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特朗普主义的核心,简单讲就是借助社群网络时代,狠戳百姓痛点,快速而广泛的宣扬其民粹政治理念。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希特勒当年通过演讲煽动全德国,如果希特勒也有推特,那他是否可以煽动全世界呢?我们难以否认,特朗普主义,是成功的。他最直接的成功,是能够获得选票。也正因为它在获得选票上的“成功”,它才可以往全世界扩散。如今,特朗普主义终于扩散到了德国,那片曾经爆发一战和二战的土地,和那个曾经诞生了希特勒的国家。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随着科技的进步,政治模式也会随之进步,旧时代的制度在碰撞新时代的科技时,总能擦出别样的火花,而那些火花,并不都是绚烂的。

当今的世界政治,有一个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政治人物有机会直接诉求他的群众,通过脸书,推特等社交网络,百万千万计的群众,能在第一时间与他们的支持者或反对者进行交流。

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过去群众想要直接诉求政治人物,唯一的方法是在演讲大会上,可如今社群网络,改变了政治的交流方式,并且当它植根于民主政体的土壤之上时,会直接出现一个令人不安的结果。

即,强人政治崛起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因为每个政治人物都会利用社群网络来和群众“直接沟通”,那么政治人物A,要怎么比政治人物B,获得更多关注呢?

那最好的方法,有两个

一个是放狠话,一个是戳痛点。

它就很像我们现在的媒体

过去的媒体,凭借的是良心来报道问题

而今的媒体,凭借的是流量来报道问题

每家做媒体的公司都要求下面的编辑,给我狠狠戳社会痛点,因为只有社会痛点,才能带来流量,才能带来关注。

政治人物也一样,植根于民主制度的社群网络体系,也日益呈现出这个问题。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政治人物A说,看那些好吃懒做的难民,他们除了偷窃和强奸外什么也不会做,选我,选我,我帮你们把那些蛆虫统统驱逐出去。

政治人物B说,我们必须要打贸易战,中国在欺负我们,日本在欺负我们,德国在欺负我们,全世界都在欺负我们,选我,选我,我帮你好好教训教训那些占尽我们便宜的国家。

当千百万选民可以直接面对一个又一个政治人物时,只有那些最会放狠话,最会戳痛点的政治人物才能获得最多关注。

于是,强人政治逐渐崛起。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南美民粹典范,阿根廷裴隆主义

强人政治所代表的东西,在拉丁美洲叫做裴隆主义

在德国则是以希特勒为代表的国家民族主义

而当这些东西再伴随着科技的进步而演变后,就成了我们今天所说的民粹政治。

在当下,由政治强人所引导的民粹政治,揉搓进了国家民族主义后,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之为“国族主义”

国族主义这个词,特朗普在公开场合说过很多次,为了不让自己这个“国族主义”和希特勒的“国家民族主义”混淆,他刻意进行了一点变化。

但既然特朗普那么喜欢宣扬“国族主义”这个词,我不妨给他冠一个新名字,叫

特朗普主义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特朗普主义的核心,简单讲就是借助社群网络时代,狠戳百姓痛点,快速而广泛的宣扬其民粹政治理念。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希特勒当年通过演讲煽动全德国,如果希特勒也有推特,那他是否可以煽动全世界呢?

我们难以否认,特朗普主义,是成功的。

他最直接的成功,是能够获得选票。

也正因为它在获得选票上的“成功”,它才可以往全世界扩散。

如今,特朗普主义终于扩散到了德国,那片曾经爆发一战和二战的土地,和那个曾经诞生了希特勒的国家。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上个月,德国总理默克尔所率领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在德国地方选举中迎来历史性失败。

选举结果出来后,默克尔作为政党领袖,第一时间站出来承担了所有责任。

默克尔在记者会上说

黑森邦和巴伐利亚的选举结果是压倒性的,它令人失望,更令人苦涩

这个德国黑森邦,是基民盟最重要的票仓,也是基民盟最重要的支持者。

可是在上个月的选举中,基民盟在这个大票仓获得的选票仅剩27%,创下二战以来的最低得票率

看起来基民盟依旧是第一大党,但实则上,基民盟是兵败如山倒。

因为它衰退的速度非常,非常快。

各地选票流失的速度更是高达10%-30%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默克尔在这次记者会上,显得非常冷静和干脆

默克尔不像特朗普,说所有的错都是民主党和假媒体的错

意大利的萨尔唯尼说,所有的错都是欧盟的错。

默克尔说,失败,是我的错。

在就选举结果承担了责任后,默克尔话锋一转,立刻说

我将不再参加基民盟主席的竞选

另外这届德国总理,也将是我最后一个总理任期。

当任期结束后默克尔将卸去一切政治职务。

默克尔只用了30秒就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讲的清楚明白,毫不拖泥带水,更没有一点点催泪煽情的演出。

默克尔宣布退出政坛的消息,比基民盟在选举中失败,更让整个欧盟震撼。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默克尔来自东德,柏林墙倒塌后,她从1998年担任基民盟秘书长职位

2000年当选基民盟主席

2005年开始了第一任德国总理的任期

默克尔是世界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民主国家领袖。

她任内一共经历了

【三任美国总统
四任法国总统
四任英国首相
五任希腊总理
七任意大利总理】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默克尔的存在,长久以来代表着西方民主政治的最优模式,她的持续执政保证了国家政策的连贯性,并且让德国保持着欧洲领导者地位。

在她13年总理任期内,德国GDP持续增长,2017年经济成长率2.2%,德国失业率从她接任时的11.7%,下降到2017年的5.7%

当金融危机冲击世界,导致所有发达国家的国家债务快速上升,德国则是里面恢复的最快最多的国家。

德国薪资成长超过通货膨胀,德国股市在金融危机后的恢复速度,也超过美国和法国。

默克尔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让德国的经济实力在欧盟和世界上拥有了前所未有的份量。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然而即便如此,默克尔还是在政治上“失败了”,在选举中黑森邦和巴伐利亚地区的得票率大幅降低,给了默克尔沉重一击。

默克尔的失败并不在经济上,而是在难民问题,以及由美国刮起的特朗普主义旋风,所引发的一系列民粹浪潮。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默克尔与难民亲切合影

2015年秋天,默克尔决定开放德国边境收容近百万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

默克尔说,德国,曾经伤害过这个世界,如今我们不想让更多人再受到伤害。

默克尔的这一大开边境,收容难民的举措,让她成为了2015年《时代杂志》的年度风云人物。

默克尔的“善举”更进一步让德国人摆脱了二战以来的沉重形象包袱。

但是这个“善举”,却在德国国内引发轩然大波,它直接激起了德国人民的内部对立。

难民,成了德国人的“痛点”。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那既然痛点诞生了,政治人物们,就会不断借助社群网络,去“戳痛点”

而人民群众也会通过社群媒体,迅速集结起来,本来可能只有几百几千人的聚会,通过社群网络“一声吼”,十万甚至几十万人民,迅速而高效的响应。

这种快速响应,对政治影响重大。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德国极右翼政党,“另类选择党”就是一个极会戳痛点的政党,这种原本无人问津的,小的不能再小的政党,借着“反难民痛点”,迅速崛起。

痛恨难民,从一件因政治正确只能小声讨论的事情,变成了一股拥有大量人民支持的庞大政治势力。

既然“反难民”可以从小声讨论到集体游行

那“反移民”可不可以?

移民虽然不是难民,但我一样看着不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反了难民我就要开始反移民。

既然“反移民”也可以了

那,“反欧盟”可不可以?

是欧盟害得我们本国经济萎靡不振,大量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是欧盟害的我们国家的优势荡然无存,因为欧盟成员国之间没有关税,自由流通,那我们本国的产业就慢慢土崩瓦解了。

所以在“难民痛点”,“移民痛点”后

“反欧盟痛点”也自然而然的诞生并崛起。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为欧洲大批的政治人物看见,只要通过“反”,反这个反那个,我就能得到选票。

总之反就行了,不用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那多简单惬意啊,通过煽动人民情绪,制造矛盾对立,来获得支持,实在是太有效了。

二战前,希特勒用的不就是这一招吗?

而如今,特朗普用的不也是这一招吗?

打着“我为人民着想”的幌子,摧毁民主制度,使得正常的民主讨论与理性思考荡然无存

特朗普主义,所要让人民做的,不是思考,而是愤怒

人民越思考,对特朗普主义者越不利

相反

人民越愤怒,对特朗普主义者越有利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如今的欧洲,如今的德国,正越发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默克尔的离开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民主政治的没落,以及特朗普主义者的胜利

众所周知,默克尔极度厌恶特朗普

但她厌恶的,不是特朗普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而是特朗普主义正在无情的摧毁那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民主堡垒。

劣币驱逐良币

愤怒总是比思考简单

戳人民痛点,永远比做实事容易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而在明年,2019年5月,欧盟将迎来最重要的欧洲议会选举,欧洲议会的目的,是让每一个国家,除了有每个国家的国会之外,还有一个全欧盟一体的议会,将各个国家的壁垒消除。

因为曾经的国家民族主义崛起,是造成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原因

欧洲经历了这两场惨烈的大战后,方才意识到“国族主义”的恐怖,故而设立欧共体,随后成立欧盟,设立欧洲议会,为的就是打消欧洲各国间的文化和交流壁垒,避免欧洲各国间冲突和战争的兴起。

而明年5月的这场欧洲议会的选举,极有可能最后当选的,都是各个国家的“特朗普”

意大利特朗普,保加利亚特朗普,希腊特朗普,罗马尼亚特朗普……

这些高举极右派旗帜的特朗普主义者,堂而皇之的进入欧洲议会

而他们进入欧洲议会的目的只有一个

反欧盟

这就会造成一个很讽刺的现象。

打个形象的比方就是

你们都是这个家庭的成员,可你们的目的,都是毁了这个家。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当反难民,反移民,反欧盟,成了欧洲各国政治人物最佳的选票催化剂后,那这个欧洲,最终的结局,就将是分崩离析。

如今连德国也抵御不了特朗普主义的侵袭,默克尔的离开就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她象征着一个政治正确时代的结束,一个特朗普主义时代的开启

去他的难民,去他的欧盟,去他的全球化,我们被这些东西害的够惨了,我们原本优渥舒适的生活现在全没了

去他的,去他的。

默克尔离开后的欧洲,将是一个更不稳定,更分裂的欧洲。

“特朗普主义”全球扩散,德国沦陷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微观系列”】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特朗普 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