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欧洲”的旧船票能否登上新世界的轮船?

跟美国相比,跟中国相比,欧洲真的老了,很老很旧了。如今的欧洲更多的是充满某种祖上曾经给某某贵族做过侍从的傲慢,更多的是充满某种收藏旧物的癖好,更多的是抱残守缺、靠着几间旧物收租子的老地主。“老欧洲”的旧船票还能登上新世界的轮船吗?

“老欧洲”的旧船票能否登上新世界的轮船?

欧洲现在已经很难上媒体头条了,欧洲正在退出媒体和公众视野,即使有什么能上头条的重大事件,也往往不是什么好事。比如特朗普访问英国,在检阅卫兵时走在女王前面,使得女王无路可走,大大地羞辱了英国女王一番。比如特朗普在北约峰会上咄咄逼人地要求默克尔退出与俄罗斯之间的“北溪-2”项目,为美国天然气让路,心高气傲的默大妈也不得不屈服于特朗普的淫威,对美国开放天然气市场。从前一向视尊严与优雅为生命的欧洲遗老遗少们现在已经顾不得尊严了,吃饭变得比尊严重要,没有生存何来尊严?

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更让人感到欧洲在这个秋天再次遭遇了寒流。

首先是在希腊金融危机之后,意大利又出事了。10月23日,欧盟委员会驳回了意大利政府预算方案,开创了欧盟成立以来要求成员国修改预算的先例。欧盟要求意大利政府设定赤字占GDP比重,2018年为1.6%,2019年为0.8%。而意大利预算案却设定为2.4%,远远超过欧盟的要求。欧盟称:若意大利政府执意不改,欧盟委员会将启动惩罚步骤。在欧元区,意大利的债务严重程度仅次于希腊,截至2018年6月,意大利政府债务已高达约2.3万亿欧元,排名全球第三。如果意大利政府持续扩大财政赤字,债务偿还利息增加,意大利将会陷入一场新的经济危机,希腊金融危机将在意大利重演。可意大利并不这么认为,意大利政府表示不会退缩,而且没有第二套方案可供选择。意大利副总理迪马约表示:“意大利政府不会放弃目前的计划。我知道我们正前进在正确的道路上。我们不会停下来。”意大利另一位副总理萨尔维尼表示:“欧盟侵害的不是意大利政府的权益,他们侵害的是意大利人民的利益。”意大利政府扩大赤字增加预算的目的是什么呢?“计划扩大政府预算,旨在振兴意大利经济,同时增加社会福利,包括减税、增加低收入者收入、降低退休年龄等。”在面临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的时候,意大利人想到的不是节衣缩食,而是要“增加社会福利”,这与两年前的希腊出现危机时的情形几乎是一样的,面对危机和衰退,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降低生活标准,而是回忆过去的好时光。

其次是美俄要退出“中导条约”了,欧洲安全将裸奔。10月20日,美国宣布将退出1987年与当时的苏联签订的《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即中导条约)》,随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俄罗斯,专门商讨退出事宜,随后俄罗斯回应称,如果美国执意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将强力反击。其实俄罗斯的中短程导弹对美国本土并没有什么威胁,而是对欧洲有着重大威胁,如果美俄在退出《中导条约》之后展开军备竞赛,大力发展中短程弹道导弹,由于美俄都有七千余枚核弹头,俄罗斯的核弹头将威胁整个欧洲,可以说欧洲安全将在美俄退出《中导条约》之后裸奔。美俄退出《中导条约》之后,欧洲的安全将更多地依赖北约和美国,欧洲军事安全的独立性将越来越弱。

第三是北约举行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最大规模军演。这次军演名称为“三叉戟接点”,北约29个成员国加上两个合作伙伴国瑞典和芬兰共31个国家的约5万名军人、150多架飞机、约70艘军舰和1万辆车辆参加此次军演,演习区域在靠近北极的挪威海域及波罗的海海域,距离俄罗斯最近地点只有200公里,美国海军核动力航母“杜鲁门号”也将参加演习,这是27年后美国航母再次回到北极圈。美国欧道明大学国际研究主任卡普谈到特朗普威胁退出《中导条约》以及“杜鲁门号”航母前往北极圈时说:“一场新冷战开始了,这是我们与俄罗斯关系恶化的最新症状。”这次军演一是对俄罗斯前不久举行有30万军人参加的“东方—2018”军演的回应,二是显示美、欧、俄在北极地区争夺加剧,三是美国希望形成整个北约与俄罗斯处于对抗状态、利用欧洲抗衡俄罗斯的形势。

第四是英国脱欧协议还剩最后一公里。10月22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国会表示:脱欧协议的95%已经完成,英国会在明年3月脱欧,之后有21个月的过渡期。但英欧之间仍未能就北爱尔兰边境问题达成一致,她誓言:为挽救脱欧进程,她甚至不惜牺牲首相职位。特雷莎·梅的脱欧决心遭到不少阁员的强烈反对,保守党内部一直在酝酿对特雷莎·梅的逼宫行动,以争取更换英国与欧盟谈判的人选。英国脱欧已经成为令整个欧洲政局不稳的一个毒丸,吃与不吃这枚毒丸,英国与欧盟双方都很难受。

以上意大利预算案、美俄退出《中导条约》、北约军演和英国脱欧陷入僵局四件事或许都不是能够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事,但我们却能够从这些事件中观察到欧洲目前的状态。

一是从希腊危机到意大利危机,显示出整个欧洲的高福利已经难以为继,除了部分西欧和北欧国家尚有发展动能,尚能在世界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的竞争中占有一定的地位,整个欧洲已经开始落伍,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已经从欧洲转移到北美和东亚,相对于美国和中国,欧洲高科技公司在全球的排名已经越来越靠后,数量越来越少,而且这种趋势已经形成,越来越难以改变。欧洲要依靠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去维持整个欧洲的高福利已经完全不可能了,希腊和意大利的危机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陷入危机,这将会是一种趋势。

二是美俄退出《中导条约》和北约大规模军演显示出欧洲越来越深地陷入美国主导的北约陷阱,美国军事越强大,北约越强大,欧洲就会越虚弱,就会越依赖美国和北约。整个欧洲已经越来越像被美国军事占领的日本和韩国,国家主权越来越因为军事主权的丧失而受制于美国。当特朗普要求欧洲国家增加军费,要求德国取消与俄罗斯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计划,直接羞辱英国女王的时候,欧洲丝毫没有反抗之力。未来欧洲要想摆脱现在受美国控制的尴尬局面,唯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重建独立的欧洲军队,摆脱对北约的依赖,改善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化解战争风险,寻求独立军事和独立外交。不能做到这一点,欧洲将永无前途,也不会有未来。

三是英国脱欧一拖再拖,不仅撕裂了英国社会,也撕裂了欧洲,而这是美国所愿意看到的,特朗普访英时就曾极力支持英国脱欧,一个分裂的欧洲对美国是有利的,一个弱化的欧元也是美国所希望看到的。英国脱欧启动了欧洲分裂进程,直接导致了欧盟政治统一进程终结,而且还可能继续引发其它国家脱离欧洲甚至导致欧盟解体。自二战结束以来,欧洲一直在向内聚集力量,形成统一的政治、经济、货币实体,但从英国脱欧开始,欧盟的统一进程被逆转,欧洲的政治地位将越来越弱,未来德国和法国或许也会分道扬镳,为争夺欧洲老大而争斗,于是一个从高科技领域开始衰弱、从军事上受美国和北约控制、经济上始终走不出困境、金融上受美国打击的欧洲将成为欧洲的新常态,欧洲终将变成一个破落贵族。

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欧洲渐渐变旧变老,欧洲的荣光已经暗淡。虽然欧洲的科学技术仍然依其惯性向前发展,但正如我们行走在欧洲各国古老的街区里,能够闻到除年霉味,能够看到历史斑驳,虽然欧洲一些国家仍然是现代制造之国,一些城市仍然是现代时尚之都,但当有人将一个“老”字加到欧洲头上的时候,我们会忽然发现,欧洲真的是老了,一个“老欧洲”出现了在人们的视野里,欧洲正在成为人们休闲怀旧、凭吊历史的地方,从地中海周边的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到逐渐向北移至法国、英国,仍然有些现代生机的是德国、荷兰和一些北欧国家,但即使是这些仍然有些生机的国家,也正在失去往日欧洲的那种奔放,那种热烈,那种冲动,那种激情,整个欧洲正在进入一种平静、内敛、傲慢的状态。

在美国,你可能对纽约陈旧落后的地铁颇有微词,对曾经的“汽车之都”底特律的破败有些感伤,但你不能不被美国西部硅谷和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的那种创新冲动和创业激情所感染,如果你来到中国看看,你更会觉得欧洲真的很老旧了,也许你会说欧洲有历史,有文化,有艺术,有安静,有秩序,有悠闲,有几乎所有我们曾在中国上海外滩凭吊的一切,可仍然无法排除欧洲已经老去的印象,这不是一栋建筑、一条街道、一座博物馆、一个古宅的铭牌徽章、一座街边某个艺术大师的作品所能代表的,而是那种古老的味道,那种陈旧的气息,那种传统的思维,那种不变的传承,让你感到一种文化的窒息,一种时空的凝固。跟美国相比,跟中国相比,欧洲真的老了,很老很旧了。如今的欧洲更多的是充满某种祖上曾经给某某贵族做过侍从的傲慢,更多的是充满某种收藏旧物的癖好,更多的是抱残守缺、靠着几间旧物收租子的老地主。

“老欧洲”的旧船票还能登上新世界的轮船吗?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欧洲 英国脱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