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国会传票说不,美国陷入宪政危机

如今,白宫与国会陷入僵局,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的藐视国会的指控尚需众议院全体投票通过,但是考虑到民主党议员占到多数,该项指控多半可以成立。司法部长被指藐视国会,最严厉的惩罚是派出国会警卫队将巴尔逮捕,并送至国会监狱关押。

特朗普对国会传票说不,美国陷入宪政危机

特朗普和司法部长巴尔

美国当地时间5月9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记者发布会上称,国家正处于宪政危机之中,并指出总统特朗普正走在“自我弹劾”的不归路上。过去一个月来,美国白宫与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就通俄门调查报告释出之后的种种风波展开激烈的舆论战,民主党咄咄逼人,特朗普寸步不让,双方矛盾不断升级,导致三权分立的国本亦受到威胁,这里就由选·美带诸位简单回顾事件双方是如何在短短数周之内将明明已经进入收官阶段的通俄门调查变成宪政危机的。

3月时,通俄门调查结束,美国司法部部长巴尔对长达四百多页的报告做了一份四页的汇总,并通过媒体发布,共和党一方认为特朗普妨碍司法的罪名不成立,普遍认为是一场政治胜利,但民主党认为四页的总结过于草率,结论得等看到穆勒调查全文才能下。4月,穆勒报告删节版释出,引爆美国媒体,共和党继续宣称穆勒已经得出结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妨碍司法,此案已经尘埃落定不必再议,民主党则认为穆勒的报告内容极为惊人,而且其结论分明是让国会判断总统的行为是否构成妨碍司法,皮球踢过来了,国会没有道理不接。

4月30日,媒体爆出穆勒曾在3月27日致信司法部长巴尔,指出他的四页总结“没能完整地呈现通俄门调查的背景、内容和本质”,穆勒在为期两年的调查里一直保持绝对缄默,而且与巴尔是多年好友,此时忽然发声,政治意义极大。五月一日,司法部长巴尔现身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参议院仍由共和党把持,政治氛围对其相对有利,然而,巴尔和穆勒的关系问题仍旧成为了长达五个小时的听证会的焦点。

在5月1日的巴尔听证会上,有以下信息被披露,有利于民主党一方的信息包括:第一,穆勒没有审阅穆勒提供的证据,在加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哈里斯的逼问下,他甚至表示出自己并没有读过报告原文,总结为下属代笔;第二,特朗普或曾指使巴尔和司法部去调查其政敌(亦即克林顿等人),总统疑似公器私用;第三,巴尔拒绝澄清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是否涉及特朗普的个人财务问题。这三条,足以推翻司法部对通俄门调查的总结,动摇巴尔的可信度,并且给了众议院民主党人充分的理由进一步调查特朗普的经济状况。

有利于共和党的信息包括:第一,参议院共和党人不会进一步传唤穆勒来听证,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拉厄姆愤怒宣称:“已经够了吧!”;第二,巴尔正在调查过去两年间,司法部内部是谁在泄露信息,态度颇为强硬;第三,巴尔表示,司法部2016年10月起展开了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监控,说明特朗普2016年时发推说奥巴马监听他可能并非空穴来风,巴尔正在研究该监控项目是否有足够依据,是否符合法律程序。

特朗普对国会传票说不,美国陷入宪政危机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

总体上,民主党意在从技术细节上切入,把巴尔描状成特朗普的党羽,削弱他作为司法部长的权威和信用,以便绕过他直接获取更多情报,推进更多调查;共和党试图营造的舆论是,巴尔就职之前,司法部已经成为了被民主党操控的政治武器,现在巴尔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正本清源,好让公众重新开始信任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可以说双方是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5月2日,换成众议院传唤巴尔,并要求司法部交出未经删节的穆勒的报告全文,是为此次宪政危机的起点。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是民主党当家,主席纳德勒计划允许各议员手下的律师直接拷问巴尔,此种形式遭到众议院共和党人的反对,因为原本每位议员限时五分钟的提问会被后续的律师提问拖至三十分钟,共和党方面认为此举极不公平,巴尔干脆直接不与出席。五月二日的听证会在一场空椅子前展开,驴象两党言辞都极为激烈,主席纳德勒宣布考虑对巴尔提出“藐视国会”的控告。

5月8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起投票,以24对16的票数,通过决议,认为司法部长巴尔藐视国会。而就在投票进行前的几分钟前,总统特朗普宣布穆勒报告享有行政豁免权,意在切断国会获得关于通俄门调查更多信息的能力。与此同时,特朗普还一改此前态度,不允许穆勒去国会出席听证,由于穆勒在六月之前都仍然属于美国政府的雇员,作为行政部门的首脑特朗普确实有权如此下令,但是这在国会民主党人看来分明是做贼心虚。

民主党人仍在不断追打特朗普,尤其是其财务状况的详情。五月六日,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民主党国会要察看特朗普退税表“缺乏合理的依据”,故而拒不服从。这厢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则发出传票,要求司法部交出穆勒报告全文及相关的反侦察和海外情报材料,5月15日之前司法部必须服从。但是特朗普白宫心意已决,对这些诉求一概不理。

如今,白宫与国会陷入僵局,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的藐视国会的指控尚需众议院全体投票通过,但是考虑到民主党议员占到多数,该项指控多半可以成立。司法部长被指藐视国会,最严厉的惩罚是派出国会警卫队将巴尔逮捕,并送至国会监狱关押。然而,这种操作只存在于理论,国会监狱也早已不复存在,2012年共和党众议院也曾指当时奥巴马的司法部长霍尔德藐视国会,质疑其曾在听证时误导议员并且隐瞒信息,但是到最后也没能拿他如何,可见国会的监管权力有名无实。美国的法制体系宣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实则“刑不上大夫”,三权分立能有几多分量,终究还是看现任总统究竟是秀才还是兵。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选美”】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特朗普对国会传票说不,美国陷入宪政危机