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成“老赖”,是中国的悲哀?

创业圈子的人特别喜欢自称“理想主义者”,罗永浩说:“做手机不挣钱,就是交个朋友”。摩拜的胡玮炜说过一句更牛的话,叫做:“失败了就当做公益!”,最后呢,罗老师买了豪宅、特斯拉,变更了法人,一屁股债不用还了;胡大美女套现了15亿,干净利落脱身;唯有戴威老板还算老实,他说一定会还你们的押金.......

投资圈大佬徐小平先生前不久发文称:“限制戴威坐飞机,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意思是这件事会打击大家创业的积极性,一个大好青年,创业偶像,忽然间就成了”老赖“,被法院列为失信人,飞机都坐不了了,你说冤不冤?我说这一点都不冤,金融诈骗犯不用坐牢,才是中国的悲哀。

中国某些商业精英的逻辑一向如此,你和他讲公平,他和你讲契约,你和他讲法律,他和你讲情怀,总之他们创业的、投资的上辈子都是天使,做错了不能说,犯罪了不能抓,欠钱了不能骂......“对我们创业者这么苛刻,谁还创业啊?”

戴威被限制乘坐飞机,是因为他的公司欠供应商2006万元不还,而且拒不履行法律的判决!这还没算上欠了千万用户的十几亿押金呢。

很多人都在扯“有限责任公司”,我认为咱们的“有限责任公司”制度并不科学,因为按照这个制度,公司欠多少债,都没有关系,反正有限责任,不扯到个人头上,老板随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这个事情其实有点无耻。

说到底就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以无底线地借钱欠债,反正是公司欠的,坑的都是债权人,欠钱才是大爷,很多无耻之徒尽可以把公司的钱弄进自己口袋,然后随便换个法人,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就导致了一个趋势——创业是一门生意,这个生意赚的就是欠钱不还的钱

这一点上,戴威和罗永浩殊途同归,一个欠了供应商、渠道商的钱,一个欠了千万用户的押金,都不打算还了,不还也没啥大问题,戴威虽然被限制高消费、限制坐飞机,但人家本来就是富二代,创业这几年该捞的钱早就捞到手了,这点事毛毛雨,又不会掉块肉。

我们这个时代,是对创业者最宽容的时代,成功者被万众追捧,失败者也有名人抚慰、媒体洗地、大众惋惜,搞得广大年轻人别的不研究,专门研究怎么开脑洞做PPT,毕竟PPT才是生产力。

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共享经济问题,无论是摩拜还是OFO小黄车,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确实存在,那就是滴滴、美团等拼车模式,个人车主对个人乘客,大家坐一辆车,那叫共享经济。而“共享单车”却不是这样,因为共享单车不是个人的,而是一家大公司的,你交了押金才能骑,那就是租赁。

我们小时候学校门口的书店有一门生意,叫做“租书”,一本《天龙八部》租给我,一天五毛钱租金,但先要缴10快钱押金;只有租赁,才需要押金,押金的意义就是——如果哪天你不还书了,书店也不至于太亏,如果书店不退你押金了,你也不太亏,反正你有一本《天龙八部》了,这般旧书,就是抵押物。

OFO小黄车、摩拜也收你押金,但是抵押物是什么?满大街的破车?不退押金你准备怎么办?把这破车扛回家吗?

戴威成“老赖”,是中国的悲哀?

中国的聪明人多,所以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比如你在健身房充个1000块的年卡,过了两天,忽然这个热热闹闹的健身房就不见了;你在理发店充了个1500的VIP会员,刚剪了两次头发,忽然间这个店子就开始搞装修,装修完告诉你,我们的会员升级了,你得加钱重新办卡.....

这年头,正经的理发店、健身房、美容店、宠物店都不好找了,上来就是先让你交钱办卡,然后才肯服务。这和共享单车是一个逻辑,他们生生把实业,都做成了金融。

是啊,好好做生意太累了,剪个头发了不得才收30块,骑个车一次也才几毛钱,这都没有意义,最有意义的是——不经意间让你把押金先交了,把卡先办了。企业随时可以破产,公司随时可以跑路,服务不服务看心情,但你的钱终究是到了他的口袋里。

OFO最巅峰的时候,整个团队都奢靡至极,花1000万元请鹿晗当代言人,花2000万元给卫星冠名,给一家媒体做了3000万元的广告投放,给员工发牧马人......线下广告席卷街头的地铁站和公交站台,甚至还想着花数千万欧元赞助环法车队.....ofo创始人名下一人一辆特斯拉.....OFO的财务也宽松得很,称得上“混乱”,供应链回扣一度达到一辆车10块钱,报销很随便,甚至没有发票都能报销是十几万元......感觉他们得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一般。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资本家习以为常地挥霍财富也已经成为炫耀财力并取得信贷的一种手段,甚至成为他们维持经营的一种必要手段。”

作为租赁业,押金其实是不能动用的,但OFO挪用押金本来就不是新闻了,2018年7月份的两亿美元融资,两个月就烧完了,12月份,公司账面可动用的资金只剩下3.5亿,有30亿的押金被用于供应链欠款,摩拜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也挪用了40亿的押金,只不过他们背后有巨头撑腰。

一个公司,想要降低成本很难,你那么多街头的单车需要维护,你那么多员工需要开工资,你自己当老板还要装逼挥霍享受,处处都需要钱;但是一个公司想要增加收入却很容易,随便弄个项目,拉资本入局,找媒体炒作起来,流量铺开去,总有那么多的“刚需”会乖乖来交钱买坨狗屎的。于是乎,这钱弄到口袋里,他就不愿意再拿出来还给你了。凭本事欠的钱,为什么要还?

创业圈子的人特别喜欢自称“理想主义者”,罗永浩说:“手机不挣钱,就是交个朋友”。摩拜的胡玮炜说过一句更牛的话,叫做:“失败了就当做公益!”,最后呢,罗老师买了豪宅、特斯拉,变更了法人,一屁股债不用还了;胡大美女套现了15亿,干净利落脱身;唯有戴威老板还算老实,他说一定会还你们的押金.......

现在,我特别喜欢听人自称“理想主义者”,一旦听到这个词,我就觉得如释重负,感觉不用再聊下去了,我还是早点回家。

因为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根本不会把“理想主义”挂在嘴上。

戴威成“老赖”,是中国的悲哀?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戴威成“老赖”,是中国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