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金庸——我们需要武侠精神

武侠精神是虚拟的武侠世界与现实的人类社会能够进行精神对话的契合点,因为武侠世界不过是作家,是人创造的一个虚拟时空,是人类社会梦想无法达成时的一种憧憬,是人类社会无法解决现实世界诸多问题时的一种逃避,是人类社会医治自身心灵疾患的一种精神疗法。

致敬金庸——我们需要武侠精神

2018年10月30日,武侠小说泰斗金庸(查良镛)逝世,享年94岁。

1955年,金庸接替梁羽生在《大公报》连载武侠小说,那是金庸的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从此,金庸的武侠小说风靡香港,风靡全国,“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从此金庸的十五部武侠小说以及后来根据这些小说改编拍摄的电视剧走进我们的生活和精神世界。1972年,金庸的最后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连载结束,金庸宣布封笔,从此金庸成为一个神话。

1924年,金庸出生在浙江海宁的一个书香世家。海宁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间创造了“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科举神话,到近现代査家出现过实业家査济民、教育家査良钊、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诗人穆旦。在金庸族谱旁系姻亲关系中,有许多大家非常熟悉的名字:金庸的表哥、诗人徐志摩,金庸的姑父、军事理论家蒋百里科学家,金庸表姐夫、科学家钱学森,金庸的表外甥女、作家琼瑶。

金庸先是一个杰出的报人,然后才是一个了不起的武侠作家。1947年金庸进入上海《大公报》,1959年金庸创办《明报》,他每天写一篇社评文章,每天更新他的武侠小说,数十年从无间断。30年时间,金庸将《明报》办成香港极具影响力的报纸,也打造了一个无人能够超越的中国武侠小说巅峰,1972年金庸封笔,1989年《明报》创刊三十周年,金庸卸任社长职务,90年代金庸将《明报》集团卖出,退出商界,2007年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职务,从此退出江湖。

我是金庸武侠小说的一个狂热爱好者,他的十五部武侠小说我至少读过五遍。2011年,我出版了一本十五万字的金庸武侠小说评论,逐个点评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我所要复活的是我心中、也是金庸小说中的武侠精神。

致敬金庸——我们需要武侠精神

我们心中都存有一种武侠精神,都对侠客怀有一种钦佩敬仰之情,都希望有一个真实的侠客世界存在。这种对侠客精神与侠客世界的憧憬源于我们所生存的现实世界的某种缺陷,希望在侠客世界里寻回我们失去的那一份真爱,那一份率性,那一份执著,那一份道义。

梁羽生、古龙、金庸、黄易等文学大家为我们建起了这样一个侠客世界和江湖社会,他们的作品就像一个个小宇宙,那些侠客们在其中鲜活地生存着,有血有肉,有情有性。令人遗憾的是,虽然科学家们对无法完成宇宙拼图而苦恼,可这个巨大的宇宙拼图是真实存在着的,总有一天,人们能够拼出这个完整的宇宙。而金庸们的侠客世界却不同,因为除了已经呈现给我们的故事和人物,那些断代之处,那些令人神往的侠客的前世今生都不存在,那些遗憾对于读者来说是永远的痛,随着时间销蚀掉武侠作家们的生命力,销蚀掉他们的想像力,那些未尽的情节,那些隐藏的人物,那些历史的空白再也无法弥补,那个破碎的侠客世界的拼图也永远无法完成。

在武侠小说大师中,我最喜欢金庸,金庸的侠客世界里有一个历史的背影,好像是一段历史的背面,又好像是一段俗世生活的镜像。金庸的侠客世界的精彩、神秘与诡异,让人流连,令人神往。我曾对独孤求败的来世今生充满好奇,对小龙女与扬过隐居何处充满好奇,对郭襄如何创派峨嵋充满好奇。然而这种好奇将变成一种永远的遗憾,因为在那个虚拟的世界中,空白处并不能在历史考古发掘中得到回答,也不会在历史的进程中得到延续,更不可能通过时间机器回到那个令我们神往的世界,因为那个世界根本不存在,那些人物根本就不存在,那些故事根本就不存在,这正是金庸的侠客世界让人揪心的地方。无法回溯,无法访问,无法重度,无法沟通,无法亲近,一个永远也无法完整的时空,一段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感情。

《笑傲江湖》是一个时空,《鹿鼎记》是一个时空,《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是一个时空,《天龙八部》是一个时空,然而有一点是生活于各个武侠时空中的人物共有的东西,那就是武侠精神,萧峰、郭靖、杨过、令狐冲、张无忌这些大侠有武侠精神,黄蓉、小龙女、郭襄、周芷若这些女侠有武侠精神,欧阳锋、成昆、东方不败、韦小宝、李莫愁身上同样有武侠精神,武侠精神是虚拟的武侠世界与现实的人类社会能够进行精神对话的契合点,因为武侠世界不过是作家,是人创造的一个虚拟时空,是人类社会梦想无法达成时的一种憧憬,是人类社会无法解决现实世界诸多问题时的一种逃避,是人类社会医治自身心灵疾患的一种精神疗法。

我很喜欢甚至是痴迷金庸的武侠世界,当郭襄因为爱不可得而痛苦的四处游荡的时候,我会难受;当萧峰在长城上为了融合民族的伤口而将利箭插向自己胸口的时候,我会痛苦;当小龙女在深潭中孤寂的生活时,我会伤感;当曲洋和刘正风吹奏那曲笑傲江湖的时候,我会陶醉;当韦小宝唱着十八摸游戏人生时,我也会开心一笑。金庸的武侠世界已经成为我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已经成为我梦想的一部分,因此我将自己沉迷于金庸武侠世界的心得写于纸上,与大家分享我在其中的幸福与快乐。

虽然只是一种愿望,却仍盼金庸的武侠世界与武侠人物复活,现在金庸去了,他的武侠世界和武侠人物却没有在现实世界里复活。

今天,让我们向一代武侠小说大师金庸致敬!向金庸为我们构建的武侠世界和金庸塑造的数百个武侠人物致敬!向郭靖、萧峰、独孤救败、风清扬、张三丰、少林扫地僧、老顽童这些小说中的武学宗师致敬!

金庸小说那些鲜活的人物:

【令狐冲:放荡形骸,散淡自在
任盈盈:江湖雅奏,武林清音
刘正风与曲洋:笑傲江湖,生死绝奏
岳不群与左冷禅:阴谋与阳谋
东方不败与任我行:变性与异化
林平之:辟之不去的命运之邪
仪琳:一个尘缘未了的精灵
郭靖:报国,重义,尊师,侠之大者
黄蓉:聪慧人世,艳妒群芳
周伯通:天真无邪,游戏江湖
欧阳锋:无毒不丈夫
黄药师:潮声箫语,清雅不俗
洪七公:疯狗丧于棒下,美食飨于腹中
一灯大师和裘千仞:用一生来赎罪
梅超风:夜半惊魂时,九阴白骨爪
杨过:神雕相伴,黯然销魂
郭襄:风华绝代 创派峨嵋
杨康与穆念慈:孽缘与冤家
李莫愁:问世间,情为何物?
张无忌:化解恩怨,匡复社稷
张三丰:震古铄今,独步武林
成昆与谢逊:魔与兽的较量
灭绝师太:人性的灭绝者
周芷若:妖魅重现江湖
黛绮丝:紫衫如花,长剑胜雪
萧峰:天下英雄,此君为甚
慕容博与萧远山:王霸雄图,尽归尘土
慕容复:兴复大燕的精神狂想者
玄慈大师与叶二娘:虚伪与毒辣
鸠摩智:回归佛门的大德高僧
游坦之:作为奴隶的爱情
阿紫:在毒缸中长大的痴情女
阿朱与阿碧:英雄的真爱与奸雄的侍女
丁春秋:厚与黑的生动教材
王语嫣:纸上谈兵,泥井柔情
段延庆:从太子到恶人的轮回
虚竹:佛门无意,寒冰有情
段誉:生无纤尘羁绊,爱如一箭穿心
段正淳:殉情在茶花古道
康敏:将灵魂出卖给魔鬼的女人
陈家洛:反清兴汉的臆想者
香香公主:站在天堂撤花的妙人儿
霍青桐:回部的女诸葛
余鱼同:因爱伤情,因情得缘
文秦来与骆冰:磊落硬汉,豪爽侠女
韦小宝:官场的镜子,康熙的影子
陈圆圆:红颜乱世,尤物销魂
夏雪宜:以毒攻毒,以恶抗恶
袁承志与李岩:乱世英雄的悲歌
何惕守:毒女的顿悟与归宿
九难:一曲末代公主的挽歌
石破天:礼崩乐坏江湖的拯救者】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金庸 武侠 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