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斯坦·李的美国“超级英雄”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奴才

过去西方文化,固然没有中国《西游记》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那种强烈的反抗意识,但是,也不乏罗宾汉式的英雄人物。可是,在好莱坞的“超级英雄”这种蝇营狗苟模式的统治之下,西方的文艺界越来越缺少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人物形象。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也反映资本主义“政治正确”对于文艺的操控,远超过之前历朝历代。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斯坦·李的美国“超级英雄”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奴才

2018年11月12日,在和金庸葬礼举办的同一天,美国“漫威宇宙”主要塑造者斯坦·李也以96岁高龄死去了。一时间,不少好莱坞电影的中国粉丝纷纷哀悼,又借机炒作了一波以复仇者联盟为代表的美国的诸多“超级英雄”。

然而笔者却认为,斯坦·李在美国漫画和好莱坞大片当中,塑造的那一系列飞天遁地的所谓“超级英雄”,其实根本配不上“英雄”这两个字。说到底,“超级英雄”们,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些想逃避现实的人意淫,同时又竭力维护西方资本统治秩序的奴才而已。

具体说来,斯坦·李塑造的主要“超级英雄”形象,其实是一些碌碌无为的小市民,他们从来也不认为资本对于广大劳动者的奴役是不合理的,更不会追求一丝一毫的改变。他们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维持自己希望能够坐稳奴隶,甚至连想做稳奴隶都要竞争那种蝇营狗苟式的生活,决不允许任何人打破现实社会的统治秩序。

蜘蛛侠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的形象。其在现实生活中很不得志,整天为工作与房租发愁。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连生存都遇到巨大困难的底层市民,每当出现种种怪物破坏社会秩序的时候,他总是挺身而出打倒这些怪物,然后又高高兴兴地继续充当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奴隶去了。至于那些生存不下去的普通民众,究竟应该如何解决现实生活问题,他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只是满足于守护这个两极分化,一小撮人奴役绝大多数人的统治秩序。

这无疑是一种典型的小资产阶级幻梦。试想,一个连自己老板都不敢得罪的人,谈何“拯救世界”呢?这种所谓的“超级英雄”,其实和美国现实社会中充斥的那些赌徒、酒鬼与瘾君子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一种廉价的自我麻醉罢了。

当然,这种千篇一律的“超级英雄”让人看多了也会厌烦,也掩盖不了人们对于现实生活当中存在问题的质疑。于是,斯坦·李又塑造出了一种反派的“超级英雄”,用破坏资本统治秩序的“可怕”来恐吓某些小市民。

像《复仇者联盟3》当中的灭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设定。灭霸强调,过量的人口对于资源的过度消耗以及对环境的严重破坏,会导致社会崩溃。于是,他用了无差别消灭社会一半人口的恐怖办法,来解决现实的社会问题。尽管众多的正面“超级英雄”拼命阻止,但是最终,还是在灭霸一个响指当中,让世界一半的人口灰飞烟灭。

够恐怖的了吧?这一副血淋淋的图景,足以让无数在资本奴役下残酷竞争,才能得以生存的人们心灰意冷,被迫对现实社会当中存在的诸多问题选择视而不见,老老实实地维护西方资本主导的统治秩序。

其实,灭霸的这种逻辑是明显站不住脚的。因为,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所消耗的资源,并不是一样多的。占人口百分之几的资本家,他们垄断了世界一半以上的资源和财富,他们的奢华生活消耗了的资源远远超过普通人。根本不需要无差别的消灭一半人口,甚至对于那些资本家也根本不需要肉体消灭。只需要像《共产党宣言》当中所说的剥夺剥夺者,让他们当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影片当中讲的那些所谓问题也就不成为问题了。

而且,这种办法并不是飞天遁地的须弥幻境。就在最近的100年里,以中国和苏联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就已经实行过,而且也取得了良好的成效。此外,古巴不还是以实现了人、社会和生态环境的共同发展,而得到了广泛的赞誉吗?明摆着行之有效的办法,却连想都不允许去想,这些大片究竟有多少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

事实上,斯坦·李虽然创造了众多奴才式的“超级英雄”,但是他也并不是这种风格的始作俑者。严格说起来,它只不过是沿袭了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国文化中一贯套路而已。鲁迅和茅盾为代表的文学巨匠,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对这些美国好莱坞大片的思想倾向做出了精准的点评。

20世纪20年代后期,鲁迅在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以后表示,自己以前所批判的“看客”等“国民性”并不只限于中国。其实质,是一种阶级性,也就是既受到压迫又不敢反抗的小资产阶级奴才性格。这种文化出现的主要原因是统治阶级对于小资产阶级的麻醉,即在文艺作品中,以回避阶级观念的方式来维护现实的阶级关系。美国的好莱坞大片,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看客影片”,或曰小市民影片:

【最所希望的,是使电影的看客看不见“阶级”这观念。至少,是坐在银幕之前的数小时中,使他们忘却了一切社会底对立。
这样子,就产生了小市民的影片。……富豪由此得到恭维。小市民为这飞腾故事所激励,觉得要誓必尽忠于有产阶级。……那对于阶级的对立,是彻头彻尾。要掩住看客的眼睛,连两个不同的阶级的存在,也避开不写。将一切问题和倾向,都置之不顾,但竭力将“谨慎的”小市民的生活,仅在他们的生活圈内。描写出来。那“大抵是关于恋爱的柔滑的故事”.或则以母性爱为主题,其中虽一个无产者,一个资本家,也不准登场。只有小市民阶级作为惟一的阶级,在独裁着。
鲁迅著,鲁迅全集  第四卷,同心出版社,2014.05,第227页】

到了20世纪30年代,茅盾说得更加明确。其指出,以好莱坞大片为代表的小市民电影的流行,固然主要是因为统治阶级希望能够麻醉他们;另一方面,这些人本身也有逃避现实的需求。所以,这些影片必然会在两极分化严重的混乱社会下卖座极佳。而且,较之20年代那些描写小市民现实生活,并且强调他们最终可以实现梦想的“励志影片”,30年代兴起的,那种以神怪野兽蛮荒为主题的影片,距离现实更远。这一切,本身也体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更加尖锐化:

【这是麻醉看客!
就因为一方是有意地要回避现实,而另一方面,——一般市民的观众,是下意识地要逃避现实,而于是神怪野兽蛮荒的影片卖座极佳了!
然而也就在这上头,我们看出了世界统治阶级的手忙脚乱,以及在他们“教育”下一般小市民的迷惑彷徨,颓唐悲观。
韦韬  陈小曼编,茅盾杂文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6年05月第1版,第191页】

对照这些文学巨匠的精彩点评,再看一看当下流行的斯坦·李塑造的那些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就会发现他们简直就是在说今天。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只不过是较之二三十年代那些好莱坞大片当中描写的社会景象,当下那些飞天遁地的科幻式“超级英雄”距离现实更远,在很大程度上,也体现了美国的统治者以及甘心做他们奴才的人们更没有勇气面对现实生活了。

其实,过去西方文化,固然没有中国《西游记》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那种强烈的反抗意识,但是,也不乏罗宾汉式的英雄人物。可是,在好莱坞的“超级英雄”这种蝇营狗苟模式的统治之下,西方的文艺界越来越缺少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人物形象。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也反映资本主义“政治正确”对于文艺的操控,远超过之前历朝历代。

当然,近年来,好莱坞大片在中国的流行也不是偶然的,除了现实当中也出现了一些西方式的社会问题,还和文艺界一部分人不愿站在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立场上,有很大的关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当中,所明确指出的:

【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说句实在话,今天中国某些文艺界人士连斯坦·李都不如。斯坦·李笔下的“超级英雄”虽然在捍卫资本主导的统治秩序,但是至少没有公开的歌颂地主资本家等剥削者,甚至还多多少少承认了一点资本统治下民众现实生活的困窘。反观中国文艺界,近年来公开歌颂地主资本家的“神剧”、“神片”有多少呢?

相反,在建国之初,新中国之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扫除了那些以好莱坞大片为代表的美国文化垃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文艺界把握好了“为什么人的问题”,创作出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红色经典。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当中,高度评价的《创业史》,就是一个杰出的代表:

【柳青为了深入农民生活,1952年曾经任陕西长安县县委副书记,后来辞去了县委副书记职务、保留常委职务,并定居在那儿的皇甫村,蹲点14年,集中精力创作《创业史》。因为他对陕西关中农民生活有深入了解,所以笔下的人物才那样栩栩如生。柳青熟知乡亲们的喜怒哀乐,中央出台一项涉及农村农民的政策,他脑子里立即就能想象出农民群众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所以,一味呼吁“抵制好莱坞”没有多少意义。对待那些以“超级英雄”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侵略,除了要像当年的鲁迅和茅盾一样,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武器进行批判分析;更重要的是,文艺界人士要坚持社会主义立场,继承和发扬红色经典的创作传统,创造出优秀的文艺作品。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11/45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