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

一级太空司令部成立后,将按照特朗普指令要求,接管美国战略司令部的太空相关职能,履行一级作战司令部职责,对各军种太空作战力量实施统一指挥与控制。但目前美国各军种等都拥有一些太空资源,以及指挥链上的战略司令部等,其中各种利益纠葛,未必能尽快统一起来。比如,美陆、空军都好像对此“视而不见”,正在大力发展自己的太空系统。

2018年12月18日,美国副总统兼国家太空委员会主席彭斯宣布,总统特朗普已正式签署指令,要求国防部组建直接负责太空作战的一级职能司令部——太空司令部。眼看特朗普的“太空梦”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本文回顾了太空司令部相关的组建指令,并详细地梳理了美国太空力量在各军种中的分布情况,进而提出美国太空力量的发展趋势,最后就太空司令部将如何与现有作战指挥体系相融合的问题进行探讨。

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

一、组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指令签署过程回顾

组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是落实总统关于筹建独立太空军的第一步。

2018年6月,特朗普签署“太空政策指令-3”文件,要求国防部立即开始筹建太空军。

2018年8月,彭斯着重阐述了2020年建成太空军的具体实施计划。

第一阶段是利用现有职权,组建太空军的4个组成部门,即太空司令部、太空作战部队、太空发展局、太空军管理和保障职能部门;

第二阶段是申请国会授权,将这些组成部门整合成独立太空军。作为组建太空军的第一步,国防部提出,依据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和美国网络司令部组建方式,组建新的太空司令部,负责统一指挥太空作战部队、实施力量运用、编制作战条令、指挥作战等;同时向总统提出申请,修改规定美军作战司令部和职能司令部职责的《统一指挥计划》。

2018年12月18日,白宫以备忘录形式发布特朗普正式签署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的指令。该指令要求太空司令部接管美国战略司令部的太空相关职能,履行一级作战司令部职责,对各军种太空作战力量实施统一指挥与控制,使其成为美国第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

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

二、当前美军太空力量分散

1. 美国陆军太空作战力量

陆军太空作战力量由陆军太空与导弹防御司令部统一管理和控制。

主要职责是:支援战略司令部的全球打击、导弹防御、信息作战、C4ISR和太空作战等任务;计划、整合、控制、协调陆军太空军事力量资源和能力,实施太空军事行动;从陆军角度提出有关太空作战和陆基中段防御系统的建议,整合陆军在全球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中的行动;承担与任务有关的研发、试验和采购工作。

陆军太空与导弹防御司令部下辖第1太空旅、第100导弹防御旅。其中,与太空作战有关的事务主要由第1太空旅负责。第1太空旅旅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斯普林斯,下辖第53通信营、第1太空营和第193太空支援营。主要任务是确保美军及盟军部队能够得到充分可靠的太空情报保障。

2. 美国海军太空作战力量

美海军太空作战力量,连同网络空间作战力量一起,由舰队网络空间司令部/第10舰队统一管辖。海军太空作战力量有限,只负责本军种内部事务,主要是维护海军自身卫星系统的正常运转,为海上部队制定太空能力运用计划,运用太空系统为海上部队提供态势感知支持,与有关人员协同评估海上作战行动,确保将海上部队的太空能力需求落实为具体行动。

具体涉及到太空作战领域的活动由海军卫星作战中心负责。海军卫星作战中心下设执行办公室,主要负责运行、管理和维护分配给海军使用的窄带卫星资源,包括先进极高频卫星、移动用户目标系统、海洋监视卫星、海军电离层监视系统卫星等的跟踪、遥测和控制,为海军及其他军种提供可靠的太空服务。

3. 美国空军太空作战力量

美国空军中的太空作战力量,是美军太空力量的主体。

作为空军的一种核心能力,美国空军实施太空作战是为了获取太空优势。包括两种类型,一种是航空航天作战中心、一种是航天联队。且以空军航天司令部下属的第14航空队所属的第21、30、45、50、460航天联队和第24航空队所属的第624航空航天作战中心为主。第14航空队,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范登堡空军基地,主要负责导弹预警、太空监视、太空攻防、航天发射、卫星指挥与控制等行动的计划与实施。此外,第10航空队的第310航天联队,驻德克萨斯州道伦夫空军基地,执行太空作战任务。

关于美军航空航天作战中心的报道不多,但据防务系统网站2012年3月14日报道,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3月14日表示,美国空军已授予诺格公司一份超过8年价值高达5.04亿美元的合同,彻底升级航空航天作战中心武器系统。有的学者也常把隶属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的第20航空队下辖的第90、91、341弹道导弹联队也认为是航天联队。

4. 其他太空作战力量

美军太空联合作战体系还包括一些其他战斗支援力量。网络司令部以及战略司令部下属的负责情报监视和侦察、一体化导弹防御和全球打击的联合职能部队司令部均可参与太空作战。国防信息系统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国家侦察局、国家地面情报中心等机构都会在战时为美军提供信息支援。必要时,美军还可以获得美国航空和航天局、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等非国防部机构的支援。

三、美军太空力量发展新趋势

进入21世纪,美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将关注点从非正规战再次转向大国冲突、高端战争,提出要重点应对日益突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

在这一背景下,2016年10月,美陆军提出“多域战”概念。2017年2月和12月,美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联合发布了《多域战:21世纪合成兵种》白皮书和《多域战:21世纪的合成部队变革》两份指导文件,阐述了多域战的背景、必要性和具体落实方案,制订了多域战的战场框架。2016年11月出台的新版第3-0号“陆军条令参考出版物”《统一陆上作战》中正式提出“多域战”概念,强调将陆军作战行动由传统的陆、空领域拓展到海、天、网、电等其他领域,通过对不同作战力量的灵活编组,密切协同制定作战计划,同步实施作战行动,对敌实施多重打击,以获取联合作战优势。

跨域联合、多域作战最集中体现在对火力的运用上。

美军要求,未来地面部队不仅要能在陆战场上起决定性作用,还要能拦截导弹、击沉敌方军舰、压制敌方卫星、攻击敌方指挥与控制系统。尤其是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作战,当空军、海军支援被阻断、地面部队难以像过去“两场战争”那样获得其他军种支撑的情况下,要能具备独立遂行多种任务的能力。为此,美陆军很希望未来战场能够有这样的表现,即通过陆军自己的战术卫星,让每一个联队甚至一个班具备调动侦察卫星的能力,对感兴趣的区域进行天基侦察,并通过战术通信卫星与后方基地联系,方便指挥作战,满足对太空情报获取时效性、便捷性等方面的要求。

虽然美国陆军目前拥有的太空装备很少,但对太空装备的依赖程度很高,据美国《航天新闻》网站刊文指出,美国陆军70%的武器装备需要卫星的支持。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组建独立天军的举动对其仍有较大影响。

美国陆军是美国军队中太空系统中较大的使用者,从太空中获得大量的信息支援,包括通信、情报、导航和气象等。但自身拥有的卫星很少,1960年10月4日发射了Courier 1B卫星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生卫星,直到进入21世纪初期才发射一些小卫星,重返太空。自2017年以来,美国陆军已经发射了10余颗小卫星,太空能力正逐渐增强。对于美国陆军而言,2017年成功部署“茶隼眼”2M低成本战术侦察卫星一事,是值得载入太空能力发展史册的事件,标志着陆军增强太空能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颗仅50千克重的光学侦察卫星能由战场上的士兵直接操控,使他们获得实时情报(数分钟内获得1.5米分辨率卫星图像)。若一切顺利,它有望成为小卫星在军事任务中得到更广泛应用的催化剂。除了侦察卫星,美陆军还启动了多个低轨道卫星通信项目,通过卫星组网,满足士兵在偏远山区、雨林等多遮挡地区的通信能力。

相比美陆军而言,美空军对壮大太空力量也非常重视。2018年9月17日,美国空军部长威尔逊在空军协会空天网络论坛上发表题为《我们所需要的空军》的讲话,正式公布未来兵力结构框架。在讲话中,威尔逊提出,太空任务中队现有16个,计划增加7个;将改组太空和导弹系统中心,加强太空任务系统采办,与参谋长联席会议展开合作,建立并支持统一的太空任务指挥控制体系,确保美国在太空领域保持优势地位。实际上,尽管威尔逊2018年9月5日曾表示支持总统的提议,并坚称空军没有反对成立太空军的想法,但她对特朗普组建独立太空军的指令一直是持保留意见的。就如对太空司令部的组建,威尔逊则表示,建立一个这样的联合作战司令部,需要花费高达130亿美元。因此,综合各方面情况看,下一步美太空军独立最可能的方案是参照海军陆战队模式,太空军整体留在空军部,但拥有独立部队架构。

四、一级太空司令部,放哪合适?

当前,美国战区级作战指挥体制主要负责指挥局部战争,由10大作战司令部构成,包括6个地理性作战司令部和4个职能性作战司令部。10大作战司令部遵照总统和国防部长下达的命令,对所辖各军种部队及其它配属支援力量,进行联合编组,实施统一指挥,遂行作战任务,并达成国家战争目的。

地理性作战司令部有:印太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北方司令部、南方司令部、中央司令部、非洲司令部;主要职能包括:制定战区战略和作战计划,组织指挥联合作战行动和联合演训,协调战区政治、外交和军事安全事务等。

职能性作战司令部有:特种作战司令部、战略司令部、运输司令部、网络司令部。主要负责相关职能领域内的作战指挥,其职责不受地域限制。

2017年8月18日,根据特朗普的指示,美国国防部启动了将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流程,成为美军第10个联合作战司令部。2018年5月4日,美军网络司令部完成升级正式运行。对照网络司令部的成立,太空司令部的成立预计也需要1年左右时间。“太空司令部”组建完成后,这一新组织将成为美国第11个作战司令部,全面负责美军太空军事行动。

在现行运行模式下,根据美军太空作战条令及有关规定,美军太空作战总体上可区分为战略决策指挥、决策组织协调和作战指挥实施三级。

1、战略决策指挥层。

由总统、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战区司令和战略司令部司令组成,处于美军太空作战组织指挥体系的最顶层,对太空作战负有战略决策指挥的职责。其中,战略司令部下设太空联合职能司令部,负责统一计划、指挥、协调和控制所有太空作战力量及其行动,并促进联合太空作战的统一行动。战略司令部司令将所属太空部队的战术控制权指派给太空联合职能司令部司令。在遂行太空作战的过程中,战区司令通常负责战区内联合太空作战的规划、集成和协调,并为战略司令部司令提供优先太空需求。战时,战区司令可视情对配属的太空力量行使作战控制权或战术控制权。

2、决策组织协调层。

也就是在军种层面,由各军种负责太空作战任务的相应司令部组成,包括空军航天司令部、陆军太空与导弹防御司令部和海军舰队网络空间司令部,对上接受战略司令部的指导和命令,对下负责指挥所属太空作战力量,完成指定的太空作战任务。

3、作战指挥实施层。

由隶属于各军种太空职能司令部的具体执行机构和力量组成,负责太空作战的具体实施。此外,美政府其他相关机构、民用和商业太空机构也可为美军遂行太空作战提供重要的支持和保障作用。

其中,战略司令部主要负责执行太空信息对抗和太空攻防等军事任务,对太空部队和资产进行作战指挥,并负责规划太空作战,优化、整合太空力量,确定行动优先级以及解决冲突等。战略司令部司令对指定的太空部队和资产行使作战指挥权,以确保太空能力可供联合作战人员使用。

战略司令部下设联合太空作战中心、国家太空防御中心、联合导航战中心、导弹预警中心、联合过顶持续红外计划中心、卫星通信综合业务环境、空军太空侵略者中队。涵盖太空战指挥控制、太空态势感知、太空攻防、定位导航授时、情报侦察、通信、战场环境监测、预警探测、太空运输、卫星测控等职能,几乎涉及了太空领域的每一方面。

太空作战指挥控制主要涉及联合太空作战中心。这也是在指挥链上需要重点关注的机构。联合太空作战中心,是战略司令部太空军事任务的指挥和控制系统,代表太空联合职能司令部行使职能,对遍布全球的联合太空军事力量进行部署,将太空力量融入全球军事作战活动。

至此,可以看出,一级太空司令部成立后,将按照特朗普指令要求,接管美国战略司令部的太空相关职能,履行一级作战司令部职责,对各军种太空作战力量实施统一指挥与控制。但目前美国各军种等都拥有一些太空资源,以及指挥链上的战略司令部等,其中各种利益纠葛,未必能尽快统一起来。比如,美陆、空军都好像对此“视而不见”,正在大力发展自己的太空系统。

其次,毋庸置疑,组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是落实特朗普组建独立太空军的第一步。尽管美多名高官、学者持反对意见,但特朗普“一言既出”,国防部必须落实,否则面临被“炒鱿鱼”的风险。据报道,国防部长马蒂斯、空军部长威尔逊等最初都持反对意见,后来也不得不面对现实,持“开放”态度。目前,马蒂斯已辞职,据传2018年10月威尔逊也曾经差点儿被特朗普解雇。所以,目前看来,美军组建一级太空司令部以及太空部队独立成军只能是往前走一步看一步。

第三,从上面分析来看,目前美军太空作战力量部署、领导与指挥体制比较健全,虽以空军为主,但陆、海、空三军各有各的力量,单独运用时可能会简捷高效,联合运用时也有机构来统筹,并且各自都有自己的发展目标,看似已经挺好。那么为什么特朗普政府还要执意搞这么一出,虽有将维持太空优势上升为国家战略高度这面“大旗”,但其真正目的为何,会不会是其在大国竞争这盘大棋中实施类似“星球大战”计划战略欺骗的一招?值得深思。美国对前苏联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中,“星球大战”计划起到了关键作用。

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

但不管如何,在目前外部环境深刻变化和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频出,国家与国家之间角逐、对抗的形态升级的背景下,一方面一定要增强忧患意识,保持高度警惕性,谨防上当受骗,重蹈“星球大战”陷阱,另一方面一定要保持战略定力,做好自己的事情,练就过硬本领,顺势谋势造势。

【作者:YR,学术plus高级评论员,专注研究新型领域安全战略与国际军事战略。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学术plus”】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太空 特朗普

原标题: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