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

阿拉伯之春”的失败雄辩地证明,西方鼓吹的“民主价值观”在阿拉伯世界的屡屡碰壁,再次证明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早在“9·11”恐袭事件发生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同时,就进行了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的尝试。但该计划最终因“水土不服”而宣告失败。“阿拉伯之春”是西方“民主价值观”在中东遭遇的又一次重大挫折,它向世人昭示:民主脱离现实,势必带来动乱,国家受损,百姓遭殃。实践再次证明,一个国家的发展模式不能由外部强加,阿拉伯国家只有走符合自己国情的道路才能得到发展,才有前途。

“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

去年底以来,阿拉伯世界又是动荡连连。正直突尼斯和埃及尚未走出动乱阴影、叙利亚和也门战火还在燃烧之际,利比亚乱局出现进一步升级态势、阿尔及利亚改天换地、苏丹巴希尔时代宣告结束。中东学界有分析认为,第二次“阿拉伯之春”正在酝酿。笔者认为,与其说是新的“阿拉伯之春”即将来临,倒不如说是源自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的延续更为贴切。近年来渐入低潮的“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

“阿拉伯之春”余波再起

“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

2010年底发源于北非国家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潮起潮落,至今已经历了8年多的时间。曾经波澜壮阔的这场民众运动,总体来说已渐入低潮。然而,近期又呈抬头之势。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和苏丹局势的最新发展,足以说明“阿拉伯之春”并没有结束,其起因和影响还在阿拉伯世界继续发酵。

首先,阿尔及利亚政权在民众抗议中更迭。今年2月份,任职长达20年且重病缠身、长时间在法国接受治疗的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宣布将参加4月份的大选,争取蝉联第5个总统任期。此举,引起了民众的强烈不满。随后,阿尔及利亚全国爆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迫使布特弗利卡在3月份解散政府,并宣布退出大选。3月26日,阿尔及利亚人民军总参谋长兼国防部副部长艾哈迈德·萨拉赫宣布,总统布特弗利卡目前的状况不再适合执政,呼吁其下台。4月2日,布特弗利卡正式宣布辞职。其实,阿尔及利亚当初所以能够躲过“阿拉伯之春”浪潮的冲击,主要是因为政府承诺向民众作出一定让步,其中包括结束实行了19年的紧急状态。

其次,苏丹结束长达30年的巴希尔时代。位于非洲东北部的阿拉伯国家苏丹,今年4月发生军事政变。国防部长穆罕默德··伊本·奥夫当地时间4月11日下午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军方已经逮捕总统巴希尔并推翻他领导的政府,过渡军事委员会将代为管理国家,2年后举行总统选举。伊本·奥夫说,苏丹的内阁、国民议会和市政机构已经解散,国家宪法暂不实行,司法机构、公诉机关、驻外使馆和外交机构将继续正常运作。他还表示将释放自去年12月以来拘押的所有政治犯。当天晚些时候,伊本·奥夫宣誓就任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然而,仅一天后,伊本·奥夫宣布辞职。接任的奥马尔·扎因·阿卜丁中将在13日的记者会上说,过渡军事委员会今后不会干预文官政府,但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两个职位将由过渡军事委员会掌控。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没有出现混乱局面,至多2年的政治过渡期可能大大缩短。

因抗议物价上涨等,2018年12月中旬以来,苏丹各地爆发了针对该国经济和政治状况的抗议示威,随后示威者转向让总统巴希尔下台。现年75岁的巴希尔自1989年起担任苏丹最高领导人至今,他去年8月宣布,将作为苏丹执政党——全国大会党候选人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苏丹的军事政变,正是顺应民众要求变革和要求巴希尔下台呼声的产物。然而,巴希尔的下台,并未能令民众抗议示威偃旗息鼓。据半岛电视台4月18日报道,当天仍有数百名抗议者在首都喀土穆游行,他们高呼“自由、和平、正义和革命是人民的选择”等口号。不少示威者表示,在诉求得到满足之前,抗议活动将一直继续。

再次,利比亚的军事冲突正在升级。同样是非洲国家的利比亚,曾经的卡扎菲政权2011年在“阿拉伯之春”浪潮中陨落,国家陷入无休止的战乱之中,出现“两个议会”和“两个政府”并立、军阀割据的状况。最近,的黎波里周边地区交火持续,致严重人员伤亡。据报道,东部军事强人、原卡扎菲军队参谋长哈夫塔尔指挥的“国民军”4月4日发动新的攻势,剑指首都的黎波里。4月12日,“国民军”继续在首都的黎波里向效忠“民族团结政府”的军队发动进攻。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字,截至4月15日,战斗已造成147人死亡、614人受伤。战事的最新发展,无疑会给“阿拉伯之春”酿成的利比亚乱局蒙上一层新的阴影。

分析人士认为,无论突尼斯、埃及模式的政权和平更迭在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的重演,还是叙利亚、也门类型的武装冲突在利比亚的升级,都是“阿拉伯之春”发酵的产物。“阿拉伯之春”的延续,值得关注。

“阿拉伯之春”的启示

西方鼓吹的“阿拉伯之春”虽然还在延续,但实践证明,其失败只是时间问题。一些受其冲击严重的国家,尚未走出阴影。分析人士认为,人们应从中得到沉重的教训和启示。

第一,“阿拉伯之春”的爆发有其必然性,但阿拉伯世界的变革条件尚未成熟。根据笔者在阿拉伯世界从事新闻工作20余年的亲身体验,“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并非偶然。从大的国际气候分析,其与前苏联垮台后东欧“颜色革命”兴起和2008年西方经济危机对中东地区经济的负面影响有关。而从阿拉伯世界的具体情况来看,这场自发的“群众运动”充分体现了阿拉伯人民强烈的变革诉求。民众对长期固化的政治体制和家族统治的抵制、对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和严重贪腐现象的愤懑、对经济不景气和失业率高企的不满、对民生凋敝和人道危机日益加剧的不能容忍,日积月累的种种怨气需要发泄,变革诉求急需伸张,“阿拉伯之春”的爆发顺理成章。不过,阿拉伯国家变革的内部条件尚不成熟。其中最重要的是,在“阿拉伯之春”中,阿拉伯世界没有出现一个能够领导民众实现伟大变革的政治力量,即马克思主义政党。“阿拉伯之春”还称不上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失败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西方鼓吹的“民主价值观”并非具有普世价值。“阿拉伯之春”的失败雄辩地证明,西方鼓吹的“民主价值观”在阿拉伯世界的屡屡碰壁,再次证明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早在“9·11”恐袭事件发生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同时,就进行了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的尝试。但该计划最终因“水土不服”而宣告失败。“阿拉伯之春”是西方“民主价值观”在中东遭遇的又一次重大挫折,它向世人昭示:民主脱离现实,势必带来动乱,国家受损,百姓遭殃。实践再次证明,一个国家的发展模式不能由外部强加,阿拉伯国家只有走符合自己国情的道路才能得到发展,才有前途。

第三,稳定是发展的第一要务。“阿拉伯之春”酿成的长期动乱和内战,让阿拉伯国家吃尽了苦头。阿拉伯世界的众多仁人志士越来越认识到,发展才是第一要务,而稳定则是发展的第一要素。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在这方面,中国的经验值得阿拉伯国家借鉴。一位以外国专家身份在华工作了十多年的埃及朋友语重心长地对笔者说,中国维护稳定的经验太值得埃及学习了。埃及从所谓的“1·25”革命推翻穆巴拉克之时起,国家就陷入了动乱之中。在西方“民主价值观”的蛊惑下,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动辄上街游行示威,根本无心做好工作、发展经济。她强调说,所幸人们在付出惨痛代价后得到了教训,国家已经摆脱动乱的阴影,正在当今总统塞西领导下逐渐走上发展之路。

第四,民众缺乏获得感是”阿拉伯之春”延续的根本原因。“阿拉伯之春”爆发的根本原因,是阿拉伯民众对本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缺乏获得感,普遍要求改变现状;而“阿拉伯之春”的延续,根本原因还在于此。从目前发生状况的阿尔及利亚和苏丹来看,它们虽然受到了“阿拉伯之春”的洗礼,两国政府也曾对民众做出了一定让步,但他们的生活状况并未得到切实改善,在政治和经济上仍然缺乏获得感。似可预见,如果民众获得感得不到满足,“阿拉伯之春”就不可能真正结束。

分析人士认为,“阿拉伯之春”还在延续,一些受其“洗礼”的国家尚未走出社会动乱和经济衰退的阴影,其诱发的叙利亚和也门危机一时还难以化解,利比亚的战乱恐会继续升级。阿拉伯世界短期内难以平静,并致中东乱局持续。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