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美国帝国行使权力滥用双重道德却逍遥法外

美国站不住脚的双重道德导致它的领导阶级和政府在谈论自由的同时,远距离操纵国际通信市场,制造公众舆论(在西方流动的视频信息85%来自美国的产业)。操纵思想和意愿,采用的方式无限地超过第一批纳粹思想家设想的方式。好莱坞是远距离世界上谣言的主要制造者。这就是美国虚伪的双重道德的厚颜无耻(换句话说,这是它不可触碰的实力),它没完没了地高谈自由市市场的仁慈和国家的寄生生活,但是它补贴本国的农业生产,阻碍自由贸易,让国家通过它的干涉主义在保持大企业的平衡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每当美国某个大型跨国公司处于困境时(比如莱曼兄弟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等)国家就出面拯救。将利润私有化,但是将它的亏损社会化,让世界上其他国家支付这些亏损,大量发行它的货币,今天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这仍是不可触碰的。

西媒:美国帝国行使权力滥用双重道德却逍遥法外

美国帝国在行使权力时使用和滥用“双重道德”成为一种相当经常有的特性。在几乎“天然的”自我保护中,授予任何权力逍遥法外和虚伪是“流通的货币”。它说的是一件事情,做的是相反的事情。对于强者不与之争论,而是听众他;在屈从时对于强加给他的价值没有留下许多选择。在美国通常说,“命令不讨论,只是遵从”。非法占有更大权力的人可以要求某种东西,但是他本人并不履行它。这就是逍遥法外。

这并不意味着在所有的情况下总是强迫认为权力是虚伪的。但是没有疑问的是这是可能的,而且很有可能。从定义上说,权力不是出自正义之手。正如拉丁谚语所说的:“对于上帝朱庇特是合法的事情,不是对所有的人都是合法的”。换句话说,我们都是“平等的”,但是存在某些比其他人更“平等”的人。

如果支配世界的司法是平等的话,那么世界将大不相同。准确地说命令通常不是公正的:而是专横的。当博弈中的权力份额更大的时候,不公正的份额可能权力更大。或换句话说:逍遥法外、虚伪、双重道德可能更严重。

美国的领导阶级和它的政府机构—这不是任何新鲜事—是人类历史上构筑的最大的权力。它的经济的、政治的、军事的和文化的能力是唯一的。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类似的事情,一旦作为帝国倒下—此事也许将不是那么遥远—不确定能够重复某种一样的东西。在美国帝国之后世界将是什么样?现实的正义某个时候会到来吗?联合国当然是为了建立一种全球的正义而成立的机构,却表现得没有效率,因为实际的权力—尽管这是令人羞愧的,但必须承认它—继续建立在更大的残暴的实力的基础之上。换句话说,拥有最大的棒子的国家获胜。联合国绝对远离拥有强制的实力(它没有大棒,美国有大棒)。

美国利用这种强大的实力(它的经济继续是最大的,尽管中国正在“踩后跟”,美国的军事投资相当于世界所有其他国家军费的总和),利用这种非常的发展,它的逍遥法外和双重道德越来越绝对。这可能是它已经失去理性的信号。上升中的大国是理性的、平衡的和协调的;当它们开始下滑的曲线时所有的大国都不可救药地精神错乱,变成“疯子”。这就是正在北方庞大的帝国发生的事情。在全世界它的贪婪中达到顶点,自己感觉是一个“不可战胜的上帝”(在那里的反导计划就是为了证明它的逍遥法外)。但是,这只不过是它非理性的逍遥法外的“盛宴”解散的征兆(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这个所谓的军事上的逍遥法外开始放水了。在战略武器装备上俄罗斯已经领先于它,先进的技术至少超过美国五年)演说已经不再完全符合现实。因为积累财富的傲慢开始遮住它的目光。

但是,在美国帝国下降的时候,它的双重道德的虚伪没有停止增加。它满口说的是民主,与此同时美国政府是全世界进行干涉最多的政府,无数次违反国家之间不干涉的基本原则。它的格言是“保卫公民的自由”,但是由于在纽约双子塔遭到袭击之后美国通过的《爱国者法》,它普遍地进行征讨反对“恐怖主义”,其作用比最坏的可以想象的反民主的独裁更糟糕。它的居民并不知道此事,他们受到没有限制的监视超过任何第三世界的独裁政权的监视。

美国政府一直在谈论那些可疑的国家(伊朗、朝鲜)不扩散核武器直到让人厌烦,但是却允许自己拥有世界上原子武库的一半:在地球上现存的1.2万枚洲际导弹的6000枚。美国在谴责德黑兰或平壤的政府在核领域的进展的同时,却用同样类型的武器装备以色列,不感到最起码的羞耻,还痛斥其他国家(称有400枚原子弹,但官方说并不存在)。

美国谈论在全世界的政治制度中民主机制的透明度,傲慢地自称对它认为“有疑问的”选举有权成为选举的法官,但是美国联邦政府中的许多届是靠已经证实的不道德的诈骗进入白宫的。此外,美国的选举方法(通过选举人团)倾向于诈骗,今天它超过其他的技术手段。

美国惩罚被它认定为独裁的政府,发动政变,总是在当它们成为美国霸权的障碍的时候:菲德尔·卡斯特罗、穆罕默德·卡扎菲或尼科拉斯·马杜罗,根据它的逻辑都他们被说成是“独裁者”,但是皮诺切特或苏哈托不是独裁者。在批评哗变时美国的双重道德达到顶点—在拉丁美洲所有的军事政变最终都是美国授意的产物—与此同时在国内的事情发生了臭名昭著的宫廷政变:对肯尼迪的宫廷政变包括谋杀,或是罢免克林顿的图谋靠根据他个人的生活(与实习生莫尼卡·莱温斯基的丑闻)不体面地设置舞台,在政府的负责人不能继续行使权力的情况下,出现了大型跨国公司的指令(在那种情况下,因为触动了大型烟草公司的利益)。

美国谈论恐怖主义—有一千个头的魔鬼—与此同时保护有名的恐怖主义雇佣军,比如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他是臭名昭著的炸毁一架古巴民航客机造成76人死亡的罪犯,他还参与在美国德克萨斯针对前总统肯尼迪的袭击。

关于这个恐怖分子波萨达·卡里莱斯,美国政府总是以它让人羞愧的双重道德的逻辑,辩解称没有将他交给委内瑞拉玻利瓦尔政府是因为担心他被拷打。与此同时,美国在秘密监狱里和不那么秘密的监狱继续拷打犯人,比如在古巴岛上的关塔那摩侮辱性的基地监狱或是在有名的令人悲哀的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拷打犯人。

如果说到恐怖主义,今天让“自由和文明的”世界恐惧的穆斯林狂热分子是由美国制造的。亨利·基辛格某次曾毫无羞耻地说,“一两个宗教的狂热分子意味着什么?如果这对我们打败苏联有用的话”

美国说的是正面反对贩毒的斗争,但是已经无数次被证实是它自己的安全和间谍机构在推动毒品的交易,这项交易对它的经济是巨大的重要推动:这种交易是控制社会的武器。声名狼藉的双重道德帮助使反对非法毒品的生产胡说八道,而此时在全球范围内美国是最大的毒品消费者。

美国站不住脚的双重道德导致它的领导阶级和政府在谈论自由的同时,远距离操纵国际通信市场,制造公众舆论(在西方流动的视频信息85%来自美国的产业)。操纵思想和意愿,采用的方式无限地超过第一批纳粹思想家设想的方式。好莱坞是远距离世界上谣言的主要制造者。

这就是美国虚伪的双重道德的厚颜无耻(换句话说,这是它不可触碰的实力),它没完没了地高谈自由市市场的仁慈和国家的寄生生活,但是它补贴本国的农业生产,阻碍自由贸易,让国家通过它的干涉主义在保持大企业的平衡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每当美国某个大型跨国公司处于困境时(比如莱曼兄弟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等)国家就出面拯救。将利润私有化,但是将它的亏损社会化,让世界上其他国家支付这些亏损,大量发行它的货币,今天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这仍是不可触碰的。

美国说的是工作和生产,但是在它作为帝国处在下降的阶段,它基本的经济力量卷入了恬不知耻的金融投机,自己还傲慢地批评它的外围“落后的”国家的腐败,外围掌握在不可渗透的腐败的黑社会手里,黑社会占有的权力越来越大。它们在联邦国家的阴影下进行肮脏的交易。没有限制地获取滋养的税务天堂的是黑手党人、腐败者和令人憎恶的人,黑手党比拉丁美洲毒品的头目更胜一筹。

美国厚颜无耻的双重道德帮助它谈论法律,以便随后不遵守法律又不受惩罚,比如美国越来越明显地抛弃人类文明的机制,如联合国、国际刑事法院或不同的国际条约,傲慢地不承认它。美国的官员之一约翰·博尔顿几年前吹嘘和挑衅地说,“如果需要轰炸联合国大厦,我们将会这样做”。

换句话说,世界被一个厚颜无耻的说谎者、大男子主义者和深信有这样做的天然权力的侵略成性者的团伙统治着。美国现在的总统只不过是这种意识形态又一个标志。他不是像某些人想介绍的一个丑角;他是这种未受惩罚的说大话的骄横一个完整的图标。我们允许它到什么时候呢?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年12月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魏文编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