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廉租房的设计,根本不是为了刚刚毕业的白领打工者的,你一个月薪八千一万的白领码农,本来就不该去住月租50的廉租房。廉租房,是为了满足城市低收入者的住房需求的,主要是为了那些城市底层失业者、孤寡老人、那些没有收入、无依无靠的低保户。但我见过一些真正需要廉租房的城市老人,没有收入、孤苦伶仃,挣扎在棚户区、废旧厂房,没有厕所,用着便桶,到现在,也没有住上廉租房。

最近有一桩奇事,杭州有一位“低保户”徐先生,住了四五年的廉租房,房租50块钱一个月,但是这位低保户居然还开着一辆迈腾,在廉租房的小区有一个车位。

如今小区出了新规定,廉租房租户不能拥有车位,车位被收回了,徐先生诉苦道:“现在租房合同、行驶证、驾驶证三证合一,我就不能停车了,这不合理啊!”

这确实不太合理,一位开着20万小车、穿着阿迪、带着金表的人,居然是“低保户”,居然住着50块一个月的廉租房。那些真正的城市底层、那些刚刚毕业、收入微薄、举步维艰的年轻人,却要拿自己收入的一大半去租住一个月几千块的单间。

面对质疑,这位徐先生答道:“我确实是低保户啊,这个廉租房就是申请下来的,申请下来的时候我并没有车,我的车是好朋友送的,他们看我可怜......"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其实,也用不着拍案惊奇,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常见,2017年的时候,合肥永和公寓廉租房小区里,停满了豪车。还有人把廉租房抢下来高价转租出去,以此牟利。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很多年前,我曾经在一个廉租房小区住过,当时的廉租房房租大概只有几块钱,但我租的时候,要付出每个月1500块。为什么呢?因为那是一对老夫妻转手租给我的,已经算是良心价了。后来我发现,这个小区大部分住户,都不是我这样的穷人,他们往往一家人有几套房,却非要占这点便宜,花几块钱来抢走这些廉租房,再高价转手租给那些拼命打工、却无立锥之地的底层年轻人。

你要问我有什么不满?我还真不敢,因为租客是没有权利抱怨的,人家这个价格把房子租给你,已经是极大的”善意“了,就比如我当年的那对房东老夫妻吧,人家也确实没有工作,确实是“低收入者”,名下也没有房子,但他们的儿子在另外一个城市有几套别墅啊。

申请廉租房的条件有多苛刻,大家都是知道的,首先要拥有本地常住户口5年以上,其次要是民政部门认定的低收入人口,第三申请人的人均住房面积不能超过15平米,或者名下没有住房。

很多年轻人都尝试着申请过,但排队很久之后,都通过不了;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你不符合条件。廉租房的设计,根本不是为了刚刚毕业的白领打工者的,你一个月薪八千一万的白领码农,本来就不该去住月租50的廉租房。廉租房,是为了满足城市低收入者的住房需求的,主要是为了那些城市底层失业者、孤寡老人、那些没有收入、无依无靠的低保户。但我见过一些真正需要廉租房的城市老人,没有收入、孤苦伶仃,挣扎在棚户区、废旧厂房,没有厕所,用着便桶,到现在,也没有住上廉租房。

公租房的申请条件宽松一点,大学毕业生要有本地户籍,在本地无房,有稳定收入;外来务工人员要有稳定工作和收入,连续存缴公积金三年及以上,符合低收入家庭认定标准......但即使你全部符合这些条件,申请公租房,也要排队去“抢”,很多人排了一两年,也轮不上。

然而,据我所知,能够申请到廉租房、公租房的,却很少真的符合以上的条件,很多如今杭州徐先生这样的“低保户”把廉租房、公租房的资源拿到手,然后再次高价转租给这些在城市里辛辛苦苦打工谋生、创造GDP的年轻人。一个兼顾公平的福利设计,却成了少数人的牟利工具。

去年9月,北京就曝出公租房被放到网络租赁平台上的新闻,一套公租房,政府定价2100,还给予最高95%的租房补贴,等于每月只需花几十块钱就能得到住房,而“二房东”和租房中介拿到手,就以五六千的价格挂在平台上租出去,简直是“无本万利”。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今年1月,洛阳的大学生、打工者发现排队申请恒昌花园公租房申请不到,而那些公租房却被人挂到了58同城等租赁平台上,租金翻了三倍,还要求“押一付三”。最终此事曝光,58同城的解决方法是在平台内屏蔽“公租房”、“廉租房”等关键词......我实在是不理解这种神操作......屏蔽了“公租房、廉租房”几个字,就能杜绝公租房、廉租房被上线转租吗?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面对这种情况,茅x轼多年前曾提出过一个解决方案——“公租房、廉租房不建卫生间,只有公共厕所”。乍一看,有点道理,因为公租房和廉租房不是为了提高居民的居住水平,而是为了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如果居住条件较差,没有独立卫生间,只有公共厕所,体验糟糕,那么就不会有人把它当作稀缺资源去抢夺,囤积居奇,与穷人争利。

你觉得可能吗?香港城中村、群租房、“笼屋”生活条件极其恶劣,别说独立卫生间了,伸个腰都伸不直。这就能阻止那些中介提前抢下来、然后高价按床位租给低收入群体吗?不可能的!蚊子腿也是肉,穷人的钱也是钱,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吗?你就算把廉租房都做成香港“笼屋”的样子,依旧会有人见缝插针,囤起来赚差价的。

廉租房里的“低保户”

所以,茅x轼这个方案不但毫无用处,而且用心恶毒:首先,取消独立卫生间并不会阻止有钱人来抢夺廉租房、公租房资源,大不了抢来自己不住罢了,同样可以转手涨价租给打工者和大学毕业生啊。只要有利可图,某些人是无孔不入的。只要有钱、有门路,有的人可以在不同的城市囤积公租房、廉租房,高价转租牟利。

其次,这个方案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把城市人口分出了“高低贵贱”,强行降低低收入人口的居住水平,只会导致房产商更加肆无忌惮开发劣质房屋,只会导致社会更加漠视底层劳动者的生存环境。

真正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只有个人住房信息全国联网,对外公开,每个人名下多少套住房(无论是租房,还是已购商品房)一清二楚;同时立法入刑,对恶意骗取公租房、廉租房的行为进行严惩,该罚款罚款,该坐牢坐牢,如有犯法,严格执行就好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廉租房 房租

原标题:廉租房里的“低保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