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加速扩军在违宪道路上越走越远

目前,日本修宪和军扩都在提速,并且正在按既定目标推进,尽管也会受到来自和平力量的阻力,但也不排除日本右倾化势力得势。2020年似乎是一个时间节点,2月前后将完成国民投票,以最终达成修宪目标。6月之前,日本新天皇将登基,日本将开始使用新年号。安倍晋三势必借势发挥,并加速推进这一进程。

近年来,随着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演变,特别是在美国推行印太战略扩大其在该地区影响力的背景下,日本开始加快调整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以“和平宪法”和日美安保体制为基础的“专守防卫”的防卫政策,意欲通过修宪、增加军费、扩充军力、海外派兵等渐进扩军步骤,以期在所谓“正常国家”幌子下加速推进实现其政治大国图谋,并在军事上也谋求实现重大突破。

然而,日本的这一系列军事化动向和安全战略调整,严重违背了日本战后确立的“和平宪法”,并在相反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新的一年,日本在修宪及扩展军力方面又有哪些新动向?对此,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徐秉君加以深度评析。

日本修宪进程加速推进

日本现行宪法是在二战战败后,在美军的占领下于1946年8月在日本国会通过、同年11月3日公布、1947年5月3日施行的《日本国宪法》。正是在这部世界公认的和平宪法下,二战后的日本才走上和平发展道路,重新回归国际社会并与邻国建立起外交关系,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

日本加速扩军在违宪道路上越走越远

随着日本经济的恢复和崛起,并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仍为继中美之后的第三经济大国。经济地位的改变,使得日本开始谋求政治大国了。然而,在军力发展上,由于受和平宪法的制约,日本倍感束缚,因此试图通过修改和平宪法,来达到扩军的目的。但在战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由于日本和平力量为主导,修宪进程比较缓慢。

安倍上台后,把在任内完成修宪作为其最大的政治抱负和施政目标。特别是随着日本国内政治力量的变化,和日本政治右倾化的发展,以及护宪势力的弱化,从而使日本修宪进程得以加速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从表面上看日本修宪似乎是为了摆脱美国,以及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所谓“正常国家”,其核心思想是,日本也可以像其他国家一样向联合国派遣自卫队,作为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发挥作用,这也与日本国宪法精神相一致。但日本政府却从未使用所谓“普通国家”或“正常国家”来描述日本的国家战略。

那么,这个所谓“国家正常化”背后又隐含着什么呢?从安倍上台后的一系列修宪举动来看,以安倍为代表的“亲美修宪派”绝非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所谓的“正常国家”,而修宪的根本目的在于废除战后宪法,即和平宪法,从而摆脱“战后体制”,并谋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才是日本追求的终极目标所在。

扩展军力重点发展进攻性武器

日本意欲通过修宪来摆脱对扩军的束缚,进而不受限制的重点发展进攻性武器。据日本2019年度防卫预算申请显示,自卫队将在海空领域、防空反导、机动运用等方面强化作战能力。

日本加速扩军在违宪道路上越走越远

日本F-35A战斗机

据美媒体透露,日本以受中国、朝鲜“周边威胁”为借口,在新增加的防卫预算中重点强调“威慑”,这无疑是日本决定升级现有F-15战斗机、并增购F-35战斗机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不断增加购买进攻性武器五代战机F-35的数量。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月13日发布的题为《日本加快扩充防卫》的文章披露,日本要求在未来几年购买147架这种新型战斗机,远远超过原计划购买的数量(42架)。

日本加速扩军在违宪道路上越走越远

日本将改造后的“出云号”航母称为“多用途运用护卫舰”

不仅如此,日本还加速推进发展航母计划。有关分析认为,日本“出云”号从设计之初就准备配备F-35B舰载机,并使其能快捷地改装为轻型航母。因此,在购买F-35的同时,又引进了F-35的组装生产线,然后又调整采购计划,增加了F-35B的采购,使其与“出云”级航母配套。

但日本也考虑到1艘航母在运用上勉为其难,日本政府下一步或决定改装2艘“出云”级,并再新建1艘,总共形成保有3艘航母的规模。另据日本共同社2018年11月27日报道,日本计划将“出云”级改装成航母写入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中,并为之配备从美国引进的F-35B隐形战斗机。

从和平宪法角度来看,自卫队向海外部署本身就已违宪。而日本防卫省却寻求采购1艘油轮支援海上自卫队,这清晰表明海上自卫队的力量已超出沿海防御。

由此看来,日本大规模发展进攻性武器、航母及战略支援舰船等装备,已远远超出其自身安全的防卫范围需求。日本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早已违背和平宪法,并在违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应对日本战略及与日关系重新评估

安倍两次执政,围绕修宪政治目标,按计划做了一系列具有突破性的前期准备,为其加快修宪进程创造了有利条件。安倍的修宪政治目标是:争取国会审议通过修宪法案后,在规定的2-6个月之内,即2020年2月前后完成国民投票,最终达成修宪目标。在此背景下,日本采取渐进方式加速扩军,以期打破亚太地区现有的安全平衡。

一是连年增加军费。近年来,日本极力渲染“周边威胁”,以为连续7年增长防务预算寻找借口。据媒体披露,日本防卫省2019财年预算明确了新的防务重点。2019年防卫省申请的防卫预算总额为5.3万亿日元(约合480亿美元),比2018财年防卫预算增长2.1%。

二是重构未来战略架构。长期以来,日本在和平宪法的约束下,其战略架构和军力发展大体上是基于防御自卫。然而,随着日本右翼势力抬头,并采取渐进的修宪策略,从而使日本的防御性自卫战略开始发生质变。尤其是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后提出防卫政策“不再是以往政策的延续”,将对现行防卫战略进行颠覆性改变。去年10月,日本新成立了“未来防卫力量建设研究委员会”,旨在研究拟制2019年以后的《防卫计划大纲》。而这个委员会的主席则由新任防卫大臣岩屋毅担纲。岩屋毅明确表示,2019年以后的《防卫计划大纲》将不再延续过去几十年的战略框架,而是对现行防卫战略进行颠覆式重构,拟制所谓“全域联合作战构想”。

日本加速扩军在违宪道路上越走越远

日本新任防卫大臣岩屋毅

三是将太空和网络领域列为“未来新战场”。日本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在强调“日美同盟关系重要性”的同时,又强调“有必要以空前的速度加强防卫力量”。尤其是将太空和网络领域列为“未来新战场”,并指出日本政府将对上述领域项目优先投资,重点分配预算与人员等资源,以强化太空监控力度、提高应对网络攻击的能力。说明日本新版《防卫计划大纲》早已超出自身防卫范围,而是谋求在太空和网络领域开辟“未来新战场”,其核心在于提高日本在太空和网络领域的军事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系列的扩展军力与加速推进修宪紧密相连,一旦修宪如期达成目标,则意味着日本扩大军力将不再受制约。更重要的是,日本意欲通过修宪或制定新宪法,最终彻底瓦解和改变日本战后体制,进而全面推行右倾化大国路线,并确立其所谓“新”的国家根本大法。

目前,日本修宪和军扩都在提速,并且正在按既定目标推进,尽管也会受到来自和平力量的阻力,但也不排除日本右倾化势力得势。2020年似乎是一个时间节点,2月前后将完成国民投票,以最终达成修宪目标。6月之前,日本新天皇将登基,日本将开始使用新年号。安倍晋三势必借势发挥,并加速推进这一进程。

应该清醒的看到,2020年一旦日本修宪政治目标得以实现,无疑将成为战后日本政体转型的关节点。因此,无论是中国还是亚太地区各国国,都应对日本国家战略走向,以及未来与日本的关系进行重新评估。

徐秉君,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军事学者,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学术Plus、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日本 军队 美国

原标题:日本加速扩军在违宪道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