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莫斯科红场随想

落日熔金,为克里姆林宫的塔尖染上一层金黄。红场西北角城墙下的无名烈士墓前,长明灯徐徐燃烧,仪仗兵默默矗立。一对新婚男女在亲朋簇拥下庄严地向烈士墓献花,芬芳的鲜花在深褐色的墓台上娇艳绽放。“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列宁的教导在耳边回响。红场的自鸣钟敲响了,在春日的暮色中显得那样深邃、响亮。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秦晋:莫斯科红场随想

莫斯科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都市。15世纪中期,莫斯科已成为统一的俄罗斯国家的都城,一直到18世纪初。1712年,彼得大帝为了寻求俄罗斯振兴和夺得出海口,决定迁都圣彼得堡。但莫斯科仍是俄罗斯最大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发挥着俄国第二都城的作用。1917年,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期间,莫斯科紧随彼得格勒之后,也举行了武装起义,建立了苏维埃政权。1918年3月,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从圣彼得堡迁到莫斯科。1922年12月,莫斯科正式成为苏联首都。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12月26日,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成为苏联的唯一继承国。莫斯科继续成为俄罗斯联邦的首都。

掩映在森林中的城市

飞临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上空,我们都为机窗外那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而惊叹!茂密的森林,广阔的湖面,葱茏的山丘,拥抱着这座城市。绿色是莫斯科的底色,浓绿的地方是树木,淡绿的地方是草坪,绿中泛白的地方便是湖水或者河流,绿色的尽头是天和地的交界。

莫斯科的森林很张扬。挺拔的白桦林拽下了一地枯黄,高大的柳杉抖落了一身败叶,而那些常绿灌木却依然生机盎然。放眼望去,一片片高低错落的树木把一栋栋高层建筑隔离开来,既没有车水马龙的拥挤,也没有熙来攘往的的喧哗,一切都显得那么幽静而坦然。即便是零星建筑,也有大片绿地相拥,各种杂木杂然相陈。

导游告诉我们,“莫斯科”来源于卡巴尔达语,意为“密林”,古代莫斯科河岸原是茂密的树林,近代莫斯科曾经缺少绿色,一度被称为“沙漠城市”。十月革命胜利后,苏维埃政权加强绿化工作,即使在饥寒交迫的1918年,列宁仍下令严禁滥砍盗伐,市区的空地都种上树木花草,长期的科学绿化,使今天的莫斯科重返森林怀抱。莫斯科现有11个自然森林区,89个大公园,400多个小公园和800多个街心花园。不愧为掩映在森林中的城市。森林是人类文明的摇篮,而城市森林是城市建设中惟一有生命的基础设施。莫斯科的绿化结构是乔、灌、草组合,以乔灌为主,草坪通常只作为森林的点缀,而且大多是自然混生式的,适生性强。城中的小林地也是随机式的,看不到人工“雕刻”的痕迹。然而,正是这种纯自然的观念克服了城市绿化中的唯美主义倾向,给居民提供了一个原始、清静、富有生命的居住环境。漫步其间,既可体验到乡村的清雅,也可体验到城市的繁华。走累了,坐在公园亭阁间稍憩,看树木花草、看城市建筑、看过往行人,就像观看一幅精美的油画。

“从高高山上,我们眺望四方……”这首与山同名的前苏联歌曲,把我们引到了仰慕已久的“列宁山”。列宁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如今的莫斯科人都叫它的原名“麻雀山”,海拔只有600米,但站在山顶,可俯瞰莫斯科全城:鳞次栉比的楼房、车水马龙的街道掩映在绿树丛中,波光粼粼的莫斯科河穿城而过,仿佛是依恋着这座城市的山中灵物。麻雀山上的莫斯科大学始建于1755年,是俄罗斯知识精英的摇篮,培养造就了7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许许多多著名的科学家、作家和知名人士,诸如赫尔岑、别林斯基、屠格涅夫、契可夫、门捷列夫等等。校园是敞开式的,没有围墙,所有的遮挡便是蓬蓬勃勃的树木,一座山字形的斯大林式建筑耸立于苍翠的树木之中,那就是莫大的主楼。校园四周的马路估摸有100多米宽,来往的大多是慢悠悠的旅游大巴。由于高大茂盛树林挡住了视线,校园的轮廓时隐时显。森林是动物的乐园。栖息在莫斯科乃至整个俄罗斯的鸟儿无疑也是幸福的,它们可以尽情享受这里人们所给予的善待和关爱。胆小的麻雀在红场上,混杂于鸽群中,争抢游客抛撒的食物。当时第一感觉是惊奇。后来,在莫斯科街头、公园、草坪里,常见鸟儿或聚集寻食或独自入徜徉,都毫毛惧怕之意。在一条宽阔的大街上,鸽子和麻雀兀自在那儿争抢食物,丝毫不睬身边川流不息的汽车和熙来攘往的游客。还有乌鸦,天上、树间和草坪里都不时可以见到,莫斯科的乌鸦黑白相间,,这些鸟儿在国内已是难得一见了。

据说,莫斯科对城市森林的管理近乎自然,极少人为雕琢。管理人员主要的职责是对靠近路边的地带进行修剪和管护,他们把落叶扫进林地,使树木处于自然生长状态。

地球很大,养活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5亿人口;地球又很小,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不过是一个“村落”。生态无边界,一旦自然的大环境遭到破坏,城市的小环境也就岌岌可危了。莫斯科的城市森林覆盖率是35.5%,我国有些城市的森林覆盖率与其基本相近,但其生态环境却远不如莫斯科,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莫斯科的四周有大面积的自然或近自然的森林。而对全球来说,莫斯科即使有“世界绿色之都”的美誉,不一样难以摆脱全球气候变暖所造成的影响吗?

没有城市森林,城市就没有生命;没有绿色,就没有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没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就没有人与自然的和谐。倘若莫斯科没有了森林,还能成为莫斯科吗?森林,莫斯科的灵魂!

绿色永远是这座城市最美丽的风景。雪去春来,烈日下、寒风里,唯有绿色能让人心怡神爽,把人引向希望与生机。

莫斯科红场随想

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引起我们多少关于那个城市的浪漫想象。红场阅兵,又带给我们多少庄严、信仰的力量!莫斯科,曾在红色年代的中国人心中,有挥之不去的情愫和印记。可能是受了老一辈人的影响以及传统教育的熏陶,到莫斯科去,漫步红场,拜谒列宁墓,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

巍峨的克里姆林宫城墙东侧,就是闻名遐迩的莫斯科红场。盛夏时节,蓝蓝的天空飘浮着大朵大朵的云彩,太阳在云朵中穿行,给色彩斑斓的建筑物投去若明若暗的印记。三五成群的游人在花岗岩石块铺就的广场上漫步。我站立在广场中央,绵绵思绪像碧空中的云絮,飞向遥远的地方。世事轮回,沧海桑田,如今的红场已不再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但它作为人类社会进步的见证,已深深地铭刻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年轮中。

现实中的红场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宽阔,据导游介绍,仅9.8万平方米,相当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九分之一。红场在俄语中是“漂亮的广场”的意思。16世纪初,这里仅仅是莫斯科市中心的一个集市,随着克里姆林宫的不断扩建,红场逐渐成为莫斯科乃至整个俄罗斯的政治活动中心。沙皇的法令要在这里发布,每逢重大节日要在这里集会,外国政要来访要在这里举行典礼。1917年,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红场上每年都会举行隆重的群众集会和阅兵仪式,当时的红场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圣地,是全世界革命者和劳动群众向往的地方。

随着前苏联的解体,昔日红色革命的神圣场所,如今已被多元化所取代。广场西侧的克里姆林宫既是俄罗斯国家的心脏、普京总统办公的地方,又是供游人参观的历史古迹和旅游景点。广场北侧高高的哥特式建筑是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它浓缩和珍藏着俄罗斯民族数千年的历史和荣誉。广场南侧是造型优美、金碧辉煌的伯克罗夫圣母大教堂,它是天主教的分支——东正教最大、最漂亮的教堂之一。90%的俄罗斯人信奉东正教,宗教信仰已取代了昔日的政治信仰。广场东侧是一座三层的豪华建筑,被当地人称为“古姆商厦”。近千家高档店铺经营着全世界顶级的消费品、奢侈品,与不远处人头攒动的高尔基大街普通商店相比,这里显得人脉清淡,但不时出入其间的达官巨商、俏丽佳人,也让各商家老板赚得盆满钵溢。导游告诉我,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莫斯科已成为世界上消费价格最高的城市之一。

在克里姆林宫高高的城墙下,有一座红色大理石造就的方型建筑,它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陵墓。据介绍,列宁墓初建于1924年,最初为木结构,1930年改用石砌,外用花岗岩和大理石贴面,显得非常庄严和神圣。在阳光照射下,庄严肃穆的列宁墓焕发出深红色的光彩,黑色的大理石装饰其间,显得格外神圣和凝重。我环顾四周,这里是红场上仅存的一处与无产阶级革命相关联的建筑物了。应该说,拜谒列宁墓,是我这次俄罗斯之行最大的收获。列宁这个名字在几代中国人的心目中都是神圣的。毛泽东的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声炮,便是列宁在斯莫尔尼宫中亲自指挥打响的。还不止于此,列宁在随后签发的《和平法令》中,明确提出应将沙皇俄国掠自中国的1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归还给中国。这种公正无私的彻底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令人感佩,因此,列宁之于中国人,就显得格外亲切。也理所当然的受到敬仰。

经过严格的安检,我们缓缓来到列宁墓前,墓两旁的卫兵像雕像一样纹丝不动。拾级而下,光线幽暗,气氛肃穆而威严。步入墓室,慢慢移近,只见伟大而平凡的列宁静卧于水晶棺内,身上覆盖着前苏联国旗。他脸色红润,双目微合,就像刚刚沐浴后正在安睡一样。我默默地向列宁遗体三鞠躬,表达心中那浓浓的敬意!在环绕水晶棺的过程中,我的目光始终凝聚在列宁的脸上,久久不愿离去。我似乎有一种预感,这或许是我们与列宁的诀别。因为,自从苏联解体以后,是否继续保存列宁遗体和是否应该迁出红场一直是一个争议不休的问题。据说有人已经在为接受列宁的遗体作准备了。俄罗斯南部卡尔梅克共和国总统伊柳姆日诺夫准备拨款100万美元把列宁遗体运回本地,移至该共和国首都埃利斯塔,因为列宁的祖母是卡尔梅克人,是他们的同乡。圣彼得堡市市长马特维延科呼吁将列宁遗体安葬到圣彼得堡沃尔科夫公墓,因为列宁生前曾表示愿意和母亲一起安葬在圣彼得堡。还有个名叫库尔基斯的美国富翁,声称愿意从俄罗斯政府手中高价购买列宁遗体,“让这位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到美国定居”。

其实红场上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忘记的。比如,红场作为历史遗存,见证了俄罗斯民族的荣辱兴衰历史,见证了前苏联作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强大、消亡的过程,浓缩了历史的经验教训以警示后人。它还见证了反法西斯斗争的艰难困苦、荣誉和辉煌。当年德国法西斯以闪电战横扫欧洲大陆,兵临莫斯科城下,前苏联领袖斯大林就是在这个广场上庄严阅兵,鼓舞了全体苏联人民的士气。一队队英勇的红军战士迈着整齐的步伐越过红场,直接走上血与火的战场,用血肉之躯粉碎了敌人的铁壁合围,最终赢得世界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说到这里,其实还有很多东西不能忘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前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实践给中国的革命者点亮了一盏明灯,他们把马列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愈挫愈坚,愈败愈战,终于建立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人民共和国。如果没有马列主义的指导,没有苏联革命的经验教训,中国革命不知要走多少弯路,不知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多少年。昔日的前苏联作为一个国家政体,虽然已经消亡了,但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雄辩地证明,马列主义依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社会主义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落日熔金,为克里姆林宫的塔尖染上一层金黄。红场西北角城墙下的无名烈士墓前,长明灯徐徐燃烧,仪仗兵默默矗立。一对新婚男女在亲朋簇拥下庄严地向烈士墓献花,芬芳的鲜花在深褐色的墓台上娇艳绽放。“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列宁的教导在耳边回响。红场的自鸣钟敲响了,在春日的暮色中显得那样深邃、响亮。

【秦晋,陕西省汉中市委政法委退休干部,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汉中市党史特邀研究员,陕西省汉中市政协《汉中文史》执行主编。曾参与红四方面军“小河口会议”纪念馆的布展筹备。】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4/48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