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中国科幻电影的“拯救地球”之旅

中国人为什么能够拯救地球?这是有文化根源的。西方从诺亚方舟到今天的飞船,贯彻的是精英路线。他们眼中的垃圾人口是不应该得救的,只要他们能够比大众多一些希望就是成功。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并不能给他们确定未来的宇宙飞船上。按照《流浪地球》原著中所写,这样的生态系统做到最大能够维持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少数人逃命未必比听天由命好多少。

开启中国科幻电影的“拯救地球”之旅

《流浪地球》可以说是这个春节假期的最大赢家。其票房已经超过20亿,可能在正月十五时达到40亿。

《流浪地球》的一小步,是中国科幻电影的一大步,也是中国文化自信的一大步。

科幻的本质是在突破当前科学知识基础上对人类生活和命运的思考。它经历了从科学乐观主义到悲观主义的转变,以前是乐观主义,现在进入悲观主义。以前的许多设想变成了现实,现在的设想应该重视。

《流浪地球》之父可以说是刘慈欣,之母是郭帆,助产师是吴京。

一、中国人不能失去想象力

父亲轻松,但是种子重要,基因伟大。刘慈欣的小说获世界奖,是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的起点,也是科幻电影成功的基础。电影只是表现了原著突破木星的部分,这是23000字小说的一小部分。

在地球寻找彼岸的2500年漫长历程中,要经历一百代人,有许多故事可以拍。我们期望隔几年就看到一部新的续集。可以肯定,以后的电影技术水平一定更高,投入一定更大,《流浪地球》将成为中国电影的一个品牌。

原著中许多点可以用精彩的故事讲出来。例如,宗教在一天之中消失,人们发现根本就没有上帝,必须自救。联合政府是世界政府,实行计划经济,这样才能建设地下城和地球发动机,给新婚夫妇分配住宅,但是要抽签获得生育权,只有1/3的夫妇有幸生育后代。“我”与一个日本女孩结婚,我儿子与金发碧眼的女孩结婚,中国人变强是确定的趋势。科学道理在于我们这个民族最有韧性,中国人百毒不侵,经历了锻炼。从怀疑政府、叛变成功到相信政府也是寓意深刻的,有些人观察到太阳没有变化以为政府欺骗了他们,但是氦闪突然爆发,他们不付出代价是不愿意相信别人的安排,这个代价可能是夫妻反目、千万人牺牲生命。我们还看到,奥运会中断很久后重新举办,包括“我”在内许多人要依靠“醉酒”麻痹自己。这说明,体育的价值非常珍贵,酒、烟也将是未来的“刚需”。

二、中国电影要急起直追

《流浪地球》之母辛苦,郭帆不容易,他的电影梦就是中国梦的一个缩影。

把文字变成生动的形象是艰苦的再创作,尤其是清晰的画面需要许多细致的考虑与反复修改,最多251次的改版,说明了他们的认真。他的成功历时4年,相当于获得填补空白的奥运会冠军。他的成功不是个人的成功,有一起创业的好兄弟,有多达7000人的团队。他们都获得了经验,他们的成长势不可挡,这是中国科幻电影发展的希望。

山东人重乡情。郭导演为家乡做了价值不可估量的硬广告,这可以看作一种营销策略,具体的地方、品牌得到表现就有责任支持你。地因人始重,人干事方成。山东人的精神也是他成功的一个因素。山东人能吃苦、讲义气、不屈不挠,所以他能在困难的时候找到支持。“乡”是家与国之间的联系环节,在最小国与最大家之间乡是一个大家庭,爱家乡才延伸到爱国家。山东人的精神也是中国精神的一个缩影。

中国电影需要更多郭导演这样有勇气的人,我们需要自己的经典,需要大踏步赶上世界先进水平,需要观众更多的包容、支持。

三、中国人的救世传统

如果不是吴京出手相助,《流浪地球》可能就胎死腹中了。吴京一方面有许多粉丝,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反对者。有的人因为吴京参与就不准备去看这个电影,有的人还因此评它为一星。为什么不能对吴京多一些宽容呢?

这样的朋友不是非常值得交吗?爱国主义有必要进行区分吗?有情怀的人应该得到回报,吴京也不过是顺应了时代的转变。做中国人自豪,中国人扬眉吐气了,这有什么不对吗?

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从来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吴京在国外大杀四方也是有现实根据的。拯救世界也要依靠这样的英雄,我们呼唤千万个吴京。

中国人为什么能够拯救地球?这是有文化根源的。西方从诺亚方舟到今天的飞船,贯彻的是精英路线。他们眼中的垃圾人口是不应该得救的,只要他们能够比大众多一些希望就是成功。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并不能给他们确定未来的宇宙飞船上。按照《流浪地球》原著中所写,这样的生态系统做到最大能够维持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少数人逃命未必比听天由命好多少。

中国文化中后羿射日开启了文明史。后羿也可以不站出来,也可以不牺牲自己。但是,中国文化追求的更是超越的价值,牺牲只要值得就是永恒,重于泰山的死是中国文化熏陶的结果,所以许多革命烈士愿意为了人民、子孙后代的幸福牺牲自己。中国人讲究气节,鄙视苟且,所以不倡导做俘虏,把个人置于最高地位。我们要拯救地球,同样是为了大众的幸福,个人的价值在造福大众中得到升华。用共产党人的语言说,就是为了人类解放,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安全。其实这是最硬的价值观。

【刘德中,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本文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