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美国人达成法律和解的方法的确粗暴。一个合法的法律程序应当是透明和独立的,在外人看来也应当如此。但是在本案中,法律程序和商业程序却令人不安地交织在一起。在2014年阿尔斯通股东批准将公司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的同一天,阿尔斯通的律师签署文件,承认美国司法部的指控。阿尔斯通同意支付7亿7千2百万美元的罚款和解本案。阿尔斯通的法律麻烦结束了,但是曾经的阿尔斯通也不复存在。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译者注: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用大幅版面介绍了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和美国司法对外国公司采取的反腐败调查行动,认为此举将损害美国司法制度自身的权威。其中一篇名为The French Resolution的调查文章披露了美国对法国阿尔斯通集团的调查行动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对阿尔斯通核心资产的收购交易之间存在的联系。在华为CFO孟晚舟引渡美国事件愈演愈烈的今天,这篇文章中透露出的细节,包括前阿尔斯通高管Pierucci在美国所经历的牢狱之灾,对于我们了解美国司法部对外国公司调查所采取的套路以及其背后所要实现的目的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特编译如下,附上文章原文供大家学习。本文仅用于学习目的合理使用,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原文版权归《经济学人》所有。

法国决心

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事件体现了美国的商业利益和反腐败调查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

过去十年,美国的法律和监管部门已经对多家大型外国公司采取域外的法律行动。支付巨额罚款(有时超过10亿美元),已经成为最终解决发生在美国之外的腐败或违反制裁等严重不当行为的常态。许多外国公司老板和CEO对美国警长无处不在的长臂担惊受怕。

然而此种案件却很少进入法院诉讼程序,涉案公司由于受和解协议的限制,不得将案件相关情况公之于众。因此,外界对于此类案件的司法和解程序的运作所知甚少。《经济学人》发现了一个例外:法国电力和交通运输集团阿尔斯通公司在2010-2015年面临美国的调查并在2014-2015年将其主要资产出售给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这个案件之所以重要有以下三点原因首先,涉及的金额巨大。阿尔斯通面临将近8亿美元的罚款,属于美国起诉指控的金额最大的外国公司腐败案件之一。其次,有多个可靠信息来源可以尽可能的还原整个事件:法律程序和商业程序如何互相配合实现通用电气的目的。这包括阿尔斯通一位涉及该丑闻的前任高管Frederic Pierucci最近刚刚出版的一本名为《美国圈套》(The American Trap)的书籍。阿尔斯通的相关文件以及美国法院文件以及法国议会质询的资料以及与行业高管的相关访谈。最后,该案不禁让人对美国执法尺度是否统一产生疑问。相关材料表明,如果外国公司对美国投怀送抱,便可能得到较轻的处罚。阿尔斯通所面临的法律困境与阿尔斯通将其核心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之间存在关联的可能性,令法国决策者愤怒不已,这其中也包括现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

Pierucci个人的噩梦始于2013年4月,他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一下飞机便被美国警察铐上手铐带走。他知道阿尔斯通公司与美国当局就行贿指控的针锋相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他还是心怀侥幸,认为自己很快就可以被释放(可能是保释),因此他并未将自己的境遇告诉妻子。他认为这一法律小插曲没有理由会推迟自己周末回法国的计划。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Pierucci直到2018年9月才从美国监狱里被放出来。

与此同时,2013年阿尔斯通的经营面临严重困难。时任公司老板Patrick Kron认为公司有些部门业务缺乏在全球范围内竞争的规模。因此有理由出售旗下最有名气的电力部门,该部门占到了阿尔斯通集团收入的将近四分之三。而在大西洋对面,当时通用电气的老板Jeff Immelt也正在寻找合适的交易对象。

然而,阿尔斯通出售资产的过程却因美国司法部从2010年起对其如何在美国之外拿到数十亿美元合同的调查而受阻。阿尔斯通对于美国司法部的调查采取拖延战术,此举激怒了办案的检察官。他们怀疑阿尔斯通通过在埃及、沙特、巴哈马、台湾地区和印尼支付至少7500万美元的贿赂获得总价超过40亿美元的合同。其中的一些行贿款,包括Pierucci所涉的印尼合同,是通过阿尔斯通的一家美国子公司支付,并且阿尔斯通集团本身也有部分融资是在美国完成的,按照美国法律规定,美国司法部门对阿尔斯通拥有了管辖权。美国当局方然不会放弃对阿尔斯通进行调查并处以远比欧洲法律规定更高的罚款的机会。当时投资者担心罚款金额可能超过10亿美元,不仅将严重影响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还可能需要火线销售公司资产。

这一点以及Pierucci在美国所面临的法律麻烦,对公司老板Kron思考阿尔斯通的未来时产生了重要影响。Pierucci被逮捕震惊了整个阿尔斯通的高层,30位公司高管随后被告知不要前往美国,以免重蹈Pierucci的覆辙。至2014年春,又有至少三名阿尔斯通员工被美国当局逮捕,通过不断抓人对该公司施压,要求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

接下来发生的两件事让人心生不安。首先是Pierucci所遭受的待遇。在被关押于罗德岛一座高度警戒的监狱三个月之后,等待他的是诉辩听证。如果Pierucci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将接受法院的审判。但是这一选择冒着极大的风险。公诉方在该案中提出的指控是争取法院判处Pierucci 15到19年的有期徒刑。而且准备案件需要耗费三年的时间,花费数百万美元,代价巨大。

而如果Pierucci 选择认罪,与相关部门合作,在监狱里再多待几个月便可以恢复自由。看似有选择的他,其实没有选择的余地。两害相权取其轻,在认为自己主动认罪便可以轻判,最多不超过六个月并且自己被关押的时间已经超过这一时间的情况下,Pierucci承认了自己行贿印尼官员的罪行。然而,只能说Pierucci的愿望太过美好,认罪的结果并没有好到哪去。他继续被关押了一年。随后从2014年6月至2017年10月被保释三年。再后来,又重新被送回监狱关押一年。而且,美国监狱的条件也很艰苦。据他自述有250天他被关押在一个无法看到太阳直射和呼吸外面空气的地方。

Pierucci的遭遇部分源于美国严厉的司法制度。为打击歹徒和骗子而制定的法律被适用于新的领域——商业世界。不论好坏,欧洲对待白领犯罪更为宽容。但是,正如Pierucci自己所言,他已经成为了“经济人质”美国司法部官员事实上将关押Pierucci与阿尔斯通拒不配合调查联系在一起。

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扭曲了阿尔斯通的资产销售进程,让潜在的美国买家拥有额外的优势。法国议会无数次就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的交易情况进行了讨论。对于一个曾经以战略重要性而阻止对本国酸奶企业达能收购的国家而言,将维护法国核电站和潜艇涡轮机的企业卖给外国竞争对手依然高度敏感。

根据当时公司高管的说法,在2013年Pierucci认罪之后,阿尔斯通首先寻求与通用电气交易的可能性。在交易基本确定之后,阿尔斯通和Pierucci所承受的法律压力一度得到了缓解。首先是对公司管理层的逮捕停止了。在2014年4月24日交易完成的新闻公布的前一天,美国还在美属维尔京群岛又逮捕阿尔斯通的第四名高管。两个月后,在阿尔斯通的高层签字将公司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的同一周,Pierucci在被关押14个月之后,其保释申请最终得到批准。

并无任何证据表明通用公司在该事件中有任何的不法行为,但是美国以霸权形式在全球推行反腐败规范可能会给美国企业带来额外的优势。相比其他有意购买阿尔斯通资产的非美国公司,如德国西门子和日本三菱,通用公司的法务部比这些外国公司的法务部在与美国司法部门谈判协商和解协议时更为擅长。

这点不可忽视。在购买协议中,通用电气同意由其支付阿尔斯通过往违规行为而应当支付的罚款,即便这些罚款还涉及该集团其他公司的过往行为。有意参加竞标的外国竞争对手不得不考量潜在罚款的数额,但明显处于劣势。通过LinkedIn简历可知,通用电气与其他美国公司一样,招聘了许多美国司法部的前职员(不过,美国司法部随后下令应当有阿尔斯通,而非通用电子支付罚款)。

像通用电气集团这样的美国公司还可以协助阿尔斯通规避司法风险。在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签署和解协议之前,来自通用电气的律师早就与阿尔斯通公司进行了磋商。在美国司法部的和解文件中还提到,通用电气承诺在阿尔斯通执行通用电气公司的合规和内控措施。在美国法院,来自于本地著名企业的背书保证比外国企业的更有分量。西门子也遭到美国司法部的腐败指控,但是与西门子不同,阿尔斯通避免了在公司内部安插美国“监工”的羞辱举措。。

Kron多次接受法国议会询问,美国的法律压力(可能是针对其个人)是否对其将公司主要资产出售给通用公司的决定产生了影响。对此他强烈予以否认,对资产销售与美国司法部调查之间存在联系的说法,他认为是阴谋家理论。但是这一观点得到越来越多政府高层人士的认可。2015年在接受议会询问时,时任法国经济部长的马克龙曾说道:他内心确信来自美国司法部的压力让Kron忧心忡忡。他个人深信美国司法部调查与Kron决定将阿尔斯通资产出售给通用公司决定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是并没有证据。

2014年12月19日,在巴黎召开的一场特别的股东大会上,Kron出售阿尔斯通资产的决定得到了正式的支持。其中一位散户股东质问Kron,阿尔斯通面临的法律麻烦是否迫使公司做出这一出人意料的决定。Kron回答:“不要再敲破脑袋想要找到虚无缥缈的理由来否定这一优质的交易。这种受虐狂心态令人恶心。”

购买阿尔斯通资产,通用电气引火烧身。通用电气股票在过去五年间下跌了三分之二。 Immelt的继任者John Flannery作为阿尔斯通交易的设计者,在担任公司老板一年后,去年10月1日被炒鱿鱼。

Kron在阿尔斯通主要资产出售几个月后从公司老板位上卸任。回头看,他认为通用公司目前的状况正好可以证明其出售阿尔斯通资产的考虑是基于商业逻辑,而非司法压力。从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资产的溢价程度而言,这笔交易对于法国人而言确实可以算得上是一场完胜。

然而,美国人达成法律和解的方法的确粗暴。一个合法的法律程序应当是透明和独立的,在外人看来也应当如此。但是在本案中,法律程序和商业程序却令人不安地交织在一起。在2014年阿尔斯通股东批准将公司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的同一天,阿尔斯通的律师签署文件,承认美国司法部的指控。阿尔斯通同意支付7亿7千2百万美元的罚款和解本案。阿尔斯通的法律麻烦结束了,但是曾经的阿尔斯通也不复存在。(完)

原文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英国法那些事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经济学人》:美国司法部的海外调查如何为美国商业利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