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的无耻和蓬佩奥等美国政客的“可爱”——兼谈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

自由派公知由于一己的私怨,狭隘的私利和一孔之见,在对公共话题发表意见的时候已经完全背离或者是基本上背离了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背离了中国的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已经沦为资本的代言人和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内应和社会基础,他们被广大民众所唾弃并不是因为被什么人“污名化”,而是他们倒行逆施以后的必然结果。在奥巴马时期美国一边干坏事一边立贞节牌坊的情况下,他们的骗术也许还能够忽悠国内一些人;在特朗普时期美国的“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心态自然流露的情况下,不用别人反驳,光是美国政客的某些不打自招的话就足以让自由派公知们鼻青脸肿了!与公知们的无耻相比较,我倒是觉得那些美国政客很“可爱”!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公知的无耻和蓬佩奥等美国政客的“可爱”——兼谈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

【“我们撒谎、欺骗、偷盗,”】

美国国务卿、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蓬佩奥上周在一次演讲活动现场谈起了CIA如何训练特工,其这一说法被俄罗斯媒体曝光,今日俄罗斯(RT)24日讽刺他说,这是“罕见的诚实”。

综合RT等媒体报道,15日,蓬佩奥在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演讲期间,提问环节,一名学生问蓬佩奥,他在与沙特这样的国家打交道时怎样在“谴责与让步”中取得平衡。

蓬佩奥的回答是“捍卫国家”。接着,他介绍,

【“说点题外话,就你如何看待问题来说,当我还是一名军校学员的时候,西点军校的学员格言是什么——‘绝不撒谎、欺骗、偷盗,也绝不容忍有此类行为的人。’(而)我曾经是一名CIA局长,我们撒谎、欺骗、偷盗,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

蓬佩奥还将此视作,“美国实践的荣耀”(glory of the American experiment)。

美国的一些政客很可爱,他们有时候得意忘形起来,毫不掩饰美国的丑恶面目,这并不是因为美国佬诚实,他们至今仍然披着遮羞布,而是美国佬在具有能够独步天下的能力以后的一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心态的自然流露。

毛主席当年曾经说过喜欢跟美国的右派打交道,恐怕与美国的右派不那么虚伪有关系。

其实,在美国,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有时候为了否定前任,有时候是一种对某种现象连本身也看不过去,有时候是得意忘形的自然流露,他们会自己把美国的一些丑恶公之于众,他们倒是痛快,而那些这些年来不遗余力地为美国涂脂抹粉的自由派公知的脸都被他们打肿了。

下面分两方面评论:

一、自由派公知为西方的的涂脂抹粉,以及美国、英国的政客对此的打脸。

简单举几个例子:

公知忽悠民众说美国推动中国所谓的“民主宪政”的目的是为了让中国和美国一样富强。

而2016年,奥巴马在访问澳大利亚前,在白宫接受澳大利亚电视采访时,针对中国的迅速发展,奥巴马通过电视镜头向全世界明确宣布: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

公知称乌克兰当年的政变是民众的民主选择。

而中新网2015年2月2日电 据俄媒1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接受CNN采访时承认,美国曾积极参加了发生在2014年2月的乌克兰政变。

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作出了自己的决定,并且不是出于某种重要战略考量,而是因为迈丹抗议者令他失去了“平衡”,随后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也逃离了乌克兰,所以美国才参与到了乌克兰的权力过渡进程中。

直到最近,还有自由派公知在为美国小布什政府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涂脂抹粉。

公知的无耻和蓬佩奥等美国政客的“可爱”——兼谈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

当年美国政府以一瓶洗衣粉作为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借口,10年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先后承认伊拉克战争是个错误。

2016年7月7日,英国官方公布了《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的最终文本。报告多次使用了“入侵”这个词来描述美国和英国对伊拉克采取的军事行动。报告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英国首次参与并以完全规模侵略一个主权国家。报告的结论是:英国在穷尽和平手段之前,就参与到了入侵伊拉克的战争当中,军事行动并不是最后的解决手段。

报告说,布莱尔和时任英国外交大臣施特劳敦促美国把伊拉克问题提交联合国,但后来又主动建议小布什政府采取更为主动的战略。布莱尔和斯特劳形容伊拉克藏有大量化学武器,对世界造成迫在眉睫威胁。事后证明,没有人能够在伊拉克找到这些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些全是英国情报部门提供的错误或夸大信息。

公知称在美国,言论绝对自由,什么主义都可以宣传。

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16年12月23日在即将卸任之时签署了一个名为《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的法案,其核心内容为美国国防部将在2017年获得额外预算,成立“全球作战中心”以对抗外国对美国的宣传。具体手段上,一是整合全联邦政府的资源,直接参与“对外国政治宣传和谣言进行曝光和反制”。

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今年2月27日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声称孔子学院在基本不受美国政府监督的情况下,扩张中国的影响力,委员会正寻求立法加以限制,若其不进行改革就应该关停。

公知称在美国人人平等,权力被关进“笼子”里。而他们不会告诉你,在美国,权力实际上是被关进了资本(家)的笼子。

而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非常坦率地讲:

【“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钱所以要给我干事,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收过我的钱? ”】

2015年7月28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接受美国著名主持人汤姆•哈特曼的采访时说:

现在,我们不过是个寡头国家,无论是得到候选提名,还是当选总统,本质都是不受限制的政治贿赂。州长、参议员和国会议员选举也没什么两样。现在我们已经见证了我国政治制度受到颠覆,获益者是大金主们,他们出了钱,选举之后自然想得到、预期得到、有时候也确实能得到政策照顾......

再看看几位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看法:

桑德斯说,

【“我们生活在一个肮脏的时代,亿万富豪正在收买选举和候选人”。

希拉里说:

【“将让经济为每个美国人服务,而不是服务于权贵阶层”。

杰布•布什:

【“将改变华盛顿盛行的利益集团当道的政治文化。”】

曾任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办公室主任(Chief of Staff)的劳伦斯•威尔克森(Lawrence Wilkerson)2015年9月在接受拉脱维亚Baltkom广播电台时对Baltkom广播电台说,美国的政治由大约400人决定,他们掌握着数万亿美元的资产,在幕后操控美国政府的决策。

公知称在美国有新闻自由,新闻报道客观公正。

而特朗普政府不断抨击美国的主流媒体,尤其是挤兑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称其谎话连篇

2018年1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时,十分卖力地推销美国,在演讲结束的问答环节,特朗普突然“跑题”抨击起美国媒体,称其“糟糕、卑鄙、恶毒”等。

公知无耻吹捧和美化美国,称美国是人类民主自由人权的灯塔。

而特朗普今年1月17日宣布了自己的新版“星球大战”计划,要求扩大并升级美国导弹防御系统。

【“我们的目标很简单:确保我们能够探测并摧毁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向我方发射的任何导弹,”】

特朗普说:

【“当前有一些非常坏的‘玩家’,我们是一个好玩家,但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比任何人都坏得多。”

加上这次美国国务卿、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蓬佩奥不打自招的“我们撒谎、欺骗、偷盗,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还将此视作,“美国实践的荣耀”。

这些足以让我们国内的自由派公知满地找牙了。

二、知识分子应有的社会责任,中国自由派公知却总是信口开河。

1、知识分子的属性及其应有的社会责任。

中西方传统语境中对知识分子的释义,在注重其知识拥有者身份的基础上,均强调将社会责任感、批判意识和独立精神作为无可或缺的重要内核。这是对知识分子这个概念的定义。

在某大学的开学典礼上,某公知做了演讲致辞,题目叫做《“公共知识分子”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他在演讲中提到:

【“近年来,‘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我们有必要为这个概念正本清源。‘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现在恰恰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

其实,公知本来是个中性词,其概念的外延包括自由派公知,与自由派立场对立的公知以及中间派立场的公知,单就自由派而言,还包括仅仅是思想观念上的自由派和有配合境外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违法犯罪实际行动的自由派。就对该概念的内涵的描述看,公知本应该是个正面的概念,然而就像专家、教授、小姐等概念被一部分人玩坏了一样,公知这个本应该是“褒义词”的概念是被一小撮自由派公知自己玩坏的。

上述那位大喊大叫称“公知被严重污名化”的公知,身为大学教授,不知道是连最基本的逻辑常识都没有,还是故意运用诡辩术忽悠人,居然把某个集合体理论上应该具有的属性说成是这个集合体中每个成员都具有的属性,尤其是说成是自由派公知的属性,因此,结论是不成立的。

公知本身是个“集合概念”,特指包括自由派公知,与自由派立场对立的公知以及中间派立场的公知的集合体,而逻辑常识告诉我们,在集合体中,每个个体虽然属于这个集合体,但是并不一定具有这个集合体的属性。

那位公知的荒谬之处就在于把公共知识分子应该具有的属性等同于公共知识分子群体中所有成员的属性尤其是已经臭名昭著的自由派公知的属性。打个比方,在过去,和尚是不能吃肉的,但是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不守戒律的“酒肉和尚”,那么这些人就不具有和尚应该具有的属性了。

2、自由派公知的信口开河、大放厥词。

作为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内应和社会基础,自由派公知的信口开河大放厥词主要从两方面进行。

一是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积极推动在中国的改旗易帜,并且有配合境外敌对势力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言论。主要方式是歪曲历史、造谣惑众、煽风点火和诡辩忽悠。关于这一点,人们应该很清楚,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二是罔顾事实,肉麻吹捧和无耻美化西方的社会制度。本文开头列举的那些被美国政客打脸的中国公知的言论就是典型的体现。

因此,并不是谁去刻意“污名化”公知整个群体,而是自由派公知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积极推动在中国的改旗易帜以及无耻美化西方的言行让自由派公知臭名昭著,最后导致整个公知群体为自由派背黑锅,就像“小姐”为“卖笑女”背黑锅,“专家”为“专门胡说八道的家伙”背黑锅一样。如果硬要说有谁让公知“污名化”,那么罪魁祸首就是自由派公知自己的所作所为。

3、自由派公知信口开河大放厥词的原因。

(1)一己的私怨。

根据这些年来广大网友对自由派人士的观察,自由派人士很多是对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有刻骨仇恨的人。其成员或者是前朝遗老遗少,做梦都想复辟旧王朝,于是不遗余力地为民国时期招魂,攻击新中国;或者是建国以来本人或者家人受到过不公正对待的人,一门心思进行反攻倒算;或者是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于是迁怒于整个社会制度。

(2)狭隘的私利。

自由派公知基本上是“资本”的代言人,对于这一点,自由派人士也承认。他们一是通过依附资本获得利益上的回报,例如通过推动私有化帮助一小撮人大肆掠夺国家和人民的的财产,他们同时也分一杯羹,有人甚至幻想资本把他们推上国家权力的宝座,这是从宏观层面上说的;二是利用自己的知识特长和在某些领域里面的影响力,胡说八道,误导民众,为具体的“资本”谋取利益服务,并且获得回报,这是从微观层面说的;还有一种本身就是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的文化雇佣军,通过在中国的舆论界煽风点火制造混乱来从老美那里获得报酬,由于效果甚微,以至于特朗普一上台就提出要停止发放在各国的“推广民主费用”,虽然最终是换一个口袋往外掏钱发给他们,但是却坐实他们就是所谓的“美分党”。

(3)脱离中国实际的一孔之见和教条主义。

知识分子最容易出现的毛病就是脱离实际,即使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如果脱离本国的实际并且秉持教条主义的态度,也会好心办坏事,比如土地革命时期的博古等“苏俄派”。何况是在现在的美帝图谋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大环境下的教条主义的“西化派”。

这部分人也许本质上没有上述两种人那么坏,甚至一些人的动机是为了中国好,他们利用中国改革开放和学习西方的某些先进的东西的机会把西方的东西绝对化、教条化。由于这部分人在其的成长的特殊时期打上的烙印,于是他们具有一种让中国西化的执着。而这种宗教式的执着让他们背离了实事求是的轨道,于是自欺欺人地选择性对待和评价中国与西方的社会现实。对中国取得的进步,他们要么不承认,要么就完全归因于“西化”,说成是西方对中国的恩赐;对于西方经济上的领先地位,他们掩盖西方列强对殖民地血淋淋的侵略和掠夺史,对印地安人的屠杀史和对黑人的奴役史,歪曲事实说成是西方所谓的“民主制度”让西方国家富强。甚至还无耻地鼓吹“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现代文明”。对于西方的社会弊端和严重的社会问题,他们视而不见,百般掩饰。如此罔顾事实的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不但受到了国内广大网友有理有据的反驳,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居然还受到了美国政客的打脸。难受啊!

综上所述,自由派公知由于一己的私怨,狭隘的私利和一孔之见,在对公共话题发表意见的时候已经完全背离或者是基本上背离了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背离了中国的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已经沦为资本的代言人和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内应和社会基础,他们被广大民众所唾弃并不是因为被什么人“污名化”,而是他们倒行逆施以后的必然结果。在奥巴马时期美国一边干坏事一边立贞节牌坊的情况下,他们的骗术也许还能够忽悠国内一些人;在特朗普时期美国的“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心态自然流露的情况下,不用别人反驳,光是美国政客的某些不打自招的话就足以让自由派公知们鼻青脸肿了!与公知们的无耻相比较,我倒是觉得那些美国政客很“可爱”!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5/48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