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行业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大小骗子层出不穷?

医疗市场无比巨大。问题是,你看到的是利润还是责任?因为主流医学的无能,导致大量病人花了巨额的金钱、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仍然无法治好疾病,这才导致了大大小小的骗子泛滥。权健虚假宣传它的“保健品”能治病来骗钱;而大骗子则不仅骗钱还要命。丁香园指责权健害死周洋,分明是大骗子在骂小骗挡了它的财路。

01 引言

老百姓对中国的医院意见很大。

不过,你要是在欧美国家看过病的话,就会发现,在那里看病、做个检查预约常常要几周甚至几个月,而且价格真叫天价,做个几个CT、核磁检查动不动就上万美元。

有了对比,你才会发现,在中国看病总的来说确实是又快、又方便、又便宜。而中国的医生和护士,常常是超负荷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节假日放假基本没有指望,而相比之下工资又不高。

医疗行业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大小骗子层出不穷?

但同时,中国的医患关系又很紧张,医生病人互不信任,医闹、伤医事件又层出不穷。尤其对于大病、恶性病,医疗费往往是天价,还有很多药物需要自费,常常看到某某病人无钱治病呼吁大家捐助,也常常听到某某病人甚至不少名人花了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却受尽折磨人财两空。

这是为什么呢?

要理解问题的根源,我们需要了解一点历史。

02 新中国新医疗

新中国建国之初,确立“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的医疗卫生方针。

毛泽东主席认为:“减少人民疾病死亡的基本方针就是预防”!“应当积极地预防和医治人民的疾病,推广人民的医药卫生事业”。遵照这一方针,建国初期,党和政府为增进人民健康做了大量基础性的实际工作。

到1957年6月底,全国已建立卫生防疫站1330多个,建立公立妇幼保健所(站)3800多个,建立各种专科疾病防治所(站)617所。这些遍及全国的防疫所(站)以及后来在全国农村逐步建立起来的县、乡、村三级卫生保健体系,为城乡居民提供了大量的初级卫生保健服务。各种传染病被快速消灭。

1950年前后,东北建立了300多个农村医药合作社,后来开始慢慢推广。1951年,劳动保险条例发布,职工医疗费由企业负担。1952年,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实行公费医疗制度。

1965年,毛泽东接到卫生部关于农村医疗现状的报告,中国140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高级医务人员80%在城市,而且其中70%在大城市,剩下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医疗经费农村只占25%,城市则占了75%。因此,6月26日,毛泽东同志对此作出批示:“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生,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自此全国开始全面推行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一大批医疗事业人才涌向农村,解决医疗用品和药物匮乏的问题,救治常见病症,预防传染疾病和地方性疾病,宣传科学医疗常识,培养简单的医疗技能和具备一些医疗技能的当地医疗人才。这也使得“赤脚医生”的大量出现。他们活跃在农村的青山绿水、田间地头,送药行医,以最低的成本、最广泛的覆盖、最高效的运行、最深入的普及、最低的门槛使得农村的就医看病问题迅速解决,健康状况为之改观。到1975年病床的分布农村已提高到60%。全国卫生经费的65%以上用于农村。

1976年,合作医疗已经覆盖了92.8%的农村社队。就这样,劳保制度、公费医疗、合作医疗覆盖了中国绝大多数的人口。

在这中间,中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如何认识中国传统医学和学习借鉴西方医学的关系上,毛泽东主张要实行“中西医结合”,并把“团结中西医”确立为我国卫生工作的又一重要方针。

为了推动中西医结合,从1955年12月开始,卫生部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举办了六期为期二年半的西医离职学习班;成立了直属的中医研究院。1956年9月,又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创办了四所中医学院。1958年9月,中医研究院第一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毕业后,卫生部向毛泽东并中央呈送该班的总结报告。10月11日,毛泽东在报告上作了批语,充分肯定了举办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的成绩,同时进一步要求“各省、市、自治区凡是有条件的,都应该办一个70人到80人的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的学习班,以两年为期。还指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中西医结合疗法在治疗多种传染病以及聋哑、骨折、急腹症、冠心病、白内障、再生障碍性贫血、大面积烧伤等疾病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1960年代,我父亲在上海华山医院做了一个脊柱下肿瘤切除手术,用的就是针灸麻醉。父亲说,针灸麻醉还是有点痛,但是可以忍受。手术全程他意识完全清醒,医生的对话也听得一清二楚。老教授带着一个年轻学生手术,肿瘤位置不太好,年轻人用灵巧的手法将肿瘤翻出来切除,老教授兴奋的表扬:“干得漂亮!”,然后拍拍父亲的肩膀,“小伙子,以后打篮球都没问题!”回忆起那时候医生的医德医术,父亲至今赞不绝口。

那时候西医学习中医成了热潮,尼克松访华时也参观过针灸麻醉技术切除甲状腺的手术,一时成为新中国的国际传奇。屠嗷嗷受中医古籍启发,发现了青蒿素,也是这个时期的成果。当时中科院祝总骧和针灸专家郝金凯合作研究经络,发现了循经感传现象,从电学、声学的角度证实了经络的存在。祝总骧后来因此研究发明了312经络锻炼法,治好了自己的多种慢性病。如今95岁的他依然健步如飞。

03 市场化改革浪潮

农村医疗改革

1982年,中国的农村合作医疗体制迅速衰落,合作医疗覆盖的社队从1976年的92.8%降至1982年的52.8%,六年间下降40%。次年,随着人民公社正式解散,农村合作医疗出现雪崩式的解体,覆盖面骤降至11%,比一年前下降40%多。到1989年,合作医疗覆盖面降至最低点4.8%,还不到30年前1958年水平的一半。只在上海郊区、江苏南部(苏南)等集体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合作医疗才得以保留。

传统的农村合作医疗是奠基在集体经济之上的。集体经济一垮,合作医疗解体。绝大多数村卫生室(合作医疗站)变成了乡村医生的私人诊所,绝大多数农民重新陷入自费医疗的境地。

20世纪90年代初,90%以上的农民没有任何医疗保障。1998年农村合作医疗的比重仅为6.5%。政府用于农村合作医疗的补助费1999年是3500万元,9亿农村居民平均每人0.038元。(王绍光、樊鹏《中国式共识型决策:“开门”与“磨合”》)

城镇医疗改革

从80年代到90年代,在“人民的事业人民办”的旗号下,政府大幅退出了城镇医疗卫生领域。当时的领导人认为:市场能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包括卫生资源的配置效率。

1978年以前,公立医院超过50%的收入来自政府预算。80年代开始了改革。1980年,政府补贴降为30%,1987年降到19%。90年代末,政府补贴仅为6%。(王绍光、樊鹏《中国式共识型决策:“开门”与“磨合”》)

说难听点,这有点逼良为娼的味道。医院要自己解决生存问题,不得不以盈利为导向,为了获得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鼓励病人做过多的价格不菲的医疗诊断,并且开过量的药品。相反,基本医疗服务(通常是没有利润的)的开展却非常有限。最恶劣的是,出现了急救室不交押金就不给抢救的现象。

结果,卫生总费用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飞速增长。1990年,卫生总费用700余亿元,到2000年高达4764亿元。居民个人卫生支出的比重也节节攀升。1980年,居民个人负担不过23%;到2000年,已高达60.6%。

截至2002年末,城镇居民大约只有一半的人口拥有医疗保险,与改革开放初期医疗保险几乎覆盖全体城镇居民形成鲜明对比。

市场化下的医疗行业

国家只给医院发20%的经费,医院只给医生发20%的工资,其他的要你自己去市场上赚。经济指标从科室承包到个人承包,工资奖金和你给医院创造的收益挂钩,这就是医疗乱象之源。

另一方面,一切向钱看的塌方式腐败,对中药、西药的审批都需要花巨款买批准文号,大大增加了药品的成本。而中医太便宜了。一把草,一根针能值几个钱?利益集团要赚钱,必除之而后快。

于是,劣币驱逐良币,便宜的、廉价的药物和治疗方法统统被淘汰出局。而药品、耗材的回扣成为行业规则。

于是,医生们一边拿着和辛苦程度不相称的工资,一边又拿着行业规则的药品回扣。区别在于,有良知的医生坚守不害人的底限,而无良的医生则靠过度治疗赚更多的钱。

在这种情况下,恶性病如癌症病人、白血病人就成了香馍馍。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人是最舍得花钱的。

病人不相信医生,医生害怕病人行凶,互害模式就是这样造成的。

04 中西医之争

西方医学继承了基督教的传统:和我不一样的就是异教徒,就是邪教。西方医学以科学的名义自居,因此认为其他医学都是迷信和伪科学。

要给被”科学“洗脑的大众解释中西医有什么不同,其实也不难。

【现在出一个题目:给你一个黑盒子,让你给出这个盒子的容积。
西医的方法是,必须知道盒子的准确形状和所有精确尺寸,然后他可能还需要一大堆复杂的微积分公式,满头大汗的计算。是的,他可以得出非常精确的数字,前提他能把每一个形状和尺寸都掌握的准确无误。
西医宣称,不知道盒子的精确形状和尺寸是无法得出结果的,如果有人说能那肯定是骗子。
中医的方法是,将水倒满盒子,然后再将盒子中的水倒入量杯中。盒子的容积就出来了。是的,量杯可能读数有误差,不能“精确”到小数点后面多少位。但是,快速管用。】

西医认为,必须从微观入手,从分子水平直接干涉人体的生理和代谢,并以此为基础开发药物。这是化简为繁的方法;只要一个细节出错,结果必然出错。

针对人体这样超级复杂的系统,想要精确掌握其运行的每一个细节,完全超出人类当前的能力。这就是西药开发成功率极低及副作用不可避免的原因。

而中医不关心微观上病原体是什么,也不关心人体从分子水平上是怎样运行的。中医只关心病原体对人体的机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然后纠正这种影响就可以了。

所以,中医是把人当人看。他关心你作为一个人,所具备的基本生理功能,吃饭怎么样?大小便如何啊?寒还是热啊?出不出汗啊?

比如说,禽流感期间,我父亲发高烧,去医院开了一个星期几种抗生素等药物仍然不退烧,医院说要抽动脉血排查禽流感。我知道以后,马上让他回家。看了一下情况,怕冷,脉浮,无汗,就是《伤寒论》中的麻黄汤证,于是开了一副麻黄汤:麻黄9克,桂枝6克,杏仁6克,甘草3克。

一副汤药喝下去,心跳加快,几个小时后忽然汗哗一下流出来,体温从39.5度降到了36.5度。

所以,中药并不是直接作用于病原体来杀病毒病菌,而是帮助恢复人体的生理功能,让人体自身去消灭病原体。

麻黄、桂枝、杏仁、甘草,哪个会杀病毒杀病菌呢?都不会。可是组合起来作用于人体,就有特定的功效。因此,用研究西药的眼光看中药的作用,是会误入歧途的。

西医用药是要从微观上从分子水平包办代替人体的功能,而中医用中药是要从宏观上帮助人体恢复功能。

也正因为如此,中医在治疗过程中特别注意保护人体的功能。

在《李咏治癌死于美国,连诸葛亮都要痛骂了》中,我们引用了《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舌战群儒时说的一段话:

【孔明听罢,哑然而笑曰:“鹏飞万里,其志岂群鸟能识哉?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

什么意思呢?就是人得了重病,应该先保命,再考虑治病。如果不管人的死活,只盯着疾病下猛药重手,要想平安是很难的。

西医最大的问题,就是见病不见人,只晓得要杀病菌杀病毒杀癌细胞,不知道病人是个活生生的人,要先救命才能治病。手术后再化疗放疗,头发掉光了饭都吃不下了,还要靠毅力支撑,美其名曰和疾病作斗争;可最后往往是九死一生。

这是我们写小说的古人都懂的道理:对于重症病人,中医首重胃气。什么是胃气?能吃能喝就是有胃气。饭都吃不下,那就难救了。所以中医必须先用提升胃气的药物,然后以肉汤小米粥等补充营养,待病人病情好转,才开始下手对付疾病。这就是三分治七分养。

也就是说,中医把人当人看。这是中国文化以人为本在医学中的体现。

而现在呢,为了治癌,穷人死于众筹;中产人财两空;富人亡命海外。不是因为别的,就是迷信高科技啊。

我们看罗一笑,或者周洋的例子,都是被化疗折磨得痛苦不堪。周洋直肠都露出来了,最后后背烂了一个大窟窿、肠子都看见了,还要她继续化疗,美其名曰和疾病做斗争,最后花了巨额费用,痛苦的死去。

难道不要反省一下吗?

我当年被慢性乙肝折磨得痛苦不堪,以西医的角度这是治不好的,只能“控制”。可是用了中医三分治七分养的方法,最后表面抗原都转阴了,表明抗体出现,彻底治愈了乙肝。

关于中医如何治疗疾病的各种问题,我们就不展开了。感兴趣的可以看文章后面的链接。

西医有自己的优势,技术很先进。总的来说,西医是术,中医是道;以中医的道,指导西医的术,是正途。

中医最根本的理念,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和“上工治未病”,也就是重视预防疾病,让人不生病,这才是最高明的医术。而且都有一整套的方法。

至于为什么好中医这么少,请看西医主导的卫生部消灭中医的的策略和方法。

05 你看到的是利润还是责任?

医疗市场无比巨大。问题是,你看到的是利润还是责任?

因为主流医学的无能,导致大量病人花了巨额的金钱、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仍然无法治好疾病,这才导致了大大小小的骗子泛滥。

权健虚假宣传它的“保健品”能治病来骗钱;而大骗子则不仅骗钱还要命。丁香园指责权健害死周洋,分明是大骗子在骂小骗挡了它的财路

无论是电影《我不是“药神”》,还是 药商洗脑经典案例:真实故事改编电影《良医妙药》内幕,都是在为老百姓灌输一个理念:要想获得健康,只能祈祷西医这个救世主早点发明一种神药来救你!

而且,这个救命药必定很贵,贵的有道理,救不了命只能怪你穷。

医疗行业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大小骗子层出不穷?

就像基督徒只能苦苦恳求God来拯救他一样,西方文明试图告诉你:人在疾病目前,只是待宰的羔羊,只能苦苦等待医疗高科技来拯救你,让你心甘情愿散尽家财、负载累累,最后往往还人财两空。

西药厂商虽然开发不出来治愈疾病的药物,但是能“缓解”病情也很好啊,一点都不耽误赚钱。

高盛集团的分析师说得很明白:开发能够彻底治愈疾病药物的公司不能投资,因为治愈了病人就是断了未来的财路。

那么,追求健康长寿,你是愿意靠自己呢,还是准备好大把的银子,等着救世主的拯救呢?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拨开迷雾看世界”】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医疗 医生 权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