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新春问道——对世界的几点认识

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更不能以否定毛泽东思想为前提。在毛泽东的一生的辉煌历程,特别是领导中国人民进行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历程中,不仅在理论上提供了无比珍贵的遗产,给广大劳动人民以批判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批判的武器”;而且在实践上,亲自组织和率领广大劳动人民拿起“批判的武器”,为批判旧世界、建设新世界而进行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武器的批判”。毛泽东思想既是防止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改旗易帜、陷入颠覆性错误的锐利武器,也是中国人民实现人类历史第三次弯道超越的伟大旗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阿南:新春问道——对世界的几点认识 

一、问人间,今夕何年?

从世界范围说,我们现在还处在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即工业化时代的生产力+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形态的时代。

在14、15世纪,地中海沿岸的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城市率先出现资本主义萌芽。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爆发,标志人类社会开始进入资本主义时代。1776年,政治领域的美国独立,产业革命领域的瓦特改良蒸汽机,思想文化领域的斯密发表《国富论》——三者交织相映,标志资本主义时代在全球的确立。

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人类工业化时代的生产力是相适合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适合推动人类工业化进程的一种生产方式。推动人类社会生产力极大发展,完成人类社会的工业化历史阶段,为社会主义社会积累物质条件,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伟大历史使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随着人类社会的工业化时代的诞生而诞生、发展而发展、终结而终结。

从生产力角度说,人类工业化时代历经了轻工业时代、重化工业时代、高科技工业时代。

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或者生产关系角度说,是相应地历经了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垄断竞争

资本主义和国家宏观调控下的垄断竞争资本主义。

或曰:“我们仍处在马克思时代”。不对!马克思时代,是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向垄断竞争资本主义迈进的时代,资本主义还处在上升时期,还在继续推动工业化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尽管马克思按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指出科学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趋势,但仍告诫我们: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

或曰:“我们仍处在列宁时代”。也不对!列宁时代,是垄断竞争资本主义向国家宏观调控下的垄断竞争资本主义迈进的时代,资本主义还是处在上升时期,还在继续推动工业化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尽管列宁指出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的腐朽性、垂死性,但资本主义还暂时地“腐而不朽,垂而不死”。

历史进程终于来到1956年。这一年,美国白领首超蓝领,这是人类工业化时代的转折点,是工业化时代开始趋向终结的标志。从那时到上世纪末,人类社会工业化的历史使命,在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已相继完成了。按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或者说资本主义时代,也该随着工业化的完成而停摆了。

问人间,今夕何年?不是马克思时代,也不是列宁时代,而是资本主义将死而未死、科学社会主义将至而未至的毛泽东时代。

二、“新自由主义”缘何而来?将因何而终?

上世纪80年代出现的“新自由主义”,是西方拯救走向终结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理论。其核心内容和指向是,以经济自由为幌子,诱逼所有后发展国家开门揖盗。在这一理论指导下,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全球化,从一方面说,是工业化时代生产力的全球化——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资本输出、产业转移,为工业化时代生产力寻求新的发展空间。与此同时,后发展国家也图谋借机推进工业化。从另一方面说,又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全球化。现今世界除古巴、朝鲜等几个孤岛外,几乎无一幸免地全部“接轨”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是兴高采烈还是愁肠百断,是“铁骑突出刀枪鸣”,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大概也就是美国政府那么关心中国改革开放的缘由吧。早在2007年,美国财长鲍尔森就曾威胁中国政府说:

【“如果中国停滞改革开放的步伐,将会对中美关系造成实质性伤害”,“如果中国停止改革开放,美国绝不会置之不理”。

2016年1月18日,中央财办领导人与美国财政部长通电话时,美国财长认为“美国应当真正留意的挑战是:中国是否会坚持其所承诺的改革方案?”2018年11月13日,现任美国副总统彭斯更是赤裸裸地恫吓,如果中国想要避免一场与美国及其盟国之间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改变。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中国必须按照美国的要求和标准进行实质性的改造,必须在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改变性质。必须完成经济领域和军事领域的自我阉割,并主动完成政治上的颜色革命,彻底“变性”,直到美国高兴为止。

随着工业化进入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金融寡头的全球垄断时代,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成了万能垄断者。它们不仅依仗美元的霸权地位,对世界各国收取超级铸币税,进行重重盘剥;不仅通过“金融杠杆”,洗劫世界各国;还在虚拟经济市场上,通过货币、证券、期货、期权等虚拟资本的投机,炒汇率,炒股票,炒债券,炒国际大宗商品,控制与掠劫世界实体经济。“全世界已变成一座大赌场”,发达国家所谓的第三产业,其核心就是依附于这座大赌场的金融服务业。

赌博不会增加社会财富而只是转移财富。

资本主义的的生机和活力,源于它推动工业化生产力的发展。当它步入以控制与掠劫世界实体经济——工业化生产力为生的时段,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已自废武功,反噬自己,它依历史规律把自己导向穷途末路。

历史的辩证法是物极必反。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全世界咄咄逼人地膨胀的同时,它继续发展的空间也被急剧压缩,越来越狭小,及今已难以为继了。

以大投入、大产出、大消费为特征的资本主义生产模式,现在大投入碰到地球资源有限性的制约,污染大产出碰到地球环境与生态系统的制约。这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外在制约,是其必然终结的外部条件或外因。

商品大产出需要大消费相匹配,而这里碰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矛盾的制约,这是其必然终结的内在根据或内因。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建立在雇佣劳动的基础上的,你能为资本创造利润,资本才雇佣你,你才可以拿到工资去消费。由于高科技在生产领域的广泛应用,生产自动化、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失业问题也就成了世界各国共同的无解难题。失业问题解决不了,消费能力就跟不上大生产,所以世界各国都在叫产能过剩,都在叫拉动需求。为了拉动需求,世界各国竞相开动印钞机,竞相贬值,竞相发债,以刺激投资与消费。

这也就是当今世界各国大打“贸易战”背后的真相。

问题是,当今世界大投入、大产出、大消费的生产模式,完全是建立在资源透支、环境透支、生态透支、投资透支、债务透支、消费透支的基础上,是在吃子孙后代的飯,挖子孙后代的坑!即使千方百计维持下去,那也是《小的是美好的》作者舒马赫说的:“它对扩展目标的追求越成功,它的寿命预期也就越短。”

所以,贸易战也罢,比拼GDP也罢,都只不过是在一艘即将沉没的铁坦尼号邮轮的甲板上,争夺一把著名的躺椅而已。

三、“弯道超越”,毛泽东对中国的选择

放眼世界,社会主义社会的物质条件业已成熟。这不仅体现在生产力方面——世界各国普遍的“产能过剩”和巨量的“无效供给”上;也反映在生产关系方面,诸如资本的社会化、资本与劳动的关系上——资本所有者已依次退出了企业的管理、经营和决策,成了不再执行资本职能的“单纯资本家”,社会生产的“多余人”。而包括“高级打工”在内的劳动者,由单纯的生产者,依次成了管理者、经营者、决策者,成为社会生产的“全能执行者”。

再就生产要素而言,无人否认当今时代的关键生产要素不再是资本,更不是土地,而是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是由人创造发明的,因而关键生产要素也就是人,是人的聪明才智。如果一个社会,人或者说人的聪明才智,成为社会的关键生产要素,那么这个社会必然会以全社会的人的利益为运转轴心,以人的全面、自由、和谐、健康的发展为运转轴心。正如土地是农业—封建社会的关键生产要素,封建社会必然以土地所有者的利益为运转轴心;资本是工业—资本主义社会的关键生产要素,资本主义必然以资本的利益为运转轴心一样。社会以全体人的全面、自由、和谐、健康发展为运转轴心,这正是我们说的社会主义社会!而科学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恰恰又是解决人类当前面临的种种困境的不二选择。

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路径,是渔猎采集—原始时代—→农业—封建时代—→工业—资本主义时代—→民本经济—社会主义时代……就此而言,人类社会发展已经经历过两次大弯道,一次是渔猎采集—原始时代向农业—封建时代跨越的大弯道,另一次是农业—封建时代向工业—资本主义时代跨越的大弯道。如果再分细一点,其间还有几个中等弯道。如农业时代有领主—农奴制农业向地主—农民制农业跨越的弯道;工业时代有轻工业向重化工业再向高科技产业跨越的二个弯道。当代正逢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三个大弯道,即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向民本经济—社会主义时代的跨越。

“弯道超越”,是运动的一般规律,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也是如此。大弯道,大超越,这是极富风险与挑战,同时也蕴含着极大发展机遇的非常时期。

中华民族在五千年风云变幻的历史中,曾有过1.5次“大弯道超越”。其中的1次,是华夏族在渔猎采集—原始时代向农业—封建时代跨越时,带领中华民族率先进入农业—封建时代。恩格斯曾指出,欧洲封建社会是这样开始的:当法兰克人占有了广大的罗马帝国领土后,法兰克国王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财富变为王室的财产。然后,开始是以礼物和恩赐的方式,后来是以采邑的方式,将土地连同农民分给他的侍卫和亲信。条件是采邑主要完成多半是军事的义务。在采邑主死亡、未完成义务或田园荒芜的情况下,分给的封地就要收回。(《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148-149页)这发生在公元476年,相当于中国南北朝的刘宋年间,即使与中国非常典型的周初大封建比,也要晚1600余年了。

还有0.5次发生在战国时期,是中国领主—农奴制农业向地主—农民制农业的跨越。群雄逐鹿,结果秦始皇扫六合而废封建,在世界上率先建立了大一统的君主集权国家,奠定了中古时代一千五百多年中国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领主庄园解体、土地自由买卖,欧洲要到15—16世纪;统一的民族国家、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欧洲迟至17-18世纪才逐渐建立。

正是中华民族这1.5次“大弯道超越”,使中国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上挺然独立,长盛不衰。但在人类历史发展的第二个大弯道,中国被欧美国家弯道超越了,英、美还先后称霸世界至今。

列宁曾努力在沙俄实现人类史上第三次弯道超越。他的《帝国主义论》,是论证“弯道”的;“一国可建成社会主义”理论,是论证“可以超越”的。但列宁领导了俄国十月革命后不久,“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而俄式社会主义在苏联、东欧走了几十年后,在上世纪90年代初被顷刻颠覆了。

在中国实现人类史上的第三次弯道超越,是毛泽东毕生从事的事业与理想。他对中国和世界的巨大历史贡献,是为中国的第三次弯道超越奠定了政治、经济和社会基础。所以,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绝不能以否定毛泽东、否定毛泽东时代为前提,因为毛泽东时代的发展成果,既为改革提供了客观的条件,又为改革提供了现实的需求。

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更不能以否定毛泽东思想为前提。在毛泽东的一生的辉煌历程,特别是领导中国人民进行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历程中,不仅在理论上提供了无比珍贵的遗产,给广大劳动人民以批判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批判的武器”;而且在实践上,亲自组织和率领广大劳动人民拿起“批判的武器”,为批判旧世界、建设新世界而进行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武器的批判”。毛泽东思想既是防止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改旗易帜、陷入颠覆性错误的锐利武器,也是中国人民实现人类历史第三次弯道超越的伟大旗帜!

四、当今要务,勿陷基辛格的“三控制”

【“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这是基辛格多年前给美国总统的建议。

基辛格不愧于深谋远略的战略家,美国总统也不愧于“择善而从”的“明君”。从老、小布什入侵伊拉克到今天特朗普制裁伊朗、企图颠覆委内瑞拉民选总统,不就是为了控制石油,进而控制所有国家?1996年以来,历届美国总统力推转基因大豆、玉米、水稻等,不就是为了控制粮食,进而控制所有的人?从索罗斯之类为王前驱,制造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华尔街海啸席卷全球,到今天特朗普一再压各国金融开放,不就是为了控制货币,进而控制整个世界?

值得指出的是,基辛格以中国通著名。他的“三控制”战略,首先或者说主要的就是针对中国的。

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控制了石油,不就控制了中国?

因为,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而进口粮食状况是,2017年,进口大豆9553万吨,世界第一;进口稻米399万吨,创纪录高位;进口小麦429.65万吨,同比增加27.33%;进口大麦886.35万吨,同比增加77.1%,世界第二;进口高粱世界第一;进口油菜籽475万吨,世界第一!控制了粮食,不就控制了中国所有的人?

至于控制控制金融货币,很多有良知的高层和民间人士,已对那个对外开放的有关条款深表忧虑,要求重新论证和调整。

3月2日,特朗普拟定的大限将至。中美谈判,中国勿陷基辛格的“三控制”,则甚幸!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2/47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