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在社会主义的话语框架之下,中国和日本的关系是“先进的社会主义中国与落后的资本主义日本”,而在西方资本主义的话语框架之下,两国的关系则变成了“先进的日本和落后的中国”。这种“教师”与“学生”地位的重置,无可避免的会对我国的国际形象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2018年10月25日到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中国,并且签订了关于货币互换协定等一系列合作协议。这标志着中日两国关系回归正轨,重新呈现出积极势头。但是就目前来看,两国关系的长远发展,恐怕仍然需要克服不少障碍。笔者在这里只想重点分析一下中国的国家形象问题。

就在安倍晋三访华前夕,日本著名漫画《海贼王》进展到了凯多篇。大海盗“四皇”当中最为凶恶的凯多终于正式亮相。让很多中国人感到意外的是,凯多这个大反派是典型的“中国龙”形象: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要知道,《海贼王》可不是一部一般的日本漫画,而是迄今为止在全球销量最大的日本漫画。其也成为了《机器猫》和《龙珠》之后又一副重要的日本文化名片。像今年夏天俄罗斯的世界杯上,塞内加尔就与日本队一起同唱《海贼王》的主题曲,今年夏天中国的著名电影《我不是药神》,也曾因涉嫌抄袭《海贼王》的海报引发争议。《海贼王》总销量已经超过4亿4000万册,从1999年到今年上半年,除2005年一年以外,始终占据销量榜的冠军: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因此,《海贼王》当中把中国龙设定为大反派,恐怕很难说是一个可以一笑置之的偶然事件,而是代表了很大一部分日本人对于中国的普遍印象。

需要指出的是,有些朋友可能会因此认为,《海贼王》的作者尾田荣一郎是日本的右翼势力,想为日本军国主义和侵华战争翻案,支持安倍晋三的修宪扩军等行动。可是事实却与此恰恰相反。这部漫画当中有不少批判日本二战期间侵华罪行的内容。而且就在今年夏天,《海贼王》的作者还因为嘲笑日本二战老兵是“炸鸡”引发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抵制: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那么,为什么并不赞成侵华战争的日本著名漫画《海贼王》也把中国龙设置成了大反派呢?这也不能说和日本近年来的社会右倾化毫无关系。笔者以前在《从日本的著名漫画看日本的右倾化》一文当中就曾经谈到过,手冢治虫、藤子不二雄、宫崎骏等老一代的日本动漫大师普遍是倾向于社会主义的,而尾田荣一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虽然并不赞成法西斯主义与侵华战争,但是其认同的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所谓“普世价值”,因此对于侵略的批判也只能是肤浅的。

比如说,在这次安倍晋三访华期间就大力称赞日本明治维新的“脱亚入欧”。其在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上表示:19世纪,日本率先学习西洋技术,运用中国的汉字,翻译西方思想,创造了大量的新词汇,不仅反向输入中国,还流传到了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这意味着日中的‘三方合作’从19世纪就已经开始了。”而《海贼王》同样肯定明治维新,其中的凯多篇本身就是以日本明治维新“脱亚入欧”摆脱中华文化圈为背景的,把中国龙设置成为大反派,也就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必然。

然而事实上,日本的明治维新只不过是学习了西方资本主义模式下弱肉强食的发展方式。这本身就是一条历史的歧路,也不可避免的蕴含着侵略与战争的因素。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法西斯上台是在1936年的“二二六”兵变之后,可是从甲午战争、《二十一条》一直到九一八事变,遵循西方资本主义普世价值时期的日本,不是早已开始了一系列的侵华行动么?

这些铁的事实印证了列宁的一句名言——“帝国主义就是战争”。如果仅仅反对法西斯,而不质疑法西斯的基础,即资本主义本身,是绝不可能为国家探索出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的。在日本的社会主义思潮退去之后,虽然大多数日本人仍然认同和平反对战争,但是却失去了对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质疑与批判,于是便陷入了混乱与迷茫之中。

《海贼王》很多内容也集中体现了这一点。像凯多篇的上一个篇章——大妈篇,一方面尖刻的讽刺了“四皇”之一,带有浓厚迪士尼画风的“BIG MOM”为输出自身的“自由、和平、文化多元”等价值观而对外掠夺,对内镇压的残暴行径。另一方面不仅没有质疑这些价值观本身,而且奉行类似价值观的主人公路飞事实上也不过是用以武力来对武力来“纠正这些错误”。这充分反映了今天的日本既不认可美国霸权,却又认可美国价值观的尴尬局面: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50年前开始创作的《机器猫》,一开头就对于提前实现了“十年倍增计划”,看似欣欣向荣的日本勾勒出了一副阴暗压抑的未来画面:经济危机、企业破产、劳动者失业、普通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最终不得不让子孙后代企图穿越历史以改变未来。这不仅是对于二战期间的日本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道路的批判,也是对于明治维新以来到当时整整100年日本选用资本主义发展方式的批判,显然要比《海贼王》深刻得太多,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预言了日本后来50年的发展状态。

顺便说一下,了解一点文化史的人都知道,60年代末时中国的思想文化输出引发了西方的一系列革命运动。当时西方的反共媒体也针锋相对,借汉语中“猫”与“毛”的谐音,通过大力吹捧老舍的《猫城记》为代表的一批骂“猫人”、“猫国”的文艺作品来指桑骂槐地攻击毛泽东主席。因此有人认为,《机器猫》其实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机器毛”,哆啦a梦其实是用晚年毛泽东那虽然有些发福但是却仍然睿智得近乎无所不能的形象塑造的。

虽然作者并没有正式承认过这一点,但是从他们对于红色中国的推崇来看,传闻似乎也并非空穴来风。像两位作者之一的安孙子素雄不仅画了一个后来被日本当局所取缔的《毛泽东传》,还在《怪物太郎》等一系列著名漫画当中大力宣扬“日本不如中国”的思想: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当然,今天日本普通民众视野里中国形象的恶化,恐怕也和中国自身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意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社会主义的话语框架之下,中国和日本的关系是“先进的社会主义中国与落后的资本主义日本”,而在西方资本主义的话语框架之下,两国的关系则变成了“先进的日本和落后的中国”。这种“教师”与“学生”地位的重置,无可避免的会对我国的国际形象产生重大影响。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前不久获得了终身成就奖的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早年曾经非常崇拜中国。其认为中国在公有制基础上给于创作者保障的社会主义体制,能够最大限度的促进文艺的发展,也非常欣赏《大闹天宫》等一些中国动画片。但是宫崎骏在1984年访问中国的时候,发现中国文艺界正在推崇利润至上的改革,从此就再也不推崇中国了:

【从1984年开始,宫崎骏就对中国动画失望了。原来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怀有崇敬之情的宫崎骏,在1984年同高炯勋一行人访华,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高层交谈时发现他们对动画本身并无兴趣,对薪酬的分配却是非常关注。高烟勋回忆道:“宫崎骏对中国的失望无以复加。我在这一点上也是如此。因为我们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是很尊敬的,没想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高层却只关心这个。一旦计件付酬,就再也拍不出中国学派的影片了。”
徐飞主编,经典悦读 第4辑,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04,第234页】

甚至日本漫画《海贼王》当中对于中国龙“凯多”的批判也能够明显的看出来这一点。其强调,凯多统治下的地盘是一个生态环境破坏严重,贫富悬殊惊人的社会。甚至连普通民众吃的食品中都有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质,只有少数有钱有势的人才能吃的上安全健康的绿色食品: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鹿野:日本漫画《海贼王》为何把中国龙设为大反派

漫画当然有夸张之处,可如果宣称当下的中国完全不存在这些问题,恐怕也不是事实。而这样的一种社会状态这很难对日本乃至世界其他国家的民众产生多少吸引力的。但是说到底,这些让外国普通民众反感的问题并不是社会主义的必然产物,恰恰是中国近些年来资本势力膨胀,一定程度上背离了社会主义的结果。

由此观之,如何消除日本乃至全世界民众对于中国的偏见,重新树立起中国正面的国际形象,最终实现我国国际交往的长远发展,其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那就是坚持社会主义,遏制资本势力,坚定不移的走共同富裕道路。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海贼王 日本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10/45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