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昂山素季过去和现在的遭遇说明了什么?起码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民主运动和人权标准必须符合本国实际。当遇到罗兴亚人事件时,特别是当意识到有人试图通过罗兴亚人问题使其国家安全和声誉遭到威胁和影响时,她不得不考虑国家的利益,不得不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这时,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就与其之前追求的理念发生了严重的不对称。而她站在维护国家和其领导的政府利益角度处理这些问题时,西方就不高兴了,因为这有违西方的标准和价值。这时,她自然就成了西方攻击的对象。她原有的西方给她的所有光环顿时便消失了。二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国际特赦组织本质与无国界记者等国际组织一样,以NGO外衣为西方利益服务和输出西方意识形态,因为采取双重标准:例如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

英国时间昨天(12日)傍晚,设在英国伦敦的《国际特赦组织》(又称“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宣布:该组织取消在国际上享有高声望的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的“良心大使”荣誉。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国际特赦组织》官网发布的声明标题截图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库米·奈杜(Kumi Naidoo)在写给昂山素季的一封信中写道,

【“作为国际特赦组织的良心大使,我们的期望是你将继续利用你的道德权威,在你看到不公正的任何地方都能提出反对,尤其是在缅甸境内。我们深感沮丧的是,你不再代表着希望,勇气和对人权的永恒捍卫的象征。”】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该组织秘书长库米·奈杜给昂山素季的话

昂山素季曾是缅甸最大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的主席和总书记,被缅甸军方政府软禁20年。她曾被西方捧为““亚洲曼德拉””、“民主运动典范”、“人权卫士”、“完美囚徒”等。在其被软禁期间,曾被西方众多国家和组织授予过不少荣誉奖项,其中最有影响的是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2009年国际特赦组织将其最高荣誉奖“良心大使”授予了她。

近两年来,西方突然对昂山素季很恼怒,不少西方国家取消他们曾颁给她的荣誉,去年西方更威胁要取消她的诺贝尔和平奖,现在国际特赦组织又宣布取消了她的“良心大使”荣誉奖。

一位曾被西方高度赞誉和欣赏的人,为何现在令西方社会这么的不满?我们从中又看到什么?

一、曾经的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生于1945年6月9日的缅甸仰光,其父昂山将军在为了缅甸独立与英国谈判时被暗杀。1960年,15岁的她随其出任印度大使的母亲前往印度,在印度完成中学后进入英国牛津大学、伦敦大学留学,主修经济、哲学与政治学,获得学士和博士学位,并在英国成家生子。

1988年3月,缅甸爆发“8888民主运动”,昂山素季从英国返回缅甸领导了这场运动,并最终导致当时执政党领导人吴奈温下台,但新成立的军政府并未带来昂山素季所希望的“民主”。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组建了“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并担任主席和总书记。民盟成为缅甸最大的反对党。1989年7月20日,缅甸军政府对她实行软禁。之后解禁又软禁直到2010年11月13日被释放。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曾经的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在被软禁期间,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些西方国家也授予了她不少头衔和荣誉,包括2007年加拿大政府授予的荣誉公民头衔,2000年意大利博洛尼亚市荣誉公民,2008年博洛尼亚大学亦颁予哲学博士的学位等。2009年国际特赦组织授予昂山素季“良心大使”,以表彰她为争取民主和人权而进行斗争。当时她被软禁,直到2012年她亲自接受了这个荣誉。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2012年接受“良心大使”荣誉

昂山素季被释放后,2011年1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到访缅甸与她会面,并将奥巴马总统的一封亲笔信交给了昂山,奥巴马在信中感谢她的斗争激励了全世界的人,美国会永远支持她。9月16日,她开始对美国展开为期三周的访问,奥巴马在白宫接见了她,美国国会授予的最高荣誉——“金质奖章”等多个奖章。2012年11月19日,奥巴马连任后首次抵达缅甸访问,会见了昂山素季。在记者会上亲切拥抱亲吻昂山素季以表示对她的支持。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昂山素季

2011年3月15日,昂山素季被香港大学颁予名誉法学博士;6月20日,英国牛津大学授予昂山素季荣誉博士学位。2013年11月,昂山素季分别在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被授予荣誉学位。

昂山素季的这段历史还被拍成电影,名字为:《以爱之名:昂山素季》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以昂山素季生平拍摄的电影海报

二、如今的昂山素季

2015年11月8日,昂山素季所在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90%的选票,赢得大选,执政党已承认败选。由于昂山素季的两个儿子拥有英国国籍,按照缅甸法律,她不能出任总统。因此,2016年3月底昂山素季出任了缅甸外交部部长和总统府事务部长,4月起任国务资政,成为实际上的缅甸最高领导人。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昂山素季成为缅甸国家实际上的领导人

昂山素季从囚徒变成最高领导人后,在她不断穿梭在国内外接受各种荣誉和献花掌声时,缅甸国内的矛盾并未得到彻底解决,其中民族矛盾尤为突出。

2016年10月9日晚,与孟加拉国接壤的缅甸若开邦的一些罗兴亚人武装袭击了当地边境的警察所,致使9名警察死亡,并抢走了武器弹药。缅甸安全部队便开始对罗兴亚人开始了搜查、逮捕等武装行动造成一些罗兴亚伤亡。这就是被西方称为的“缅甸罗兴亚人遭迫害事件”。

2017年8月25日晚,150名罗兴亚救世军叛乱分子向若开邦的24个警察哨所和第552轻步兵营营地发动协同袭击,造成1名士兵、1名移民官、10名警察死亡,缅甸政府安全部队击毙了59名叛乱分子。此后,缅甸安全部队对罗兴亚人行进大规模的搜查、逮捕等行动。这一事件被西方称为“缅甸罗兴亚人被武装镇压事件”。

对于这两起事件事件,西方进行了大肆渲染报道,让缅甸国家形象在国际上严重受损。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美国之音》当初的一篇报道标题截图

缅甸独立媒体《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配合西方舆论进行报道,被缅甸政府以违反“非法组织法”(Unlawful Associations Act)起诉,报道的记者受到法律制裁。

两名英国路透社的记者在报导罗兴亚人事件中称缅甸政府军人在2017年9月2日屠杀、性侵若开邦内的印丁村居民,被缅甸政府逮捕,并在2018年9月4日,被判刑的七年有期徒刑。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英国《路透社》记者被判刑

西方社会对媒体和记者被起诉和判刑,表示强烈不满,认为昂山素季纵容军人行动。

面对西方社会的反应和媒体的批评报道,昂山素季不能接受,表示“我们的国家没有受到公平对待”,在回应两位记者遭到判刑时,她更是明确表示“这两位记者并非因为言论自由遭到判刑,而是违反了《国家秘密法》”。

昂山素季的这番表态不仅让西方不满,甚至感到了愤怒。于是,曾经的“民主运动典范”很快被西方社会拉下神坛,关闭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光环。各种批判的词语开始不断抛向她的身上,如“对缅甸境内的罗兴亚人进行种族清洗袖手旁观”、“对缅甸军人的屠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配诺贝尔和平奖的荣誉”等等,对昂山素季谴责的声音充满了整个西方社会。

同时,对于他们曾授予昂山素季的各种荣誉也开始逐渐收回:英国牛津市议会通过将1997年颁发给她的牛津自由奖撤销;爱尔兰都柏林市议会通过将1999年颁给她的都柏林自由奖;另外还有曾颁给她的“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埃利·威塞尔人权奖”、英国公共服务业总工会荣誉会员、牛津市荣誉市民、爱丁堡市荣誉市民等荣誉奖和头衔等也都陆续撤回。

三、西方的虚伪

昂山素季过去和现在的遭遇说明了什么?起码说明了两个问题。

一是民主运动和人权标准必须符合本国实际。

昂山素季过去在进行民主运动时,是因为对缅甸军政府的不满,希望缅甸国家实现民主、自由和人权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应该以什么为标准?长期生活在英国的她认定应该照搬西方社会的模式和价值。她的这个理念当然会得到西方社会的认可和称赞,而她因此遭到长期软禁但信念不改自然就会成为了西方眼中“英雄”。所以在她“身陷囹圄”时,各种荣誉和称赞授予她对于宣扬“普世价值”的西方更有意义。

然而,当她从囚徒变成一国最高领导人后,她面对的社会现实时或许与其原来的理念和认识有很大的不同。当遇到罗兴亚人事件时,特别是当意识到有人试图通过罗兴亚人问题使其国家安全和声誉遭到威胁和影响时,她不得不考虑国家的利益,不得不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这时,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就与其之前追求的理念发生了严重的不对称。而她站在维护国家和其领导的政府利益角度处理这些问题时,西方就不高兴了,因为这有违西方的标准和价值。这时,她自然就成了西方攻击的对象。她原有的西方给她的所有光环顿时便消失了。

由此可见,民主运动和人权没有绝对的统一标准,必须符合自己国家的国情。而这个国情就是符合必须国家安全和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

二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

西方可以把昂山素季捧到“民主人权”的神坛,也可以将她拉下来摔得一塌糊涂。虽然是打脸自己,但它们不会有丝毫后悔或者羞耻感。因为他们的价值观和对事物判断的标准说到底是利己,别看字面上光鲜漂亮。

就拿这次取消昂山素季“良心大使”的国际特赦组织,实际上就是一个实实在在为西方服务的组织。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又称大赦国际)总部设在英国伦敦,虽是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宣称以“人人享有世界人权宣言及其他国际人权标准所楬橥之所有权利”为愿景,透过研究、调查与倡议行动,以预防或阻止一切侵犯人权的行为。实际上经常渗透一些国家干涉和影响他国内政和社会。其中表现的最明显的是,任何一个国家出现就骚乱或动乱或重大事件时,如东欧剧变、阿拉伯动乱等事件中几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当事发国政府依法惩处相关违法者时,只要是该组织不认同,它就会插手。

该组织对中国更是特别“关照”:其长期为邪教轮子功辩护,叫嚣应该释放其中所有依法判决的罪犯;要求释放台湾籍罪犯李哲明;要求释放所有“占中”的香港罪犯等等。

因此,一些熟悉和深入了解该组织的学者专家对其有过深刻的揭露。

如,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国际法学者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A. Boyle)曾任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董事,他在《NGO与颜色革命》(Helping or Hurting)一书中指出:由于国际特赦组织董事会和捐助者的亲以色列倾向、以色列与英国的金流关系,国际特赦组织及其美国分会对于1950年代以来以色列的屠杀和军事行动无所作为,是“帝国主义的工具”。波义耳说,“国际特赦组织背后的首要动力不是人权、而是政治,其次是宣传,再次是金钱,然后是增加成员,接下来是内部势力争斗,再接下来才是对人权问题的真正关心”。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曾经为《国际特赦组织》工作的弗朗西斯·博伊尔

该书另一位作者,印度学者艾伦·希拉瓦斯特瓦(Arun Shivrastva)也指出,国际特赦组织本质与无国界记者等国际组织一样,以NGO外衣为西方利益服务和输出西方意识形态,因为采取双重标准:例如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NGO与颜色革命》封面

中国台湾大学教授张亚中认为,这些NGO的目的都有制造别国内乱的动因,为欧美制造武力或非武力干预的借口,最后在当地扶植一个亲西方政权、或是退一步至少让其陷入动荡与无法发展,减少西方的竞争者数量。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中国台湾大学教授张亚中

由此可见该组织的虚伪。从这个角度来看,昂山素季被取消“良心大使”相信她不会感到遗憾,就像她在西方社会传出要取消她诺贝尔和平奖时表示的“我不在乎和平奖”。

这个事件也让中国民众看清了西方的虚伪,西方牙根就没有真正希望中国好,因为西方的“普世价值”与中国的价值观有着根本的不同。

2018年11月10日

【兰斌强,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斌强视角”。】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