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让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在祖国怀抱永远肃穆安详

近年经济商业利益为上,房地产开发中挤占、损害英雄烈士墓地,在英雄烈士墓地周边搞商业经营,破坏英雄烈士纪念设施氛围,社会影响极坏。英雄烈士墓地、陵园、场馆等是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民族魂魄的精神内涵,必须予以法律捍卫和持久的呵护。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吕景胜:让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在祖国怀抱永远肃穆安详

近年经济商业利益为上,房地产开发中挤占、损害英雄烈士墓地等问题显著;在英雄烈士墓地周边搞商业经营,甚至实施跳广场舞、商业叫卖、堆积垃圾等行为,上述事件社会影响恶劣,触犯英雄烈士保护法有关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的规定,侵蚀瓦解尊崇、敬仰、缅怀英雄烈士的国家价值观和宪法理念。

英雄烈士墓地是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民族魂魄的精神内涵,必须予以法律保护。2013年颁布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和2018年出台的《英雄烈士保护法》对此都有明确严谨的法律规定。主要法律法规条文内容如下:

1、县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建设和保护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城乡规划,加强对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和管理;

2、未经批准不得迁移烈士纪念设施;

3、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从事有损纪念英雄烈士环境和氛围的活动;

4、不得侵占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的土地和设施,不得破坏、污损英雄烈士纪念设施。

目前虽做到了有法可依,但更重要的是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政府职能部门、司法机关必须依法履职敢于出面叫停、制止各种违规违法开发挤占、侵占英雄烈士墓地、破坏英雄烈士纪念设施氛围的各种违法行为,并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房地产商业开发不可侵犯英雄烈士墓地保护,不能以商业利益淡化、消解、侵蚀对英雄烈士的崇敬和缅怀。四川雅安一座葬有70多位剿匪牺牲的解放军烈士遗体的烈士陵园,是四川省烈士纪念建筑重点保护单位,竟遭周边商业楼盘挤占,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如有特殊情况如事关民生的管线架设施工,或英雄烈士墓地本身面临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威胁需要移墓也应经过严格法定程序审批之后才可实施英雄烈士纪念设施迁移。

2017年当施工队在云南滇西施甸县仁和镇的一座小山上准备实施高速公路施工作业时,一位名叫李群的老人拦住工人说,这山腰曾埋过一名远征军的营长,“修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可是别不小心平了墓,惊扰了英雄!”高速路指挥部随即下令:“立即暂停施工3天,先找到先烈墓地……”经过一番仔细搜寻,抗日英烈的遗骸最终找到并得到妥善安放。这样的事例非常值得在全社会大力表扬、宣传、推广。

2、可以将英雄烈士墓地保护与旅游业开发结合起来,开发红色旅游项目、景点,为旅游业注入红色基因,但不可以进行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经营。让国人在旅游中近距离接触英雄烈士事迹,感知英雄烈士精神,开展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教育。但英雄烈士墓地仅能作为配套参观项目,不可将英雄烈士墓地进行商业经营、谋求经济利益,不可收取门票,对此,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九条规定,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应当免费向社会开放,供公众瞻仰、悼念英雄烈士,开展纪念教育活动,告慰先烈英灵。

不久前有网友发微博称自己想去为粟裕将军扫墓,但需要先买下95元全景区门票。随后,该网友还晒出一段景区工作人员对其指责的视频。这一话题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今年3月19日凌晨,“@黄山区发布”发布情况通报称,纪念馆系私人投资建设,为保障运营,开发军博园旅游项目,依规有偿开放。虽然不属于军博园,但粟裕将军墓与纪念馆在同一区域,黄山区将开辟专用通道,方便各界人士瞻仰,同时责令军博园停业整顿。

3、把全国零散烈士墓地和烈士纪念设施陆续纳入管理保护,维修经费可以以政府为主和引导民间捐献组合实施近年在社会各界大力支持下,许多烈士陵墓整修一新,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各地大量零散烈士墓地得到迁移、整合、修缮,遗留海外的中国烈士墓地也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与协助下,得到了所在地的重新整修和管理维护。

我国除继续建设大型烈士陵园外,还进一步加大了对零散烈士墓地的建设,主要是依托县级烈士陵园,把零散烈士墓地相对集中地迁入县级烈士陵园和新建县级烈士陵园;中央财政对零散烈士墓地保护管理工程给予中央资金补助,标准是每个零散墓地5000元,每个纪念设施20万元。

这项工作开展以来,许许多多的零散烈士墓地陆续被迁入陵园。仅2015年4月,北京就有380座零散烈士墓迁入陵园,山西大同有1804座零散烈士墓迁入陵园,安徽4.8万座零散烈士墓和408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得到抢救保护。各地投入的维修经费也都相当可观,如2016年统计数字,北京先后已投入1亿多元对全市零散烈士纪念设施进行抢救保护;安徽省各级财政共投入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专项经费约2.3亿元。

吕景胜:让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在祖国怀抱永远肃穆安详

政府层面应保证英雄烈士墓地维修经费,也可以充分调动民间和社会力量,吸引有意愿、有能力的民间力量参与。

4、应该对那些常年坚守,甚至有些人是义务坚守英雄烈士墓地陵园看护管理的模范典型予以有力度的全社会表彰,树立社会楷模弘扬尊崇英雄烈士精神。如最近中国军网报道了陕西伤残老兵张顺京与老伴坚持守护华山烈士陵园37年的感人事迹。 1982年,张顺京第一次来到这里,眼前是一片荒芜。因长期无人打理,这里四处杂草丛生、坟堆交错……眼前的景象让这位伤残老兵心里不是滋味。

刚刚经历过生死之战的他,眼眸里装的满是战场的炮火硝烟和战友牺牲时的壮烈。这些长眠于此的革命烈士,和牺牲的战友一样,为了祖国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不应该被遗忘。37年,他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守护陵园,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信念告慰先烈,以“春风化雨润万物”的理想呵护未来。

5、检察院主动出手,向政府职能部门提出检查建议,督促保护英雄烈士纪念场馆。自2018年五一节英雄烈士保护法实施以来一些英雄烈士家乡当地检察院对当地政府职能部门提起公益诉讼的前置程序和检查建议。如董存瑞家乡张家口市怀来县检察院开展检查落实英雄烈士保护法专项行动,对县内烈士陵园、董存瑞纪念馆进行了检查,发现烈士陵园并没有向社会公众开放而向民政部门(今后是退伍军人管理部门)发出检查建议要求向怀来县民政局开放烈士陵园,供公众瞻仰、悼念。黄继光家乡四川中江县检察院也对当地民政部门就烈士陵园管理发出同样检查建议。

2019年2月河南长葛市检察院干警在履行职责中发现,长葛市烈士陵园内管理混乱,环境不整洁;烈士陵园没有独立的场地区域,与市殡仪馆共处一院;烈士陵园内存在商业经营行为等不规范情形。长葛市检察院向该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发出诉前检察建议,督促其履职,加强对市烈士陵园环境进行整治,维护英雄烈士尊严和荣誉。

收到检察建议后,长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高度重视,召开专门会议进行安排部署,明确专人负责落实检察建议书提出的整改内容,一方面责令“长葛市葛宇殡仪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一切商业经营活动,恢复烈士陵园庄严、肃穆的环境;另一方面加强烈士陵园的日常清扫、维护和管理,建章立制,保持烈士陵园干净整洁的环境。加强与市政府有关部门协调,尽快实现将长葛市殡仪馆搬迁和烈士陵园的改造。

6、英雄烈士墓地法律保护还要求不可以在墓地内外周边实施商业叫卖等喧嚣嘈杂破坏纪念设施纪念氛围的活动。英雄烈士保护法较之以前民政部规章不同的是,立法时特意加上不可破坏英雄烈士墓地纪念缅怀“氛围”,即缅怀英烈的墓地、陵园、场馆等纪念设施的气氛和综合环境因素。英雄烈士墓地、陵园、场馆不可以跳广场舞,不可以堆放垃圾,一旦发现必须制止、清理,追究责任。

年轻人婚礼时到英雄烈士墓地陵园追思缅怀英雄烈士是一些国家做法,俄罗斯就有如此传统。国内南京曾组织年轻人集体婚礼在雨花台烈士陵园追思缅怀英雄烈士,此举非常值得推广提倡,让年轻人懂得过去珍惜今天。

【吕景胜,察网专栏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英雄烈士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4/48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