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重建巴黎圣母院更艰难的是重建法国民心

据统计,法国前10%的富人拥有28%的总资产,其平均年收入高达63210欧元,而前10%的穷人加上各种福利和补贴只拥有13610欧元的年收入。另据2017年法国市场调研机构益普索(IPOS)报告显示,近20年法国人均年收入下降了56000欧元,10余项指标均显示法国正在加速贫困化,61%的法国民众月收入低于1200欧元,47%的民众从事基础性岗位。“对消费品增值税和燃油税最敏感的也正是这些人”。皮埃尔·塔勒比表示,马克龙猝不及防的燃油税改革无疑加重了民众的“失去感”。

比重建巴黎圣母院更艰难的是重建法国民心

4月15日18时左右,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16日10时大火被全部扑灭。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和塔尖被烧毁,但主体建筑得以保存。火灾目前进入调查和损失评估阶段。4月16日,一艘游船经过火灾后的巴黎圣母院。新华社记者 高静/摄

比重建巴黎圣母院更艰难的是重建法国民心

4月16日,人们点燃蜡烛,在巴黎圣母院附近祈福守夜。新华社/美联

法国总统马克龙原定于当地时间15日20时对全国发表重要演讲,宣布“全民大辩论”之后政府的最新改革举措,以缓和因“黄马甲”运动而日益积聚的民怨,但巴黎圣母院15日18时50分许突如其来的大火,让他不得不取消了这一计划,紧急赶赴火灾现场,视察文物抢救工作。

有分析称,在当前法国严重分裂的政治与社会背景下,妥善应对巴黎圣母院火灾事故有可能为马克龙提供一个重建民心的契机,这可能将成为马克龙执政的关键转折点。

承诺5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

“我们将一起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总统马克龙16日晚针对巴黎圣母院严重火灾发表简短电视讲话,承诺将在5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

在这段为时6分钟的讲话中,马克龙表示希望重建工作能在5年内完成。

【“我们可以做到,我们会为此而进行动员。”】

马克龙说,

【“在法国的历史上,我们曾经建造了城市、港口、教堂。许多建筑由于战乱或者疏于维护遭到焚毁或破坏,但是,每次我们都重建了它们……法国人民是建造者,我们将重建更加瑰丽的巴黎圣母院。”】

为此,马克龙还宣布为教堂重建发起一次国际筹款,法国各界人士尤其是早前备受质疑的“巨富”们纷纷响应,仅一天之内,重建和修复工程资金就已募集超过7亿欧元。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著名地标,已矗立在塞纳河畔800余年,是巴黎最具代表性的历史古迹、观光名胜与宗教场所,每年接待1300余万名游客,也是中国游客赴法国旅游最喜爱景点的前3名之一。当地时间15日18时50分左右,巴黎圣母院塔楼突然起火,一小时后火情迅速蔓延,塔尖在大火中坍塌。16日上午10时左右,大火被全部扑灭,消防部门称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和塔尖被烧毁,但主体建筑得以保存,圣母院内最重要的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和“圣路易祭服”等也未受损。这场持续长达14小时的火灾,被马克龙称为“整个法国、整个法兰西民族和全体天主教徒的灾难”。

16日晚,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说,巴黎圣母院大火令法国人民和全世界痛心,但“那个夜晚,我们在巴黎一起见证了团结行动、克服困难的能力”。他呼吁民众,在这场悲剧之后国家要保持团结,“我们看到了我们有能力动员和团结起来并取得胜利”。

法国内政部长卡斯特那16日也呼吁民众弥合政治分歧,共渡难关。他说:

【“现在是重建的时候了,现在是团结一致的时候。巴黎,乃至法国和世界各地的天主教社区的情感团结在一起。”】

税收改革仍是马克龙的“心头火”

16日,数百名巴黎人前往市中心游行,但这一次他们并不是抗议政府改革的“黄马甲”,而是纪念巴黎圣母院的“重建者”。

尽管眼下法国人都被笼罩在巴黎圣母院火灾的悲恸之中,但正如马克龙16日晚所说的:

【“历史永远不会停止,我们永远都会有挑战需要克服。”】

而眼下,摆在马克龙面前的另一个大难题就是他在两个月前发起的“全民大辩论”以及已持续了22周的“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起,全法范围内数十万民众穿上黄马甲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以环保为名提高燃油税的政策,并引发数场激烈暴力冲突。去年12月,马克龙对“黄马甲”示威者作出回应,除冻结提高燃油税、上调最低工资之外,他还史无前例地发起了为期两个月的全国大辩论,列出“税收与公共开支”“国家及公共服务”“民主与公民社会”以及“生态转型”四大核心议题,呼吁法国人以辩论而非街头暴力的形式将不满转化为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在两个月内,法国各地举行了1万余场公民倡议会议,有超过150万人直接参与大辩论,大辩论平台总共收到193万条建议以及1.6万余本来自各乡镇地方的留言簿。3月15日,这场近代欧洲最大规模的“大辩论”落下了帷幕。法国政府委托罗兰贝格等4家咨询公司负责数据分析工作,形成了一份长达1500页的分析报告。4月8日至10日,法国总理菲利普连续3天分别在巴黎大皇宫、国民议会和参议院对大辩论进行了总结汇报;按计划,马克龙原应在15日晚宣布应对方案,并于17日举行记者会讨论修订其政策的事宜。

虽然马克龙将推出哪些新改革措施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从“大辩论”报告来看,税收与开支问题仍是法国人最关心的问题。根据报告初步数据统计,分别有17.5%和18%的参与者要求降低收入税和增值税,另有13%的受访者要求取消生活必需品的增值税。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去年12月发布的报告,在过去的一年,法国已经取代丹麦,成为该组织36个成员国中税收负担最重的国家。法国总理菲利普在4月8日的总结中也承认:

【“法国人对税收制度怀有巨大愤怒,我们必须尽快降低税负,任何保守和克制都是不可原谅的。”】

法国地方行政单位联络事务部部长勒科努也表示,政府正在积极讨论关于减税的问题,

【“不过怎么减税、对谁减税是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需要给政府一定的时间”。】

除对穷人减税之外,对富人征税也是此次“黄马甲”们的一大诉求,但在此次“全国大辩论”中,马克龙政府并未在“富人税”问题上作出让步。马克龙上任后,为了鼓励投资与增加就业,曾推动“富人税”改革,将奥朗德时代的“富人税”改为只对不动产征税,动产与金融投资财产被排除在外。他解释称,1982年推出的富人税是法国资本流失的重要原因。近十年来,法国流失了近5000名应缴纳富人税的纳税户,国库相应每年额外损失近2000万欧元,“取消富人税就是要让巨富们的资本流回法国市场”。

大辩论之后法国将走向何方

“黄马甲是法国问题的放大镜”,它不仅暴露了马克龙总统的施政水平,更直指法国社会的深层危机:政治矛盾激化、失业率飙升、经济不景气、移民融入以及社会分裂。马克龙希望借一场“全民大辩论”浇灭民众对政治的愤怒之火,但仅一场辩论就能让法国政治生活回归常态?对此,法国经济战略研究所皮埃尔·塔勒比评论道:

【“民众对税制不满的背后是法国社会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现实。”】

据统计,法国前10%的富人拥有28%的总资产,其平均年收入高达63210欧元,而前10%的穷人加上各种福利和补贴只拥有13610欧元的年收入。另据2017年法国市场调研机构益普索(IPOS)报告显示,近20年法国人均年收入下降了56000欧元,10余项指标均显示法国正在加速贫困化,61%的法国民众月收入低于1200欧元,47%的民众从事基础性岗位。“对消费品增值税和燃油税最敏感的也正是这些人”。皮埃尔·塔勒比表示,马克龙猝不及防的燃油税改革无疑加重了民众的“失去感”。

针对“全民大辩论”后的法国将走向何方?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余南平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

【“通过一场大辩论就取得共识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虽然马克龙设置了全民大辩论的议程,但最后的决策仍旧要政府作出。‘黄马甲运动’折射出来的问题是法国的核心竞争力正在下降,其制造业水平与德国的差距日益扩大,虽然服务业的比例在提高,但也没有根本改善。法国民众的整体收入在下降,福利感也在降低。法国精英阶层想要重振法国雄风,但对于法国而言,仍需要时间进行整体的反思、改革和重建,才有望走出当前的困境。”】

本报北京4月17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小茹,实习生康恺。察网(www.cwzg.cn)摘自《中国青年报》2019年04月18日05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