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呆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人打发到热点去!”绍伊古这回是真怒了!

会上,绍伊古要求相关人员了解军人家庭的生活问题、帮助他们享有社会权利。“当法律模棱两可的时候,做正确的事,站到陷入困境的人一边”。在极端情况下,也要根据命令报告,寻求正确公正解决。各军区、军兵种司令、各级指挥员在处理军人及其家庭的社会保障问题时,都要更深入地了解问题的本质,关心部属,不允许犯形式主义、不搞繁文缛节。绍伊古还委托其第一副部长鲁斯兰.察利科夫会同总参谋部,一起认真处理发现的每一起国防部主管人员在同人打交道时表现出的冷漠无情态度,并“对官僚主义采取严厉措施”。绍伊古本人则将亲自监督对阵亡军人家庭的社会保障问题。

印象中,俄防长绍伊古较少发脾气。

尽管,令其操心事、烦心事也不少,看得比较多的还是绍伊古下面这样的表情。

“把呆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人打发到热点去!”绍伊古这回是真怒了!

美国与北约不是喜欢在俄罗斯西部边境不时搞些小动作、施加点军事压力吗,那就警告一下、相应地回应一下好了。

记忆深刻的一次,是在去年8月的一天,在接受俄媒体采访时,针对德国同行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女士的“需要‘用实力’同莫斯科对话”的表示,绍伊古回应了一句,

【“至于用实力对话,请再次回顾历史。如果自己没读过历史,就问问你们的祖父,什么叫用实力与俄对话。他们想必会给出答案。”】

这即便算是气话,那也是对外的。但怎么听起来,都更像是一个嘲讽或者揶揄。

“把呆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人打发到热点去!”绍伊古这回是真怒了!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与绍伊古

但这次不同了,绍伊古是真怒了。

这是在4月9日的国防部一次视频会议上绍伊古的表示,“把呆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人打发到热点去!”“我不会允许破坏军人对我领导的信心!”表情是下面这个样子。

“把呆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人打发到热点去!”绍伊古这回是真怒了!

怒从何来?

讨论军人及其家属的社会保障落实问题是会议的一项内容。俄罗斯个别地区官员对阵亡军人的遗孀和家人表现出的冷漠无情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态令绍伊古大动肝火。

几起事件扎堆袭来。

之一,“阿尔泰”号救生拖船曾经参与过“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航母在叙利亚海岸附近活动的保障。回国后,其船员们的参战行动起初并没得到当地兵役机关的认可,船员们被迫向法院提起诉讼,经法院裁决这才得到承认,并享受到了应得的优待权。

之二,安德烈·佩列诺克大尉一年前在叙利亚牺牲,其遗孀独自带着两个孩子,按规定本应领取相应的阵亡抚恤金,但其家乡所在地弗拉基米尔州也是没有按标准核发。无奈之下,安德烈·佩列诺克大尉的遗孀只好向法院求助,其申诉得到了州法院与州守备部队军事检察官的支持,当地的兵役委员会被逼无奈只得向佩列诺克大尉的遗孀提供相应的抚恤金和优待。此案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社会反响。

之三,谢尔盖·佩金大尉是俄在叙利亚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安-26军事运输机事故的遇难者,其遗孀请求家乡伏尔加格勒州兵役机关按规定为其本人与孩子发放阵亡人员遗属抚恤金,对此主管人员答复称,牺牲的谢尔盖·佩金大尉没有领取过退伍军人证,因此按规定不能对其提供社会保障,就此赶走了牺牲军人的家属。情急之下,谢尔盖·佩金大尉的爱人也找到了法院。4月初,州法院作出了公正的裁决。当地兵役机关主管人员对阵亡军人遗属的麻木不仁、冷漠无情外加对相关法律无知激怒了绍伊古。

这3起事件叠加,令绍伊古再也坐不住了,于是乎有了4月9日绍伊古拍案而起震怒的一幕。针对个别兵役机关工作人员在对待战场阵亡军人遗属、子女显示出的冷酷、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的作派,绍伊古露出了严厉和铁面无私的一面。“我不会让我们的军人对我的领导失去信心。所有身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主管人员,都要打发到‘热点’去!,让他们在那儿、每天都要在训练场上证明自己的职业能力。”

俄军报在评论这起事件时强调,这只是个别地方兵役机关官员偶尔为之、表现出的形式主义与冷漠。绝大多数地区兵役机关的工作人员都在尽一切努力确保遇难者家属尽快得到他们应得的优待与补偿。个别官员机械地执行文章规定,竟然会坚持要求阵亡军人本人亲自到场提交报告,才肯出具退役军人证明,荒唐可笑!还狡辩称,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公共资金滥用”。这是典型的俄版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的表现,俄称也是不担当之举。

会上,绍伊古要求相关人员了解军人家庭的生活问题、帮助他们享有社会权利。“当法律模棱两可的时候,做正确的事,站到陷入困境的人一边”。在极端情况下,也要根据命令报告,寻求正确公正解决。各军区、军兵种司令、各级指挥员在处理军人及其家庭的社会保障问题时,都要更深入地了解问题的本质,关心部属,不允许犯形式主义、不搞繁文缛节。绍伊古还委托其第一副部长鲁斯兰.察利科夫会同总参谋部,一起认真处理发现的每一起国防部主管人员在同人打交道时表现出的冷漠无情态度,并“对官僚主义采取严厉措施”。绍伊古本人则将亲自监督对阵亡军人家庭的社会保障问题。

绍伊古掌军百万,在军费拮据的情况下,仍能坚持硬扛美西方军队,极大捍卫了国家利益,令美军官感叹,是“最令全世界恐惧的将军”。他在这场宣战中,是否也能令俄军中的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之风望而却步,就此罢手呢?

【朱长生,华语智库执行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上海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西方 俄罗斯

原标题:“把呆在后方冷漠无情的人打发到热点去!”绍伊古这回是真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