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反对南北和解势力想翻盘?

文在寅作为卢武铉的秘书,很好地继承了其政治导师衣钵,奉行对朝和平政策。但是,文在寅的政策并非得到国内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虽然其上任以来最大的政绩就是缓和了南北关系,这也正是其得以维持较高人气的原因。不过,最初的和平红后,利在时间的侵蚀下慢慢稀释文在寅能够得到多大的支持,目前看来是个未知数。

韩国反对南北和解势力想翻盘?

以2018年平昌冬奥会为契机,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突然翻转为一幕幕首脑相会的喜剧,带给世人震惊与惊喜。2019年新年伊始,朝美之间又商定2月底举行二度首脑会谈,南北之间也在讨论朝鲜金正恩委员长到底何时回访韩国,半岛长久和平似乎又迎来曙光。然而,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在韩国国内仍然存在着强大的反对和质疑对朝和解的力量,他们的存在对朝鲜半岛真正和平带来怎样的不确定性,值得关注。

219名高级将领发起宪法诉讼

2018年9月,韩朝首脑在平壤达成了包括军事协议在内的平壤宣言。其中,9.19军事协议确定的一系列内容大大缓解了南北对峙的严峻态势,让人们切实看到了南北和解正在坚实迈进的步伐。但就是这样的一份协定,激起了许多韩国退役高级将领们的强烈不满。

1月21日,219名退役将官和大约12000名普通市民向韩国宪法法院提起联名诉讼,认为韩朝达成的9.19军事协议弱化了韩国针对朝鲜的安全保障态势,侵犯了韩国国民基本权利的生存权,据称,这些预备役将官们与律师团体“为了朝鲜半岛的人权和统一之律师会”21日向首尔市钟路区的宪法法院递交了诉状。参与联名诉讼的前将官们可谓阵容庞大,仅上将就达12人,包括前国防部长李基百和李俊,4名前陆海空军参谋长和2名前韩美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另外,前国防部长李钟九虽然未能及时参与联名,但作为补充参加人也加入了诉讼。另有约12000名普通市民也赞同起诉。这些普通市民是律师会方面从网上征集的。

根据“9.19军事协议”,韩朝双方将试验性地从距离军事分界线1千米以内各撤除11个哨所。韩军在2018年11月份,撤除了这些哨所的全部兵力和武器,并爆破了这些哨所。此外,军事协议还将军事分界线附近的飞行禁区从原来的9千米扩大至20-40千米。起诉书中称:“”9.19军事协议侵害了韩国国民的生存权和安全权。参与诉讼的韩国前陆军参谋长金相基指出:“军事分界线附近的哨所数量,朝鲜方面比韩国方面多2.8倍,撤除同样多的数量,违反了等价性原则。9.19军事协议是没有经过充分检验而缔结的。”前国防部长李钟九则表示:

【“禁飞区域的扩大,弱化了相比于朝鲜来说更加优秀的韩军的空中探测能力,它弱化了韩军的眼睛。”】

在南北即将共同纪念伟大的“三·一”运动之际,韩国的前高级将领们还组成了所谓“守护大韩民国将星团”,宣称要在3月1日举行大规模的集会,抗议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他们特别对9.19军事协议感到不满,担忧其影响韩国的安全和与美国的军事同盟。这些将军们肩扛的将星加起来达到1500颗,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前外长们的深深担忧

同样在1月21日,曾在金泳三政权时期担任外交部长的韩昇洲和孔鲁明以及在卢武铉政权时期担任外交通商部长的尹永宽和宋旻淳同时表示,担心美朝首脑会谈和韩现政府的对朝政策。

韩昇洲认为,朝鲜的想法是分阶段引诱美国做出让步,其目的还是想要维持拥核现状。他说:

【“这才是朝鲜的马奇诺防线。”】

宋旻淳表示:

【“虽然理论上来说朝鲜也有放弃核武器的可能性,但问题是朝鲜要求的体制保障条件。朝鲜今后还是很有可能长期作为拥核国而继续存在。”】

孔鲁明表示:

【“美国国内不是没有可能把朝鲜拥核作为既成事实来进行管控,按此方向来解决问题。”】

有看法认为,特朗普可能会将缩小驻韩美军规模和作用作为与朝鲜进行无核化谈判的手段,对此,尹永宽表示:

【“特朗普总统从很久以前就对驻韩美军持怀疑态度,最近又几次谈及撤离美军,因此,有可能作为谈判手段来使用。”】

韩昇洲指出:

【“政治上陷入窘境的特朗普总统有可能通过与朝鲜的谈判,不仅是驻韩美军问题,还可能把核保护伞、终战宣言及和平体制等与韩美同盟相关的问题都拿来作为谈判的筹码来使用。”】

特别是在驻韩美军军费分担问题上,韩美两国历经10轮谈判,谈了一年多也没有达成协议。孔鲁明称两国应该尽快妥协。

在对朝政策方面,韩国前外长们也对文在寅政府感到担心。孔鲁明称:“与朝鲜共同繁荣的政策不能成为认可朝鲜拥核的方便之门,”他认为“呼吁放松对朝制裁的政策或许会招致韩国孤立。”韩昇洲也表示:

【“硬要对朝鲜提供援助,会让朝鲜找到逃脱制裁的缝隙。”】

宋旻淳称:

【“现政府南北共同繁荣政策的意图是好的,但也伴随着与朝鲜的核武器一起进入看不见终点的隧道的危险。”】

尹永宽称:

【“作为韩国的立场来说,无核化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因为无核化而向朝鲜施加压力,从而导致战争。防止发生战争同样重要。”】

他认为要充分利用特朗普与朝鲜之间的对话机会,构建起南北间防止战争的永久性框架。

深度不信和深度依赖

从上面这些文臣武将们异口同声的反应,可以看出韩国社会中对朝鲜的深度不信任以及对美韩同盟关系根深蒂固的依赖。虽然这些人不是当权派,都是过时人物,但他们在韩国依然是不可忽视的力量,而且也代表了相当多数韩国人的思想。

不仅是这些俱往矣的人物,韩国的媒体包括影响力很大的朝鲜日报和中央日报等,也经常刊登反对文在寅政府的文章。他们的观点概况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是认为朝鲜弃核政策不值得信赖。这部分人认为,从战后历史来看,朝鲜政府的政策反复无常,完全不值得信赖。他们觉得,朝鲜目前的弃核政策是因为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下,国内经济无以为继的情况下不得已做出的选择。近日,驻韩美军前司令布鲁克斯透露称,2017年秋,美国的确制定了对朝先发制人的打击方案。这更坚信了韩国保守派们的上述信念。他们根本不相信朝鲜完全放弃核武器和导弹的诚意,也完全无视朝鲜政府对发展本多经济的坚定决心。

二是认为韩国的安全依赖于韩美同盟。朝鲜战争之后,韩国在美国的庇护下埋头发展经济,迅速成为发达国家,成为西方阵营中的中坚力量之一。韩国保守派们认为,依赖于强大的韩美同盟,韩国才能免遭朝鲜等的威胁。他们已经习惯于有美国这样的大块头在身边,享受和依赖这样的保护。美朝的和解使他们感到了危机,担心可能会导致美国脱离美韩同盟。而特朗普多次威胁要撤离或缩小驻韩美军,更加重了他们的担心。

三是认为南北统一会使南方不堪重负。不到一年的功夫,朝鲜半岛的和平进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推进。这样的速度让他们害怕,害怕统一后韩国会付出巨大代价。由于南北经济发展的巨大差异,不时有媒体爆料称统一之后,富裕的韩国需要付出高达数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的经济代价。这让部分韩国人在感情上既希望统一,又不渴望统一。特别是在目前韩国本身处于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这样的担心更加突出。

和平曙光能照耀多久

朝鲜战争之后的韩国历届政府,除金大中和卢武铉时期之外,都奉行以朝鲜为敌的政策。金、卢之后,从李明博到朴槿惠,韩国都是一边倒地与美国坚定站在一起反对朝鲜政权,半岛的上空笼罩着浓重阴霾。除了政治上的互相攻击和交流上的互相封锁之外,还不时传来零星枪声和炮声,惊醒沉睡中的人们:南北虽是骨肉同胞,却是一对生死之敌。

文在寅作为卢武铉的秘书,很好地继承了其政治导师衣钵,奉行对朝和平政策。但是,文在寅的政策并非得到国内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虽然其上任以来最大的政绩就是缓和了南北关系,这也正是其得以维持较高人气的原因。不过,最初的和平红后,利在时间的侵蚀下慢慢稀释文在寅能够得到多大的支持,目前看来是个未知数。

一是批评反对声浪似乎越来越强。最近,韩国与日本的关系降至冰点,在民意的支持下,文在寅政府不断对日本示强。本来是准盟友的关系变成了准敌对关系,这在保守派中引发了强烈担忧。首尔大学日本政治专家朴桥喜教授直白地表示:

【“韩日如果疏远的话,开心的将是中朝。”】

他认为:

【“对韩国的外交和安全保障来说,日本是非常重要的国家,日本对韩国的安全保障发挥着支柱作用。”】

二是韩美同盟正经历前所未有考验。自特朗普登上总统宝座以来,“美国利益优先”政策也让韩国吃尽了苦头。韩国被迫与美国签订了经济上的城下之盟,同时还根据特朗普的要求,从美国购买F-35等大批军火。尽管如此,美国对文在寅政府急于推进南北和解、几乎要脱离美国掌控的做法很不高兴,特朗普本人和蓬佩奥国务卿多次发出警告。美韩在对朝政策立场上的差异使同盟经受考验。并且,由于美国索价(12亿美元)太高,两国在驻韩美军费用分担上的巨大隔阂已经成为横亘在两国政府面前的一大障碍。依特朗普的个性,缩小或撤离驻韩美军或许并不完全是玩笑。彻底惹恼美国,文在寅政权会存在多久恐怕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而吞下接纳美国无度需求的苦果后,又如何向国内老百姓交代?

三是经济难见起色大选已经不远。与朝和解是文在寅政府的一大亮点。但是,政府最大职责是推动国内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恰恰在这一点上,文在寅政府做得并不如人意。在世界经济发展整体都处于困难的大背景下,文在寅政府在推动国内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上着力不多,这一直是其遭到普通民众垢病的地方,也是拖累其支持率不断下滑的主要原因。1月25日公布的韩国盖洛普民意调查称,执政的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仅为37%,另一家民调机构1月31日公布的民调称,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为37.8%,虽然仍居首位,但已连续3周下降。而最大反对党韩国党的支持率为28.5%,但为连续3周上升。两者的差距首次下降至个位数。对文在寅总统本人施政给予积极和负面评价的几乎旗鼓相当。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国还有1年2个月又将迎来国会选举,届时韩国政坛是否发生翻转,文在寅是否还能够顺利推行其对朝和平政策,值得关注!在文在寅之后,目前最富人望的总统人选是朴槿惠时期的总理和代理总统黄教安。有韩国反对党重要人物甚至宣称文在寅做不到任期届满就会下台。未来的韩国对朝政策并非完全不能翻转。

再过1年9个月,美国也将举行总统大选,如果反特朗普的民主党人上台,还会继续奉行对朝和解政策吗?会不会也像特朗普撕毁伊核协议一样,摧毁美国与朝鲜来之不易的和平呢?

和平的曙光已经开始照耀朝鲜半岛,但是阴霾并未完全驱散,它正在遥远的天际聚集,一旦大风吹起,它或许会重新笼罩半岛上空。这一点值得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警惕。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韩国反对南北和解势力想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