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西方“民主国家”军人频频干政,说好的“法办”呢?

在美国,军人干政是常态,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都自觉不自觉地受到军人干政的影响,而这次的英国加文.威廉姆森的一系列军人干政则是非常明显的,说好的“法办”呢?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某些西方“民主国家”军人频频干政,说好的“法办”呢?

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最近因频放硬话而引发争议。一周多前,在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他宣布英国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的全球航行计划,即前往太平洋争议海域等地区,展示英国的“硬实力”。随后,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的访华行程被搁置,威廉姆森也遭到多方激烈批评。18日,威廉姆森在议会为自己派航母前往南海的决定辩护,称将继续推进该行动。

这不是威廉姆森任内第一次提出派军舰巡航南海。去年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他就表示英国会同法国一道,在南海联合执行“自由航行”行动。同年英澳外长防长会议期间,威廉姆森公开说,“我们非常希望部署‘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到太平洋地区……希望同澳大利亚舰艇并肩航行”“英澳这两个伟大的国家是最了不起的盟友”。

加文.威廉姆森的狂妄很容易让人们回想起前些年自由派公知常常拿来忽悠民众的一个说法——在“民主国家”,军人干政是会受到法办的。

前些年,面对某些国家对我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侵犯,国内一些热血军人发声了,一来谴责这种行为,二来从军事角度对形势进行分析,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就跟警察自媒体在某些事件发生以后,从专业的角度分析案情,揭露某些人的骗术一样,这种情况在任何国家都会存在,而这触怒了自由派公知,他们无理要求有关部门取缔警察自媒体,还谩骂和威胁发声的军人,谎称在所谓的“民主国家”,军人干政是会受到法办的。

2014年,网络上广泛流传“博×社”博主李某强的《能够允许个别军人大发谬论吗?》一文,文章以“军队不能干政”为名义,反对戴旭发表的关于揭露第五纵队和敌对势力颠覆活动的言论和文章,如戴旭的《唯一能够“毁灭”中国的战争样式》。

在之前,在罗援发表分析中日之间冲突走向的文章以后,自由派一是通过秦火火之流对罗援进行造谣诬蔑,二是抛出所谓的“‘民主国家’军人干政会受法办”论,在民众中造成了很大的思想混乱。

那是一段群魔乱舞,鬼蜮横行的时期,“汉奸英雄论”、“卖国有理论”大行其道,爱国民众被骂成“爱国贼”、“义和团”,爱国的热血军人被造谣诬蔑,被谩骂,被威胁要“法办”,去世的英雄模范被泼污,在春晚上唱一首《英雄赞歌》的歌手被人肉搜索以后受到及其下流的谩骂和人身攻击。在境外敌对势力的操纵下,在华夏大地上出现了几千年来罕见的人妖颠倒,“人过街,老鼠喊打”的局面。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国内,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正义力量在网络上对邪恶势力进行了有力的反击;在国外,特朗普直接自己撕下了美帝的“普世价值”的假面具,怎么邪恶怎么来,把那些用美化西方来为改旗易帜的行动鸣锣开道的自由派公知的嘴巴抽肿了。

美帝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自由派公知作为反面教员教育了人们,人民也认识了公知的本质。

经历过18大以来这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斗争的人们相信都会对这一段历史记忆犹新,刻骨铭心。

其他的咱们就不说了,因为英国的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发表那些就连在英国国内也不受欢迎的言论,因此有必要旧话重提,西方国家军人干政成为了常态,说好的“在民主国家,‘军人干政’会受到法办”呢?

什么叫“军人干政”呢?

所谓的“军人干政”是指军人对国家行政事务和政治活动施加影响。比如对政府施政施加影响,对政府行政行为进行干涉,以武力威胁政府改变方针政策,以武力推翻政府等等。

而所谓的“军人干政”一般情况下只应该是那些掌握一定的军队实权,并且有权有可能会在一定范围内采取军事行动把国家拖人战争的人。

2016年11月15日,时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高调声称,尽管美国政府面临换届,但美国会继续维持对印度洋-亚太地区盟友的“坚定承诺”。美国媒体在引述哈里斯的话称:如果有必要,美军会采取军事行动并赢得战争。

之前,美国的高级将领就有多次这种行为:

据韩国《朝鲜日报》网站2016年9月22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当地时间19日在华盛顿胡佛研究所回答有关朝鲜威胁的提问时表示:

【“驻韩美军的口号是‘fight tonight’(今夜就战)。并非想那样做,而是应该那样做。”】

而此前,从2016年7月8日起,中国海军展开大规模军事演习。而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媒体的最新消息,包括航母在内的大量美军舰船目前正集结中国周边,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此前更叫嚣美军要准备今夜开战。

还有,美国《纽约时报》5月9日报道称,美国太平洋总司令部司令小哈利·B·哈里斯(Adm. Harry B. Jr.)表示,他的部队必须做好“今夜就开战”的准备。“在中国问题上,我们需要准备好以有利位置来迎接所有的后果,”哈里斯上将说,“包括黄岩岛,整个南海,又或者是某种网络攻击。”他表示,为了捍卫美国的利益,我不得不动用自己拥有的工具,而它们是军事工具,是很棒的工具。他说自己并不怎么担心南海上的中国军方和其他国家的军队之间产生误会。“我认为他们是专业的军队。”他说更大的风险在于,由中方的准军事船只引发的冲突,可能会迫使美国部队承担美国盟友的防务工作。

这种拥有实权的高级将领的军人干政的行为,是很容易把一个国家拖人战争的,在这方面,日本就是前车之鉴。

二战期间日本行使国家权力的政府机关表面上是内阁,权力最高的长官是内阁总理大臣但是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明确地把国家权力从幕府手里收回到天皇手中,这也是明治维新的一个主要特点。

我们的教科书简单地说日本改革成了君主立宪制度。但是实际上天皇在国家的战略指导思想上占主导地位,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内阁只是执行他的意见。在电视剧《走向共和》里很明显,伊藤博文有大问题也要向天皇汇报工作。明治死后,内阁的权力逐渐在增长,日本也逐渐进入文官政治家主导政治时期,天皇的权力在慢慢地被削弱。

到了裕仁时期,为了重新夺回内阁手中的权力,裕仁与军队的关系更加密切,日本国家的军队被叫做“皇军”。意味着军队的所有权逐渐在远离政府,靠近天皇,军队也越来越独立化。裕仁不断和军队中有激进思想、投机思想的少壮派军官接近,期望通过军队独立化来摆脱政府。同时裕仁也在不断塑造“天皇”至高无上的神话地位,麻痹人民群众。

日俄战争后,日本在中国成立了关东军,理论上关东军属于特殊的单位,不隶属于内阁政府陆军部,直接隶属于天皇,成为天皇的私人部队。

整个二战时期,军部与内阁一直在进行权力博弈,而天皇就是军队最大的头子。实际上,9.18事变并非日本政府制造的,而是由关东军一些有野心的家伙揣摩了天皇的意图背着政府私自制造的。而政府是默认了事态的发展,也没有权力来管理关东军。后来,日本发生了两次兵变,终于将内阁的文官政治家彻底清理出了政治舞台,内阁彻底由军部来操纵,而军部的一些极端分子,如东条等人,虽然很坏,但是都是很狂热的忠君分子,始终在忠心耿耿地执行着天皇的命令。

所以“二战”前的日本表面上是“君主立宪制”,实际上是君主制,并且表现出军国主义的特点。

特朗普上任以来的美国,由于特朗普与美国军工集团的利益关系以及特朗普政府毫不遮掩的法西斯化,“军人干政”的特点在美国越来越明显,在这方面,西方国家的人自己就很清楚——

早在2016年,英国《金融时报》刊出题为《特朗普重用军人引起警惕》一文。这篇发自华盛顿的文章指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任用多名军人执掌国防部等政府关键部门,这可能让军方变得更加政治化、政策变得更加军事化

因为在特朗普当时搭建的新政府国家安全和军事团队中,持鹰派立场的退役将领基本占据要津。他提名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詹姆斯·马蒂斯出任国防部长,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约翰·凯利执掌国土安全部,前国防情报局长迈克尔·弗林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这还只是开始。特朗普还提名陆军出身的麦克·庞贝执掌中央情报局,任命海军上将迈克尔·罗杰斯为国家情报总监。他挑选的总统高级顾问班农曾在海军任职。特朗普还一度考虑提名因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知名的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出任国务卿。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前主席马伦直言不讳地告诉媒体,他担心(特朗普)政府军事化

事实上,在奥巴马总统任内,已有一些美国高级将领试图挑战他的国家安全和军事决策权,在一些地区热点和敏感问题上逼宫白宫,甚至试图通过政治言论和先发制人的行动造成既成事实,让白宫不得不事后追认。

特朗普任用的几名退役将领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职期间都曾公开质疑或批评奥巴马的一些国家安全决策。弗林曾指责奥巴马的反恐政策;曾任美军中央司令部指挥官的马蒂斯质疑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的核问题协议。

美国政治网站曾曝光,在南海问题上,美军一些高级将领与奥巴马政府意见相左。当白宫官员希望慎重处理相关敏感问题时,一些海军指挥官反复主张采取强硬行动加剧地区紧张,其代表人物为美军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白宫最终不得不警告其中一些人谨言慎行,恪守职业军人本分。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朱成虎认为,在地区敏感问题上,不排除奥巴马有时被军队自行其是的行为所绑架。他举例说,奥巴马上台后,中美国防部门在有关两军交往的磋商中,中方向美方指出美国空军抵近侦察频发问题,五角大楼的文职官员表示吃惊,这从侧面说明美国军方有擅自行动的可能性。

上述情况表明,无论是在“二战”前实行“君主立宪制”的日本,还是现在的“民主宪政”国家美国、英国,军人干政已经成为常态,当这种军人干政与文官国政府里面的主要官员的对世界的野心的越来越膨胀契合的时候,就很容易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

作为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上能够独步天下的超级大国美国现在越来越对其霸权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本质毫不掩饰。

而英国,一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曾经在世界上何等辉煌!凭着船坚炮利横行五洲四海。但是那早已成为历史,现在是一个已经沦为美国小跟班的二流国家。

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在1865年曾这样描述: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加拿大和波罗地海是我们的林区,澳大利亚是我们的牧场,秘鲁是我们的银矿,南非和澳大利亚是我们的金矿,印度和中国是我们的茶叶种植园,东印度群岛是我们的甘蔗,咖啡,香料种植园,美国南部是我们的棉花种植园。

“二战”结束以后,由于《大西洋宪章》的签订,各殖民地人民的反抗,英国的战时政策和德、意的政治宣传等等因素,促使英属各殖民地产生了越来越明显的离心倾向。此后,战争重创后的英帝国再无力维持其帝国地位,以终结帝国的命运告终。

而英国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大的对别的国家进行武装贩毒的国家级毒贩当今已经沦落成为了美国的小跟班和哈巴狗,虽然完全惟美国马首是瞻的布莱尔下台以后,这种形象稍为改观,但是狐假虎威对别人指手画脚的臭毛病还是不改。总是爱干涉别国内政。

即使是在国家主要领导人还没有这样干或者即使是想这样干但是还没有付诸行动的时候,仍然有类似加文.威廉姆森之类的人物想以军人干政的方式绑架英国政府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当然,他受到了英国方方面面的批评,英国首相梅姨实际上也否定了他的说法。也许有自由派人士会说,他虽然是国防大臣,但他不一定是军人,而是管理国防部的文官。即使是那样,那么国防大臣仍然应该属于文官政府里面能够有掌握一定的军队实权,并且有权有可能会在一定范围内采取军事行动把国家拖人战争的人。

现在问题就来了,从上面的事实材料看,在美国,军人干政是常态,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都自觉不自觉地受到军人干政的影响,而这次的英国加文.威廉姆森的一系列军人干政则是非常明显的,说好的“法办”呢?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

其实,按照一般的国家的正常状态,无论是军队高层还是外交官,都是没有个人对外的所谓的“发言权”的,因为他们一出声,往往就代表着或者是被视为该国的国防政策和外交政策,尤其是那些在重要岗位上的外交官和掌握一定的军队实权,并且有权有可能会在一定范围内采取军事行动而把国家拖人战争的军人。这种情况下的“军人干政”无论是在什么社会制度的国家里面都是大忌,这种人即使是不受到法办,最起码也要调离重要岗位。而并没有掌握军队实权哪怕是局部战争的开战权的军人在公众场合发表意见,应该属于其个人行为,更何况受到自由派人士围攻的戴旭和罗援只是军队的文职人员呢。

而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的是,自由派围攻、谩骂和威胁那些表达爱国主义立场的没有开战权的中下级军官,而对西方国家的那些有开战权的高级军人或者主管军队的文职官员的一次次军事叫嚣和挑衅视而不见,不是智商问题就是别有用心。

既然在西方国家军人干政是常态,为什么我们国内的自由派人士还要忽悠民众,称“在西方国家,‘军人干政’会被法办”呢?

因为,他们出于改旗易帜的目的,用所谓的“军队国家化”反对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没有效果以后,他们就配合美帝的“猎鹰计划”,在国内发动对表达爱国立场的军人即所谓的“鹰派”的围攻,为了忽悠民众支持他们,就编造了所谓的“在西方国家,‘军人干政’会被法办”的谎话。并不是那些具体的“鹰派”军人与他们有什么个人恩怨,而是因为军队和警察是他们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和危害国家安全的不可逾越的障碍。军队对外反侵略,让他们“带”不成“路”;警察对内维护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让他们搞不起“颜色革命”,所以他们对军队和警察怀有刻骨仇恨,虽然他们奈何不了军队和警察,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发泄对这两个群体的不满,前段时间的涉警谣言特别多,与这个不无关系。

在西方国家,军人干政是常态,自由派公知们不敢说,也不会说;而在中国,自由派们尤其害怕军人的血性被唤醒,于是就千方百计编造各种谣言和谎话对他们进行打压。这就是问题的实质。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2/47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