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评美国霸权无可奈何的衰落

特朗普的“美国主义”,主观上是想让美国摆脱“两难”处境——收缩军事霸权,改善财政危机,让美国霸权继续强大;但形势比人强,客观上又不允许它这样做。特朗普想缓和与俄国的关系,民主党人就掀起了“通俄门”调查;特朗普想撤军、搞“收缩”,军方不同意,军费只能“步步高”,只能打破上限——创造高达750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特朗普自己要“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第一”,自然会亲自下令建立“太空司令部”,搞起了太空军事化;特朗普想改变贸易逆差,他上台后的现实却使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特朗普明明宣布了要从叙利亚撤军,国防部长一辞职,他只得自食其言。特朗普永远只能处于自我否定的过程中。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评美国霸权无可奈何的衰落

12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高调宣布:“伊斯兰国”组织(IS)已被“击败”,他已下令美军撤出叙利亚。消息一出,世人皆惊。因为,这一决定与美国外交一贯的传统——“霸权干涉”政策不符。

美国真的要“收兵”了吗?普京不信。他在12月20日答记者问时“吐槽”称,美国经常说他们计划从阿富汗撤军,但美军在那里已待了17年,至今未走。言下之意,这得听其言、观其行,只有到美军完成了撤军行动时才能算数。(参见12月21日头版《参考消息》)

果不其然,到了1月2日,前后才不足两周,特朗普就改口了:

【“从未对美国从叙利亚撤军设定时间表”!】

撤军没有时间表。

特朗普宣布撤军的理由,是“美国不能再继续充当世界警察了!”(《12月26日特朗普在阿萨德空军基地劳军时的讲话》)。其后,他的“缓慢撤出”理由,仍是要“打击‘伊斯兰国’组织(IS)的残余势力”和保护库尔德武装。也就是要继续当“世界警察”。

一会儿要撤,不当“世界警察”;一会儿要“缓慢撤出”——如今不撤,继续当“世界警察”。同一个特朗普,说话如此前后不一,典型的出尔反尔、反复无常!

常言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特朗普身为美国总统,按理说,更是一言九鼎,岂能言不由衷,随意更改。有人说,特朗普是个精明的商人总统,一切以利益计算为转移,算过来、算过去,难免会朝令夕改。笔者以为:非也,这不只是特朗普个人的个性问题,而是美国霸权不断衰落、陷入“心有余而力不足”两难窘境的一种必然。

打自进入21世纪,美国霸权主义绕过联合国,打着“反恐”旗号,接连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目的为了进一步控制世界。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事物的辩证法偏偏让美国人“自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美国人在阿富汗打了18年仗,塔利班政权被推翻了,但它始终没有屈服。如今塔利班仍控制着全国占1/3以上的国土,拖住14000万名美国大兵在缠着打,让美国人进退维谷。

美国人用一瓶“洗衣粉”作证,硬说萨达姆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动了对伊拉克战争。结果,萨达姆的伊斯兰逊尼派政权被推翻了,扶植起一个伊斯兰什叶派政权,反而壮大了美国“死敌”——伊朗的地区影响力。

美国人为进一步控制北非、中东,策动了颜色革命。后又以“人道危机”为由介入利比亚内战,发动利比亚战争;又以“反恐”、“化武”为借口,介入叙利亚内战,扬言要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发动对叙利亚战争。结果,除屠杀了无数无辜平民,形成了“二战”以来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外①,一无所获。原先的如意算盘落空,它既控制不了北非的秩序,也奈何不了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

反观美国,连年的霸权主义对外侵略战争,在无形中大大地消蚀了自己。这正应了毛主席的一句话:蠢蛋,总是“以损人的目的开始,以害己的结果告终”!(《关于国际新形势对新华日报记者的谈话》)——活该自作自受。

想当初,克林顿总统离任时的2000年,当年美国的财政状态是:盈余2370亿美元!其时美国累计的国债为3万亿美元,与当年GDP之比是34%。

可是,进入新世纪在经历了上述一系列霸权主义战争后,美国政府财政年年赤字。到2018年,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为7790亿美元!国债规模已高达21.4万亿元,为2018年美国GDP总额19.39万亿美元的110%以上。

按照资产阶级的经济学理论,GDP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基本指标。一般说来,GDP与M2(广义货币——反映现实和潜在购买力)、政府债务、股市总市值或房地产总市值均不得超过1:1,否则就会发生危机。有人认为,2008年美国所以发生金融危机,就是因为2007年,美国房地产总市值24.3万亿美元,大大超过了当年14.7万亿美元的GDP、其比重高达173%,股市总市值也达到了20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到135%,均大大超过1:1的界限。结果房地产泡沫破裂,爆发了次贷危机,并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全球金融危机。

如今美国国债与GDP之比,已超过了1:1的界限。21万亿美元国债,仅每年支付的利息就是5000个亿!如不能改变,任其发展,随着债务的叠加,要不了几年,整个美国经济必将被“债务危机”所压垮,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怎样才能扭转这一发展趋势?白痴也知道:唯有节流开源,调整政策。节流开源,就是要节约开支,发展经济。这一道理对美国来说,实在是知易行难!这就得从根本上改变美国霸权主义的任性扩张政策,才能减少支出;这就得改变美国原有以金融、军工为主体的经济结构,大力发展产业经济,才能增加收入。谈何容易!

经济是基础。基础破产,统统完蛋。其实,从奥巴马时期开始,美国统治者已意识到“赤字财政”问题的严重性,已被迫在政策上有所调整。如政治上提出“巧实力”外交;军事上主张收缩,提出从伊拉克“撤军”;经济上限制军费的增长等。

然而,美国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野心是不会改变的。正如奥巴马在西点军校的一次讲话中所宣称:美国还要“领导”世界100年!这就决定美国不可能从战略上改变它的霸权主义政策。奥巴马策略上的“收缩”,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举。这也就是他在8年任期中,为什么不能在军事上实现真正撤军、收缩;相反还在继续搞霸权扩张,导致赤字财政不断恶化的内在原因。

黑格尔说过,

【“真正有价值的悲剧不是出现在善恶之间,而是出现在两难之间”。】

善恶容易选择,两难无所适从。

“两难”之所以“难”,是因为事物的两方面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一方面,当今美国的客观现实,需要采取收缩政策,避免经济崩溃,这是“合理的”;另一方面,作为当今美国——除非抛弃霸权,命定它不可能采取收缩政策,能把海外的374个军事基地全撤回来吗?能大力缩减军费吗?不可能!这也是“合理的”。这就是当今美国面临的两难境地。

特朗普其实早就看到了当今美国这一“两难”处境。还在2013年,他就写道:

【“我们的战士被我们训练的阿富汗人杀死!数十亿美元打了水漂!”
“需要从叙利亚滚蛋,(我们扶植的)这些‘叛乱分子’和统治政权是一个样子。我们献出生命和金钱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

从这些攻击民主党人的言论中,看来,他是主张“收缩”对外扩张的。

2016年他在竞选中为迎合下层广大民意,狠批历届前任的“全球主义”对外政策,高调提出深得下层民心的“收缩”主张。他说:

【“这二十年来,我们以国际警察和民主斗士自居,大力推行民主。我们美国人拿着枪和美金,相继干倒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叙利亚,埃及,乌克兰,土耳其,希腊。请问我们美国人得到了什么?我们的商人不敢去中东和非洲做生意,在巴西奥运会不敢打国旗,在中东石油产区只要承认自己是美国人,直接是作死的行为┄┄我们要光荣独立,谁有钱和谁做生意,我们要过好日子。”(《特朗普的总统竞选演说》)】

特朗普表示愿意缓和与俄国的关系,主张撤军,让盟友承担更多防务费用,改变经济与贸易关系的不平衡等。

特朗普的上述言论,尽管均属“竞选语言”,是大资本哄骗选票的“招数”,但确实讲出了许多事实。他端出一盘“牛肉”——“美国主义”,想以此来取代“全球主义”。可惜,这不过是美国霸权主义改换一个版本而已,本质未变。

特朗普的“美国主义”,其实就是美式民粹主义——特朗普牌号的霸权主义。其内涵集中反映在两句口号上:

【“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优先!”】

第一句口号是对内的。“让美国再次强大!”就是满足美国力图保持世界霸权地位的强烈主观愿望,提出“美国第一”主义。他要军力“第一”,经济“第一”,工业“第一”,科技“第一”,基础设施“第一”,等等。总之,他要“从今天开始,只有美国第一”!

这就是说,美国的霸权不变。它反映了一种极端的美国帝国主义独霸世界的野心。特朗普迎合美国文化中存在的傲慢、自大心理,要以此来凝聚美国“民心”,共克时艰,通过强化美国霸权的民粹主义,以巩固大资产阶级的统治。

为此,特朗普炮制了虚假的“移民危机”,以“移民问题”为话题,淡化“99%与1%”之间的对立,转移视线,缓和社会矛盾。一边通过劫贫济富的“减税”政策,讨好资产阶级;一边又强行废除前任奥巴马的“医保”方案,在经济上以牺牲下层人民利益来“挖肉补疮”。

第二句口号是对外的。“美国优先!”就是想依仗当今美国的霸权实力优势,不惜以武力威胁与诉诸战争等高压手段,对外进行公开的赤裸裸的讹诈与掠夺,以解决美国的财政危机与经济发展问题。

特朗普不断“退群”,力图摆脱、减轻美国应有的负担(减少支出)。为增加收入,他挑起贸易战,要对所有贸易伙伴加征关税,要求改变贸易不平衡;强行压迫伊朗、朝鲜,制造紧张局势,促使盟国——如沙特、日本等买他的军火;不惜公开与中国为敌、全面施压,除了从战略上要遏制中国的发展,同样是为了讹诈眼前的经济收益;对盟国施压,要求增加“保护费”┄┄

特朗普的“美国主义”,主观上是想让美国摆脱“两难”处境——收缩军事霸权,改善财政危机,让美国霸权继续强大;但形势比人强,客观上又不允许它这样做。

特朗普想缓和与俄国的关系,民主党人就掀起了“通俄门”调查;特朗普想撤军、搞“收缩”,军方不同意,军费只能“步步高”,只能打破上限——创造高达750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特朗普自己要“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第一”,自然会亲自下令建立“太空司令部”,搞起了太空军事化;特朗普想改变贸易逆差,他上台后的现实却使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特朗普明明宣布了要从叙利亚撤军,国防部长一辞职,他只得自食其言。特朗普永远只能处于自我否定的过程中。

为什么会这样?

归根到底,是特朗普自己的霸权主义立场决定的。正是特朗普的“美国主义”决定了他的“收缩”愿望只能是一种幻觉,成为一句骗人骗己的鬼话!作为资产阶级政客,他的言行永远只能处于自相矛盾之中。

美国的发展已陷入“两难”境地。只要美国的帝国主义霸权本质不变,美国就永远摆脱不了“两难”处境,谁也无法改变。“无可奈何花落去!”特朗普总统的“出尔反尔”,根本不是一种偶然,而只能成为美国政客的一种“常态”。

注释:

①叙利亚战争已造成50万人丧生,100多万人受伤,80%的民众陷入贫穷,30%的人口陷入赤贫。战前叙利亚总人口为2400多万,已使650多万人沦为境内难民,550万人成为境外难民。叙利亚每1000个人就有500多人成为难民,无数人在逃难途中葬身鱼腹、死于饥饿与疾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特朗普 美国 霸权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1/46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