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一百年(三)

历史唯物论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而知识分子与工农大众真正地结合起来,知识分子才可能与工农大众一起参与到创造历史的伟大过程当中来。而那些个别的知识分子,由于与工农大众相切割,结果他们就有可能走到人民的反面。这样的历史教训实在是数不胜数。那么今天的青年学生们到底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难道不值得他们认真思考吗?

五四运动一百年(三)

年初的时候,写了两篇《五四运动一百年》。现在到了正日子,似乎还是应该再写上一篇。五四运动之前,有一个新文化运动。这场运动看上去是在说文化领域里的事,但是在实质上还是要解决救国之道的问题。在此之前,中国自鸦片战争之后,特别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国力衰微,受尽列强的欺辱。到底要怎么办?从洋务运动开始,先解决拥有洋枪洋炮的问题。可是甲午战争,有了洋枪洋炮洋军舰,还是打了大败仗,还是要割地赔款。于是想到打败了中国的日本是经历了明治维新的,所以中国也有人认为,中国也需要维新变法。可是经历了百日维新,还是没有解决问题。谭嗣同等人被送到菜市口砍了头。光绪皇帝也被软禁。没辙了,那咱们就革命吧。孙中山学习法国革命,学习美国独立战争,走资产阶级革命的道路。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民国有了大总统,有了国会,有了多党制。当时民国有三百多个政党。这不可谓不是多党了吧?可是有用吗?西方的民主体制在中国已经开了花了,可是结出了什么样的果呢?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派出了大批华工的中国也算是战胜国了。可是在巴黎和会上,中国的权益还是被列强出卖,青岛被从德国手里转到日本手里。民国有用吗?学了西方的政治制度有用吗?如果没有用,那该怎么办?

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说,那时外国人是先生,中国人是学生。学生向先生学习,可是先生总是欺负学生。中国已经把西方的制度和文化都学过来了,但是中国还是在受列强的欺负。这有用吗?没有用啊。这个道理,即全盘西化对救国是无用的道理,一百年前中国人就已经知道了。

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开始从中国文化方面寻找原因了。找来找去,说中国的古书不能读,读的古书对富国强兵没有用,不如去读外国书。再来找,发现中国的汉字不行。笔划太多,不好学。不如外国拼音文字,学起来容易。所以汉字也要取消,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拼音文字。再有,中国的文言文也不易交流沟通,所以文言文必须要让白话文来取代。

这都是当时的所谓救国之道。别看在今天,人们看到这些主意都感觉有点可笑,有点无知,有点弱智。可是在当时,这都是中国一些知识分子想破了脑袋才想到的救国可能之道。当人们正在争论的七荤八素时候,十月革命爆发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李大钊在《新青年》上先后发表了《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向中国人民介绍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陈望道翻译了《共产党宣言》,并且再版多次。

五四运动开始提出的口号是“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火烧赵家楼,虽然表达了青年学生们的义愤,但不可能解决实质上的问题。而自6月3日起,各地工人罢工,商工罢市,呼应学生们的抗议和罢课,这才表现出中国人民特别是劳动者阶级在政治上的觉醒。

根据毛主席的观点,工人等劳动者阶级积极参与五四运动的后续爱国运动,表明了中国工人阶级开始登上实现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政治舞台。这一点很重要。毛主席在1939年纪念五四运动20周年时,写了一篇《五四运动》的文章,发表了一篇《青年运动的方向》的讲话。《五四运动》是讲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运动产生的一个重要的起点,以前的多项革命或者改良都属于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而五四运动之后,由于马克思主义被介绍到中国来,而且后来建立了中国共产党,那么中国革命就从旧民主主义革命进入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由中国工人阶级领导的革命,它比旧民主主义革命会更加彻底,更有力量。事实证明,最终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在《青年运动的方向》中,毛主席强调这样一点。中国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是中国革命的先锋,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军。但是,方面军还不是主力军,中国革命的主力军是工农大众。中国革命没有革命的主力军,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而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这支重要的方面军,必须要和工农大众的主力军结合起来。所以毛主席特别强调知识分子与青年学生必须要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

今天我们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是不是还要继续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我以为,在今天的条件下,这样一条道路是必须要继续走下去的。过去有一种错觉,以为我们有时候不太重视知识分子,甚至贬低知识分子,所以才需要让知识分子与青年学生要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现在情况似乎不同了。知识分子已经很受重视了,知识分子的作用也已经被社会所接受、所承认,而工农群众在知识层面上似乎比不上知识分子。所以当今的知识分子似乎不需要再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了。

我以为,上面的这种理解是片面的。知识分子之所以要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关键是要在感情上,在思想上,在思想作风上要与广大工农群众保持一致,而且知识分子要真正深入到工农群众中去,要虚心向工农大众学习,学习他们的优良品质,学习他们的坚定的和彻底的革命战斗精神。因为与知识分子相比,工农大众依然是人口中的大多数。这一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改变的。虽然在知识层次上,工农大众比不上知识分子阶层,但是在生产与革命的最基本的方面,工农大众依然是知识分子学习的榜样。

今天的情况与八十年前是有所变化的,与一百年前更是有了很大的不同。今天很多劳动者,也掌握了相当的知识与技能。但是,在一些个别的知识分子当中,对工农大众的轻视、歧视和蔑视还是有所存在的。这对于这些知识分子的成长是非常不利的。而知识分子一旦脱离了广大的工农大众,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就会受到很大的局限。

历史唯物论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而知识分子与工农大众真正地结合起来,知识分子才可能与工农大众一起参与到创造历史的伟大过程当中来。而那些个别的知识分子,由于与工农大众相切割,结果他们就有可能走到人民的反面。这样的历史教训实在是数不胜数。那么今天的青年学生们到底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难道不值得他们认真思考吗?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五四运动

原标题:五四运动一百年(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