式论调。违背事实胡乱拔高西方文明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和逆向性民族主义。我们应该坚决杜绝。

三、被删除的部分更加不堪

有的朋友可能会问,国家教材委员会干什么去了?

其实原来送审稿更加不堪,里面还有大量歌颂中世纪基督教神权统治的内容。即认为西欧的教会与国王二元政治是西方文明能够防止绝对君主专制,最终产生“民主法治”的基础。后来删除了这部分内容,并把《法兰克王国》和《基督教的兴起与传播》两课合并为《基督教的兴起和法兰克王国》一课。

所以说,国家教材委员会还是发挥了积极作用的。不信大家可以看看这些被删除的部分,简直和袁立、孙海英有一拼,也和旧教材的论述正好相反(第一张截图为旧教材对中世纪基督教神权统治的评价,第二三张为新教材送审稿中对应的部分):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新教材比旧教材有进步,教材委员会仍任重道远——以初中新历史教材对西方文明的评价为例

公正的说,新教材比旧教材也还是有不少进步的地方的。比如说,《马克思主义诞生和国际工人运动的兴起》一课当中,新教材就重新把《共产党宣言》的发表从短短的一段话恢复成为了专目,同时也恢复了上次课改中被删除的第一国际等内容。这些显然和十八大以来国家高度重视教材“去马克思主义化”等不正常现象是分不开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许多长期形成的问题解决起来确实很难一蹴而就,但对人民群众共同关心的教材编写问题确实应该乘风破浪争取更大的进步。因此笔者认为,国家教材委员会应该再接再厉,尽快对最新统编教材进行修订,纠正教材当中的这些违背历史事实胡乱拔高西方文明的错误观点。即应该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和《德国农民战争》等经典著作当中的论述,一方面把西方“步入近代”的时限定到工业革命,另一方面实事求是的书写中世纪时期西方文明在农奴制和神权统治下的黑暗与残酷。诸如初夜权和火刑柱等能够代表西方文明特色的史实不应该成为禁忌。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10/45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