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怎样教育洗脑“普世价值”——从网传院长挨美式教育闷棍谈起

我们现在的舆论场阵地的不断丢失,才是大问题。很多人在西方的舆论包围下,都思考出了他们预设的结果,做这样思考的人就算不是为了利益的出卖,也是被洗脑后不自觉的服务于西方,而这样的洗脑在教育领域早就已经开始了。所以美国教育确实打了我们一个闷棍,这闷棍不是美国的教育多么先进,而是美国控制了舆论制高点,可以利用这个洗脑全世界的孩子,然后就是全世界都是美国需要的“芝加哥男孩”(注:现泛指在发展中国家里,那些经过西方著名大学培训、深受西方经济自由主义洗脑、具有一定话语权却不懂本国国情的所谓"经济学家")。现在中国的舆论场不在中国文明的控制之下,我们需要的就是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积累中华核心知识,能够识别和戳穿西方的各种所谓“普世价值”的洗脑。这样的需求下,加强数学逻辑的教育和中华核心知识的记忆,是非常关键的,绝对不能被美国迷魂汤所妖魔化。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美国怎样教育洗脑“普世价值”——从网传院长挨美式教育闷棍谈起

美国的教育怎样洗脑的,怎样把他们的“普世价值”灌输给你的,西方的巧妙,是很多善良的中国人所难以体会和察觉的,这里我们可以从网络上的一篇热文来谈论这个事情,网络上有一个文章叫《人民大学院长送孩子去美国读小学 感觉挨了一闷棍》,文章当中的作者号称是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源于其访美时将他9岁儿子送进美国小学,由此遭遇美国教育……。这里我知道的就是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是赵启正,是我们中国科大的著名校友,与我父亲是同学和好朋友,按照赵叔叔的水平,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不知道这个院长是谁,姑且作为网传,其论点像是枪手软文冒名捉刀的。但文章当中的观点是很有代表性的,以这篇文章的内容来说明美国教育是怎样洗脑的,有助于我们认清真实的世界。

这个文章讲的是,那位院长的孩子到美国不用学习数学了,他儿子的数学远远超过了美国的同龄人,孩子在美国学习,英语大幅度提高,然后就开始思考全人类的大问题了,比如:《中国的昨天和今天》、《我怎么看人类文化》。

文章中说:

【儿子六年级快结束时,老师留给他们的作业是一串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你认为谁对这场战争负有责任?”“你认为纳粹德国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你是杜鲁门总统的高级顾问,你将对美国投原子弹持什么态度?”“你是否认为当时只有投放原子弹一个办法去结束战争?”“你认为今天避免战争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如果是两年前,见到这种问题,我肯定会抱怨:这哪是作业,分明是竞选参议员的前期训练!而此时,我已经能平心静气地循思其中的道理了。学校和老师正是在这一个个设问之中,向孩子们传输一种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引导孩子们去关注人类的命运,让孩子们学习思考重大问题的方法。
这些问题在课堂上都没有标准答案,它的答案,有些可能需要孩子们用一生去寻索。】

对这样大的问题,孩子要思考是需要有最起码的基础的,没有足够的基础,根本思考不动。其实这个思考本身是有问题的,本身就是一个诱导性的。老师诱导的各种设问,与司法上的诱供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有你真的有独立思考能力了,才能够不被诱入预设的结论。美国基础教育不重视数学和逻辑,在没有逻辑基础上的所谓思考和创新,其实不是什么创新,只不过是把结果埋藏在各种媒体媒介当中的“普世价值”里,让孩子重新挖掘一遍就好了,这不是逻辑分析的结果,而是在检索的过程当中,被他们舆论场影响的结果。

在这个文章当中,其老师笑着说:

【“对人的创造能力来说,有两个东西比死记硬背更重要:一个是他要知道到哪里去寻找所需要的比它能够记忆的多得多的知识;再一个是他综合使用这些知识进行新的创造的能力。死记硬背,就不会让一个人知识丰富,也不会让一个人变得聪明,这就是我的观点。”

这样的观点看起来很正确,但却是似是而非,因为你要知道到哪里去检索什么,那么你需要在你脑海里面有足够的知识积累,你才可以知道必要的检索关键词,没有这个,那么你检索什么就是被引导的,你按照人家引导的预设道路进行的检索挖掘,得出来的结论能够叫做创造?这只能叫做洗脑,而且这样非常高明,因为你会主观上认为这是经过自己“深入思考”的结果。而利用这些知识进行综合创造,这些知识不在你脑子里,你能够想得起来他们吗?想不起来创造什么?就算你要造句,创造一句话,很多你记得的单词都未必想得起来,更别说这个词汇是在字典里面,你知道翻字典去查它了。你没有足够的逻辑能力,创造离开了逻辑的支撑,就是逻辑混乱的幻想。

对他们想要的结果,文章当中老师的批语其实已经揭示了其中的目的,批语是这样说的:

【“我安排本次作业的初衷是让孩子们开阔眼界,活跃思维,而读他们作业的结果,往往是我进入了我希望孩子们进入的境界。”

这个目标,这位老师已经说的很直白了,就是“让孩子进入到其希望进入的境界”,而不是孩子的新境界而是他们预设的境界。这新境界对数学逻辑水平不到三年级的孩子,是根本没有这个思考和理解能力的。这里看似是孩子探索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实际上孩子所谓的“思考”更需要符合老师的心思,需要揣摩老师的用意,否则是难以取得高分的,只要政治不正确,不但分数有问题,还会被贴上问题少年的标签。我科大少年班有些校友,就是去了美国以后,与导师的理论观点相悖,属于不同的学派,结果就是毕不了业,还要硬说他是“江郎才尽”,这里面的水比有标准答案的情况要深多了。

这里我们发现问题的关键,就是这样的洗脑方式其实就是要给孩子创建一个他们所控制的舆论场,这个舆论场下,他们不希望孩子听到他们不希望被听到的声音。在美国给孩子的书籍和资料,也是严格审查限制的,不是什么资料都能够给孩子看的。比如《感觉挨了一闷棍》文中的你让孩子思考纳粹德国,你能够让孩子全面看当时纳粹极端者的资料吗?连希特勒的《我的奋斗》都是禁书,孩子没有看过,只有一面之词,能够说是一个全面思考后的结论吗?你孩子能够到图书馆看到的资料,都是他们想要给你看到的资料,然后让你自己总结出来他们预设在这些信息里面的结果,这样的过程会让你深信不疑,你没有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是跳不出他们预设的路径的。所以这样的做法就是要在孩子逻辑没有完全建立的时候,让他们去思考这样的大问题,让他们在所谓的“思考”过程当中,对西方的“普世价值”深信不疑。西方是资本控制舆论场,这些思考就是服务于西方利益价值观的。

类似的我们可以看一下传销,传销也是控制你的舆论场,引导你自己“思考”,然后你就被洗脑了,发展新的传销成员,关键就是要把他与原来的信息渠道隔离,用传销集团的舆论场包围你,让你在这样的舆论场下自己思考,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逻辑判断能力,你就会走上他们的路径,思考出他们想要的结果了,而且这样“思考”出来的结果才能够让传销中毒者九头牛也拉不回。

更进一步讲,这样的一位院长爸爸的认知,其实与其自身也是有类似投射效应的,按照他的年龄,当年也是这样“思考”着的,也是思考这样所谓的全人类问题的。我们回想一下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是被另外一种舆论包围,年青人思考的结果,就是造反、打砸抢、反社会,但当时他们认为是把革命进行到底,是解放全人类,等等,这些人的思考不是与文章当中的院长儿子一样,也是自己查资料思考的吗?也考虑中国的昨天和未来、人类的文化是什么?几十年后回看他们是多么可笑。现在他们变老成为院长了,看着儿子被美国人如此,大加赞赏,背后与他们当年废除高考不学习,自己思考革命理论要造福全人类等等,有什么区别?!现在中国的教育体系内被这些人充斥,美国迷魂鸡汤就被他们吹出了香味,他们的儿子就是在美国重复他老子当年造反被洗脑的过程。如果你重读当年的黄帅日记,重读白卷先生在卷子后面的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其实与这些美国教育下孩子的思考是很类似的。对十年浩劫那些孩子“思考”后的极端行为,你怎能否认其所谓的“思考”没有被一些人引导和洗脑?为何你到了美国看他们同样的教育就双重标准了?

这里问题的关键就是舆论场是信息社会的核心,谁掌握了舆论场谁就可以主导下一代人的思想。我们喜欢启发式教学,启发式教学效果是不错,但如果舆论场不是在你手里,这样的启发就是让孩子进入到别人舆论预设的轨道上。美国这样的教育方式,就是把他们在舆论场的主导力量控制的内容,灌输洗脑到你的下一代当中,把这些他们需要的内容,变成了普世价值,让你自己在舆论场当中检索和思考出来,达到洗脑的目的。让没有能力思考这些大问题的孩子去思考这些问题,在他们控制的舆论场当中去以检索替代逻辑,根本不是什么创造力培养,就是标准的洗脑。这就跟不能让孩子看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以及各种性爱书籍一样的,在孩子还小的阶段,没有纳粹全面信息而思考纳粹德国,没有性爱的足够知识体验来思考文化问题,能够称得上全面思考和创造吗?所以这些思考得出结论的过程不能叫做教育,只能叫做洗脑。

这样的做法,其实也是新闻学的重要理论和课题。但令人搞笑的是,文章中这个还号称是新闻顶级研究机构的领导的文章,却对着美国的洗脑术五体投地。这不由得让人反思,中国的大学生的逻辑水平为何如此低下,尤其是纯文科学生的逻辑水平低下,没有逻辑就没有头脑。很多人还没有一个奥数好的一年级小学生的逻辑水平高,他们呼吁政策要严禁奥数,实际是搞掩耳盗铃。别说美国数学不灵,其尖子学生的水平,已经连续两年国际竞赛力压中国了,而他们对逻辑的要求,比中国更高,因为他们在数学之外,专门有逻辑的考试,这个我们是没有的。这些逻辑考试的内容,很多就是我们孩子的奥数内容。搞新闻学研究的看不出洗脑来,就等于说厨师尝不出菜里加没加味精一样。厨师尝不出味精说明他已经失去了味觉,新闻学专家看不出洗脑则意味着他自己都没有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而主动制造这样的迷魂汤的人,其心叵测。

我们现在的舆论场阵地的不断丢失,才是大问题。很多人在西方的舆论包围下,都思考出了他们预设的结果,做这样思考的人就算不是为了利益的出卖,也是被洗脑后不自觉的服务于西方,而这样的洗脑在教育领域早就已经开始了。所以美国教育确实打了我们一个闷棍,这闷棍不是美国的教育多么先进,而是美国控制了舆论制高点,可以利用这个洗脑全世界的孩子,然后就是全世界都是美国需要的“芝加哥男孩”(注:现泛指在发展中国家里,那些经过西方著名大学培训、深受西方经济自由主义洗脑、具有一定话语权却不懂本国国情的所谓"经济学家")。现在中国的舆论场不在中国文明的控制之下,我们需要的就是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积累中华核心知识,能够识别和戳穿西方的各种所谓“普世价值”的洗脑。这样的需求下,加强数学逻辑的教育和中华核心知识的记忆,是非常关键的,绝对不能被美国迷魂汤所妖魔化。

最后还有一点,这里要洗脑成功,关键就是孩子要小,要在孩子没有足够逻辑判断力的时候进行!美国的数学等教育拖后,放到这些洗脑人生观的后面,背后就是保障方便的把孩子洗脑成为他们需要的人。孩子逻辑强了,会思考了,很多事情就不好骗了。美国社会底层整体数学水平低下,他们就更容易接受你的忽悠。中国是整体社会低层都普及了教育,尤其是数学水平很高,普通老百姓的智商和逻辑分析能力明显比美国人高,这对国内忽悠老百姓就不容易,同时中国这个平均的高水平,对中国崛起和工程能力是有益的,美国其实干的事情,与中国当年领先世界是一样的,愚民牺牲发展求稳定。

所以美国普及教育的实质就是利用其舆论场的优势对国民进行“普世价值”洗脑的一个过程。认清美国教育的实质非常重要,要培养孩子成为一个有创造力的人,在孩子学习能力最好的阶段,一定不能错过,是要孩子更多的知识积累,记住足够多的知识,即使是检索时代,关键词也是要知识背景积累的,同时培训好逻辑思维能力,数字时代的数字和逻辑能力非常关键,这是思考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的空中楼阁,只能成为被洗脑的对象。

【张捷,察网专栏学者,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政法大学客座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12/46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