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在华为,任正非设立了全员持股制,根据表现和工作年限来拿分红,所以华为的核心骨干离职的很少。随着华为利润的逐渐扩大,越是工作年限长的老员工,分红越多。而步步高发展至今,也是一家全员持股制公司。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联想与华为,差在哪里?”“华为与联想为何就像龟兔赛跑?”“为什么一个老板的股权越来越少,一个老板的股权越来越多?”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接连发问。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2018年12月23日,在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倪光南发表了一番令人瞩目的演讲,其后,网络一片刷屏。

在曾为联想首任总工程师的倪光南看来,联想与华为差距在于:华为研发投入是联想10倍。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此前的2006年—2015年,联想十年研发投入不及华为一年: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而华为与联想为何就像龟兔赛跑,是因为在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亿元,是华为的4.5倍。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而从2001年起,华为销售额超过联想,截至2018年12月22日,联想市值81亿美元,而华为估值已超4000亿美元,二者差距接近50倍。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老板股权大小与企业兴衰的关系

而说到“为什么一个老板的股权越来越少,一个老板的股权越来越多?” 倪光南披露,最关键是2000年左右实行的股改,这是以管理人员为主,通过“职工持股会”持股35%。原来有一个协议: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图为当年中科院与计算所和联想的关系协议。

按这个协议,联想公司股权分配,科学院是20%,计算机是45%,员工35%。通过这个股改,科学院变成65%,计算所变成0。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图为当年中科院、计算所和联想之股权结构。

这个股改采取“职工持股会”的“MBO”(Management Buy-Outs)方式,买国家资产,这缺乏法规依据”。倪光南指出,据称“职工持股会”系用未分配的历年利润1.5亿元购得,但在股改前联想公司的利润也是国有资产,如何能用国有资产买到“职工持股会(‘联想’)”的股权?另外,当时1.5亿元根本买不到公司35%的股份。更成问题的是,计算所的股权归零,说是计算所拥有的联想股权归到(无偿划走)科学院了,但是计算所股权中包括了科技人员的知识产权,而归到科学院的股权,就成了“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国科控股)”的资产,计算所任何科技人员不再享有对联想投入知识产权的收益。显然,联想股改的最大问题是将科技人员知识产权归零(剥夺)。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图为2001年联想改制,结果是计算所出局,中科院(国科控股)持股65%,联想职工持股会35%,但未有公开文件。

除此之外,联想股改结果使集团公司高管获得了很大股权,而投入知识产权的计算所科技人员没有股权。根据联想控股2015年上市招股书披露,公司高管占主要的股份,可早将计算所科技人员投入的知识产权归零,这是联想股改的突出问题。

而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曾声称仅持有约3%的股份,蛋似,2016年联想控股年度财报发布后,笔者发现柳传志持股实际高达15.9%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原来,柳传志持股3.46%是公开、直接信息,与此同时,他还通过“联持志远”持有12.46%股额,两者相加15.91%

与此同时,按柳传志自己声称,还持有联想集团不到1%的股份: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2016年,北京联持志远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持有联想控股24.43%股权,它由北京联持志同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具体运作——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柳传志出资255万,持股51%;宁旻、朱立南出资72.5万,分别占股14.5%;曾茂朝、李勤出资50万,分别占股10%。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2001年开始,柳传志先后担任联想控股、联想集团和融科置地等九家联想系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总经理等(源自北京市工商局企业信用信息官网)。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2018年,根据联想控股中报,柳传志个人持股与在联持志同持股有增有减,但合计依然为15.9%

乔布斯股权0.45%造就苹果辉煌

现在,我们看一下中外其他高技术企业的股权变化。苹果股权最初投入知识产权和资产的乔布斯为45%,最后他减持到0.45%。华为股权最初投入资产的任正非为80%,现在是1.4%。计算所公司最初投入知识产权的科技人员的股权包含在计算所的股权中,但股改后,随着计算所股权的归零,科技人员的股权也被归零了。柳传志没投入资产和知识产权,最初是副总经理,是0%。股改后他的股权不断增加。一个没投入知识产权和资产的公司高管,拥有那么多股权,这在中外高技术企业中是很特殊的。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我们从上图可见,中外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或早期创业者都是把股权分光—企业反而越来越大—任正非和段永平皆如此,这是为什么?

在华为,任正非设立了全员持股制,根据表现和工作年限来拿分红,所以华为的核心骨干离职的很少。随着华为利润的逐渐扩大,越是工作年限长的老员工,分红越多。而步步高发展至今,也是一家全员持股制公司。

与中外高科技大公司相反的是,联想集团从初期十年创造无数IT辉煌,到两次被踢出恒生指数,从2015年起连续三年亏损(2016年表面净利5.5亿美元、但两次卖楼、削减员工福利、裁剪七千员工的收入超过六亿美元)。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2017 年联想控股营收3163亿,净利润,50.48亿。

2017年华为集团营收6036亿,净利润475亿。

有鉴于此,从股权结构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说,财富分配决定了联想和华为的未来! 联想走向衰落——败在柳传志持股15.91%,华为创造辉煌——功在任正非持股仅1.4%!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图为联想控股与华为2012年以来业绩比较,华为的营收与净利润从开始的低于联想控股,到现在的营收超过联想控股两倍、净利润超过十倍。

“柳传志十五年再造一个联想”?

2016年,联想控股卖掉融科置地主体业务,获利136亿,获得当年“净利润”48.59亿,实际亏损80多亿。

柳传志除了在联想一股独大之外,他还主导的联想民营化还涉嫌国资流失。

2009年9月,卢志强的泛海以27.55亿元的价格,受让国科控股所持的29%的联想控股股权。这次股权转让中,联想控股仅被估值为95亿元。转让后股权为:国科控股36%,联想职工持股会35%,泛海29%,公司从国有控股变成民营控股。此次股权变更未公开竞标,基本上是暗箱操作。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不过, 2011年联想控股发行债券,请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根据公开发布的评估报告(见下表),联想控股2009年的总资产为872.6亿元,资产负债率82.39%,故净资产为153.7亿元,远超过了95亿元。按此,2009年泛海应该出44.6亿元才能买到国科持有的29%股份,而实际上它只出了27.55亿元,等于国科白送给了它17亿元!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分析师戎伟伟高利鹏

2001 年联想控股成立后,开始非主业多元化、跨领域发展,引进战略合 作者与资金,投资房地产、物流、餐饮等。柳传志意图建成“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联想……”

但迄今为止,柳传志意图不仅未能实现,相反整个发展未达目标:联想控股上市首日即跌破发行价,且股价一直低位徘徊。2018年12月25日,根据新浪财经信息,联想控股市值仅为32亿美元。

根据 2016年联想控股年报披露,当年营收3070 亿,净利润约50 亿。如果剔除出卖融科智地136.5 亿,实际亏损86.5亿。

2016 年之前,整个联想控股的业绩,无论营收额还是净利润,基本来自联想集团的贡献,其次是融科智地。除去联想集团与融科智地,联想控股属下产业的业绩贡献不足挂齿。而联想控股的业绩主要是通过合并联想集团而实现“瞩目”的。我们根据联想控股与联想集团的财报制作了下图,可以一目了然地获得相关信息: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如图所示,联想集团始终是联想控股的业务支柱,其营收与利润业绩对联想控股总体业绩作出了突出贡献。2016年联想集团贡献了联想控股94.18%的营收份额,净利润贡献约70%份额。事实上,联想集团的PC业绩撑起了两个上市公司的业绩报表。

截至2017年6月,联想集团依然贡献了联想控股约94%的营收份额,净利润由于一个财季亏损,故仅贡献约22%的份额。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图为联想控股最新业务布局,而名噪一时的联想分家后的神州数码早就失去控股权,不再归属联想控股。

2017年联想集团亏损近7个亿。由于支柱业务IT板块近年表现不佳,联想控股开始寻求其他出路,于是,2018年收购卢森堡银行,此举意在淡化IT板块偏重的资产布局。

需要说明的是,联想控股与联想集团财年起止月份有所区别。联想控股是按照自然年的1—12月为一个财务年度,联想集团则是按每年4月到来年3月为一个财务年度。有鉴于此,其财年不完全“同步”,但总体上还是可以对比分析的。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陶勇:华为市值为什么大于联想五十倍?

【陶勇,北大国经智库研究员、中关村历史课题组研究员,有着十数年平媒、网媒工作经历,先后从事财经(人物、企业)、时政法制和调查报道,在多年的新闻实战经历中,积累了较为丰富的从业经验。作者著有《联想做大华为做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12/46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