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闯南海、又建基地如此反常,英国(军)意欲何为?

如今的大英帝国海军不要说将两艘新航母部署到亚洲,就是执行北约在大西洋或者中东的任务也十分勉强。可以理解,英国在一定程度上跟随美国做点事,这既有利于维护英美特殊关系,也有利于借“印太战略”的平台推行“全球化英国”,提升在印澳新等英联邦国家中的影响力,助推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安全和贸易投资合作。但是,如果英国某些政治力量别有用心,在印太地区的安全格局重塑中站队下注,不仅会给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带来阴影,恐将无谓消耗国力而难拾昔日“大国荣光”。

英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森近日在接受《星期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英国将建立两个海外军事基地,一个在太平洋地区的新加坡或文莱,另一个在南美洲的圭亚那或是加勒比海的蒙特塞拉特岛。这是英国1968年实行“苏伊士运河以东”战略、撤销在东南亚一系列军事基地后,重新试图在该地区彰显军事存在。

又闯南海、又建基地如此反常,英国(军)意欲何为?

海外军事基地在近代一直是英国维护海外利益、控制战略要道、巩固全球领袖地位和阻止其它大国谋求海权的“桥头堡”。此次海外军事基地的扩张,是否意味着“大英帝国2.0版”来临,大不列颠重拾昔日的荣光?

重振军力:为后“脱欧”时代做好准备

又闯南海、又建基地如此反常,英国(军)意欲何为?

冷战结束后,英国奉行追随美国的战略,坚持在北约内谋求双边或多边合作,严重侵蚀了其维护本土安全和独立遂行战略任务的能力。据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委员会的研究报告,自苏联1991年解体后的近30年里,英国皇家海军削减了近一半的主要大型水面舰艇和1/3的潜艇。为了维持每年正常的国防预算,英国政府在2017年和2018年甚至挪用了建造“无畏”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储备基金。曾经强大的“日不落帝国”军队,正面临沦为“二流”的危险。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曾表示,如今的英军“已不具备全方位作战能力、也无力再像过去一样,担当美国的全面伙伴”。

随着英国正式启动“脱欧”进程,英国的安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发表轻视北约的言论,要求北约盟国承担更多的防务支出,增加了英国对自身前途的焦虑感,其提升防务能力的紧迫感也日益上升。为了应对欧洲可能新的冷战和“脱欧”的影响,英国的国防预算未来数年将有比较好的预期。国防大臣威廉姆森计划把国防预算增加50%,以建造4艘新式“无畏”级核潜艇。

2018年12月,英国国防部发布题为《国防动员、现代化和转型》报告,认为“经过30年的相对稳定,世界已再次进入持续和激烈的国家竞争。”报告称,为了威慑和击败潜在敌手,英国应当能够部署一支50000人规模的特遣部队,包括1艘搭载F-35隐形战斗机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1个下辖3个旅的陆军师,1个战斗机、运输机和侦察机组成的战斗群,以及1支特种部队。同时,英军必须在海上至少有1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全天候保持战略威慑。

英国海军将建造和维持一支拥有2艘“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6艘26型驱逐舰、8艘26型护卫舰、5艘31型护卫舰、7艘“灵敏”级攻击型潜艇、24艘巡逻舰、12艘扫雷艇、5艘两栖舰船和9艘勤务舰的舰队,可搭载6个直升机中队和48架F-35隐形战斗机。英国陆军将拥有2个坦克旅、2个机械化步兵旅、6个步兵旅、1个空降旅、15个直升机和无人机中队,每个中队装备约15架飞机。英国空军将拥有至少20架“收割者”无人攻击机、7个“台风”战斗机中队(每个中队12架飞机)、2个F-35战斗机中队,以及26架巡逻、监视和指挥飞机、44架运输机和14架加油机。

又闯南海、又建基地如此反常,英国(军)意欲何为?

政治意义:“日不落帝国”的大国雄心

威廉姆森表示,英国将放弃1968年的“苏伊士运河以东”战略,该战略导致英国撤消了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波斯湾和马尔代夫的军事基地。新的军事部署意味着“英国再次成为一个全球性国家……是二战结束以来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最重大的时刻。”自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提出“全球化英国”口号以来,英国的脱欧派将英国与欧盟的“分手”视为夺回主权、重塑英国大国地位和实现全球存在的历史机遇。

海外军事基地的部署与调整,是英国在全球军事主导力和政治影响力兴衰的“晴雨表”。300年来英国实力由盛到衰,目前海外军事基地只剩下文莱、直布罗陀、福兰克群岛、塞浦路斯和英国在大洋上的一些托管地等。尽管英国对新加坡、文莱、加勒比国家的控制已属久远之事,但英国仍将其视作势力范围,始终认为自己是英联邦发展中国家的“宗主国”,肩负着维持全球和平、稳定与安全的特殊使命。正是维持大国地位的雄心,使英国始终寻求维持在海外的军事基地。

2003年12月,英国《国防白皮书》——《变换世界中的安全投射》指出,“英国皇家海军将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重视快速投射军事力量。这就要求我们的力量具有可部署性与可持续性,特别是在未能获得军事进入权、军事基地或领空飞越权的情况下更是如此。”2014年12月,英国和巴林政府宣布:英国将在巴林建立永久性军事基地。这是1971年英国从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撤军后第一次在该地重新部署军事基地。英国重返巴林军事基地,虽不能重振昔日“日不落帝国”的国威,也无力挽回英国“江河日下”的颓势,但体现了新时期英国的地缘政治抱负。

从操作层面来看,英国国土狭小,国内气候、地形和自然条件相对单一,不适合英国军队从事各种自然环境下的作战训练,而英国在海外的军事基地则提供了重要军事训练基地。从这一点上来看,英国意欲获取新的海外军事基地,对于意在重振战略影响力的英军而言,显然具有不可小视的意义。

经济利益:瞄准“印太”市场 提振英国经济

英国在海外基地领域“开疆拓土”,还有着提振本国经济的动机。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英国是世界第六大武器出口国。2017年英国对外军售额为113亿美元。尽管这仅占英国全部出口商品的2.6%,但这些“巨额项目”是产生高薪制造业工作岗位的源泉。2015-2016年度,英国每200个工作岗位中就有一个与国防产业相关。对于脱欧后的英国经济而言,武器出口将是一个巨大推动力。

随着近年来东南亚国家和澳大利亚不断加大军备投入,与南海问题相关的军备竞赛已经拉开帷幕。英国的主要对手法国近来在亚太防务市场收获颇丰,先后拿下澳大利亚12艘“梭鱼”级常规动力潜艇和印度36架“阵风”战斗机的防务大单。2017年5月澳大利亚宣布未来20年投资890澳元(约650亿美元)的海军造舰计划后,英国不甘其后,与美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等国的军工企业为争夺订单合同展开了激烈竞争。去年6月,澳大利亚签署了一项260亿美元的协议,将购买9艘英国设计的反潜护卫舰。英国《金融时报》称,在英国准备退出欧盟之际,这一“大手笔”交易对英国国防承包商巨头BAE公司来说是一次“重大胜利”。这笔被称为“10年来全球最大的海军防务合同”,有助于降低英国护卫舰的单位成本,并吸引其他外国买家。

由于亚洲、大洋洲和中东武器市场正在增长,而欧洲、非洲和美洲武器市场正在萎缩,因此英国将视线转向亚洲也有“顺势而动”的考虑。在东南亚重建基地,一方面可以展示与宣传英国海军和军事工业的实力,另一方面能够强化与东南亚国家的安全与防务合作,为英国的军工企业创造大批工作岗位,提振英国的经济。

联盟战略:寻找新的战略支点

英国谋求建立海外军事基地与其说是出于军事需要,不如说是在脱欧后的孤立局面下,迎合特朗普关于盟友应提供更多支持的要求。作为美欧“跨大西洋联盟”关系的核心支点国家,英国追随美国“印太战略”的脚步自然并不奇怪。随着“脱欧”公投效应的持续发酵,英国在欧洲政治舞台的存在感也在迅速下降。在这种背景下,英国急欲重塑其大国影响力,找到防止影响力持续下滑的新支点,包括在极具前景的印太地区。

在2014年发布的《英国国家海洋安全战略报告》中,英国强调其在亚太地区有着“重要政治和经济利益”。《简氏防务周刊》网站更是直言不讳英国“将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去年英国外交政策文件中,“印太”已经正式取代“亚太”的提法。

在东北亚,英国与日本的安全与防务合作在持续升温。2015年1月,英日建立了“2+2”外交和防务磋商机制。2016年10月,英国空军派出由“台风”战斗机和空中加油机、运输机组成的编队赴日本与自卫队举行首次联合训练,之后又参加了美韩联合军演,成为首个参加朝鲜半岛军演的欧洲国家。2017年1月26日,英日正式签署《相互提供物资与劳务协定(ACSA)》,两国可在军事行动中互相提供食品、燃料和弹药,尤其是在可能威胁日本安全的“重要影响事态”上,英国将为其提供后方支援。

在南太平洋,英国利用昔日的宗主国关系,复活“日不落帝国”的同盟体系。近年来,英国开始重提1971年与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以及新加坡签订的《五国国防协定》的重要性。2015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就强调,“签订了该协议就意味着英国随时准备着动员及支持亚太各同盟以及伙伴”。目前,英国正在酝酿出台五国的情报分享协议。2018年10月,英国护卫舰“阿盖尔”号和上述国家海军还举行了代号为“五国团结-2018”的联合军演。

尽管今天的中英关系可用“黄金时代”来描述,但正在不断受到英国南海政策的挑战。英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斯去年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示,英国将派遣军舰前往亚洲海域,以显示对“基于规则的体系”的支持。

8月31日,英国海军的“海神之子”号船坞登陆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擅自非法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实际上早在两年前,时任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在澳大利亚发表演讲时表示,英国海军将于2020年把“伊丽莎白女王”号及其正在建造中的姊妹舰“威尔士亲王”号部署到南海。

又闯南海、又建基地如此反常,英国(军)意欲何为?

就目前来看,如今的大英帝国海军不要说将两艘新航母部署到亚洲,就是执行北约在大西洋或者中东的任务也十分勉强。可以理解,英国在一定程度上跟随美国做点事,这既有利于维护英美特殊关系,也有利于借“印太战略”的平台推行“全球化英国”,提升在印澳新等英联邦国家中的影响力,助推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安全和贸易投资合作。但是,如果英国某些政治力量别有用心,在印太地区的安全格局重塑中站队下注,不仅会给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带来阴影,恐将无谓消耗国力而难拾昔日“大国荣光”。

【慕小明,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南海 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