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仵德厚坐牢冤枉不冤枉》一文跟帖的回复

贺龙、叶挺、彭德怀、罗炳辉、董振堂、赵博生等一大批国民革命军的将领背叛了国民革命军,才有了赤色军队的诞生与发展壮大;高树勋、曾泽生、韩练成、郭汝瑰、董其武、陶峙岳、陈明仁等一大批党国军人背叛了党国,才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进程,所以我不认为这样的叛将应该受到指责,因为他们站到了推动历史前进的立场上而不是相反,他们是英雄,他们这样的行为是义举。而戴炳南、仵德厚等人的行为恰恰相反,是只能把他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关于《仵德厚坐牢冤枉不冤枉》一文跟帖的回复

 

笔者曾写下《仵德厚坐牢冤枉不冤枉》一文,先发于多个论坛,后又重复发于多个自媒体平台,也被网友转载。看了各种评论,有几个问题在这统一回复:

1.关于“各为其主”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观点十分明确,即讨论近现代史,很多情况下,我是不认同各为其主一说的。

为什么不赞同各为其主?因为它极易成为一些人胡作非为的借口。假如某人的老板对他特好,送他洋房,送他豪车,送他美女,供他读大学,供他留学读博,等等等等吧,那他的老板要是指使他制毒贩毒,或者要他为老板制毒贩毒提供掩护以逃避打击的话,他是不是就得按“各为其主”的信条,忠实地为主人驱使而不应受到追究呢?二战时,德国鬼子在集中营杀害无辜犹太人无数,日本鬼子在中国杀死平民百姓无数,他们都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奉命行事,那二战后是不是也可以按照“各为其主”的信条不该给予追究,甚至应该为其忠实地履行了主子的意旨而点赞呢?如果真的能够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一切,那么那些受到汪精卫提携与恩宠的人跟着他一同当汉奸,岂不也是名正言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字典里又何必再有“是非”二字?

2.关于“双重标准”

有人说我对待背叛上级主子的行为使用双重标准,这个说法没错,对于背叛主子的行为,我是坚持双重标准的。

这其实仍然是第一个话题的另一种说法而已。我强烈认为,同样是背叛主子,有的应视作英雄,而有的则应给予谴责。这就要看他是站在推动历史前进的立场还是相反了。蔡锷、蒋尊簋、尹昌衡、张凤翙、阎锡山、李烈钧、周承菼、赵恒惕、许崇智、也包括尚属小人物的蒋介石等一大批士官生或准士官生们背叛了花银子送他们留学并给他们加官进爵恩给俸禄的主子,才结束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唐生智、冯玉祥、阎锡山、陈调元、徐源泉、于学忠、徐永昌、萧之楚、萨镇冰、周凤歧、杨森、刘湘、袁祖铭等一大批在旧军阀羽翼下成长起来的军官背叛了培养他们的军阀主子,才有了国民革命的成功;贺龙、叶挺、彭德怀、罗炳辉、董振堂、赵博生等一大批国民革命军的将领背叛了国民革命军,才有了赤色军队的诞生与发展壮大;高树勋、曾泽生、韩练成、郭汝瑰、董其武、陶峙岳、陈明仁等一大批党国军人背叛了党国,才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进程,所以我不认为这样的叛将应该受到指责,因为他们站到了推动历史前进的立场上而不是相反,他们是英雄,他们这样的行为是义举。而戴炳南、仵德厚等人的行为恰恰相反,是只能把他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3.关于“成王败寇”

推动历史前进和阻挡历史前进的标准是什么?是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不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是。有衡量的标准。什么标准?看历史选择谁,看人民选择谁。

护国战争发动时,护国军远远弱于他们的对手拥护帝制的军队,但因为他们顺应了民意,因而人民选择了他们,于是护国战争的目的很快实现了;北伐战争开始时,国民革命军远远弱于他们的对手北洋军阀,但因为他们是正义之师,因而人民选择了他们,于是北伐战争很快成功了;解放战争爆发时,八路军同样远远弱于他们的对手国民党军,但因为他们代表了历史发展的方向,因而人民选择了他们,于是解放战争很快胜利了。

这便是历史与人民的选择。

当然,这要看是大的结局还是小的结局了。长江东流是总的趋势,也有向南向北和向西回流的结段,但最终没能阻挡它东流入海。徐锡麟、秋谨、黄花岗诸烈士的屡屡失败,没能阻挡满清被革命党推翻;国民革命军南昌争夺战的数次失败,没能阻挡北伐战争的成功;解放军四平、集宁、涟水、南麻等一系列的失败,没能阻挡全中国的解放,就是这个理。

苍天有眼,人民必胜,就是这个理。

 

 

 

 

相关阅读:
仵德厚坐牢冤枉不冤枉

 

 

 

作者:牛戈

这是一个老话题了,仵德厚也已经病逝好几年了,按说应该让老人安息了,但至今仍然有好多人揪住仵曾坐牢的话题不放,就忍不住想说道几句了。

关于《仵德厚坐牢冤枉不冤枉》一文跟帖的回复

仵德厚

仵德厚是谁,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尤其是这些年国民党抗战老兵被承认与关爱,又被众多网民所抬举后,恐怕没有谁不知道他了。仵是抗战老兵,台儿庄战役时的国军第27师营长,传说中的敢死队长。其实当年没有所谓敢死队的编组,也少有敢死队的说法,后人往往将主动出击并与敌短兵相接的小部队称作敢死队。仵的敢死队长的传说,估计就是其作为营长时曾率队在团的编成内向庄内突击,因而被后来的文人借此炒作出来的。但这并不是他被人知道的主要原因。因为在抗战时期,国军也好,共军也好,曾充类似所谓敢死队的壮士数不胜数,光是台儿庄街巷争夺战中,与仵有着相同杀敌经历的就可列举出很多很多。从当年李宗仁、孙连仲等密报和当事人的回忆中,提到的率队亲自上阵拚杀的军官,营长以上的,即有王冠五、王郁彬、韩世俊、梁敬贤、高鸿立、禹功魁、王祖献、张彬波、郑云奇等,这些勇士,哪一个的战功也不在仵德厚之下,特别是高鸿立营长赤膊挥刀手刃日寇的壮举,当年曾以“活张飞血战刘家湖”的标题登载报端,被广为传颂,就更非仵德厚所能比。可在那些为仵德厚翻案者的笔下,所有这些杀敌的英雄全被忽略了,感觉只有仵才是台儿庄唯一的敢死队长,才是最大的英雄似的。

之所以仵德厚远远比其他同样经历的人这样抢眼,这样被各大网站的亿万网民所追捧,在于他建国后的10年牢狱之灾。一个时段以来,“抗战时的国军敢死队长解放后竟被判刑”、“敢死队长未死沙场反受牢狱之苦”、“愧对英雄”、“以罪报德”等等网络文章铺天盖地而来,纷纷为其鸣冤叫曲,把个默默无闻几十年的他一下子推到前台成了网红。

仵在接受凤凰电视台的采访时,面对观众询问其获刑原因时,回答,“因为我与解放军打过仗”,很好地迎合也配合了那些策划者的初衷,结合那些耸人听闻的报道,成功地给人造成一种中共不能容人和不能正确对待历史人物的感觉,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那些背后指使者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这便有必要说一说其获刑的来由了。

在说仵之获刑原因时,肯定要先说说黄樵松与晋夫二人之死。黄樵松与晋夫二人的网络名气远远无法与仵德厚相比,但这不代表二人的历史贡献比仵德厚小。黄樵松与仵德厚一样,也是西北军,也参加了抗战,但论贡献,却远在仵德厚之上。台儿庄战役时,黄即是仵德厚所在的第27师师长,该师负责台儿庄外围右翼防御,和据守庄内的31师一样,打的非常艰苦,此战后该师仅余不足千人。1940年豫南明港附近阻击战役,黄率部与敌激战5日,轰动大后方,《中央日报》等各报都在显著位置上予以报道。1945年,一部名叫《铁打宛城》的小说出版并在大后方流传,该书描写的就是黄樵松率部坚守南阳的悲壮场面。在这之前的1938年,诗人臧克家所写的长诗《国旗飘在鸭雀尖》歌颂的也是黄率部固受武汉外围鸭雀尖的英勇。

晋夫,原名吕晋印。1937年参加八路军,抗战时历任连政治指导员,营政治教导员,团参谋长等职。1947年8月,华北第1兵团第8纵队成立,晋夫任该纵队参谋处长。

太原解放前夕,已任国军第30军军长的黄樵松通过西北军袍泽高树勋,与解放军太原前线取得联系,决定举行战场起义。此时仵任该军第27师副师长。该师系黄樵松的起家部队,师长戴炳南、副师长仵德厚均系黄一手提携起来的亲信部下。考虑到三人的亲密关系,黄将起义计划全盘向二人说出,意图共同举义。戴、仵二人明里支持,暗中密谋出卖,黄樵松和临时代胡耀邦赴第30军进行接洽的解放军第8纵队参谋处长晋夫一起,成为戴、仵二人向蒋阎邀功请赏的礼物,押送南京后,受尽酷刑,体无完肤,最后被处死在雨花台。戴仵二人以恩人兼上司黄樵松和谈判代表晋夫的人头,换取了各升官一级和两万大洋的奖赏。

太原解放后,因出卖黄樵松与诱捕解放军谈判代表之罪,戴炳南被处以死刑,仵德厚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后减刑5年,实际服刑10年。

这就是仵德厚坐牢10年的原因。

如今许多人为仵喊冤,要不就表述成“当年抗日英雄解放后竟受牢狱之苦”,要不就表述成“台儿庄抗日敢死队长解放后反被判刑”,给人的印象,就好像仵的坐牢是因为他参加了抗日似的,这纯粹就是混蛋逻辑,是偷换概念。就像刘青山、张子善被枪毙并不是因为他们曾经为革命出生入死、就像黄永胜、李作鹏等坐牢并不因为他们是开国的元勋、就像吴石、李玉堂等被杀并不是因为他们抗日有功一样,仵之坐牢与他参加抗日有屁个相干?

如果因为仵曾抗日有功,那么他因扣捕解放军的谈判代表和出卖黄樵松被判刑便是中共政权的以罪报德和愧对英雄,那么,同样抗日有功的晋夫被酷刑折磨又被处死该如何看待?比仵的抗日战功大许多倍的黄樵松被处死又该如何看待?处死他们的党国又该如何评说呢?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3/47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