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今天的政工干部需要尽快成熟起来,所有人心知肚明。看一下社交网络、媒体、公园长凳上人们的议论,真是众说纷纭。而且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观点都可以用生活中的实例来印证。只是俄军是一支军队,而不是部分队的简单拼凑。今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苏联时期的冷战已经沦为小孩把戏。国际关系的复杂性、爆发军事冲突、甚至大规模战争的危险性依然存在。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有必要加强官兵的意识形态教育。

普京总统近来多次强调:“没有忠诚,本领一无是处”。据俄罗斯国防部的消息,在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成立百年之际,俄军决定正式恢复这所大名鼎鼎的院校。

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列宁军政学院

目前通过把军事大学更名为军事学院,正式恢复。军方称,学院将主要培养主管军事政治工作的副指挥员、记者和心理工作者。

这一做法究竟好不好?

目前见仁见智,争议颇多。

首先,现代俄军并没有明确政工军官的具体任务。因为从纯军事角度恢复这所高等军事院校看上去并非完全符合逻辑。

同时,应在军队中成立相应的机构,不仅解决与军事勤务相关的问题,而且要解决官兵的生活问题,谁也不否认其重要性。任何一个组织都离不开心理、法律和其他人文科学的工作者,军队对此更是趋之若鹜。

一、军事问题

看一下军队政治工作的军事构成。前苏联时期的“关于未来的回忆”仍令人记忆犹新。必须摈弃国内革命战争、伟大卫国战争初期关于政委的可怕记忆。当时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认为有的军事指挥员没有正确执行命令,枪杀了数百名指挥员。

多名前沙皇时期的军官被杀,怀疑他们叛变。对一些人来说,罪有应得。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这种做法愚蠢至极,后来不得不以他人的鲜血进行三倍补偿。

伟大的卫国战争初期,许多军事指挥员被枪杀。当时这是阶级斗争最简单、实用的方式,恢复军队战斗力的方式。

战后苏军则采用了另外一种程序。主管政治工作的已经不再是政委,而只是一名副指挥员。不是以副指挥员的身份,而是通过党组织对指挥员施加影响。对指挥员而言,党内处分意味着其仕途的终结或暂停。

这实际上动摇了苏军大厦的根基—一长制。可能出现下列情况:指挥员,刚刚下达了命令,几个小时后,党组织/主管政治工作的副职有可能质问他:

【“您想把党证放在桌子上,还是怎么着?”】

这种情况现实存在,而且持续了多年。还有一点难以理解,更糟糕的是,会出现顶头上司或党组织都不满意的情况。通过党组织平息直接领导的愤怒还好说一些,反之就比较棘手了。

所以,当时军政学院的存在完全符合逻辑。因为当时部队里不是政工干部-军官,而是军官-政工干部。除了接受政治教育外,这些政工干部之前还学过军事专业。当时有多所军事政治院校,为各军兵种培养政工干部。

来军政学院学习的军官,已经具备一定的部队服役经验,职务不低于副营长。这些坦克兵、水兵、炮兵、摩步兵不仅是政工干部,而且过去是具体兵种的军官。他们也不是从头学起,而只是丰富知识,以便将来在更高层次的军团、兵团开展政治工作。

假如恢复军政学院的主要目的是为基层分队培养初级政工干部,那就本末倒置了。

仅在学院里为一定的部队培养军官,就奢望其接近指挥员的水平是不切实际的。而且也不需要,因为指挥员如过江之鲫。

我们最终的培养目标是什么?学院毕业生分到部队将是什么样?况且现在有大批中层的合同制军人。

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军队里的老兵对讽刺前苏军指挥员、主管政治工作副职的著名笑话耳熟能详:

【“指挥员说:‘像我这样做’,政治副职说:‘照我说得做’”。】

各分队出现“政治经理”就会导致上述情况。不能欺骗士兵。特别是那些已经在部队服役多年、自信满满地深谙技术装备的老兵。

军政学院不仅是政治院校,同样也是军事院校。今天空降兵特种部队使用的库宾卡训练场就属于军政学院。这里也要培养政治副指挥员的军事技能。甚至水兵也有先进的模拟器训练海上技能。当然还要赴部队实习。

只是我们忘记了,来学院学习的应该是高水平的军事专家。高素质的坦克兵、飞行员、水兵。一级、二级甚至特级军事专家。他们来这里学习并不是为了成为更高水平的军事专家,而是扩展自己的技能。

为了真正建设好军政学院,应该建设高度专业化的政治院校,或者是在相应专业的指挥院校成立政治工作系。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军官。即首先应该是一名合格的军官,其次才是政工干部。

二、政治、意识形态问题

现在看一下新型政工干部的政治、意识形态构成。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仅仅是出于逻辑。这些政工军官应该与士兵进行心灵的沟通,激发广大官兵基于一定的意识形态原则很好地遂行战斗任务。

“为了祖国!为了斯大林!”—这不是苏联空洞的宣传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号召,当时官兵为此勇往直前。这正是不同时期苏军政工干部工作成果的真实写照。

今天有什么?“指导、引导力量”消失殆尽。前苏军党的政治工作,被简单的政治工作所取代。原则上是正确的,因为现在党派多如牛毛,许多党派浮在表面,领导一段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名称都换了。

意识形态也是如此。

俄联邦宪法禁止统一的意识形态。见第13条第2款:

【“任何意识形态不得被确立为国家的或者必须服从的意识形态”。】

因此,根据这一规定,俄罗斯没有任何意识形态。或者准确的说,没有必须服从的、国家的意识形态。

顺便说一句,这一条第三款提到了多党制:“俄联邦承认政治多样化、多党制”。这样一来,政治副指挥员要履行哪些职能?作为一名心理工作者?政治信息宣传员?还是指挥员的监督者?有可能是三者合一。作为军官,可做的工作很少。作为政工干部,却大有可为。

主管政治工作的副职本人,和国家其他公民一样,有自由选择世界观的权利。可以信仰俄联邦宪法不禁止的任何意识形态,成为俄罗斯任何党派的党员。

再看一下宪法第13条第5款:

【“禁止目的或行为旨在以暴力改变宪法制度基础、破坏俄联邦完整性、破坏国家安全的社会团体的建立和活动,禁止建立军事组织,煽动社会、种族、民族和宗教纠纷”。】

自然,政工干部将在下属中宣传自己的意识形态、政治观点。代表什么样的军队?难道要根据新兵的政治观点、党派原则相应进行分组?

在同一个营里成立自由党连、保守党连和激进党连,主管政治的副营长是共产党员?这令人想起了克雷洛夫的著名寓言:天鹅、虾和狗鱼……

是的,今天的政工干部需要尽快成熟起来,所有人心知肚明。看一下社交网络、媒体、公园长凳上人们的议论,真是众说纷纭。而且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观点都可以用生活中的实例来印证。

只是俄军是一支军队,而不是部分队的简单拼凑。今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苏联时期的冷战已经沦为小孩把戏。国际关系的复杂性、爆发军事冲突、甚至大规模战争的危险性依然存在。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有必要加强官兵的意识形态教育。

在成立百年之际,恢复军政学院,这是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

几年内这所学院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军事政治院校。俄罗斯今天存在诸多问题,在军队中也有所体现。

但主要问题是,缺少国家的意识形态。即未来俄军的政工干部缺少工作的原则、公理基础。

会陷入两难的境地:已经开始培养政工干部,却没有他们迫切需要的意识形态。也没有相应合适的政治平台。那么有什么?

有几个政党,其中之一有可能起到意识形态平台基石的作用。也就是最爱国的政党。

请看普京总统早在2003年的一次发言:

【“爱国主义应该成为俄罗斯统一的意识形态。爱国主义应该基于我们的历史。仅仅回忆我们过去多么辉煌、睿智、伟大远远不够,重要的是,今天我们也要如此”。】

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谁最爱国?谁在修路、架桥、举办晚会和冬奥会?都是“统一俄罗斯”党。

像一部西方电影里那样?定于一尊?目前我们看到的现实是,正在对苏联的体系进行未经沉思熟虑的简单复制。不能只是复制一部分,机械照搬。更不能全盘复制,而应有所改进、创新。

目前我们看到的是为运动而运动。这并非总是有利。并非所有的运动都是前进。特别是在许多情况尚未完全搞清楚的条件下。

【本文原载俄“军事评论”网站,3月17日。编译:救兵,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